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八十九 战启 二

卷二 章八十九 战启 二

  read_content_up;“要我加入永辉?八大镇骑士之王?”杜兰德微一错愕,呆了呆才哑然失笑说:“都说永辉骑士之域掠夺成xing,巧取豪夺无所不为,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米兰德像是没听出杜兰德话语中的浓浓讽刺味道,他眼神一凝,非常认真地纠正道:“永辉从不掠夺,亦不屑巧取,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救赎与教化,仅此而已。”

  杜兰德微笑着耸耸肩,不置可否。

  米兰德还想说些什么,杜兰德却摆摆手,然年后伸手一指下方,说:“这片牧场,是我的地盘。你们自说自话地闯进来,又自说自话地把我地盘上的异族偷走,这种行为,实在令人不齿。就算将来有一天我加入永辉,那也是在我拧掉你们四个的脑袋之后!”

  米兰德脸se微微一变,眼中闪过怒意。

  要知道,米兰德可是名震整个大陆的老牌圣者;神圣永辉术士——塞勒斯自斩之前距离圣者只有一步之遥;而亚瑟和安东尼虽然只有九级,比此时的杜兰德低了一个境界,但他们手持西辉十字和南辉十字,战力同样不可小视。面对这样四个人,杜兰德居然还敢说出“拧掉你们四个的脑袋”这种话?他的语气很平淡,也很理所当然,似乎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米兰德脸se一点点冷下去,一双浓眉蹙起,嘴角微微下扯,本就坚毅阳刚的脸庞更显威严。

  他盯着杜兰德苍白得十分异常的脸se,忽然冷笑道:“你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

  杜兰德淡淡一笑,洒然道:“何止不好?我的状态简直糟糕透顶!”

  说这话的时候,杜兰德脸上又无声崩开一道细细的血痕,血线从嘴角斜飞而上,穿过脸颊,直插腮后。两道殷红的血痕,配合上苍白如纸的年轻俊脸。令此刻的杜兰德透着说不出的妖异气质。近乎纯黑的双眸深不见底,瞳孔的最深处,闪烁着专属于森德洛的七se光辉。

  杜兰德浑然不觉压在肩头的沉重位面之力,也不在意脸上的血痕,他认真看着米兰德的眼睛,淡淡地说:“……不过,就算我状态非常糟糕,你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

  “哦?是么?”米兰德苍老脸庞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些,道道如刀刻。

  “是的。”杜兰德严肃点头重复了一遍:“千真万确。”

  两人沉默下来。

  高悬天际的骄阳忽然暗了暗。

  地面上的亚瑟、安东尼、六车、还有城中许多惊魂未定的猎人们似有所觉,仰天看去。发现天空中的空气居然变得有些扭曲。

  杜兰德和米兰德沉默着,彼此盯视,身上则一点点散发出杀意。两股隐晦莫名又沉重压抑的杀意在空中对撞,剧烈摩擦着,扭曲了空气,也扭曲了本该笔直she下的阳光。于是这片天地的光线变得忽明忽暗,光影不断变幻,颇有些光怪陆离的感觉。

  单单杀意与气息的碰撞,居然就有这种威势?

  亚瑟和安东尼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浓浓的震惊。他们虽然和米兰德同列为大骑士,实际上,却比米兰德低了一个层次。

  作为永辉第一大骑士,米兰德专司扩张领土和降伏异族。这一次撬动牧城基石的计划也是由他一手策划的。若非他亲自出面说服,塞勒斯也不会答应自斩一刀,以图混入牧场。在永辉的体制中,米兰德实力排第二。那惊人的扩张xing和掠夺意识所带来的大陆影响力,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哪怕高高在上的圣骑士,比起米兰德也有所不及。

  这是在无数次针对异族和异端的征伐中。用拳头和战枪打出来的!

  “这下麻烦了啊……”这是亚瑟和安东尼的共同感觉。

  两人深深知道米兰德的强大,正因如此,看着天穹之上,气息隐约间被杜兰德压住一头的米兰德,两位大骑士心中涌起一种非常怪异的不真实感。

  岂止是他们,牧城中的三王、六车、以及少数视力极佳能看到远方的杜兰德的猎人们,至今都未能完全反应过来。

  从前的杜兰德,对他们来说仅仅是神秘,似乎隐藏着无数秘密。经过红鹰的事,三王六车都知道杜兰德不好惹,却从未想到过,杜兰德居然是一名圣者,而且是圣者中的顶尖人物!

