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四 杜兰德与皇后

卷三 章四 杜兰德与皇后

  read_content_up;罗德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认真的杜兰德,脸se僵硬了一会儿,干巴巴地问:“……这是一个玩笑吗?”

  杜兰德连连摇头说:“当然不是。我是认真的。”

  在巨鲸号甲板上,杜兰德直接去抓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结果被位面之力直接轰得昏迷过去,在搞清楚原因之前,他可不敢随意去碰东辉十字。也不对,空手去抓有问题,不代表打包带走就安全啊!位面之力针对的是杜兰德这个外来者,要不,还是让本土居民来拿?

  于是杜兰德又低头想了一下,坚定地改口道:“不用打包了,薇薇安,你来拿。”

  薇薇安听得莫名其妙,哦了一声,连忙伸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东辉十字。

  三王的脸se已经古怪到了极点。都说实力越是强大的人,就越容易有各种各样的怪癖,根本无法以常理解释。在三王眼中,杜兰德正在向这类人群靠拢。

  杜兰德却丝毫不觉不妥,他向三王微笑点头致意,然后带着薇薇安离开了猎手大厅。

  临走时,罗德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杜兰德,有关皇后大人的近况,你知道吗?”

  “哈?”

  杜兰德奇怪地回过头来,摇头道:“不太清楚。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什么。”罗德微笑。

  杜兰德“哦”了一声,撇撇嘴,施施然转身离去。

  薇薇安小脸茫然,就连牧城七车之中,也只有肯特这个老怪物知道皇后的存在,而薇薇安不过七级水准,她自然不可能知道皇后,就连听都没听说过。不过单从三王对皇后的称呼——“皇后大人”来看,这个皇后在牧者之城中的地位恐怕极高吧。

  薇薇安晃了晃小脑袋,不再多想,抱着东辉十字跟在杜兰德身后。乖巧如猫。

  师徒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猎手大厅。

  大厅二楼的会客厅中,三王目送两人离开,直到杜兰德的身影完全没入风雪,他们才缓缓收回目光,却没有立刻撤去投影之身。

  “……这样好吗?”

  罗特打破了沉默,声音显得有些低沉:“我是说,就这么把东辉十字这柄子神器交给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不然呢?”罗德平静地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个巅峰圣者有多可怕,你们应该都很清楚。”

  “可是,刚才他身上就连半点圣者的气息都没有。”罗格有些疑惑。

  “这只能说明他比我们想象得更可怕。”罗德肃然说。

  “那家伙,仅凭一己之力就解决了手持子神器的米兰德和塞勒斯,他当时使出来的那些手段。简直……简直匪夷所思!像米兰德这种离巅峰圣者不远的人物,都被打得重伤,然后被封,换了我们又能坚持多久?”

  停顿了一下,罗德语气微沉:“况且,如今我们联系不上皇后大人,单凭我们三个根本奈何不了杜兰德。暂时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

  罗格和罗特闻言交换了一下眼se,最终只好叹息着表示同意。

  三王再度陷入沉默,片刻后,罗德脸se复杂难明地望着杜兰德离去的方向,低沉道:“你们说,他到底和皇后是什么关系?”

  没有回答。

  对于三王来说,杜兰德至今仍然充满谜团。

  五年多前,杜兰德就像一个最普通的猎人一样来到了牧者之城。毫不起眼。牧者之城每天的猎人流量很大,杜兰德根本无法进入三王的视线。然而没过多久,皇后忽然传来消息,做出了两条在当时看来有些没头没脑的指示:

  第一,不要招惹杜兰德。

  第二,如果杜兰德有什么要求的话,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又过了没多久,杜兰德居然主动找上门来,向三王表达了愿意帮忙管理牧场的意愿。如果没有皇后提前打过招呼,杜兰德的这一要求是非常奇怪的。三王也没有可能答应。但既然皇后提醒过“有要求尽量满足”,三王也就勉强同意了,之后便每隔一段时间布置些任务,交由杜兰德去完成。

  双方的关系非常微妙,算不上主从,也不是合作。

  三王一直不明白杜兰德究竟有什么值得皇后注意的地方,好奇心一点点膨胀,才有了后来对红鹰的纵容。时至今ri,三王终于理解皇后的第一条指示。

  不要招惹。

  想来皇后早已知道杜兰德的境界和实力,这才让三王谨慎以对。不过,对于“有要求尽量满足”这一指示,三王依然心存疑惑。

  罗格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杜兰德当初主动找到我们,说他愿意成为牧场之车,这……会不会根本就是皇后大人的授意?”

