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九十四 琥珀之刃

卷二 章九十四 琥珀之刃

  read_content_up;神圣永辉术士的心头鲜血,似乎对融合过程产生了强烈的催化作用,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颇有些“沾血即化”的感觉,合体速度明显加快,转眼便融合了小半!

  离巨鲸号不远的天空中,米兰德还在拼命试图拖住杜兰德。

  他不惜抱住杜兰德,以燃烧永辉之力为代价发动攻击,这种段对于自己的伤害往往比对敌人的更大。光焰炸裂,一团炙热的白se火球在海面上升腾而起。狂暴的冲击波压得火球下方的海水凭空下降了数十米,巨浪翻涌,巨鲸号在浪中起伏颠簸,本就破损严重的船体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圣者力量面前,这艘吨位极大的魔能巨轮还是太渺小了。

  巨轮起伏不定,连带着甲板上的塞勒斯上下浮动。

  “米兰德那家伙,情况似乎有点不妙啊……”塞勒斯飞快地瞥了一眼就在不远处炸开的白se火球,眼中闪过一丝忧se,他自然看得出米兰德打得很辛苦,之前米兰德强行终止自爆就已经受伤不轻,如今伤上加伤,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杜兰德突破防线。

  塞勒斯眼中渐渐充血,他忽然一发狠,再次挥拳用力捶向自己的心口。每捶一记,他都会喷出一大口鲜血,两柄子神器融合的速度也会再度加快。

  “快一点!再快一点!”塞勒斯年轻的俊脸扭曲着,痛苦与狰狞交织。

  和米兰德一样,他也已经彻底豁出了!此战早已不是荣耀和利益之争,而是生死较量。胜者存活,败者消亡,再没有第三种选择。

  天空中。白se火球忽然刺啦一声裂成两半,杜兰德一刀劈开火球,略有些狼狈地从中飞掠出来,剧烈咳嗽了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在他身后。米兰德气se灰白,气息弱了不止一筹,原本洁白的骑士铠甲上布满焦黑的痕迹。第一大骑士的双臂隐隐颤抖着,尤其是左臂,从肘关节往下的前臂、腕、还有掌部分,全都不正常地扭曲着。剧痛令米兰德不禁咧了咧嘴。

  回想起刚才短短数息之间发生的事。米兰德心志再坚定,也难免生出了一丝动摇。

  作为永辉第一大骑士,米兰德绝对称得上是战斗方面的大师,近身战、中距离战、远程能量轰击、地面战、空战、马战、群战……凡是能够想得到的战斗模式,米兰德都很擅长。

  在众多战斗模式中,米兰德最擅长的其实是贴身搏杀。他曾jing研出一套贴身锁困擒拿的战技,并在永辉骑士中推广。圆月湖畔,布鲁吉和布鲁迪兄弟对战杜兰德时,就曾使用过这套贴身擒拿技,刚才米兰德锁住杜兰德的段,也是这套战技。

  然而让米兰德完全没想到的是:杜兰德在贴身战中展现出的技艺,居然比自己更强。不是强一星半点,而是远远超过!

  从米兰德抱住杜兰德,封锁住杜兰德的行动能力,然后引爆体内一部分永辉之力,整个过程不过瞬息之间的事情,然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杜兰德发动了至少二十多记反击。

  他的双臂锁住,却能够轻而易举地以肩、背、肘、脚、甚至后脑勺这些部位,爆发出一系列凶狠的反击。最让米兰德惊骇的是,杜兰德完全不用蓄势。也不需要发力距离,就能瞬间迸发无比强劲的力道。回想起刚才的一切,米兰德感觉自己抱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浑身带电的刺猬!

  杜兰德的反击太凌厉了,方寸之间。就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大力!

