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二 章九十五 四辉合一!

卷二 章九十五 四辉合一!

  read_content_up;“这究竟是什么?!”塞勒斯难以置信地看着梭子形的巨大蓝冰。由于太过惊骇,塞勒斯的身体变得僵硬,他张了张嘴,却只吐出几声“嗬嗬”的怪音。

  透过半透明的冰层,可以看到其中一动不动的米兰德。

  看起来,这应该是某种封困对手的手段。

  将对手冻在冰块里、以限制其行动的技能,塞勒斯也不是没见过,不少冰系魔法师都能做到,然而,米兰德刚才被冻结时的反应却大有问题!

  ——前一刻还准备决死一战的米兰德,从杜兰德亮出琥珀之刃的那一刻起,就仿佛丢失了魂魄,他呆愣愣地停在原地,没有抵抗,也没有做出任何其他反应,只是任由冰块将自己彻底冻结,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蓝se琥珀。

  是因为丧失了战斗意志?

  不不,像米兰德这样的人,根本没可能丧失战斗意志,打死他也不会。塞勒斯深知米兰德的信念有多么坚定,所以他很快把这种可能xing排除。

  这么说,是因为某些其他原因?

  塞勒斯百思不得其解,事实上也没时间给他思考了,因为杜兰德封住大骑士之后,就缓缓转过身来,刀子般锋利的目光扎着塞勒斯的脸。

  “轮到你了。”杜兰德平静地说。

  他眼中没有杀气,只有冷漠,看着塞勒斯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已死之人。

  塞勒斯死死瞪着杜兰德,俊脸上浮现出不甘,说:“刚才那招,是什么?”

  杜兰德不说话,显然不愿多说。

  塞勒斯脸上的不甘之se更浓了。他非常清楚自己不可能有活路,从米兰德被封住的那一刻起,战斗已经结束。正因如此,塞勒斯尤其想要知道,刚才那招究竟是什么?

  在塞勒斯眼中。那是一种与橘焰鬼斩截然不同的力量,塞勒斯说不出来具体区别是什么,却近乎本能地感到:刚才那一招比橘焰鬼斩更强,也更难。这从此刻杜兰德脸上的浓浓疲惫之se就能看出来。

  封困住米兰德之后,杜兰德第一时间散去了手中的琥珀之刃。

  冰蓝se的长刀转眼间消散无形,似乎从未出现过。

  塞勒斯猜得没错。这招琥珀之刃的消耗极大,就算没有位面压制,杜兰德也无法连续使用太多次。

  杜兰德感受了一下元素水晶中剩余的力量,然后苦笑起来:“这下,还真是必须得速战速决了,再拖下去。恐怕就要力量耗尽了吧。”

  表面看起来,杜兰德依然气势迫人,浓郁的圣者气息就像黑暗中的灯塔,远在牧场中的三王六车,还有亚瑟和安东尼全都感受得到。但杜兰德却知道,自己体内已是暗伤累累,其中一小部分是被米兰德所伤。绝大部分还是被位面之力给压出来的。

  是时候了结一切了。

  杜兰德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调动剩余的力量,再次凝聚出一柄橘焰长刀。他静立虚空,没有移动脚步,衣袍和长发在海风中飞舞卷动,持刀的手,却是一如既往的稳定。

  随着刀锋一点点抬起,塞勒斯先是脸se数变,然后出奇地平静下来。

  在他面前,北辉十字和东辉十字还差一点就能够完全融合。一分钟。只要再有一分钟,甚至更少的时间,两柄子神器将彻底合一,化为一柄双头十字战枪。东辉十字专长于疗伤和治愈,北辉十字则主掌力量与攻杀。两者合一,再由米兰德执枪,逆转战局,这本是塞勒斯和米兰德的计划。但如今米兰德被困,塞勒斯半残,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你一定要杀我吗?”塞勒斯忽然开口问道。

  杜兰德不答,刀锋遥指塞勒斯,刀尖随手腕转动缓缓抬头。

  塞勒斯没有放弃,伸手一指蓝琥珀中的米兰德,又说:“像封住米兰德一样,也封住我,可不可以?”

  对塞勒斯来说,活着虽然不是一切,却非常重要。他可不像米兰德,如果可以的话,暂时服软,甚至暂时放弃信仰也没什么不可以。所以他可以毫不脸红心跳地求饶,因为这对塞勒斯而言不是求饶,而是求存。

  杜兰德依然不答话。

  橘焰刀尖以恒定的速度继续抬起,然后凝停,正正对准了塞勒斯的额头正中。

  “好吧……”

  塞勒斯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其实他也知道,对方不可能放过自己,在牧场中塞勒斯诡计百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事拖延杜兰德的步伐,但这都不是杜兰德必杀塞勒斯的原因。

  真正的理由,在于永辉凝视.空之眼。

  这一招,将杜兰德强行扯入幻境世界,让他重新面对家乡森德洛,还有那早已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美好初恋。这才是杜兰德无论如何都要杀死塞勒斯的理由!

  “哈哈哈哈哈哈!”自知无法幸免的塞勒斯大笑起来,状若疯狂。

  他一探手,将融合大半的子神器抓在手中。

  这是一柄双头战枪,长度超过五米,枪身还在微微蠕动,表面覆着一层淡红se的光晕——这是塞勒斯用来加速融合过程的鲜血。

  塞勒斯眼神一凝,双手持枪,以一个不太标准的姿势横枪于胸前,凛然瞪着杜兰德,低吼一声:“来吧!!”

