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八十四 牧城危机 一

卷二 章八十四 牧城危机 一

  read_content_up;当塞勒斯的灵魂缓缓从铁拳体内退走的时候,杜兰德就停止了对铁拳的攻击,然后重新回归到自我封印状态。非战斗情况下,他还是习惯将实力压制在七级,以此将位面压制之力降到最低。

  但杜兰德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刚刚收敛到七级,就挨了铁拳重重一拳!

  拳劲如山崩海啸,落在杜兰德胸膛正中,竟发出一声战鼓擂动般的沉厚闷响。

  “唔!”

  杜兰德一声闷哼,扎手扎脚地倒飞出去,不过他很快调整好平衡,在空中倒翻两周,落地后又向后滑行数米,重新站稳脚步。

  这一拳虽然突然,但还伤不了杜兰德。

  他咧了咧嘴,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一手牢牢抓着火枪黑瑟,一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皱眉看着对面的铁拳不言语,脸se则一点点沉凝下去。

  此时铁拳的状态很不对劲。

  铁拳浑身都是伤痕,几乎没有一块皮肉是完好的,这些伤都是杜兰德刚才的杰作。他两手空空如也,那支火枪红锤不知道遗落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轻的伤势加上失去了趁手武器,铁拳战力应该所剩无几,然而刚才那一拳,却沉重得让杜兰德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还达不到铁拳全盛状态下的拳劲,但至少不该是这种状态下能够打出来的力道。

  刚才那一拳,更像是不计后果的疯狂一击才能打出的劲道!

  “难道,这家伙……”

  杜兰德盯着铁拳。眉头微微皱起。

  此时的圆月王庭空空荡荡,庭外四族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少许因受伤而失去行动能力的家伙瘫倒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挣扎呻吟。

  除了杜兰德和铁拳之外,大概只剩下夜jing灵女武士珀丽还能站着了。

  珀丽就站在离王庭外墙不远的一处,她定格在一个狼狈奔行的动作上,很想移动脚步,想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然而。一根根细如发丝的冰火力量缠绕着她,将她禁锢。表面看起来,她像被钉在了地面上,僵硬如雕塑。除了头部还能转动,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见鬼的!”珀丽恨恨紧咬银牙。她知道,是那个人类男人不想让自己走,所以自己就没法走。

  虽然很不甘心。但意识到自己和杜兰德之间的巨大差距后,珀丽反倒放开了,反正无力抵抗,那就留下来看看吧,正好了解一下目前牧场中究竟是什么状况。

  珀丽看着不远处遥遥相对的杜兰德和铁拳,眼中闪过一丝迷惑。有些抓不准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目前又是什么情况。

  铁拳一拳轰飞了杜兰德后,缓缓收回拳头。

  此时他低垂着脑袋,一头乱发披散而下,遮住了大半边脸颊。令人看不清他到底什么表情。

  珀丽只能听到铁拳那沉重、粗糙、而且越来越乱的喘息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铁拳此时散发出的气息。令珀丽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喂!人类!”珀丽故意对杜兰德大喊:“那个火枪矮人怎么了?还有,你快放了我,我绝不再找任何麻烦!”

  杜兰德完全不搭理她,目光只是盯着铁拳,双眸中七se光华轮转闪烁。

  在洞察视野中,铁拳已不再是原来的铁拳,他的身体伤痕累累,气势却越发强烈起来,就好像某种从地狱中走出的魔物。他被一种浓烈而粘稠黑气团团包裹着,黑气向各个方向伸展扭动,好像恶魔的触角。

  杜兰德对这种黑气非常熟悉,那是怨气,也是憎恨,更是癫狂和混乱。

  片刻后,杜兰德眸中的七se光芒终于隐没下去。

  如果没看错的话,铁拳的确已经从被附身的状态脱离出来了,自我意识重新回归,然而这个回归的铁拳,却是饱含怨恨的那一面。

  这是怨恨状态下的铁拳!

  杜兰德微微仰头,目光落在明灭不定的魔法晶壁上,又扭头向牧者之城的方向看了看,随后他的脸se一点点转为冷漠,视线再次回到铁拳身上时,眼神中已是一片漠然。

  杜兰德抬起左手。

  橘焰长刀瞬间凝聚成形,被杜兰德轻轻抓握在手中。

  然后他举步,向铁拳走了过去。

  ……

  ……

  大骑士。

  在永辉的体制中,大骑士是仅次于圣骑士的九级强者的称号,论等级、实力、名气和地位,大约和牧城三王相当。

  然而这个规律却不适用于米兰德。

  米兰德是一位大骑士,这一点,全大陆估计没人不知道。但他不是普通大骑士。米兰德在大陆上的名头极为响亮,实力上则完全超越了九级水准,早在很多年前就晋升到圣者境界。他是永辉历史上唯一一位圣者级别的大骑士!

