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十一 血脉境界

卷三 章十一 血脉境界

  read_content_up;在皇后的印象中,杜兰德应该只有圣者境界。

  五年前杜兰德的确只是圣者。而他突破半神时,皇后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正在沉睡,因此没能感应到。

  直到这次永辉打上门来,皇后才短暂地苏醒一次,将安德丽雅强行转移到自己的沉睡之地,亲自保护起来,随后她默默“观看”了整场战斗。

  牧者之城是皇后一手建立起来的,她怎么可能不在乎牧城的安危?若非真的无力出手,她也不会始终不现身迎敌。

  好在,杜兰德没有让她失望。

  杜兰德在最危急的关头出面,展现出巅峰圣者的强大实力,力挽狂澜于既倒,他的表现和皇后一直以来的预期大致符合,从这点来看,皇后的眼光相当毒辣。

  唯一出乎皇后意料的,是琥珀之刃。

  活捉永远比击杀更难,橘焰鬼斩没能杀死米兰德,琥珀之刃却令米兰德直到被封,才发现自己被封。也许琥珀之刃的名气不如橘焰鬼斩,那也是因为琥珀之刃的施展难度太高,能施展的战斗法师少之又少。

  这一招之惊才绝艳,还要在橘焰鬼斩之上。

  正因如此,大战落幕之后,皇后先将安德丽雅送回蓝灵堡,然后她没有立刻再次陷入沉睡,而是凝聚出一个投影分身,近距离研究蓝se琥珀研究了好一阵子,直到突然感受到杜兰德散发出的半神气息。

  “他是什么时候突破到半神境界的?”皇后有些懊恼地嘟哝着:“唉,我居然没能感觉到……”

  皇后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有自信的,她很确定自己不会看错,之前的杜兰德的确是圣者无疑,这么说,他是最近才突破到半神的?

  上一次见杜兰德,还是在红鹰为杜兰德准备的审判大会上,当时皇后倒没仔细看,也不知道杜兰德突破成为半神的时间究竟在那之前。还是在那之后。

  不过,无论如何,杜兰德如今散发出的半神气息绝无半点虚假。

  这让皇后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五年多前来到牧者之城的年轻人。

  “既然杜兰德是半神,实力就算比不上全盛时期的我,应付永辉骑士之域的那帮家伙应该不成问题……”

  皇后眼中闪烁着紫se光华,似乎在思考权衡着什么:“这么看来,也许我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一口气把伤养好?唔……这个。不行不行,那小子毕竟还没跟小安德丽雅结婚,他们俩又没孩子,这关系还不够牢靠啊!我怎么知道他一定会站在我牧者之城这一边?”

  皇后满脸纠结,似乎对如此不信任杜兰德感到有些愧疚,她双手交叉。轻抚胸前,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轻声说:“哦,紫神在上,请原谅我的小心眼!不过谁让男人都那么靠不住呢?再说了,我可是女人,女人小心眼难道有错吗?哼哼……”

  “不过……”她沉沉叹了口气:“我真的真的好想美美地睡上一觉。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什么都不用去管,然后尽快把伤养好啊!!”

  陷入纠结的皇后与平ri里的优雅模样简直判若两人,脸se瞬息万变。很多年后,杜兰德知道了皇后和安德丽雅的母女关系,又和皇后有了更多的认识和接触,才终于明白安德丽雅那种表面典雅高贵、实际古灵jing怪的xing子遗传自谁。

  任何纠结总有完结之时,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后眼神中一点点透出坚定决然的神采。

  “决定了,牧者之城就先交给杜兰德了!”

  为了说服自己真正下定决心,她很有些恶狠狠地对自己说:“先把伤养好再说,要不是这该死的旧伤,我怎么会被永辉打上门来都只能看着?这伤都拖了二十六年了,二十六年啊!女人能有多少个二十六年?”