  “有可能,当初皇后大人的消息传来没多久,杜兰德就找上门来了。时间上很吻合。现在想想,杜兰德一个刚来牧者之城没多久的猎人,却能够找到我们三个,这件事本身就大有古怪。”

  “这么说,杜兰德其实是皇后的部下?”

  “也未必是部下,不过一定大有关系。”

  “什么关系?”

  “我……我不知道。”

  罗德脸se微动,似乎想到了什么,说:“我现在很在意一点——皇后大人在牧者之城面临如此危急的情况下都没有露面,会不会也和杜兰德有关?印象中,我们已经很久没见到皇后大人的本尊降临了吧?是从杜兰德来到牧者之城开始的吗?”

  “不,应该不是,皇后大人她……似乎已经十几年没有以本尊示人了。就算有命令和指示,也是直接传来消息或凝聚投影分身。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次我们见到她亲身到来,应该是二十六年前。之后就再没出现过了。”

  沉默。

  还是沉默。

  过了许久,罗德开口问道:“二十六年前,有发生什么特殊之事吗?”

  罗格和罗特对望一眼,有些不确定地说:“好像没有……吧……?”

  ……

  ……

  “皇后是谁?”走在风雪漫天的牧城道路上,薇薇安歪着脑袋好奇地问。

  杜兰德犹豫片刻,最后还是觉得既然自己都展露圣者巅峰的实力了。再爆点料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他简短地解释了一下牧者的内部体制:“三王位列七车之上,皇后位列三王之上。嗯,就这么简单!”

  尽管已经有所猜测,薇薇安依然被吓了一跳:“皇后他这么厉害?”

  “是她,不是他。”杜兰德没好气地纠正道:“真是的,你见过男xing皇后吗?”

  女孩不好意思地说:“人家以为只是一个代号嘛。”停顿了一下又问:“那大叔呢?大叔在牧者中是什么位置?”

  杜兰德愣了一下。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五年多前初到牧者之城的事。三王的猜测基本上是正确的,杜兰德会去找三王,要求成为牧场之车,这的确是皇后的授意。回想起那个深不可测的女人,杜兰德心中微微凛然。他定了定神,解释道:“准确地说。我不完全算是牧者体制内的人。如果以实力而论,我在三王之上。”

  “那跟皇后比起来呢?”薇薇安就像一个好奇宝宝,没完没了。

  杜兰德犹豫了一下,如实答道:“五年前我没她强,至于现在……我也不确定到底谁强谁弱。也许还是她更强一点吧,我猜。”

  “哦……”薇薇安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再次开口时又问起了东辉十字:“大叔为什么不愿意碰它。真的是嫌它脏吗?”

  “我有洁癖,不行吗?”杜兰德哼道。

  “你有洁癖?”薇薇安瞪大双眼,好像第一次认识杜兰德一样。随后,女孩的双眼一点点弯成月牙形,轻轻晃着手中的东辉十字,颇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杜兰德。

  杜兰德被她看得发毛,表面上却重重哼了一声,嗡声瓮气地说:“鬼丫头。少打坏主意!走了,办正事去。”

  “啊?什么正事?”

  杜兰德伸手轻扶女孩后腰,说:“废话,去找北辉十字啊。”

  下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可怖气息从杜兰德身上散发出来,也不见他有多余动作,便带着薇薇安悬浮起来。然后找准了一个方向,急速飞she过去。这还是薇薇安第一次感受飞行的感觉,又是紧张害怕,又是兴奋难明。她一手抓着东辉十字,另一手死死抓着杜兰德的衣袖。

  解开封印的杜兰德速度奇快,转眼间已来到当ri大战的那片海域之上,然后缓缓降落在海面上。薇薇安还不到八级,没有踏浪而行的能力,因此依然需要抓住杜兰德。

  刀子一般刮人的海风席卷而过。

  海面上有不少浮冰,有大有小,随着澎湃的波澜起伏不定。没有了阳光的照she,海面幽蓝一片,再加上狂风凛冽,雪幕重重,孤零零地站在海上,人会莫名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杜兰德四下一望,双眼微眯,缓缓运转起洞察之力。

  这里是当ri大战之处,也是北辉十字落水之处,如果真有某些不知名的存在将北辉十字偷走的话,杜兰德相信一定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抓紧了。”杜兰德低喝一声,周身猛然浮现出一个冰蓝se的球形护罩,将自己和薇薇安包裹进去。护罩轻轻一震,然后缓缓沉落下去,转眼间便彻底隐没水中,消失不见。

  海面之下,杜兰德神se平静,隔着冰蓝护罩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球形护罩将所有海水排挤在外,内部有足够的氧气,渐沉渐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阅读。

  jing彩推荐: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