  此时,罗格和罗特合体而成的黑袍男人立身空中,颇有些被杜兰德和米兰德夹在中间的感觉。

  他谨慎地横移出一段距离,神情复杂难明地看了看杜兰德,随后将森冷的目光投向大骑士米兰德,忽然开口说道:“杜兰德,你能不能先去海上,把那艘魔能巨轮截下来?我们会暂时拖住米兰德。”

  三王已经以jing神探知的能力察觉到了塞勒斯,以及巨轮上的大量异族,深知这将对牧者之城产生重大的冲击,才做出让杜兰德先去截住巨轮的判断。

  杜兰德却微一摇头,简短地说:“不必。”闪烁七se光华的黑se双眸依然牢牢锁定在米兰德身上。

  也不见杜兰德有什么动作,一团橘红se的火焰便在他掌中无声燃起,然后自行拉长、延展、扭曲、变形……不紧不慢地凝聚成一柄橘se奇形长刀。

  看起来,杜兰德应该是打算先处理掉米兰德这个最大的威胁,然后再去截杀塞勒斯。

  第一次看到橘焰鬼斩的米兰德瞳孔骤然收缩,身体有些不自然地动弹、调整了几下。他一边严阵以待,一边心念急转,在他看来,对方的状态似乎不对劲,应该有某些严重的问题导致无法久战,因此有必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处理掉自己这个最强大的敌人。

  “哼,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吗?还想在短时间内就解决掉我?”米兰德重重哼了一声,单手抓着装载着北辉十字的特质灰se枪匣,他始终没有真正取出北辉十字,也不知道是不想轻易动用底牌,还是抱有无敌之信念,抑或两者都有。

  谁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却骤然绷紧到了极点。

  杜兰德忽然动了!

  他手持橘焰长刀。立身圆月王庭之上,原本与米兰德遥相对峙,似乎下一刻就要对米兰德发动进攻。然而他这一动,所有人尽皆当场愣住。

  ——他是冲着海上的塞勒斯去的。

  这一刻,杜兰德的速度简直快得离谱!他御空而行,身形如影似魅,无声无息间掠过虚空,并在身后留下一连串曲折萦绕的迷蒙残影。

  由于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刚一启动就加速到了极致,有那么一瞬间。三王、六车、还有三位永辉大骑士的视线一花,目光差点都跟丢了!

  “好快!”米兰德心中低呼一声,本能地向前一步,就要向杜兰德追过去。他不知道杜兰德为什么忽然扑向塞勒斯,却知道塞勒斯绝对不是杜兰德的对手。

  然而米兰德刚一动,双王合体的黑袍男人就倏然挡在他面前。

  “给我滚开!”米兰德沉喝一声,抡起灰se枪匣,当头就砸。黑袍男人也握紧了手中的十字大剑,冷笑着迎击而上。

  就这么一个耽搁的功夫。杜兰德已经飞越过牧场范围,直奔魔能巨轮而去!

  首当其冲的塞勒斯脸se狂变了一下,被杜兰德的杀气所激,年轻神圣永辉术士的一头长发居然倒卷而上。在空中疯狂舞动。他咬牙一发狠,不闪不避,面对飞扑而来的杜兰德猛然张开了手臂,然后张大嘴。爆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呐喊!

  塞勒斯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牧场中,他可不止一次见识过杜兰德诡异难防的战斗艺术。

  前一刻杜兰德还与米兰德针锋相对,下一刻却骤然冲向塞勒斯——这种事情。塞勒斯其实一点也不惊讶。因此,杜兰德刚刚启动,米兰德等人还在愣神消化的时候,塞勒斯已经做出应对。随着他的呐喊,一团耀眼之极的白光从他口中喷she出来,如一根白se巨柱,狠狠撞向杜兰德。

  耳边,是塞勒斯尖锐不似人声的呐喊,眼前,则是一片扑面而来的炙热白光。

  杜兰德的脸庞被白光映照着,白得透明。他的神情出奇得平静,甚至有些木然——不知何时,他已经进入到无我境界的状态中去。

  面对塞勒斯的强劲反击,他做了两个无比简单的动作:提刀,然后出刀。

  刀锋对准了对面狠撞过来的白光,轻轻刺去,动作舒缓而写意,似乎并不快,实际上却快到了极点。

  然而,橘红se的刀影落在塞勒斯眼中,却令他骤然生出一种怪异难明的感觉。完全没有道理的,他知道这一刀攻击的对象,不是自己。

  刀刺向的是谁?

  一个念头似乎要从塞勒斯的脑海中喷薄而出,他隐约间猜到了杜兰德的目的,但一切都太快了,快到他的思维都难以跟上!

  杜兰德脸上仍是有些木然、又有些机械的表情,无我境界中的他,就是一个纯粹的战斗机器,高效、jing密、而且绝不出错。

  手中长刀平平淡淡地刺出,刀锋悄无声息地没入虚空。

  消失的刀锋没有出现在塞勒斯身边,没有出现在巨轮甲板上的六族族长身边,它似乎真的消失了,消失在了这片金se的海上。

  牧者之城上空,米兰德忽然感到一种难以言语的心悸,阵阵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寒流卷过他的身体,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一截细如发丝的刀锋,从他颈后穿梭而出。

  ps:要跟大伙说声抱歉,这一章本该是昨天的章节,俗务缠身以至今天才写出来,我恨死“作业”这种东西了。总之,万分抱歉,有空补欠。没空的话……就等到有空时再多写点回报大伙吧!不过绝不会断更,质量也会保证,请放心阅读~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