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七十二 森之古树

卷二 章七十二 森之古树

  read_content_up;“杜兰德和你们火枪一族,是不是有交情?”

  塞勒斯若有所思地问,脑海中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杜兰德一开始似乎不想对火枪矮人一族出,特地出将几十个火枪矮人一族冻结,这一举动立刻就引起了塞勒斯的注意。

  “交情?”铜须被问得愣了一下,感受到其他几位族长的目光也立刻看了过来,他很快沉住气,微一沉吟,然后不动声se地:“没有。”

  停顿了一下,铜须问道:“塞勒斯大人为什么这么问?”

  塞勒斯淡淡地:“我在圆月王庭留下的后已经发挥作用了,不出意外的话,杜兰德应该会被引到王庭主殿。我注意到他对火枪矮人一族似乎格外照顾,不愿下杀,所以才问你们火枪矮人一族是不是和他有什么关系。”

  族长们彼此对视,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杜兰德可是王庭六族的敌人,是一个噩梦,怎么可能和矮人族有交情?

  塞勒斯保持高速前行,眉头微皱,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铜须,你好像过你有一个儿子叫铁拳,还他也许和杜兰德有关系?”

  “是的。”铜须斟酌了一下,有条有理地:“如果各方面的情报没错的话,杜兰德中那支火枪,应该和铁拳脱不了关系,很有可能就是铁拳亲打造的。”

  “你最近见过铁拳?”

  “见过。”

  “他住的地方离这里远吗?”

  “不算太远。”铜须回答得干净利落,随后主动问道:“塞勒斯大人需要用到他吗?”

  “如果我需要,你能把他带来吗?”塞勒斯反问。

  铜须略一犹豫,微微苦笑道:“带来有点困难,骗来倒有可能。当年他叛逃离开的时候,就展现了七级的实力,现在应该已经比我强了吧……还有一点,他的住处离这里虽然不远,但也不算很近。我担心,时间可能不太够。”

  塞勒斯闻言目光微微一闪,沉默不语起来。

  事实上他也有些犹豫,如今他和杜兰德争的就是时间,塞勒斯的唯一目标就是赶在杜兰德追上来之前,将异族队伍带出牧场。

  只要能拖住杜兰德的脚步,无论什么方法。塞勒斯都愿意尝试。刚才看到杜兰德对矮人一族的特殊照顾之后,狡猾的永辉术士自然又动起心思,如果杜兰德真的和铁拳有交情的话,那么,只要把铁拳抓过来,自己上势必又多了一个筹码。

  不过就像铜须的。时间不够了。塞勒斯有些后悔,之前铜须曾提议过要不要将铁拳抓回来,却被塞勒斯否决了。

  “没办法,就这样吧,就算没有铁拳,我一样能赶在杜兰德追上来之前完成任务,再。也许铁拳和杜兰德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呢……”塞勒斯自我安慰着。

  就在这时,他忽然脸se一动,停下脚步,然后微微眯起眼睛,看向前方。

  眼前是一片弥漫的风雪,可见距离十分有限,不过这对拥有永辉凝视的塞勒斯来,并不是什么问题。他看到前方有一个敦实厚重的身影。正一步步向这边走了过来。那身影并不起眼,却出奇地令塞勒斯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沙——沙——沙——!

  有节奏的脚步声钻进塞勒斯的耳朵,那声音明明不大,却奇怪地没有被风声雪声所掩盖。一瞬间,塞勒斯就知道来人恐怕不好对付,脸se不由肃然起来,心中却有些奇怪:牧场之中。除了杜兰德之外还有让自己感到一丝威胁的家伙吗?

  终于,前方那道身影破开雪幕,轮廓转为清晰,在队伍前方十多米的地方站定脚步。

  那是一个矮人。长发蓬乱,铠甲破烂,看上十分落魄,一双半掩在乱发之中的眼睛却如鹰一般锐利,带着强烈的压迫感。矮人里抓着一支巨大的火枪,别的不,单单那长达一米五的枪身,就压倒了塞勒斯之前见过的所有火枪。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火枪,而是眼前矮人的胡子——只有半截。

  塞勒斯脸se微冷,问:“你是谁?”

  眼前的矮人没有回答,身后却传来铜须惊讶莫名的声音:“塞勒斯大人,这……这就是我的儿子,铁拳。”

  ……

  ……

  一只沾满鲜血的靴子重重踏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殷红的脚印。

  杜兰德脸se冷漠,在王庭主殿之前停下脚步。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煞气,如果黑德森此时站在一旁,论煞气之深重,恐怕也会被杜兰德给比下。

  在杜兰德的身后,是一条暗红se的鲜血之路,从王庭大门笔直通至王庭主殿,沿途尽是异族的尸体,各族都有。地面上鲜血横流,血液还未流出多远,就被零下几十度的寒冷气温所冻结,结成凝固的血块,然后被大雪所掩埋。

