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七十 塞勒斯的后手

卷二 章七十 塞勒斯的后手

  read_content_up;“扑通”一声,塞勒斯仆倒得全无征兆,而且狼狈无比。

  他是脸先着地的,身子顺着惯xing向前滑行了五六米远,在雪地上犁出一道痕迹。

  “怎么了?”

  “塞勒斯大人,怎么回事?!”

  后续队伍不由停了下来,然后一阵推搡混乱。二十一位七星猎人倒是整整齐齐,齐步停下后原地站定,一动不动。

  紧跟在塞勒斯身后的五位族长跑了过来,将塞勒斯围住,震惊莫名地问:“塞勒斯大人,发生什么了吗?您没事吧?”

  “……”

  塞勒斯没吭声,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才挣扎着撑起身子,将脸从雪地里拔出来。

  五位族长悚然而惊。

  只见塞勒斯满脸都是鲜血,还沾着不少雪泥。他额头正中裂开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大口子,有一种脑袋被开瓢的错觉。大股大股鲜血泉涌而出,越过眉眼、鼻梁、嘴唇、和下巴,然后落下。他脸上不断闪过ru白se的柔和光芒,那是治疗效果极佳的一项技能——神圣治愈,此时却没能起到太大作用。每一道光芒都会抹平伤口,然而一旦光芒闪过,额头又会再度裂开,光芒再闪,伤口又裂。如此反复不已。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五位族长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和疑惑震惊。

  塞勒斯倒下得没有半分预兆,五位族长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敌人的攻击。只有塞勒斯本人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杜兰德在轰开空之殿宇的同时,也连带着伤到了“永辉凝视.空之眼”的施术者塞勒斯。

  大殿两侧虚空中的那些眼睛,每一只都和塞勒斯有着联系,杜兰德以冰球火球攻击那些眼睛,等若间接地攻击塞勒斯本人。

  此时此刻,年轻的神圣永辉术士脸se无比狰狞,正全力调动藏于体内的东辉十字的力量治疗伤势。他伤得不算太重。却也着实不轻。如果不是有东辉十字这件子神器的辅助,塞勒斯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在刚才那一击中直接失去意识。

  他颇为狼狈地站起来,缓缓地重新挺直了腰杆。

  在五位族长疑惑的注视下,塞勒斯忽然裂开嘴,仰头大笑起来!

  他笑得无比愉快,笑得状若疯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到最后甚至把眼泪都笑出来了:“五分钟!哈哈哈哈哈哈……竟然……哈哈哈,竟然才用了五分钟!!”

  塞勒斯回头看向圆月王庭的方向,咧嘴狠笑道:“杜兰德。我借助东辉十字的力量全力施展的永辉凝视,居然只能困住你五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吗?哈,很好!很好!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啊!如果真刀实枪地比拼,我恐怕很难战胜你吧,不过,我可是手握东辉十字啊,就算我的实力不如你,你依然必败!必败!!”

  塞勒斯有些失态地恶狠狠地吼着,这话自然不是说给杜兰德听的。而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的心,已经有些乱了。尤其是引以为傲的能力被杜兰德如此快速地破解,对他的信心,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五位族长沉默地看着塞勒斯。

  虽然塞勒斯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刚才的只言片语中,他们已经大致有所猜测。毫无疑问,在与杜兰德的某种交锋中,塞勒斯吃了大亏。

  太阳jing灵王看着兀自狂笑不休的塞勒斯。张了张嘴,yu言又止。

  塞勒斯立刻看了过来,冰冷地说:“怎么了?你在担心些什么?你认为我不是杜兰德的对手。就无法把你们带出牧场了吗?”。

  太阳jing灵王瞬间冷汗如瀑:“不……不是……”

  “用不着否认。”塞勒斯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逐渐恢复了平静,说:“杜兰德的确很强,不过,既然我承诺过要把你们带出牧场,就不会食言。现在他虽然从永辉凝视中脱困而出,但我在圆月王庭中,还留有一个用来困锁他的牢笼!”

  ……

  ……

  同一时间,杜兰德被永辉凝视所吸走的jing神、意识、和意志,终于回归身体。

  空洞的眼神逐渐凝实,涣散的瞳孔重新收缩,杜兰德近乎黑se的眸子中逐渐有了神采。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交织着痛苦和狰狞的脸庞。

  这张脸就在杜兰德面前半米不到的地方,脸蛋的主人,是一个中年模样的森林弓手。他身上的劲装和皮袄破烂不堪,而且沾满血迹,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手里则抓着一只已经破碎的长弓,背负的箭壶中空空如也,所有箭矢都已she空。

  “咦?这是什么情况?”杜兰德愣了一下,没想到一睁眼看到的居然会是这样一个森林弓手。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正握着橘se的火焰长刀,刀身贯穿了中年弓手的心脏。

  中年弓手用满怀仇恨的眼神看着杜兰德,由于太过用力,他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似乎要将杜兰德的模样死死记住。

