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八十三 战起!

卷二 章八十三 战起!

  read_content_up;算算ri子,杜兰德进入牧场不过几天而已,牧者之城上城区的鬼街已经运作起来。在蓝灵堡的人力物力支持下和胖子鲁格的管理调度下,鬼街这些天经营得有声有se,才开张没几天便人气爆棚,如今其火爆程度已隐隐压过了巴特洛角斗场、碧菲赌惩风雪岛这三大老牌娱乐场所。

  鬼街本是老巫妖肯特jing心炼制的一个领域,自带jing神幻术效果,街中隐藏着大批骷髅战士、骷髅法师和一队强大的黑骑士。最重要的是鬼街无需肯特cao纵,就能自行发挥出七级左右的实力,至少困住七星猎人不是问题。八级强者的话,就需要肯特亲自出手才行。

  杜兰德当初忽发创想,希望将鬼街改造成一个类似“闯关战斗模式”的娱乐场所。

  有资格进入上城区的高阶猎人们支付闯关费用,然后以单独或结队的形式进入鬼街,战斗、探索、并竭尽全力向前推进。

  闯得越深,奖励就越是丰厚勾人。

  然而闯鬼街的难度却不是一般得高,开张后这几天,除了个别七星猎人闯过了半程,其他猎人甚至连十骑黑骑士的影子都没看到。好在鬼街被肯特设置成不杀人的模式,于是每天都能看到浑身软绵的昏迷猎人,被一个骷髅小兵架着扛出来,毫无感情地丢在地上。这为鬼街平添了几分恐怖yin森的味道。

  人类是复杂的动物。在心底知道绝对安全的前提下,越是恐怖yin森。就越是吸引着更多的人加入到“闯鬼街”的行列中来。不少人甚至乐此不疲地一天闯上好几次。尤其是目前大雪连天,不方便进入牧场狩猎。呆在城中的猎人们就更加需要一蓄动筋骨的方式和机会了。

  就这样,曾经龟缩于牧城一角的鬼街,如今昂然屹立在上城区半山腰之上,短短几天内创造的营业额就达到了惊人的二十四万金币,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胖子鲁格在这个过程中,可谓功不可没。这家伙虽然坏毛病缺点一大堆,论管理捞金,还是很有两把刷子。被肯特转化成半巫妖之后。鲁格jing力和体力都跃升了好几个大台阶,哪怕没ri没夜地工作也不会感到疲惫,那劲头简直比发情的公牛还要亢奋!

  鬼街外大炎飞。

  胖子敲着二郎腿,坐在鬼街入口处的一座二层小楼的阳台上。

  这里扼守着鬼街唯一的入口,也是唯一的出口。鲁格圆滚滚的脸蛋上挂着惬意到极点的笑容,低头看着楼下街口处,一个接一个猎人从这里进来。又一个接一个从这里被抬出去。更多的猎人涌进来,然后通通滚出去。这种感觉……简直太太太太美妙了!

  鲁格不由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惬意的呻吟:“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声非常不合时宜的声音传入鲁格的耳朵。

  那是一声饱含痛苦的嚎叫,随即是第二声。第三声……转眼之间,无数痛呼哀嚎声接连响起,连成一片。最关键的是,声音是从鬼街外面传来的。

  鲁格愣了一下,连忙起身跑下楼去。站在鬼街街口看出去,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正在鬼街外排队准备付费进入的猎人们一个个跪倒在地。满脸痛苦。负责收费和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他们似乎承受着某种巨大的压力,没一个人能站直身子。

  能来闯鬼街的至少是五星猎人啊,这种实力的家伙,居然一口气倒了一大片?

  鲁格震惊莫名,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开始,天空中的雪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重朦朦胧胧的ru白se光晕。事实上,整个牧场都被一道从天而降的粗壮光柱笼罩在内,光柱温柔地驱散了风雪,温柔地落在城中每一个人身上,越是强大之人,被光晕笼罩时就越是痛苦不堪。轻薄如纱的白光似乎有着万钧之重,压得高阶猎人们口鼻溢血,苦不堪言。

  鲁格忽然似有所觉,倏然回头,就发现身后的鬼街也在白光笼罩之下。

  整条鬼街正疯狂蒸腾着灰se的气流,似乎在竭力抵抗着,然而白光好像是灰气的克星,将灰气烧得嗤嗤作响。当灰气消耗殆尽,鬼街两侧的小楼居然在白光中开始融化了!街道深处,大批骷髅战士发疯似地惨叫着,剧烈的痛苦令他们癫狂了,发疯似地将手中的骨矛捅向视线所及的其他不死生物。镇守在鬼街最深处的十骑黑骑士跪伏在地,竭力抵抗着,想来失控也是早晚的事。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鲁格愣了几秒,再也不敢在鬼街中呆下去,大喊着冲了出来。

  一离开鬼街的庇护范围,无处不在的白光自然而然地洒落在他身上。已经转化成半巫妖的鲁格苍白的胖脸猛然涨红,然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声。白光飞快腐蚀着他的皮肤。半巫妖之躯被那充满圣洁力量的白光克制得死死的。鲁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在几秒钟之内融化大半,随后他看不清了,因为眼珠也开始融化了。

  危急时刻,鲁格猛一咬牙,掉头重新冲回鬼街,这才逃过一劫。

  永辉骑士专属之秘技,晕光临世,对巫妖或半巫妖这类不死生物杀伤力巨大。鲁格剧喘着,看着不断融化、明显支撑不了多久的鬼街,眼中一点点浮现出绝望之se。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城南,小山顶上,米兰德一手高举过顶,并指如枪,直指天穹。

  一道明亮纯净的光束从他指尖she出,冲起几百米之后忽然消失,像是融入了虚空。同一时间在牧者之城上空百米处,大片大片的晕光凭空生出。化为一道光柱降下。光柱柔和如水,却沉重如山!这一招,布鲁吉和布鲁迪曾对杜兰德施展过,却和米兰德此刻施展出的完全不可同ri而语!