  在双方的角力过程中,米兰德浑身多处受创,左前臂更是扭曲得不成样子,好像一根血肉和碎骨凝成的麻花,惨不忍睹。

  “嘿……嘿嘿……”米兰德忽然笑起来。

  他满头满脸都是鲜血,早已不复永辉第一大骑士的光辉形象,眼中却始终闪烁着坚定近乎偏执的光芒,而且越来越亮。

  他盯着有些狼狈不堪的杜兰德,:“怎么样,感觉不怎么好受吧?嘿嘿,嘿嘿嘿,我……咳咳!咳!我不会让你接近塞勒斯的,呼呼,等到……等到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彻底融合,你就死定了!”

  杜兰德没有接话,脸se却不太好看。

  他瞥了一眼已经融合大半的北辉十字和东辉十字,那种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觉,似乎变得更强烈了。再看看浑身浴血的米兰德,杜兰德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两人的确难缠之极。他们有的不仅是等级和实力,也不仅是战技和经验,还有信念。这正是狂信徒的可怕之处。

  见到杜兰德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没动,米兰德脸上终于浮现出一缕笑容。

  在他看来,杜兰德已经动摇了!

  “哼,没有信仰的人,就算实力再怎么强大,依然弱小!”

  米兰德没有懈怠,也不会懈怠。他紧盯着杜兰德,心中则默默计算着时间,两分钟,最多再有两分钟,塞勒斯就能完成两柄子神器的融合。只要再坚持两分钟就可以了!

  一阵海风吹过。

  干燥、yin冷。

  米兰德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背脊有孝凉。他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这风……似乎有点太冷了?冷得相当不正常。

  寒风是从杜兰德身上散发出来的。

  悄然之间,杜兰德身上的气势变了,变得更加凛冽、森然、如亘古不化的坚冰。

  橘焰长刀依然在杜兰德中。不知何时开始,两点冰蓝在长刀刀尖上浮现,然后顺着刀身蔓延开来。蓝冰取代了橘焰,蔓过刀身,爬上护,占据刀柄,最终将整柄长刀都转化成冰蓝se。两柄橘焰长刀,彻底转换成两柄蓝冰聚成的长刀。

  刀的造型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橘焰长刀造型奇诡,单单看着它,就能感受到针刺般的强烈攻击**,刀锋像是随时要跃起杀人。蓝冰长刀则不一样:它有一种单纯的华美,se泽完全算不上晶莹剔透,反倒有些半透明的浑浊。刀身看上甚至略显脆弱,似乎轻轻一弹就会破碎。

  杜兰德轻轻握着两柄看上更像是装饰品的蓝冰长刀,看着米兰德,语气奇异地:“我,应该很久没用过这招了……没办法,谁让这招这么难呢……”

  米兰德倏然感受到一股绝大的危机感笼罩了自己。

  “放轻松点,这招不算是用来杀人的……”杜兰德继续慢慢地着。

  他得很慢,在米兰德的感知中则更慢。那种无形的危机感更强烈了,充溢着米兰德的胸膛,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嘶吼出声,想要奋起反击,想要挥拳再战,却发现身体一动不动,根本不听使唤,就像被冻结在一块巨大的琥珀里。

  等等,琥珀?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米兰德的意识不正常地缓慢,他突然发现视野中的一切都染上了一层蓝se。半透明的,有须浊,正如杜兰德中的刀。眼前不远处,杜兰德的身影变得有些扭曲,又有些模糊,光影错乱起来。他看到杜兰德的嘴还在动着,却再也听不到的是些什么。余光中,甲板上,塞勒斯神情焦急,正对着这边大喊着什么,还是什么都听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米兰德自己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念头运转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而巨鲸号上的塞勒斯却看得明明白白

  ——只见一块巨大的蓝冰无声浮现,将米兰德冻结其中,好像琥珀。

  整个过程并不迅速,米兰德却好像定格在了某一瞬间,雕塑般一动不动,直到全身上下都被蓝冰冻结。蓝冰呈现出长长的梭子形状,足有十多米高下。

  杜兰德微微仰头,看着眼前的巨型蓝冰,脸se已经苍白得不能再苍白了,脸颊上的血痕则从两道变为五道。他的眼神很奇异,神情则十分疲惫。

  嘴唇微动,杜兰德慢吞吞地吐出一个名字:“……琥珀之刃。”(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jing彩推荐: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