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七十七 庭外四族

卷二 章七十七 庭外四族

  read_content_up;牧场是一个牢笼,一个人类用来圈养异族的牢笼。

  牧场也是一个狩猎场,人类是猎人,异族们则是猎物。

  当然,在某些情况下,猎人与猎物的关系也可能调转。人类猎杀异族,异族也在试图反击。人类与人类之间会爆发冲突,各个异族之间也并非铁板一块。

  在人类的重压之下,生存本身都成了一种奢求。为了生存,也为了争取牧场中贫乏而有限的资源而增加生存几率,异族逐渐分成了两个阵营:

  王庭六族和庭外四族。

  王庭六族,即占据圆月王庭的六支异族:太阳jing灵一族、雷霆泰坦一族、森林族、月jing灵、火枪矮人、还有海洋jing灵一族。

  圆月王庭曾经是巨人一族的城市,虽然如今已毁灭大半,剩余部分依然防御力惊人,是整个牧场中最安全的地方。

  除了杜兰德这种不能以常理揣度的家伙,其他七星猎人在不组队的情况下,基本上拿王庭六族没什么办法。就算组队行动,也不可能彻底毁掉圆月王庭,顶多依靠突袭或偷袭,火速突破王庭外墙,掠杀一通,然后立刻撤退。

  就这样,七星猎人们和圆月王庭形成了一个大致平衡的局面。

  这也是牧者之城希望看到、或者说刻意营造的局面。若非如此,当年牧者之城建立牧场的时候,也不会刻意保留一片巨人城市的遗迹。

  圆月王庭的空间有限,王庭六族能挤进来已经是个不小的奇迹。不可能再容纳多余的种族。这样一来,就有四支异族族群被排挤在王庭之外:夜jing灵、力泰坦、野蛮人、风暴矮人。这四族。一般被统称为“庭外四族”。

  杜兰德不知道在自己来到牧者之城之前,牧场中的格局是怎么样的,但至少在他担任牧场之车的这几年中,牧场中各个族群的实力没有太大变化。王庭六族还是那六族,庭外四族虽然无比渴望进驻王庭,却没有那个实力。

  因为王庭六族都有七级强者坐镇。

  说实话,杜兰德完全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遭遇庭外四族,这四支种族是没有七级强者坐镇的。塞勒斯也没有向他们下手,只带了王庭六族离开。整件事情原本只是杜兰德与塞勒斯围绕王庭六族展开的争夺,根本没庭外四族什么事儿啊,他们在这瞎掺和什么?

  “娜塔,问你件事,塞勒斯有没有打庭外四族的主意?”杜兰德暗中问种子。

  娜塔被杜兰德贴身收着,立刻传递出jing神波动。以灵魂传音道:“没有,他应该只打算带圆月王庭中的六支大族逃离牧场。”

  “原来如此。”杜兰德微微颔首。

  他看着王庭外墙上林立的四族jing锐,脸se变得不耐起来,眼神则变得有些冷漠。

  眼前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他们居然完全无视了刚才杜兰德的jing告,一点退避的意思都没有。这让杜兰德暗自恼火之余。又有些无奈。他可以肯定,如果换作王庭六族,见到自己一定逃得比突破还快,因为他们大多听过或见过杜兰德的“凶威”。

  至于庭外四族……

  他们还真不认识杜兰德!

  杜兰德在王庭六族中的名头,完全是在一次次针对六族族长的战斗中打出来的。六族高层都知道。任何有可能突破到八级的族人,都可能受到杜兰德的攻击。哪怕躲在王庭最深处都没用!

  而庭外四族根本没出过七级强者啊,至少在杜兰德来到牧者之城的这些年里没有过,正因如此,杜兰德和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他们认识杜兰德就怪了。

  这时,夜jing灵一族的族人中走出一名身穿深邃紫se法袍的老者。

  老者应该是夜jing灵一族的首领,他昂然走到外墙内缘,然后高举起手中的黑木权杖,对着王庭上空一指,长长吟诵道:

  “夜幕降临,风雪退避。”

  一道深紫se的光束从权杖顶端浮现,闪电般she向高空。与此同时,老者身后七八名类似打扮的夜jing灵整齐划一地向半空一指,七八道紫se光束腾空而起,全部融入到老者she出的那道紫光。

  紫光顿时变得漆黑如墨,在王庭正上空无声炸开,化作一片蛋形幕布垂落而下。幕布范围之大,居然将整个圆月王庭都笼罩在内。夜幕之中,风雪消散。没有了风雪阻隔视线,王庭中的一切顿时清清楚楚地呈现在庭外四族眼前。

  不看还好,这一看,不少之前由于实力不足而无法看穿雪幕的家伙立刻脸se大变,一时间,失声惊呼之声此起彼伏。

  王庭中大部分地方都空无一人,只剩下高大的建筑物和空空如也的街道,似乎王庭六族的人都消失不见了。而在王庭南方大门通向中心主殿的街道上,躺满了尸体,各族都有。这些尸体彼此交叠着,虽然已经有不少被白雪掩盖,依然有少数尸体袒露在外。他们中,除了孝,就是老人,几乎看不到任何青壮战士或年轻女人。

  “有没有搞错?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庭六族的战士呢?为什么死的都是老人和孩子?”

  “那个人类又是什么人?”

