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六十三 震慑一枪!

卷二 章六十三 震慑一枪!

  read_content_up;此时在杜兰德身上飞旋缠绕的火焰,正是火枪矮人一族的特有能力:硝之火焰。

  杜兰德在和铁拳的战斗中,以复制之力学会了硝之火焰,这种火焰自身不具备任何攻击效果,也没有防御能力,它唯一的功效,就是提升矮人火枪的杀伤力。

  铁拳耗费心血制作出的两支火枪——红锤和黑瑟——自身最大威力大约介于八级与九级之间,而配合上硝之火焰,就拥有了十足的九级威能!

  此刻,杜兰德体内的元素水晶中,冰火力量相互碰撞、交缠、沸腾,最中心处的半神火种则以一种癫狂的速度旋转着,喷吐出大股大股火枪矮人一族特有的气息。这种气息和冰火力量结合,就形成了杜兰德版本的硝之火焰。

  布鲁吉和布鲁迪已经看傻了,哪怕以他们的强壮心脏,也有些接受不了眼前这一幕。

  两人都是永辉重点培养的jing英骑士,见识自然不凡,他们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杜兰德身上的硝之火焰,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是如今这副震惊莫名的样子。

  “这不是火枪矮人一族的能力吗?!”

  “他怎么会……”

  兄弟俩张大了嘴,一时间甚至忽略了杜兰德身上急速攀升的可怖气势,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杜兰德以人类之躯施展出异族能力”这件事所吸引了。

  其实何止是他们,拥有视野共享的塞勒斯也紧紧皱起眉头。

  虽然圣灵祝福的效用已经消失了,但他依然拥有布鲁吉和布鲁迪的视野共享权。“圣灵祝福”这一能力的本质,是将自身的一部分灵魂剥离出来,附着到他人身上,然后以燃烧魂力为代价,强行提升施法对象的等级。也就是说,此时塞勒斯仍有少许灵魂残留于两名永辉骑士身上。这一部分灵魂不足以发动圣灵祝福。却可以看到两兄弟眼中看到的一切。包括之前薇薇安的离开,也完全落入到塞勒斯眼中。

  如果说之前杜兰德与永辉骑士战斗时,给塞勒斯留下的印象是“强大”,那么如今浑身沐浴硝之火焰的杜兰德,更让塞勒斯感到困惑。

  “一个人类,怎么会使用矮人一族的专属能力?”

  塞勒斯渐渐眯起双眼:“还是说,这个杜兰德其实不是纯血人类?唔……这倒也有可能,他的发se近乎纯黑,大陆上好像没怎么见过这样的人吧。还有他的眼睛,居然也非常接近黑se。”

  不过塞勒斯来不及多想了。因为,杜兰德已经勾下了扳机!

  火枪黑瑟发疯似地狂震了一下,发出一声低沉、粗糙、且无比野蛮的咆哮!布鲁吉清楚地看到,一团火光在枪口处炸开,然而奇怪的是,这团火光没有四下飙she,反而被一层层硝之火焰给包裹起来!

  “这是——?”

  布鲁吉双眼骤然圆睁,只见原本应该四下飞she的弹片,竟然全部被火焰聚拢。然后……咻的一声,在空中划出一道醒目的微弯线条,向圆月王庭的方向飙she而去。

  仅仅一瞬间,见多识广的布鲁吉就想通了其中的玄妙。

  ——矮人火枪she出的并非沿直线行进的子弹。而是狂暴散she的炙热弹片。而杜兰德以硝之火焰,将本该四散的弹片硬生生裹住,凝成一团,然后沿直线she出去。这不仅是布鲁吉第一次见到有人类使用矮人火枪。更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以这种方式使用矮人火枪!

  火枪黑瑟的正常she程在一百米左右,而此时,杜兰德的目标是足足千米之外的圆月王庭!

  杜兰德she出一枪后。在巨大的后座力之下后退了半步,然后从容站定,放下火枪,安静地看着急速远去的弹片。

  被火焰包裹的弹片越过湖水,登上小岛,飞越王庭外墙,直至整个圆月王庭的上空zhongyang!然后……一团明亮如烟火般的光焰,在王庭上空炸开,即使那漫天风雪都遮掩不住!紧接着,杜兰德才听到一连串隆隆如雷鸣的轰然炸响。

  火力全开的火枪黑瑟配合上硝之火焰的威力有多大?