  与此同时,他额头正中浮现出一个空洞的眼睛,已经发动了永辉凝视。

  当空洞的眼睛凝视杜兰德时,杜兰德立刻感到一种莫名的波动卷过身体,但如今他是圣者之尊,塞勒斯不过九级,因此杜兰德随意调动起一缕冰火力量,就将这股波动扫除得干干净净。

  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上次被拉入幻境世界的所见所闻,那个人的音容笑貌依稀还在眼前,杜兰德悄然咬紧了牙齿,脸se更冷了。

  六族族长这时恰好走上甲板。刚刚安抚下族人的他们是来汇报情况的,入眼的情景却让他们骤然停住脚步。

  只见塞勒斯狂笑着与杜兰德对峙,离船头不远处的半空中,一块巨大的蓝冰悬浮,米兰德的身影在冰中若隐若现。看着这一幕。六族族长哪里还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

  三王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在杜兰德脑海中响起:“杜兰德,别杀他,可以的话最好抓住他。这家伙是永辉的核心战力,抓住的价值比杀了更大。”

  杜兰德想也不想地回道:“想抓自己来抓,这是你们的事,反正我要杀了他。”

  三王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叹息道:“那随你吧。”

  牧者之城中,黑袍男人苦笑了一下,暗骂自己自讨没趣。杜兰德什么时候听从过他们的调派?之前没有展示圣者力量时就从未服从过,更别说现在了。

  黑袍男人眼前不远处,亚瑟和安东尼手持子神器,看上去十分狼狈。半覆式骑士铠甲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凹坑和划痕。

  至于六车,除了白虎和紫鼠之外,其他人根本连站都站不稳了。

  亚瑟和安东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se变得yin沉之极。他们对望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猛地高举起手中战枪!

  这一刻,南辉十字和西辉十字同时爆发出耀眼的jing光。光芒冲天而起,然后没入虚空,消失不见。同一时间,甲板上的塞勒斯忽然眼神一动,仰头看去。只见两道光芒在他头顶凭空生出,然后飞落而下,迅速融入塞勒斯手中的双头战枪中。

  作为永辉十字枪的子神器,四方四辉十字战枪各有特点,北辉主“攻杀”,南辉主“极速”。西辉主“圣御”,东辉主“治疗”。此时此刻,四辉十字的力量融为一体,虽然不算彻底合一,却依然令塞勒斯手中的双头战枪威能暴涨!

  隐约间。双头战枪似乎有了一丝真正的永辉十字枪的威势!

  “住手!”牧城中,黑袍男人怒喝一声,手中十字大剑一摆就扑了上去。

  安东尼放下高举的战枪,枪头一摆,接下了黑袍男人的剑锋。亚瑟却依然高举战枪,持续为塞勒斯送去力量。白虎和紫鼠猛一咬牙,也接连冲了上去。

  安东尼以以敌三,准确地说,是以一敌四,将西辉十字防御最强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罗格罗特所化的黑袍男人剑势如黑se狂chao,却始终无法突破防线。

  甲板上,双头战枪已经亮得令人睁不开眼。

  塞勒斯眼中不由重新燃起希望,他紧握战枪,肃然而立,感受着那澎湃之极的力量洗刷全身,周身各处的明伤暗伤居然在短时间内纷纷愈合。

  西辉和南辉十字的力量融入双头战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快到杜兰德也来不及阻止。不过,杜兰德看上去并不太在意,他甚至淡淡笑了笑,然后从容出刀,那轻松自在的样子,就好像在演武场中随意演练时刺出的一刀,不沾半点烟火气。

  就是这样的一刀,落在塞勒斯眼中,令他浑身上下的汗毛根根竖立!

  橘焰刀锋没入虚空,然后在塞勒斯面前穿梭出来,直刺额头。

  “喝!”塞勒斯大吼一声,居然在瞬息之间后撤半步,手中双头战枪闪电般刺出,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死绝境下被激发出了莫大的潜能,他出枪的速度,居然不比真正的战职者慢多少。

  染着淡淡血se的枪头,即将和橘焰刀锋碰撞。

  “嗯?”

  就在这时,杜兰德忽然心头猛跳了一下。

  那感觉,就好像在空之殿宇中,举刀劈向东辉十字的投影时,所感受到的莫名危机一样。似乎就这么一刀刺在枪头上,会发生某些非常不好的事情。

  对于战斗法师的本能做出的判断,杜兰德一向深信不疑。

  于是他心念一动,已经穿梭过一次虚空的刀锋,居然再一次没入虚空,避开枪头,然后直接在塞勒斯额头前方浮现。

  “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六位族长原本还抱有一线希望,此时蓦然瞪圆了眼睛,无比震惊地看着空中的三段刀锋。一段,在杜兰德手中,一段在战枪之前,一段则在塞勒斯额前。

  噗的一声轻响。

  刀尖破开额头上的空洞独眼,深入颅内,最后从塞勒斯的后脑勺重新破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阅读。ps:3000+送上,求几张推荐票~~

  jing彩推荐: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