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五 不知名的小偷

卷三 章五 不知名的小偷

  read_content_up;八级强者就可以踏水而行,九级浮空,圣者则可以御空飞行。

  至于深入海底,这倒没有什么级别上的限制,不同职业者的手段各不相同,元素武士可以撑起斗气护罩,魔法师可以施展魔法,肉身强悍的战职者可以直接扎入海中遨游,如海洋jing灵这类种族,一入大海便是如鱼得水。

  杜兰德撑起的冰蓝se护罩自然是战斗法师的手段,护罩很薄,却无比稳固,在暗流激荡的海chao中稳若泰山。杜兰德cao纵着护罩缓缓沉落,透过透明的护罩晶壁看向外面。

  此时仍是冬季,天空被风雪笼罩,于是罕有阳光。

  正因如此,海水中的能见度很低,薇薇安努力运起目力,甚至运起斗气,也只能看出去没多远。一道庞大的黑影从护罩外边游过,薇薇安吓了一跳,隐约看到那是一条体态悠然、线条流畅的怪鱼。

  “这样怎么找北辉十字啊?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嘛。”女孩心中不由犯起嘀咕。

  她扭头看向杜兰德,只见杜兰德一脸平静,继续cao纵冰蓝护罩沉入到更深的地方,然后悬停在水中。周围暗chao汹涌,冰蓝护罩却岿然不动。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双目微阖,然后重新张开,两道光柱从他眼中喷出,穿透了护罩晶壁,投she到海水中去。

  “咦?这是……?”薇薇安好奇地睁大眼睛。

  光柱呈现出瑰丽的七彩se泽,美轮美奂,这一刻,杜兰德的双眼就好像两只探照灯,投she出的七se光柱所过之处,海水一下变得亮堂起来。

  薇薇安眼前骤然浮现出一个多姿多彩的海底世界,杜兰德看向哪里,她的目光就跟向哪里。

  她发现原来周围有这么多海洋生物。大多数都叫不出名字。海床上沙石密布,礁石上生着一种奇异的黄se植被,一只只长逾两米的奇特蜥蜴用爪子扣住石头,趴在上面啃食那种黄se植物的叶子。更远的地方,则盘踞着一大团黑乎乎的庞然大物,薇薇安定睛看去,才骇然发现是一条巨型海蛇!

  女孩心跳有些加快,直到杜兰德看过一圈后,她小声问道:“有找到北辉十字的踪迹吗?”

  杜兰德沉默地摇摇头,眉头紧紧皱着。

  他的记忆不会有错。这里就是当ri大战之处,海水不算太深,却也不浅。在洞察视野中,方圆数里之内的一切都尽在眼中。

  北辉十字不可能被海流冲走,也就是说,如果北辉十字落水的话,只有可能在这里。但问题是:杜兰德不但没看到北辉十字,就连半点北辉十字曾经掉落此处的痕迹都没找到!

  眼前,只是一个单纯的光怪陆离的海底世界。海床高低起伏,有高山丘陵,也有沟壑深谷,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得十分反常。

  薇薇安什么都没看出来,她看着杜兰德紧锁的眉头,又问:“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有,什么都没有。”

  杜兰德低沉道:“没有看到北辉十字。海床也没有任何破损。北辉十字可是子神器!就算没有人cao纵,其自身威能依然强大,沉落海底后理应造成些许破坏。但这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很完整,我看不到任何北辉掉落此处的痕迹。”

  薇薇安想了一下,说:“北辉十字真的会下沉吗?也许被海水冲走了也说不定?”

  杜兰德看了她一眼,伸手一指女孩手中的东辉十字说:“要不用它来试验一下吧。”

  片刻之后,薇薇安以斗气缠绕住东辉十字,将之抛出护罩之外。

  子神器穿过护罩时,晶壁上自行裂开一道豁口,于是并没有与枪身接触。杜兰德不敢用手去抓,也不愿随意以冰火力量去碰触东辉十字。一股冰冷的海水立刻从豁口处涌入,杜兰德随意一挥手,就将之冻结成冰。

  东辉十字在海水中,一点点沉落下去。

  周围海水猛烈地来回涌动,东辉十字却丝毫不为所动,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的,反正质地比海水重。沉落到海床上时,周围的礁石被东辉十字散发出的光芒一照,顿时飞快地开始消融。

  杜兰德的眼神动弹了一下,说:“行了,拉上来吧。”

  薇薇安点点头,cao纵缠绕在子神器上的斗气,将之拉扯回来。女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抱着东辉十字,乖乖站在一边不吭声。

  杜兰德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随后,他再次启动洞察之力。这一次他解开了封印,将实力一路拔升到圣者巅峰!