  议论声纷纷而起,一双双充满惊骇和困惑的目光落在那条充满血腥和罪恶的街道上。视线沿着街道而上,就看到在那堆叠尸体的道路尽头,还有一面红蓝双se的薄薄晶壁。

  晶壁就那么蛮横地横在道路尽头,将之截断。晶壁一边堆满了破烂的血肉,足有一人高下!他们都是舍生忘死撞上晶壁,然后自爆身亡的异族之人。

  而在晶壁的另一边,站着杜兰德。

  杜兰德根本懒得跟这些庭外的家伙废话。他不想浪费时间,正准备直接动手突破防线。然后火速赶往西方截杀塞勒斯。

  然而他身形刚刚动弹,就凝定了一下,然后缓缓收回了迈出的脚步。

  在王庭外墙上,一名身披软甲、腰悬弯刀的夜jing灵女武士,正手持一张深紫se的战弓,弓弦上搭着三支羽箭,分别对准了杜兰德的上中下三路要害。

  女武士的眼神冷厉如鹰,张弓搭箭的双手则稳定得没有半分颤动。羽箭箭头上有一抹难以察觉的艳红。

  杜兰德看着羽箭的造型和箭头上涂抹的毒药。双眼微微眯起,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刚才偷袭我的,就是你吧?”

  女武士面无表情,冷得好像一个冰块,盯着杜兰德没说话。

  杜兰德嘴角一翘,略有些复杂地缓缓说:“……我只是奇怪,夜jing灵一族什么时候出了一个七级强者?我居然都不知道!看来。三王的消息也不怎么灵通啊。”

  他慢条斯理地说着,眼中闪动着七彩光芒。在洞察之力下,这个夜jing灵女武士的实力清楚地呈现在杜兰德面前。

  她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七级强者,而且从她出手时的狠辣老练来看,恐怕在七级强者中也算战力不俗。虽然达不到七级巅峰的水准,但和薇薇安比起来。恐怕相差不远。如果女武士的真实年龄和她表面看起来一样年轻的话,那就真的不一般了。

  这么说,夜jing灵一族不声不响地就培养出了一个天才?

  杜兰德又瞥了一眼女武士旁边的夜jing灵老者,老者并非夜jing灵武士,而是夜jing灵一族特有的黑法师。杜兰德看得出来。老者是夜jing灵一族的首领,但他的等级却只有六级。还不如那名女武士。不过这也不算太奇怪,强大之人未必适合担任领袖。

  这时,老者开口了,声音苍老,口吻严厉:“人类!你是什么人?这里发生了什么?王庭六族之人,他们都去哪里了?”

  说实话,杜兰德给老者的感觉非常危险。

  虽然杜兰德看起来什么强者气息都没有,但他肩上过分巨大的火枪,还有不时闪过七se光芒的双眼,都令老者一阵心惊肉跳。

  不过,一想到夜jing灵一族如今也有了自己的七级强者,老者心中不由重新涌起勇气,他需要弄清楚,圆月王庭究竟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如今圆月王庭的状况太诡异了,老人孝死了个干净,其他族人却好像人间蒸发。如果不弄清发生了什么,不止是老者本人,庭外四族的其他族人也无法安心。

  于是,作为四族代表的老者提声再次问了一遍:“人类x答我!你是谁?这里发生了什么?你最好老实回答,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杜兰德直接打断了老者的话,淡淡地说:“就凭你们这点人,以为能逼我开口吗?还是说,你认为你身边的那位夜jing灵小妞能战胜我?”

  老者闻言,双眼慢慢眯成了两条缝,浑浊的眸中闪动起冷冽凶光,冷声说:“不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据我所知,牧场之中,是不允许出现八级或八级以上的人类强者的,也就是说,你最多不过是七级巅峰的实力。而我们这边不止有珀丽一名七级强者,还有我们庭外四族的全部jing锐,足以弥补七级与七级巅峰之间的差距了!”

  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立刻让不少心里犯嘀咕的四族之人心中大定。

  老者深深吸了口气,凛然断喝道:“最后一次机会,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否则的话……”

  老者没有说下去,苍老的脸上骤然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气,高高举起手中的黑木权杖。

  随着他的动作,无数铠甲碰撞和兵器出鞘之声密集响起。夜jing灵武士纷纷张弓搭箭,对准杜兰德。黑法师聚集在一起,不怀好意地盯着杜兰德周身要害。两排力泰坦沉默地站出来,抽出悬挂于腰际的飞斧,做好了投掷的准备。野蛮人和风暴矮人摩拳擦掌着,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涌到了外墙边缘,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跃下外墙,向杜兰德发起攻击。

  转眼之间,杜兰德就要面对庭外四族的全部jing锐力量的围攻!

  他沉默着,目光微微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老者狞笑着准备压下手中的黑木权杖,杜兰德才忽然动作起来。只见他微微偏过头,对那名冰冷如霜的夜jing灵女武士展颜一笑,然后并指如剑,遥遥一记点指,口中吐出一个字:“破。”

  女武士当场愣住,紧接着脸se狂变。

  她手中的战弓忽然变得滚烫无比,三支羽箭则温度骤降,顷刻间冰冷刺骨。她眼睁睁地看着深紫se的战弓由内而外地转为通红,然后像蜡一样地融化成水。与此同时,三支羽箭表面覆上了一层薄薄的蓝冰,然后咔嚓几声,破碎成无数细碎的冰屑。(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jing彩推荐: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