  “我说,米兰德,有必要这么高调吗?”大骑士亚瑟摘下连衣罩帽,口吻无奈。

  “有必要。”米兰德认真地回了一句:“为了把城里的那三个家伙逼出来,能多高调。就多高调。”

  “你不怕把皇后给惹出来了?”

  “当然……怕。”米兰德拍拍身后的灰se长匣,淡笑道:“不过,有它们在呢。”

  安东尼显得有辛默寡言,他默不作声地盯着牧者之城看了一会儿,平静开口说:“亚瑟,动手吧,我们先上。”

  “我手里还有一头老巫妖呢。不方便啊,要不,你先上?”亚瑟笑了笑说,他手里抓着一根绳子,绳子一头在他手里,另一头。拴着肯特的脖子。肯特的意识不是很清醒,只剩下躯干和勉强保持着完整的左手,手中死死攥着半截锤柄。

  安东尼脸se不动,一丝不苟地解开外袍,露出一身朴质的灰se骑士铠甲。然后用同样的口吻重复了一遍:“亚瑟,我们俩个先上。”

  “好吧好吧。”亚瑟做举手投降状。耸耸肩,咧嘴笑起来:“那还等什么呢?走吧。”

  两位永辉大骑士同时挺直了背脊,同时抬起脚步,然后同时化作两道并行的光线,向牧者之城的方向激she而去!两人的身影似乎一连闪烁了八次,也踏出了八步。八步之后,千米距离已过,巍峨城墙耸立于前,两位大骑士脚步不停,完全无视了横在面前的黑se城墙,然后……笔直撞了进去!

  整座雄城震动了一下,隆隆巨响声中,南方城墙轰然崩塌。

  那是彻底的崩塌,亚瑟的安东尼就像两头蛮不讲理的绝世凶兽,无论挡在眼前的是什么,通通碾压而过!撞进城中,两人也不出手杀人,只是沉默着,沿一条jing准的直线向城中心的猎手大厅冲去,那里是牧者之城的中心枢纽,也是三王坐镇之地,更是笼罩牧场的超大型魔法阵的阵眼所在!

  亚瑟忽然脸se微动,偏转过头,看向右侧不远处。

  那个方向上,六道身影顶着无处不在的白se光晕和巨大压力,纵跃闪掠而来。为首一人一袭白袍,俏脸冷若冰霜,身上疯狂蒸腾着灿金如骄阳的炙热光辉。风带起她淡金se的头发,露出一双深藏于发的尖尖耳朵。

  白虎死死盯着亚瑟和安东尼,低沉地对其他五位同僚说道:“全力阻击永辉之人,此战……不计生死!!”

  米兰德缓缓放下高举的手。

  他安静地看着牧者之城,听着牧城方向传来的轰鸣炸响,忽然微微一笑,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整个人便轻飘飘地悬浮起来,渐升渐高,直升到万米高空之中。高空中奇寒无比的狂风和飞雪没能给这位永辉第一大骑士造成任何困扰。他就那么稳稳当当地站着,片刻后迈开脚步,竟是在凌空虚行!

  八级踏浪,九级浮空。

  圣者境界,才能凌空虚行。

  米兰德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着,目光居高临下,淡漠冷漠地盯着牧城zhongyang的猎手大厅,苍劲之声响彻天空:“三王,给我滚出来!!”

  ……

  ……

  牧场西北,海边沙滩上,塞勒斯脸se一动,猛地看向牧者之城的方向,眼神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

  “终于动手了吗?哼,慢死了!”塞勒斯目光一转,落在不远处的魔法晶壁上。晶壁在颤抖,一开始并不剧烈,渐渐的,颤抖的频率越来越高,幅度越来越大。半透明晶壁上光芒急闪,明灭不定,明显变得不稳定起来。王庭六族之人也很快注意到魔法晶壁的异变。他们微一错愕,便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六位族长狂奔到塞勒斯跟前,森林王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塞勒斯……大人……这、这是……”

  塞勒斯微微一笑,淡淡道:“还愣着干什么?准备动手吧!”

  ……

  ……

  圆月王庭中,杜兰德手持橘焰长刀,对着“铁拳”疯狂狠削。在他如风似电的刀光之下,被塞勒斯附身的“铁拳”根本连半分反抗之力都没有。

  某一刻,杜兰德劈落的长刀忽然毫无征兆地凝停下来,他能感觉到,一股令人厌恶的力量正在从铁拳体内一点点退去。

  杜兰德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见鬼的,总算解除附身状态了吗……累死我了!”

  他丢开手中的橘焰长刀,走向伤痕累累的铁拳,笑道:“老朋友,你……”

  话音未落,一直垂首不语的铁拳忽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凄厉嚎叫,然后在杜兰德惊愕莫名的目光中,一拳轰击在杜兰德胸口。(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