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六十二 看仔细了

卷二 章六十二 看仔细了

  read_content_up;“我不是一个特别会审问俘虏的人,没办法,这方面一直不是很在行。”

  圆月湖畔,杜兰德认真看着眼前的两位永辉骑士,微笑地说:“再加上我现在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你们俩身上,所以,你们看这样如何?我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考虑是否回答我三个非常简单的问题,第一,你们是怎么混进牧场的?第二,除了你们俩之外还有多少人?第三,你们有什么目的?”

  说完杜兰德微笑着看着布鲁吉和布鲁迪。

  “哼,你不会天真到以为我们会告诉你吧?”刚刚被杜兰德一掌拍翻的布鲁吉已经醒了,他的脸se异常灰败,显然受创不轻,眼神中却没有半点屈服。

  杜兰德耸了耸肩,一脸轻松:“你们当然可以选择不回答,没关系,我不会强迫。但我会杀掉你们,然后去圆月王庭找你们所谓的‘塞勒斯大人’。”

  “你不是塞勒斯大人的对手。”布鲁迪冷冷地说。

  “也许吧。”杜兰德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然后轻轻抽打了两下布鲁迪的脸颊,说:“现在,计时开始。”

  说完他不理会脸se微变的兄弟两人,转身走向薇薇安。女孩就坐在不远处的雪地上,双臂抱着膝头,半张脸蛋都埋在臂弯里,一声不吭。

  大炎纷而下,雪中的女孩看上去说不出的脆弱无助。

  杜兰德走到女孩面前,蹲下,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小徒弟,一边伸手轻轻拍落女孩肩头上的落雪,一边平平淡淡地轻声说:“……薇薇安,老实说,我对你刚才的表现有些失望……”

  女孩身子微微一抖,手臂动了两下,把头埋得更低、更深了。

  杜兰德脸se不变。拍掉落雪的动作则变得更加轻柔,然后继续以平稳的口吻说:“我不知道你以前和永辉骑士之域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你之前究竟经历过些什么,更加不会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我杜兰德的弟子,不可以在战斗中丧失战斗意志!这不仅没有意义。而且相当愚蠢。你应该以之为耻。”

  说到这,杜兰德的口吻严厉了些,他扳着薇薇安的脖子让她抬起头看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今天不是我在这里,如果今天只有你一个人直面两名永辉骑士,你是不是就打算坐在这里等死?嗯?”

  “不……不是的。”女孩努力睁眼看着杜兰德。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我只是……只是……”她哽咽着说不下去,却努力睁着大眼睛,用倔犟的眼神看着杜兰德,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杜兰德盯着薇薇安的双眼足足看了十多秒,才收回手掌,叹了口气。

  他知道,以薇薇安目前的状态绝对无法应付接下来的战斗了。

  杜兰德抿起嘴。认真想了一下,然后伸手轻轻拍着女孩的小脑袋,说:“小徒弟,从今天起,从现在开始,牢牢记住一点: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活下去!听清楚了吗?你的生命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也是我的。如果你莫名其妙地就这么死了。我这个做老师的会很失望,也会很伤心的。”

  女孩眨了眨模糊的双眼,长长的浓睫都粘在了一起,顷刻间被风雪冻成细细的冰渣。

  “好啦,那先起来吧!”杜兰德说着,一把将薇薇安拉起来,伸手抹去女孩脸上的泪痕。淡淡地说:“考虑到你现在的状态很糟糕,而接下来的战斗变数很大……我虽然不擅长大范围探知,但我能感觉到王庭那边有一个相当难缠的敌人。我不知道他有多强,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我没有察觉到的敌人潜伏在王庭某处。所以我……”

  杜兰德还没说完,女孩就接口道:“老师,你想让我先离开这里?”

  “是的。”

  杜兰德点头微笑,然后认真地说:“那个叫什么‘塞勒斯’的家伙,他能够将两名普通七级职业者直接拔升到接近八级巅峰的水准,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可以肯定他是九级或九级以上的强者。一会儿打起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没办法好好保护你。所以,薇薇安,你先回牧者之城,其他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但我不想走。”薇薇安咬了咬嘴唇,低声说。

  “你不能留在这里。”杜兰德坚定道。

  “可是……”女孩瞥了一眼布鲁吉和布鲁迪。

  “没有可是。”

  杜兰德微微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道:“……等这次的事情结束,我很愿意听听你和永辉之间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和你爷爷有关吧?你有任何委屈都可以告诉我,你既然叫我一声‘老师’,那我这个做老师的一定会帮你出头,但绝不是现在!薇薇安,不要任xing!”

  当杜兰德提到“爷爷”的时候,女孩小脸微微一白,随即沉默半晌,最终点了点头。

  “呵呵,这就对了。”杜兰德这才露出笑容,说:“牧场所有的七级强者应该都在王庭之中,以你的实力,从这里回牧者之城不会有危险。回城后立刻去风月岛找白虎,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她,她会联系三王的。这次的事情牵扯到永辉骑士之域,三王会做相应的安排,当然,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汇报完情况之后直接回蓝灵堡,然后等我回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

  “行,那快点去吧。”

  女孩“嗯”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布鲁吉和布鲁迪,眼中透着不加掩饰的仇恨的光芒,然后她转过身,迅速向牧者之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杜兰德目送薇薇安的身影远去,直到女孩彻底消失在洞察视野中,才回过头来,说:“三分钟到了,你们决定好了吗,要不要回答我的问题。”说着再次看向永辉骑士。

  然而出乎杜兰德意料的是:这两个被打得半死的永辉骑士居然在笑!