  之前杜兰德和铁拳以枪对枪时,完全摧毁了一座百米高下的小山!

  隔着老远,布鲁吉和布鲁迪都能看到一团耀眼的火光,在王庭上空骤然绽放,一柱黑烟冲天而起,直冲起百米多高,才被风雪吹散。爆炸引起的空气震荡吹散了风雪,飞快地向四面八方传递,冲击波粗暴地犁过圆月湖的湖面,激起无数伯兰,然后狠狠撞击在两兄弟的身上。

  这一枪,虽然瞄准的是千米之外的圆月王庭,却是一击轰碎了永辉骑士坚不可摧的信念。

  这就是战斗法师。

  ——即使面对“坚不可摧”,仍然“无坚不摧”的战斗法师!!

  “呼……”杜兰德轻轻吐出一口气,重新将解开部分的自我封印封上,然后缓缓从九级实力退回到七级水准,在他身体周围悄然徘徊的位面压制之力也随之而去。

  他听着王庭方向传来的jing报、呼喝、和尖叫,他看着王庭上空那还在膨胀的火球和浓浓的黑烟,眼神之中,居然是一种观赏的神se。

  也只有在牧场之中,杜兰德才能观赏自己的战斗。

  也只有在牧场之中,他才能真正放开手脚,享受战斗。

  战斗法师绝不仅有橘焰鬼斩这样的高jing度单体杀伤绝招。事实上,大范围杀伤,或是刚才那种威慑xing质大于实际杀伤的招数,才是杜兰德的最爱。

  “……你究竟,是什么人?!”永辉骑士开口问道,声音干涩得好像卡在喉咙里半天才挤出来。

  杜兰德没有回答,反而十分温和地对两人笑了笑,然后举步向圆月王庭走去。

  他一步步踏浪而行,每一步落下,落足之处都会瞬间结冰。举步时,寒冰随之消融不见。湖水起伏不定,杜兰德却是如履平地,走得无比平稳。

  布鲁吉愣住了,他看着杜兰德逐渐远去的身影,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情况这是?这就放过我们了?”

  受伤较轻的布鲁迪则奋力拔出将自己贯穿的十字战枪,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就在这时,塞勒斯急切的声音忽然在两兄弟脑海中响起:“快逃!白痴啊你们俩,他想要杀你们!杜兰德要——”

  塞勒斯没能把话说完,风雪之中,两道奇异的长刀形火光闪烁了两下。

  布鲁吉和布鲁迪的脸se骤然凝固在脸上。他们的脖颈上同时浮现出一条血线,然后头颅缓缓歪倒、栽落,紧接着无头的身体也软软地向后仰去,砰砰两声摔倒在地。

  圆月王庭中,塞勒斯脸se骤然苍白,片刻后又急速涌起愤怒的chao红,额头上一阵青筋乱跳,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杜、兰、德!!!”

  塞勒斯是真的怒了。

  杜兰德的行为根本就是赤果果的挑衅,而且该死的是,他还成功了。

  塞勒斯脸上笑容不再,温暖阳光的味道一扫而空,剩下的只有尊严被侵犯的暴怒。他仰起头,看着头顶上方还未完全消散的火光和硝烟,脸上闪过一丝狠se,旋即又变得略有些犹豫。正在踌躇之际,六位王庭异族的族长鱼贯冲进塞勒斯所在的院落,族长们脸上勉强保持着镇定,眼神深处却是说不出的yin沉,甚至隐约透着些许惶恐。

  对他们来说,杜兰德就是一个噩梦,是一切“反抗”与“意图反抗”的终结者,是恶魔。

  “塞勒斯大人,我想,杜兰德已经来了。”

  走在六位族长最前方的,是森林一族的王者,他的上半身和森林弓手没什么两样,只是更强壮些,下半身则是一头巨大的雄鹿身躯,四蹄健壮。

  他用淡黄se的眸子盯着塞勒斯,沉声问:“现在,我们怎么办?”(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