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七十六 种子

卷二 章七十六 种子

  read_content_up;橘焰鬼斩不止攻击方式诡异难防,破坏力和杀伤力是凶悍霸道。

  刀锋切入树体的刹那,就断绝了整棵森之古树的一切生机,随后刀身上逸散出一朵朵湛蓝火焰,将核心灵魂包裹。湛蓝火焰是非常纯粹的灵魂攻击,翠se火焰状的核心灵魂被蓝火一下裹住,疯狂颤抖挣扎了片刻,就被焚烧殆尽。

  奴役核心灵魂的那只白se眼睛则原地旋转两圈,消失不见,没有选择和杜兰德死磕硬碰。说到底,这不过是塞勒斯留下的一缕能量,虽然jing妙,却力量不足。

  至此,这场只争瞬息的战斗就此结束。

  作为胜利一方的杜兰德没有表现出太多愉和兴奋,他的神se略显复杂,安静看着高大的森之古树在自己面前燃烧殆尽,直到最后一缕橘se火焰熄灭,他才叹了口气,低声嘟哝了一句什么,然后伸手向空中一招,一个球形的冰火光罩随即缓缓落入他的掌中。

  杜兰德心念一动,手中的冰火光罩声息地消失,露出被保护在内的果实。果实大约拳头大小,形状扁圆,表面覆着一层薄薄的银se果皮,内部则是晶莹剔透好似流质的嫩绿果肉。

  这是森之古树结出的果实,也是一枚种子——关系到古树是否能够在未来重生的种子!

  单手托着古树种子,杜兰德认真打量了片刻,居然一点奇异之处都没能看出,这枚种子就像其他普通的古树果实一样。好看、诱人、却全稀奇。

  这让杜兰德不由犯起嘀咕:“该不会失败了吧……难道我动手太早,分魂还来不及进入种子?”

  普通的古树果实虽然价值不小。却不是杜兰德想要的,以他的眼界也看不上。他要的是能够再生成树的种子。

  杜兰德想了一下,准备启动洞察之力,然而就在这时,这枚种子终于显露出一丝与众不同之处,它说话了,声音直接在杜兰德脑海中响起:“杜兰德先生,谢谢您。您的作战计划非常成功。”

  这个声和之前的分魂声音十分类似,细微处却又不太一样。

  杜兰德微一错愕,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问:“怎么回事?你是之前跟我说话的那个分魂?那个最强大的分魂?”

  “不完全是。”种子说:“唔,怎么说呢……我应该算是所有分魂的聚合体吧,之前跟您说话的那个分魂是我的一部分,也是占据主导的一部分。毕竟她是所有分魂中最强大的一个。”

  “原来如此。”杜兰德点点头,说:“我该怎么称呼你?”

  “分魂是没有名字的。”种子幽幽地说,语气透着难明的复杂情绪。

  杜兰德却笑了笑说:“核心灵魂已经被我摧毁,你现在已经不算是分魂了,不用再以分魂自居,也不必妄自菲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在未来重扎根发芽,再次成为森之古树。到那时,你就是核心灵魂!”

  “可是我对重生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知道,但是正因如此,你才需要一个的名字。”杜兰德淡淡地说:“你首先要认可自己。否则的话,论如何你都不可能再次焕发生机。”

  种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在杜兰德掌心轻轻一动,说:“……娜塔,您可以叫我娜塔,这就是我的名字。”

  “娜塔?”杜兰德低声念了几遍,笑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在森林一族世代流传的古语中,娜塔,即为复苏之森。”种子说。

  “原来如此,不错的名字!”

  杜兰德哈哈一笑,然后将种子贴身收好。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娜塔了。

  对杜兰德来说,娜塔如果能够重生,不仅意味着一株的森之古树那么简单,还意味着森之古树这种堪比上位职业的生命体背后的自然规则。而规则,就是杜兰德在半神道路上前行的最佳助推力。

  除此之外,森之古树在治疗方面也有相当不俗的能力,如今杜兰德已经站在半神火种境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能再度突破到血脉境。谁也不知道突破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万一再出现上次那样剧烈的位面压制,杜兰德不得不提前做些保命的准备。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目前杜兰德最想做的,就是抓住塞勒斯,然后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知道塞勒斯在哪里吗?”杜兰德问。

  “那个卑鄙的永辉之人已经带着六族离开王庭了。”娜塔忽然变得有些怨愤,想想也是,她可是森林一族的族母,却被奴役cao纵,而且她所护佑的森林一族并没有站在她这边,反而选择了抛弃和背叛。

  “离开王庭了吗……”杜兰德叹了口气,又问:“朝哪个方向走了?”

  “应该是从西方大门出去的。”娜塔说:“据我所知,塞勒斯收集了一批七星猎人,数量应该在二十名以上,他想要把王庭六族都带出牧场!呃,那个……您似乎并不惊讶……难道您已经知道了?”