  纯以战力而论,不少前代圣骑士也未必强过他。换而言之,米兰德是完全有资格成为圣骑士的人。换一个年代的话,他也许会成为永辉之主,执掌大陆!

  此时此刻,米兰德在牧者之城上空万米,负手举步,一下一下踏着虚空而行。

  他每一步落下,都仿佛巨人踏出的沉重脚步,震得这片天地都跟着一起摇晃。这是真正的摇晃,而非错觉。牧者之城被震得连连跳动,似乎下一刻就要从地基中脱离出来。

  米兰德明明只是在踩踏虚空,力量却以某种方式传递到万米之下的牧者之城。于是,他每跨出一步,城池中都会被隔空踩出一个巨大的脚印。

  如此手段,在常人眼中已堪称神迹。

  一连串脚印连在一起,从城外一直通向城内,再笔直地通向城池中心的猎手大厅。米兰德这是在逼迫三王,要把牧城三王从猎手大厅地下的石门背后逼出来。

  三王常年坐镇魔法阵眼,有他们在,笼罩牧场的超大型魔法阵才能发挥十足作用。而米兰德、亚瑟和安东尼的目的就是把三王逼出来,这样一来,超大型魔法阵就算不彻底瓦解,也会变得非常脆弱,牧场中的塞勒斯就好行动多了。

  这也是塞勒斯抵达海边后选择等待的原因。

  当米兰德来到猎手大厅正上方,面带微笑地一脚跺下时,某种意义上被困在魔法阵眼中的三王终于不得不做出反击了。

  三道大力凭空生出,飞快地融汇成一股,然后冲天而起,和米兰德下踏的力量轰然对撞!

  震耳yu聋的撞响声中,米兰德身子微微一震,向后退后了小半步,然后从容站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两名无声出现在猎手大厅楼顶的黑袍老者,说:“罗格,罗特,怎么只有你们俩出来了?罗德呢?”

  “对付你,我们俩个就够了。”黑袍老者说。

  “是吗?呵,随便吧,能逼出来两个已经不错了……”米兰德笑得从容不迫,忽然伸手向某个方向一指,微笑道:“这么说,你们是打算放弃你们的得力手下了?”

  在米兰德手指的方向上,六位牧城之车正苦苦抵挡着亚瑟和安东尼这两位大骑士的进攻。六个八级强者硬碰两个九级强者,还是九级上位职业,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罗格和罗特扭头看去,一眼就看出白虎等人已经是在搏命了,只为能够拖住两位大骑士。

  如今整个牧者之城都在“晕光临世”的笼罩下,众多猎人都被压制得死死的,反倒是那些实力较弱的人没有感受到太强的压力。六位牧城之车联手,并抱着必死之心战斗,也不过勉强拖住亚瑟和安东尼。上城区的高阶猎人们成片跪倒,死死顶住晕光临世的压力。属xing被永辉之力严重克制的鬼街和鬼街中的鲁格也是危险之极。

  看到这一幕,罗格苍老异常的脸上,密布的皱纹似乎更加深重了。

  不过他没有慌乱,深深看了白虎等人一眼后回过头来,重新看着米兰德,淡淡地说:“三个大骑士就敢强攻我牧者之城,不得不说,永辉气魄非凡,也愚蠢透顶!”

  罗特自然而然地接口道:“当代圣骑士未到,永辉十字枪亦未出,就凭你们三个大骑士,也敢发动进攻?简直是不知死活!”

  米兰德脸se微微一滞,随即挂起满不在乎的淡然笑容,故意左看了看,右看了看,然后咧嘴笑起来,说:“……你们是指皇后吧?可我似乎连皇后的影子都没看到啊!”

  面对这明显不尊重皇后的话,罗格和罗特也不生气,只是语气微讽道:“真有种的话,你大可以当着皇后的面说这话。另外,我们刚才说过了吧,对付你,我们俩就够了,无需劳烦皇后亲自出手!”

  米兰德哈哈大笑,说:“九级之人只能浮空,无法御空,只有圣者境界的人才能凌虚而行、御空飞行。单凭这一点,你们就奈何不了我!”

  “哼,米兰德,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傲慢。”罗格和罗特似乎不愿再多说,两人对视一眼,轻轻念诵了几句意义难明的咒文,然后同时骤然绽放出一阵诡异的黑光。

  黑光乍现即收,当黑光完全消失之时,两名年迈老者也一同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同样身穿黑袍、却是中年模样的yin沉男人。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