  他艰难地动了动嘴唇,吐出一个含糊不清的名字,然后眼神涣散开来。

  杜兰德隐约听到他叫的名字是“伯兰”。

  摇了摇头,杜兰德轻轻抽出火焰长刀,随手推开中年弓手软绵绵的尸体,然后举目四顾。他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快,杜兰德就发现自己根本不在王庭外的湖面上,而是在圆月王庭内部。身后不远处,耸立着高高的王庭外墙,还有半扇破碎不堪的大门。

  杜兰德周围躺着不少尸体,有太阳jing灵、有森林弓手、有月jing灵、还有火枪矮人……不仅如此,在他身后,还倒仆着不少异族尸身,一直延伸到王庭之外。杜兰德运起目力,就看到这条由尸体铺就的鲜血之路一直通向湖边,靠近湖畔的湖面上,还漂浮着不少海洋jing灵jing锐力量的残尸。鲜血道路的终点,就在杜兰德脚下。

  “什么情况?塞勒斯人呢?我怎么会在这里?”杜兰德完全莫名其妙。

  他认真回想了一下。很快猜到了什么,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意:“嘿嘿嘿,无我境界吗?滋味应该不好受吧,塞勒斯!”

  塞勒斯既然不在这里,显然已经退走了,能够在那种情况下击退塞勒斯的手段,除了全凭身体战斗本能的无我境界之外,再无其他。之后,恐怕有不少异族战士对自己发动了进攻,自己在战斗本能的驱使下一路狂杀。最终打进了圆月王庭。应该就是这样吧。

  “唉——”杜兰德叹了口气,“本来没想杀这么多异族的啊,现在可好,被我干掉的火枪矮人就有……唔,一、二、三、四……五……六……见鬼的!我居然杀了六个!铁拳他会疯掉的!这帮不要命的家伙,疯了吗?”。

  杜兰德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些被自己杀死的异族jing锐,其实都是被塞勒斯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杜兰德引入圆月王庭。

  “那么。塞勒斯人呢?”杜兰德不禁想到,“还有,这圆月王庭有点安静得有点过分啊,什么情况这是……?”

  就在这时。一阵腥风忽然凭空刮起。

  嗷呜——!!

  疯狂的狼嚎声中,三道黑影分别从前方、左侧、和右后方扑向杜兰德,速度快若闪电!还未扑到,杜兰德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腥气。还有惨烈无回的凶煞味道。

  他脸se不动,持火焰长刀的左手似乎连续幻动了三下,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做。狼嚎声戛然而止。接着是身躯摔落地面的砰砰声。

  这是三头体型巨大的狼,应该是三名丛林德鲁伊变化而成的。德鲁伊属于森林族的一个分支,jing擅变形之术,在森林一族的体制中,德鲁伊的地位很高,数量也比较少,因此杜兰德没下杀手,仅仅切断了他们的四肢肌腱,让他们无力起身。

  三头巨狼还在奋力而徒劳地挣扎着,没过多久便先后力竭,从变形状态中退出,变成三个长相相似的德鲁伊青年。

  “这年头还真是……之前才碰上两个一模一样的永辉骑士,现在又是德鲁伊三胞胎……”杜兰德不由笑起来,走到其中一名德鲁伊身边,蹲下身来,说:“喂,看你的等级不低,应该是森林一族中的jing锐吧?这么说你应该认识我。”

  德鲁伊青年恨恨地看着杜兰德说:“你是杜兰德!”

  “不错,我是杜兰德,那你怎么完全不怕我?”

  德鲁伊青年眼中闪过一丝迷惑,然后说:“因为这是命令。”

  “什么命令?谁的命令?”

  “塞勒斯大人的命令,命令我们把你引进圆月王庭。”

  杜兰德闻言不由皱起眉头,他忽然一把捏住德鲁伊青年的下巴,把他的脑袋掰正,然后洞察之力全开,近距离观察起来。

  在洞察视野之中,德鲁伊青年的左右脸颊上,各自浮现出一个白se的奇异印记,额头正中则出现了一个十字烙印。

  杜兰德认真看了许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眼中浮现出了然之se:“原来如此,是被奴役了么……”

  他松开德鲁伊青年的下巴,缓缓起身,脸se则一点一点冰冷下去。

  不知何时,四面八方出现了无数的异族身影,将杜兰德围在中间。在他们之中,杜兰德看到了森林族、看到了月jing灵族、看到了太阳jing灵族、看到了雷霆泰坦族、看到了海洋jing灵族,当然,还看到了火枪矮人族。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老人和小孩。

  这些年迈的和年幼的异族们沉默着,一言不发地将杜兰德团团围住,然后一步接着一步,缓慢而匀速地逼了上来。

  他们的脸se扭曲而疯狂,眼中投she出一种有些诡异的仇恨光芒,紧紧盯着最中间的杜兰德,然后整齐划一地说:

  “塞勒斯大人有令,不能让他去王庭主殿。”

  “塞勒斯大人有令……杀了他!”(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