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三 可否打包带走?

卷三 章三 可否打包带走?

  read_content_up;杜兰德以最快的速度赶赴牧城zhong yang的猎手大厅。

  哪怕在那样一场惨烈大战之后,猎手大厅依然完好无损,古老的墙面上就连一块砖头都没损坏。这里可是牧城的权力中枢,是三王坐镇之地,如果连猎手大厅都损毁的话,那牧者之城的脸就真的丢光丢尽了。

  杜兰德穿过广场,径直奔向大厅正门,他眸中亮起七se光华,万花筒似地急速闪烁起来。

  洞察视野中,猎手大厅的墙面转为通透,二楼一间会客厅似的房间中,隐约勾勒出四个身影。杜兰德立刻认出其中的薇薇安,那么,其他三人自然是牧城三王了。在杜兰德眼中,三王的影像很模糊,漆黑如墨,那种浓稠的黑暗似乎能将目光吞没。

  杜兰德眼神中的七se光华敛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看得出来,三王对薇薇安表达了足够的尊重和礼遇,专门在会客厅与女孩见面。这种待遇在两天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以三王之尊,专门凝聚出投影分身,在会客厅里与薇薇安面谈?别开玩笑了。真要那样的话,杜兰德都会觉得非常古怪。

  然而,如今杜兰德的身份已经大不一样。

  他不仅展现了屹立于圣者巅峰的可怖力量,更以一己之力解决了一场大危机。因此,薇薇安作为杜兰德的小徒弟,身份地位也水涨船高。

  这时,杜兰德走到大厅门前二十米处。两名守门人只看到一道身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而来,一时间没能看清杜兰德的长相。他们对望一眼,刚想伸手拦下然后询问身份,却骤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每一处关节都被冻结,僵硬似出了故障的木偶。

  杜兰德径直从满脸骇然的两名守门人中间穿过。

  他根本懒得走楼梯,脚步踏地。身形拔起,二楼外墙上的两扇窗户在他面前自动打开,杜兰德直接从窗口闪掠而入。直到这时,两名守门人才重新获得行动zi you,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对他们来说不亚于经历了一场大战,脚步虚浮,汗透重衣。

  “那人是谁?”守门人有些艰难地回过头,杜兰德早已不见踪影,只看到二楼的两扇窗户缓缓自行合拢。

  会客厅中。三王看着不走正门、直接跃窗而入的杜兰德,脸se十分惊讶。

  印象中,杜兰德似乎没有过这么急匆匆的时候吧?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北辉十字是一柄货真价实的子神器,而且是四方四辉十字战枪中主掌攻杀的杀伐之枪。它本来是杜兰德的战利品,如今却莫名丢失。换了谁,此时都要急眼吧?

  三王不会想到,杜兰德对子神器的兴趣并不算太大。之所以这么急着过来,只因为可能涉及了位面对他的压制。

  “大叔!……哦,不对,那个……老师!”薇薇安惊喜地站起身来。

  她以七级的实力独自面对三王。原本颇有些坐立不安,如今骤然看到杜兰德的到来,女孩立刻生出一种难言的安心感觉。

  杜兰德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投去一个微笑。然后他把自己丢进宽大柔软的沙发里,抬头认真看着对面的三王,开门见山地说:“北辉十字怎么会丢?”

  薇薇安乖巧地在杜兰德身边坐下。三王也从杜兰德的忽然闯入中平静下来,坐在中间的罗德微微苦笑道:“准确地说,不算是‘丢’,因为北辉十字根本就不曾到我们手上。”

  杜兰德眉头微锁。

  眼前这三名相貌十分相似的黑袍老者,分别是罗德、罗格和罗特的投影之身,并非本体。

  杜兰德安静听着,并不插话,只听罗格接口说道:“目前的状况是,我们根本找不到北辉十字,而不是找到了之后又弄丢了。”

  罗特说:“据薇薇安刚才所说,杜兰德,你在巨鲸号上似乎突然有些失控?还把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都给扔了出去?这个……唔……怎么说呢,我们表示完全无法理解啊。”

  杜兰德脸se微微一僵,扭头狠狠瞪了一眼小脸无辜的薇薇安,心道这种囧事你居然也说?

  不过杜兰德很快恢复平静,轻描淡写地说:“当时的状况……有点复杂!一时间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承认,我的确出于某些特殊原因,将北辉十字和东辉十字给扔了,但那只是一个意外。说起来,当时你们三个应该一直以jing神力关注着我这边的战局和动态吧,就没看到我把北辉和东辉扔到哪里去了吗?”