  强大的位面压制之力随之生出,杜兰德低哼一声,脸se微白。

  他飞快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脸se凛然,忽然间眼神一动,伸手朝某一个方向招了招。一团海水穿过护罩,落入他的掌中。

  “这是什么?”薇薇安好奇地凑过来。

  杜兰德没回答,只是单手托着海水,另一手轻轻一点,海水立刻凝成冰块。杜兰德再一点,冰块破碎成渣。在破碎的冰块中,一缕比发丝还要细腻的白se丝线浮现出来,还在微微扭动着。

  “……永辉之力!”女孩低呼一声。

  “不错,的确是永辉之力。”杜兰德语气奇异,他盯着这一缕力量观察半晌,补充道:“……从气息来看,这应该是北辉十字的力量,天然带着一种凛威霸道。也就是说,北辉十字的确在这里落水了。”

  顿了顿,杜兰德一指海床,继续说道:“可是,海床上没有任何痕迹,海水中也只有如此零星的一丁点永辉之力,哼,简直是少得可怜!”

  “大叔,你是说……”女孩脸se微变,猜到了什么。

  杜兰德点头道:“是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北辉十字被人偷走了。而且那人的手段非常高明,将所有北辉十字曾经在此的痕迹尽数抹除,包括在海水中逸散开的永辉之力。”

  微微冷笑一声,杜兰德低下头,看着掌中那一丝永辉之力,淡淡道:“好在那人也不是全知全能,一些太过细微的永辉之力,比如我手上这一丝,由于太不起眼,被他给漏过去了。”

  护罩中忽然变得有些寒冷。

  女孩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杜兰德听似平淡的话语中,她听到了滔天的怒火和一缕浓浓的忌惮。

  北辉十字丢失虽然损失不小,但已有东辉十字在手的杜兰德其实也不太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那个不知名小偷的高超手段。

  从北辉落水,到三王前来寻找,这期间的时间并不长,而北辉十字已然不见。

  那个见鬼的小偷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偷盗战枪、抹除痕迹、远遁逃走这一系列事情,手段实在高超之极!

  “该死的!”杜兰德忽然狠狠咒骂一句。

  在他看来,除非北辉十字刚一落水就动手偷取,否则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偷得东西,然后全身而退。这么说来,那个小偷恐怕一直从旁窥探着杜兰德,一看到机会,便立刻抓住。小偷甚至有可能将杜兰德与米兰德还有塞勒斯大战都看在了眼里。

  要知道,那时候的杜兰德可是圣者巅峰境界啊!战斗法师的感官何等敏锐,真要有人从旁窥视,无论如何也应该有所察觉吧?

  除非……除非对方的隐匿能力能够避开杜兰德的洞察视野!

  一想到这,杜兰德的脸se更加yin沉了。

  能够避开圣者感知的只可能是圣者。

  而且还是一个极其jing擅隐匿潜行的圣者。

  但他是谁呢?永辉之人?还是牧城之人?还是某些杜兰德也不知道的神秘家伙?杜兰德觉得都有可能,只是线索太少了,根本无从查起。

  如果有主位面的时间神官在此的话,可以轻而易举地施展出“时光返溯”来调查,想要重现出两天前这片海域中发生的一切,对于高阶时间神官来说并不困难。

  只可惜杜兰德不是时间神官,而是一名战斗法师。除了洞察之力和战斗法师的直觉之外,他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调查的手段。

  “先回去吧。”

  杜兰德沉思片刻,做出决定。无论如何,北辉十字是暂时找不回来了,不过杜兰德本能地感到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

  至于现在,他还有比追查北辉十字更重要的事情:从东辉十字入手,仔细研究研究自己无法碰触子神器的原因。

  冰蓝护罩飞快上浮,浮出海面后无声消散。

  杜兰德深深看了一眼这片海域,然后带着薇薇安回到牧者之城。

  城中依然有些混乱,猎人们人心惶惶,与之相比,各种硬件上的损失反而不那么重要了。三王正全力调派人手解决当前的困境,然而少了七车的辅助,各项工作很难有条不紊地进展下去。七车之中,黑豹、山猫、灰蛇被打成废人,紫鼠跌落境界,银狐依然重伤昏迷,白虎则在生死边缘上挣扎着。至于肯特,他的巫妖之躯近乎全毁,好在灵魂没受太重的创伤,xing命倒是无忧。

  “走吧,现在不用管这些。”杜兰德拉着薇薇安,淡淡说了一句。

  回到蓝灵堡,他径直来到一间地下密室,然后让薇薇安把东辉十字放下。女孩感到很奇怪,不过还是依言做了。

  薇薇安离开之后,杜兰德关上密室的门,回过头来,看向东辉十字,眼神复杂纠结。片刻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慎重,向东辉十字缓缓伸出了右手。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