  杜兰德淡淡一笑。

  其实在和塞勒斯一战之后,杜兰德就大致猜到了塞勒斯的计划和打算。一个同时拥有永辉凝视和圣灵祝福的家伙,偷偷摸摸地潜入牧场,又暗中抓捕那么多七星猎人,他还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打破魔法晶壁,将异族们带出牧场了!

  ——以永辉凝视奴役控制,再以圣灵祝福进行加持,将七星猎人们集体拔升到八级水准,这样一来,就基具备了从内部撕开晶壁的条件。

  换了杜兰德,他也一定会这么做!因为一旦计划成功,牧者之城赖以存在并强大的基石。将被狠狠撬动!

  “哼,永辉还真是打的好算盘。”杜兰德冷冷一笑。

  可以预见。一旦大批异族成功逃离,牧场将变得虚有其表,牧者之城用以吸引大陆各地黑暗强者的最大筹码也就不复存在。

  这样一来,也许短时间内牧者之城的实力不会削弱,但时间一久,前来牧者之城的猎人必然会越来越少。这不仅会直接影响到牧者之城在大陆上的影响力,会严重限制其发展。要知道,目前牧者体制内的大部分高端战力。都是从猎人队伍中吸纳的。猎人的减少,将直接导致选拔人才的困难。

  娜塔对个中利害也比较了解,不由奇怪地问:“既然您都知道了,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杜兰德摇头道:“魔法晶壁不是那么容易撕裂的。的确,八级强者初步拥有了从内部破坏魔法晶壁的攻击力,但别忘了,魔法晶壁是可以自动愈合的。一个八级强者就算打破晶壁。也来不及在缺口自愈之前冲出去。想要把那么多族人带出牧场,难度太大了。二十多个七星猎人?哼,那又怎么样!如果牧场的魔法晶壁是那么好对付的,牧者之城就不是牧者之城了!”

  娜塔顿时不吭声了。

  这时杜兰德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一边向西方大门走去,一边饶有兴趣地问:“娜塔。我比较好奇,你似乎……是站在我这边的?这倒有些奇怪啊。按理来说,你应该是森林一族的守护者吧,你难道不希望森林族人重获zi you吗?”

  娜塔毫不犹豫地说:“我不相信永辉。”

  顿了顿,她的声音透出一丝浓浓的怨恨。继续道:“……而且,我根不是什么守护者!您见过在关键时刻被情抛弃的守护者吗?哼。那些只顾自己的耻叛徒!”

  杜兰德耸了耸肩,不予置评。

  微不可查的破空声忽起。

  杜兰德脸se微动,目光一转,就看到一支黯淡光的羽箭,以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she向自己的左眼。

  羽箭长度比普通箭矢短了一截,似乎是特制的。它速度不算太,却出奇地jing准。而且箭矢的材质有些特殊,在空气中急速穿行时几乎没有声息,就好像一抹若有若的幽影,一般职业者恐怕得等到羽箭进入周身两米以内,才会骤然惊觉自己被偷袭了,却为时已晚。

  面对这刁钻一箭,杜兰德抬臂、伸手、轻轻一捏,羽箭立刻在他的食指和拇指间凝停住。

  箭头上,有一抹微不可查的艳红,散发出幽幽的香气。气味一下钻进杜兰德的鼻子,令他头脑为之一沉,不过转眼间就恢复正常。

  这是毒。

  在这牧场之中,箭术如此jing准、yin损、隐秘、而且箭头附带剧毒的种族,据杜兰德所知,只有一个:夜jing灵。

  准确地说,是夜jing灵武士。

  “有没有搞错?今天是什么ri子啊,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蹦出来了!”杜兰德轻描淡写地两指捏着羽箭,脸上浮现出比郁闷又比奈的神情。

  不知何时开始,圆月王庭四周高高耸立的外墙之上,出现了大批身影。

  这些身影在雪幕之中显得影影绰绰的,有高有低,有壮有瘦。

  其中有和人类身材差不多的身影,还有平均身高在两米多的高大之人。

  不乏身高超四米的、看起来比雷霆泰坦还要壮硕的大家伙,也有个头还不到一米四、却比火枪矮人加敦实的矮个子。

  这些身影沉默地站在外墙之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圆月王庭。

  当然,考虑到风雪的阻隔,大部分人未必能看清王庭中的景物。也正因如此,在这种情况下,都能以弓箭对杜兰德的左眼发动偷袭,不得不说刚才动手之人的箭术真的相当高明。

  “夜jing灵、野蛮人……力泰坦……还有,风暴矮人……”杜兰德环视着王庭外墙上的众多身影,冷冷喝道:“不想死的话,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阅读。)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