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二 北辉失踪

卷三 章二 北辉失踪

  read_content_up;“呼呼呼!”杜兰德猛然从梦中惊醒而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那梦境介乎真实与虚幻之间,让他难分真假。他抬摸了摸胸口,除了还有些隐隐作痛之外,并无大碍,更没有梦中的披甲巨人、凶猛拳劲、还有位面之力。

  “见鬼的,原来只是个梦……”杜兰德调整着呼吸,轻轻吐出一口气,平复下来。

  这时,安德丽雅和水晶惊喜的声音传进耳朵:

  “杜兰德!”

  “你醒啦!”

  杜兰德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巨大而柔软的大床上,这里是他和安德丽雅的卧室,布置舒适温馨,杜兰德对所有布设都烂熟于胸。

  看着眼前熟悉的人,熟悉的房间,闻着那熟悉的气息,杜兰德忽然心情一松,他笑着捏了捏安德丽雅的脸蛋,然后仰头又把自己丢回到床上,身体弹了几下,他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叹声问道:“那个……我睡了多久了?”

  安德丽雅微笑起来,眨眨眼:“一天多而已。”

  “永辉那些家伙呢?”

  “呃,逃走了。”

  “逃走了?!”

  杜兰德又从床上弹起来,重重一哼,有些气急败坏道:“老子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揍翻两个,另两个居然都这么容易就逃掉了?三王有没有搞错!”完一愣,发现安德丽雅捂着嘴,正偷偷乐呵呢。

  杜兰德不由有些纳闷:“怎么了?忽然间笑什么?”

  “没什么呀。”安德丽雅又眨眨眼,没好气地戳了他一下,:“……你很能瞒嘛,我可从来不知道你的实力居然那么强,原来以为也就比牧城之车强一些。”

  从杜兰德醒来开始,水晶就没怎么吭声,只是默然地站在一旁听着杜兰德和安德丽雅话。

  杜兰德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出奇沉默的水晶,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后他脸se一肃。认真问道:“现在城里情况如何?”

  有关城里的情况,其实安德丽雅也不知道太多,她虽然是皇后的女儿,却不为人所知,似乎连三王都不知道。严格来,她不是牧者体系中的人,对于很多内部消息并没有那么了解。于是她只简明地把自己知道的都了一遍。一旁的水晶又小声补充了几句。

  杜兰德静静听着,半晌后叹了口气道:“这么,肯特和鲁格都没事,目前在鬼街深处养伤?”

  “嗯。”

  “薇薇安猎大厅干什么?”

  “好像是问话。”

  “问话?”杜兰德眉头一皱,就在这时,三王的jing神力扫过。发出惊喜的声音:“杜兰德,你醒了?感觉如何?”

  杜兰德不答反问:“我徒弟薇薇安呢?被你们叫猎大厅了?”

  罗德叹了口气:“现在城中混乱不堪,被永辉这么一闹,动静太大。虽然我们成功把永辉击退了,但毕竟伤亡太大,城中难免人心惶惶。至于找你徒弟薇薇安问话的原因,唔……来简单。但其实有点复杂。”

  杜兰德眉头又皱了皱,隐约浮上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只听罗德用一种莫名的语气继续道:“你力战米兰德和塞勒斯之后力竭昏倒,薇薇安是当时唯一在场的清醒之人,没错吧?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被你冻结的巨鲸号、塞勒斯的尸体、还有被你封起来的米兰德都已经回收了,但理应有的东西里,似乎少了一件……”

  “什么东西?”杜兰德心中的怪异感觉更浓郁了。

  罗德沉默了一下,缓缓吐出一句话:“北辉十字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杜兰德差点从床上蹦起来。怔愣片刻后,忽然语气一沉,森然问道:“你们三个家伙,该不会怀疑到我徒弟头上了吧?”

  罗德苦笑起来,:“杜兰德你别多想,我们没有那个意思。北辉十字何等厉害,这种级别的子神器。薇薇安一个七级职业者不可能私藏,这点我们心里也清楚。只不过,薇薇安你晕倒之前,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都还在。但现在,我们只找到了东辉十字,北辉十字却不见了。”

  “以你们的jing神探查能力都找不到?”杜兰德狐疑道。

  他深知三王在jing神探查方面很擅长,由于jing神力强大,三王的探查范围极广,远超同样擅长jing神探查的肯特,以三王的能力都找不到的话,那真是非常蹊跷了。

  “找不到,就连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罗德道。

  罗格又补充道:“我和罗特甚至亲自出动寻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这样啊……”杜兰德低头沉思片刻,眉头时舒时锁,随后他忽然从床上跳下,意识中对三王:“这事情有古怪!你们现在和薇薇安一起都在猎大厅?我这就过。”

  “好!”三王干脆答应下来,随后jing神力如chao水般退走。

  杜兰德起身,轻轻抱了抱安德丽雅,嘱咐她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然后接过水晶递过来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就离开了蓝灵堡。

  临走之前,杜兰德忽然脸se一动,从怀中取出一直贴身收着的森之古树的种子——娜塔。他想了一下,随拉开边一个柜子的抽屉,将娜塔放了进。

  由于心里想的都是北辉十字失踪的事,杜兰德并没有注意到:抽屉中有一个沾着血迹的杯子,而种子娜塔恰好被放在了杯口前,果皮上,悄然沾染了一丝安德丽雅的鲜血……

  杜兰德离开之后,水晶奇怪地问:“姐姐大人,杜兰德他……怎么好像有点着急?他应该还没有伤势痊愈吧?”

  安德丽雅浅浅一笑,:“他可不是‘有点着急’,而是特别着急!”

  都女人最了解自己的男人。虽然安德丽雅不清楚杜兰德是因为什么事而着急,却能够感受到他平静外表下的不平静。

  大概涉及到某些很要紧的事吧。安德丽雅默默想着。

  如今杜兰德终于苏醒过来,而且看起来状态不错,这让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的她jing神一松,惊喜过后,顿时感到疲惫yu死,于是她宽衣解带,一头栽到床上甜甜沉睡起来。

  杜兰德出了蓝灵堡,沉默着。

  站在上城区能够将下城区的狼藉场景尽收眼底,他却只是毫不在意地瞥了一眼,这倒不是他对牧者之城漠不关心,而是此时此刻,北辉十字失踪的事占据了杜兰德的全部心神。

  塞勒斯的尸体有没有收回,被冻结的巨鲸号和异族们怎么样了,牧场如今状况如何——这些问题统统被杜兰德抛在了脑后。对他来,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的重要程度远远超过塞勒斯的尸体,或是被俘虏的永辉第一大骑士米兰德。

  脑海中,自己在甲板上抓起两柄子神器时的场景又浮上心头。

  “……切!”杜兰德忽然狠狠咬紧了牙齿。

  在双握住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的刹那,杜兰德立刻感受到一股股强大之极的位面之力,如chao水般一浪高过一浪地疯涌进自己的身体,转眼间席卷全身,到处肆虐。那是非常纯粹的位面之力,来势凶猛之极,当时已经重新自我封印到七级的杜兰德根本无力抵抗。要不是他撒得快,可能就不只是昏迷一天这么简单了。

  “位面之力……位面之力!”杜兰德最终反复念叨着这个字眼,咬牙切齿。

  他不知道为什么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会自动生出位面之力攻击自己,也不知道这和他一直以来受到的位面压制有什么关系。正因如此,他非常需要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这两件战利品,然后才好仔细研究,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事关位面压制,这对杜兰德来就是头等大事!他怎么可能不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阅读。

  jing彩推荐: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