  “你们笑什么?”杜兰德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问。

  “没什么……”布鲁吉摇头道:“与我们永辉骑士之域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杜兰德闻言失笑:“大言不惭,说的就好像你们两条杂鱼就能代表永辉一样……”

  布鲁迪出奇平静地说:“我们自然不能代表永辉,但是,塞勒斯大人可以。”

  一阵狂风吹过,刮人的雪粒抽打在两人脸上身上。

  两人非常虚弱,在寒风中摇摆着。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地不起,然而他们脸上始终挂着坚毅的神情,丝毫不为任何外物所动。

  杜兰德的目光从布鲁吉飘到布鲁迪,再从布鲁迪飘回布鲁吉,脸se一点点变得冷冽,他走近到两人面前。微微偏着脑袋,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迸出一句话:“少他/妈的废话,立刻回答我的问题,或者死!”

  布鲁吉布鲁迪冷笑不语。

  两人对永辉有着无与伦比的信仰与忠诚,根本不受任何胁迫,意志坚定得几乎不可撼动。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被塞勒斯看中。并参与到这次针对牧者之城的大行动中。

  如果杜兰德是灵魂方面的大师,也许还可以直接侵入对方的jing神世界,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可惜的是,战斗法师虽然在灵魂防御上强悍无比,但在灵魂攻击、cao纵、幻术、奴役等方面,却不够擅长。杜兰德只能用最原始的手段逼迫两人。

  双方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街了十几秒钟,杜兰德忽然笑起来。说:“看起来,你们对那个塞勒斯还真是相当有自信啊。怎么?见识过我的实力之后,你们还认为你们的塞勒斯大人一定比我强吗?”

  “是的,塞勒斯大人远比你强。”

  “说谎可不好哦,他也能用脑门硬扛你们的全力一枪?”

  “塞勒斯大人不需要硬扛。”

  “好吧好吧,塞勒斯大人是最强的,行了吧?”杜兰德无奈道:“而且我们好像偏题了……你们宁可死也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是吧?其实我还真的挺好奇,你们究竟是怎么穿过魔法晶壁混进来的?这样吧,你们只要肯回答这个问题,后面两个问题我可以不管。怎么样?”

  布鲁吉和布鲁迪对望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你可以杀了我们,塞勒斯大人会替我们报仇的。”

  “…………”

  杜兰德彻底无语了,他有些搞不清楚:眼前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永辉的信徒?还是塞勒斯的信徒?

  左一句塞勒斯,右一句塞勒斯,这两个混蛋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杜兰德不想杀掉布鲁吉和布鲁迪。这可是两名永辉骑士啊,完全可以抓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对于杜兰德在半神境界上的修炼绝对大有好处。

  要知道这个位面最强大的规则,就是明光之规则。

  而永辉,正是明光规则最直接、也最强大的产物!

  永辉骑士之域有两类专属职业:永辉骑士和永辉术士。如果能将这两个职业研究透彻,杜兰德必将在半神道路上向前跨进一大步!

  比如刚才布鲁吉施展出的“八步串影”,就让杜兰德大感兴趣。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种介于战职与法职之间的技能,每一步跨出,布鲁吉的身体都会化作一道光线,向前she出一段距离。否则的话,他刚才根本不可能穿过那般密集的火枪弹幕。

  再比如塞勒斯用来提升两人实力的所谓“祝福”,这类加持技能在诸多位面间并不罕见,直接拔升一级的例子也不少,至少杜兰德就知道七八种职业可以做到这一点。

  然而,真正令杜兰德感到惊讶的是:布鲁吉和布鲁迪从圣灵祝福的状态退出来后,居然没有明显的疲惫、过耗、或其他后遗症。这意味着塞勒斯的祝福不会产生任何副作用!这才是真正的难得之处。

  “……好吧,既然你们什么都不肯说,那我也没办法了。”杜兰德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然后轻轻举起了手中的火枪黑瑟。

  布鲁吉和布鲁迪原本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然而,当看清杜兰德枪口所指的方向,兄弟两人不约而同地当场愣住。

  ——杜兰德的火枪,笔直对准了圆月王庭。

  “开什么玩笑?!”两名永辉骑士不由自主地瞪圆了眼睛。

  谁都知道矮人火枪的攻击范围仅限于中短距离,而杜兰德离圆月王庭可是隔着半个圆月湖!他难道想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发动攻击?!

  锵!锵!两声脆响,火枪上剩余的两个缓冲器自行脱落。此时的火枪黑瑟,是恢复到完全形态的、威力无限接近九级的火枪黑瑟!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仔细了。”杜兰德微笑着开口道。

  话音未落,他身上猛烈燃起一种说不出颜se为何的奇异火焰!(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