  “完全不知道。”

  居中的罗德摇头说:“当时我们正全力试图留下亚瑟和安东尼,再加上你那边战局已定,我们本以为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就没再关注。谁会想到杜兰德你居然会力竭昏迷,抱歉,这是我们的疏忽。”

  “你呢,薇薇安?你看到我把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丢到哪里去了吗?”杜兰德扭头看着自己的小徒弟。

  薇薇安犹豫了一下,说:“我其实分不清哪柄是东辉,哪柄是北辉……”

  见杜兰德的脸又变得有些僵硬,女孩连忙说:“不过我记得其中一柄十字枪落到海里了,不知道那是不是北辉十字。”

  杜兰德又看向三王。

  三王点头道:“我们赶到的时候,东辉十字就在巨鲸号的甲板上,北辉十字却消失无踪。想来落入海中的就是北辉十字了。”

  “哦……”杜兰德眉头紧紧锁起,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之后,杜兰德生出一种难以言语的怪异感觉。

  他沉默下去,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自己被骤然生出的位面之力轰击得昏迷过去,在失去意识之前,隐约看到一柄战枪远远飞出去,撞破了船头的栏杆,然后消失不见。这么说来,北辉十字恐怕真的被自己丢到海里去了。

  问题是,就算北辉十字坠入大海。也不该是什么大问题啊。以三王的实力,在一小片海域范围内找出一粒特定的沙子都不是难事,何况要找的东西是一柄存在感极强的子神器?

  这根本不合逻辑!

  难道说……三王撒谎了?

  杜兰德摇摇头,在这种时候窝藏子神器,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理由的话,只能证明三王脑子进水了。他们统治了牧者之城这么多年,不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事。而且,从刚才到现在,三王的表现挑不出任何异样之处,杜兰德不认为他们在撒谎。

  至于薇薇安……

  女孩的心跳和脉搏的确有些过快。体温偏高,小手无意识地抓着衣服搓啊搓的,看起来十分紧张。但这些都是面对远远强过自己的强者时,自然生出的合理反应。对薇薇安已经相当了解的杜兰德深知这是一个不会撒谎的女孩,于是又一种可能xing被排除。

  三王没撒谎,薇薇安也没有,这么说来……北辉十字还真就失踪了?

  杜兰德有些焦躁地抓了抓头皮,起身在会客厅中来回走动起来。

  这时,三王提出一种可能xing:“北辉十字是永辉十字枪的子神器。两者之间应该有某些不可分割的联系,会不会是永辉利用某些我们不知道的方法,把北辉十字拿回去了?”

  杜兰德摇头道:“真是这样的话,永辉为什么没取回东辉十字?”

  三王不知如何回答。

  其实他们也知道这种可能xing微乎其微。子神器与神器本体有联系不假,却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联系紧密到可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直接回收子神器的地步。

  “要不这样吧……”杜兰德站定,做出了决定:“我亲自去那片海域查探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我怀疑有人在我昏迷之后,悄悄从海里把北辉十字偷走了,哼。在我眼皮底下偷我的战利品,我不相信现场全无痕迹!”

  三王想了一下,就点点头说:“也好。不过,其实罗格和罗特已经去查探过一次了,并没有找到可疑之处。不过以你的实力,说不定能看出去些什么。话说回来……”罗德疑惑地看着杜兰德:“为什么我们在你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圣者的气息?”

  感受得到就怪了!老子现在是七级水准。

  杜兰德在心里回了一句,表面上却不接话,反而话锋一转道:“北辉十字的事,我会处理。那东辉十字呢?现在在哪?”

  说完微眯起双眼,盯着三王。

  三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平静道:“稍等。”

  说完,罗特起身离开了会客厅,片刻后回来时,带回来了一柄通体透发出璀璨ru白光辉的十字战枪,正是东辉十字!

  薇薇安骤然睁大了眼睛,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到东辉十字,上一次在巨鲸号甲板上见到时,她其实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罗德接过东辉十字,深深吸了口气,似乎做出了某些决定。

  他起身来到杜兰德面前,手握东辉十字,郑重其事地说:“这是你的战利品,自然归你掌管。不过,杜兰德,我们希望你能坚定地站在牧者之城这一边。”

  杜兰德眉头一挑,平静地说:“我只能说,我绝不会靠向永辉那一边。”

  罗德似乎送了口气,苍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笑容,这才将东辉十字递过来:“这是你的了。”

  杜兰德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接,指尖快要碰到枪身时却忽然僵住,又慢慢收了回来。他无比为难地看着眼前的东辉十字,纠结了好半天,忽然开口问道:“能不能包一下?那个……永辉的东西,我嫌脏。”

  三王薇薇安:“…………”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