  皇后说这话的时候忽略了一个事实: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圣骑士死了一代又一代。她这个皇后却依然健在。

  对于杜兰德,皇后一直印象不错,不然也不会放任女儿和杜兰德交往。

  在皇后心目中,杜兰德实力强劲、低调、专情、不乱搞男女关系。是一个相当靠谱的好青年,如今又发现他居然也是一个半神强者,于是才做出了“在自己伤势痊愈之前,可以放心地将牧者之城交给他”这样的判断。

  只可惜,皇后并不知道一个至关重要的点:杜兰德不是正常的半神。他是一个被位面规则所讨厌、所压制的苦逼半神。

  杜兰德在巨鲸号甲板上被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弹开的一幕,皇后自然“看”到了,她也觉得很奇怪,只是完全没往位面之力那方面想,还以为是那两杆子神器的某种特xing。

  做出决定的皇后心念一动,由紫se能量凝聚而成的投影分身如风消散,下一刻已凭空出现在猎手大厅地下的魔龙石门前。

  皇后又恢复到优雅、恬淡、隐隐透着威仪的模样,负手而立,对着魔龙石门淡淡地说:“罗德格特,还不开门?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交代给你。”

  ……

  ……

  杜兰德在密室中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拔升到半神境界后,位面压制之力虽然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对冰火力量的消耗却十分巨大,根本无法久战。

  这次他是真的力量消耗一空,花费了一昼夜的时间,才将冰火力量全部恢复,并大致恢复了伤势。还有一些太细小的伤势,则需要依靠元素水晶的滋养,慢慢恢复。

  战斗法师在个人绝对战力上的极致追求是有代价的,比如灵魂手段的缺乏,再比如恢复能力不够出se。

  清晨时分,杜兰德缓缓睁开双眼,一对jing光四she的眸子似乎比以前更黑了。眼珠变黑,头发变黑变直,这些都是战斗法师境界提升的最大标志。

  杜兰德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伸手探向前方,仿佛在触摸血脉境界的大门。

  对于战斗法师来说,半神境界可以细分为:火种境、血脉境、归一境、能体境和虚神境。

  目前杜兰德所在的火种境,只不过是半神第一阶段,放在森德洛,就是众多半神强者中最低阶的菜鸟。

  在半神战斗法师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有突破到血脉境,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半神。甚至有更极端一点的战斗法师认为:只有血脉境的战斗法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法师,其余不过是血脉不纯的伪战斗法师罢了。

  总之,能否突破到血脉境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抛开血脉纯度、还有荣誉地位这些问题不谈,突破到血脉境对于实力的提升是实实在在的。能够收获一个或多个强大的血脉能力,对于半神战斗法师的战力影响,很多时候是决定xing的。

  杜兰德起身,用力伸了一个懒腰,微微一笑:“接下来,就好好做准备工作,等到准备妥当,就一鼓作气突破到血脉境!”

  如果是在森德洛,如今的他已经可以尝试突破了,但这里是异位面,由于位面压制的存在,杜兰德必须准备万全,再做突破。

  上一次突破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杜兰德可不想晋级不成,反被位面之力活活压死。

  杜兰德将“霜燃之握”贴身收好,又找来一个枪匣,把东辉十字放入匣中。然后他打开密室大门,施施然走出密室。

  “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杜兰德单手拎着枪匣,边走边想:“那颗森之古树的种子,娜塔,得找个合适的地方种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可能xing重获新生。嗯,还得抽时间去找铁拳,火枪黑瑟留在他那儿了,得拿回来。肯特和鲁格好像都伤得不轻,巨鲸号上的异族们还被冻着,塞勒斯的尸体要仔细研究,还有大骑士米兰德……啊啊,怎么这么多事情啊?”

  一路走上楼梯,杜兰德忽然停下脚步,看着前方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真是少见啊,你们三位居然会到我这儿来。”

  眼前是三个长相酷似的黑袍老者,正含笑看着杜兰德。

  看着三王脸上的笑容,杜兰德再次微微一愣,隐约预感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怕不太寻常。

  为首的罗德微微一笑,说:“杜兰德,你应该猜得到我们为什么要来找你?”

  杜兰德心道废话!不就是因为我之前展现了半神级别的气息吗?

  不过他表面上仍装傻,摇头笑道:“我怎么会猜到?说起来,如今城中局势一团糟,猎人们死的死、伤的伤,幸存下来的恐怕也不敢继续住在城里了?你们难道是因为这事来找我?”

  罗德脸上的笑容不变,呵呵说道:“这些问题我们会派人处理的。”微微一顿,他口吻一肃道:“我们今天来,一是想问问,有关失踪的北辉十字,你有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二是送两样东西;三是想邀请你去一个地方。”

  “哦……”这下杜兰德真的有点晕了,三王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他们背后可是站着皇后,就算察觉到杜兰德其实是半神,也没必要忽然间变得这么客气。

  他叹了口气,说:“有什么话直接说,用不着这么客客气气的,我……有点不习惯。”

  三王微微错愕,随后干脆道:“行。”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