  “呼——”杜兰德轻轻吐出一口气,气息在面前化作白雾,然后被风雪吹散。

  他缓缓地将杀意沸腾的心绪平复下来。

  这种杀意是如此浓烈,以杜兰德的心xing和意志,都有些难以抑制。杀意绝大多数都是针对塞勒斯的,神圣永辉术士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逾越了杜兰德的底线。虽然在面对那些被奴役的异族老人和小孩时,杜兰德没有半分软,但这不代表他能够接受这种做法。

  此刻在他身后,竖着一面巨大的、由冰火力量凝结而成的法术晶壁。

  半透明的晶壁之外,幸存下来的异族们还在舍生忘死地发动冲击,一团团血肉炸弹连连爆炸,却根本无法撼动晶壁哪怕一丝一毫。疯狂的嚎叫声也被法术晶壁阻隔,只能看到异族们状若疯癫的表情,还有歇斯底里张嘴大叫的样子。

  在另一边,杜兰德背对晶壁,脸se颇为凝重地看着眼前的一派景象。

  眼前,是圆月王庭的核心主殿。

  杜兰德对于王庭主殿并不陌生,过五年多来,他曾经不止一次十分恶趣味地来这里“旁听”异族的重大会议。冰火力量都可以用来施展视觉幻术,在这方面,杜兰德自认天赋不错。

  王庭主殿带着非常鲜明的巨人一族的建筑风格,线条简洁有力,而且尺寸巨大。然而如今却有一个更加巨大的存在,盘踞在主殿之上。

  那是一棵树。

  下端粗壮异常、上端却急剧收缩的锥形树干,覆盖面积极大的伞形树冠。还有无数不断挥舞抽动的强壮根须。这棵大树高高耸立在主殿顶上,乍一看,下面的王庭主殿似乎成了它的底座,一条条根须盘卷在主殿的承重巨柱上,更多根须则在空中疯狂挥舞。

  杜兰德微微扬起头,眯眼看着这棵巨树。片刻后叹了口气,轻轻吐出一个名字:“……森之古树。”

  森之古树,又被称为森林族母,它是森林一族的象征,也是森林族地位最高的生灵。

  森林族是一个统称,如果以生命类型来划分的话,森林族大致可以分为两类:植物生命和血肉生命。

  食人花、黑刺蔓藤、白橡树、还有战争古树都属于植物生命。

  森林弓和德鲁伊则是血肉生命。

  至于树妖——这种森林一族中最底层的生灵——则介于血肉生命和植物生命之间。

  在森林一族的诸多分支中。森林弓、德鲁伊、和战争古树的地位较高。而在这三者之上,还有两种实力地位更高的生灵:森之古树和白鹿领主。

  作为血肉生命,白鹿领主是一种半人半鹿的奇异生灵,以强悍的体魄和诡异难防的自然魔法著称,如今的森林族长就是一位白鹿领主。

  而森之古树,其地位比白鹿领主更高。森之古树的行动能力很差,连行动缓慢的战争古树都不如,但论战斗力。森之古树完全可以和任何上位职业媲美,甚至比一般的上位职业者更加难缠。无论是人类中的灵武士和魔弓,还是异族中的太阳jing灵,恐怕都不愿意在同级的情况下单独面对一棵森之古树。

  “可惜了啊……”

  杜兰德看着眼前的森之古树,满脸痛惜之se:“塞勒斯那混蛋,居然连牧场中唯一的一棵森之古树都不放过!话回来,永辉凝视也太变态了吧。居然连森之古树这种植物生命都能轻易奴役,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啊。”

  目光投向树干中段,那里有一张类人的脸孔,左右脸颊各一道白se纹路。额头上则是一个十字烙印,和其他被cao纵的异族们一模一样。

  “见鬼的!”杜兰德狠狠抓了抓头皮,恼怒道:“一棵成长到七级的森之古树啊,牧场中就这么一棵啊!整个位面才多少森之古树?绝不会超过十棵吧?不,最多不过五棵!早知如此,之前就应该直接杀了塞勒斯那个混帐啊!”

  话是这么,其实他也知道没那么简单。

  晋升半神之后,杜兰德所承受的位面压制比圣者境界时更强了。如今的他,最多解开封印恢复到九级实力,如果继续解封,强行达到圣者水准的话,恐怕会被位面之力压得受创。至于完全揭开封印,展现半神实力……杜兰德想也没想过,因为风险太大了。

  也就是,在不受伤的情况下,九级就是杜兰德能展现出的最强实力。

  以九级对九级,杜兰德的实力比塞勒斯更强,却要承受位面压制。而塞勒斯拥有子神器东辉十字。此消彼长,谁胜谁负还是两之事。这种情况下,就算杜兰德成功斩杀了塞勒斯,自己恐怕也会受不轻的伤。

  就在杜兰德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狠下心来干掉森之古树时,一个柔和悦耳的女xing声音忽然在杜兰德脑海中响起:“杜兰德先生,请问您听得见我话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阅读。ps:今天傍晚还会有一更。第二卷“罪恶王冠”即将进入最后收尾阶段,我会努力写好。满地打滚求推荐票啊啊啊~~~

  jing彩推荐: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