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十七 心跳

卷三 章十七 心跳

  read_content_up;肯特被永辉三大骑士打烂了巫妖之躯,灵魂受创则不算太过沉重,至少大范围的jing神探知不是问题。他原将jing神力副散开来,一边观察全城的情况,一边与安德丽雅联系,此时骤然被一道波动莫名其妙地打断,登时满脸愕然,随即转为骇异。

  “这波动是……?”

  在肯特的感知中,这种波动很奇特,并非魔力波动,也不是强者肆意散发气息时的感觉,它来得突然,得也快,等到肯特仔细想要寻找波动的来源时,它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肯特,城中的所有人,都在刚才那一刻似有所觉,就好像心脏突然之间漏跳了一拍。

  不过大多数人只是微微一顿,就混不在意地继续抢掠,他们已经被近在眼前的财富、女人和胜利冲昏了头脑,就连对黑暗强者而言最重要的对危险的灵敏嗅觉都下降了不少。

  “先不管那么多了,保证安德丽雅大人和薇薇安大人的安全最重要。”肯特很快做出决定。一个是杜兰德的女人,一个是杜兰德的徒弟,肯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在如今杜兰德行踪未知的情况下,保护这这两个女人的安全。

  十骑全副武装的黑骑士骤然破开灰雾,从鬼街街口冲杀出,沿途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暴乱的猎人,蹄声如雷,十骑转眼没入风雪之中。

  蓝灵堡的情况又有变化。

  安德丽雅收到肯特的传音后,又进一步确认了肯特已经派出黑骑士,然后她果断做出决定:立刻杀向蓝灵堡后门,与肯特派来的黑骑士汇合,然后前往鬼街。

  此时,安德丽雅、薇薇安、水晶还有几名隶属于蓝灵堡的高阶武士正在一条靠北的长廊上,驻足不前,神se凝重。

  走廊前方尽头处,静静站着一个相貌十分英俊的男人。

  男人一身束腰猎装。宽肩窄腰长腿,身披轻质软银甲,背负三大壶魔法羽箭,如果忽略他中那张足有一人高的巨型战弓的话,活脱脱就是一个外出游猎的贵族,而不是心怀邪恶的暴徒。

  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右把玩着一支华丽羽箭。五指灵活,左则轻握巨弓,掌稳若磐石。

  面对这个优雅英俊的男人,薇薇安自然而然地站在了最前方,持橘焰长刀,沾着不少血污的小脸上一片沉凝肃穆。盯着对方缓缓吐出一个字眼:“……魔弓?”

  男人颇为矜持地笑了笑,:“不错。”

  大陆人类中的上位职业并不多,除了永辉职业以外,就只有灵武士和魔弓了。相比之下,魔弓比灵武士更加稀有,很多情况下也更为难缠。比起普通人类弓箭,魔弓能she出具备魔法属xing的强劲箭矢。若以she程而论。哪怕森林族的森林弓也无法与魔弓匹敌。

  薇薇安擅长近战,可以,魔弓正是她最不擅长应对的一类敌人。

  “看你刚才打破窗户跳进来的身,你应该是七星猎人吧?”薇薇安盯着对方,紧绷小脸森然问道:“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你是想……对于这么晚才见到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你感到很遗憾、很懊悔,是吗?”男人脸上的笑容十分诚恳认真,出来的话却满是轻佻调笑。

  薇薇安眼se一寒。中长刀缓缓抬头,指向前方。刀锋以很小的幅度变幻着方位和角度,始终不离男人全身各处要害。

  男人脸se微微变化,似乎有些意外,随后他收起笑容,沉默了一下道:“我来牧者之城的时间不长,算是最新一批七星猎人吧。你不知道我也很正常。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尼古拉奇塔塔尔,我的朋友们都亲切地叫我‘尼古’,我希望。你可以这么称呼我。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老实,我不是来抢东西的,只是看着有趣,过来凑凑热闹,没想到能碰上你这样优秀又迷人的美女。”

  尼古拉奇得很认真,目光始终落在薇薇安脸上,眼中欣赏与迷醉兼而有之。

  至于安德丽雅和水晶这两个成熟美貌程度还要胜过薇薇安的美女,则被他直接忽略了。

  他顿了顿,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跟我走吧,牧者之城已经不安全了,做我的女人,我带你周游大陆。”

  薇薇安脸se不动,干脆道:“少废话,要么闪开,要么一战!”

  尼古拉奇眼中的迷醉之se更浓郁了,他的笑容更盛,语气则转为轻缓:“我是七星猎人,你似乎也是七级水准,而我是一个人,你却要保护你身后的人。真打起来的话,胜负如何已经很清楚了吧?更不要除了我之外,你们还要应付其他敌人。”

  着,尼古拉奇的目光越过薇薇安和安德丽雅等人,看向长廊的另一头,在那里,一个白袍老法师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

  “你是……拉拉克?”安德丽雅目光轻闪,冷冷地。

  她下的三名护卫上前一步,结成小型战阵,与忽然出现的老魔法师遥遥相对。

  蓝灵堡的力量其实远不止与此,但事发突然,堡中的武装力量还来不及集结,就被蜂拥而至的暴徒冲散。三名护卫都是六级战职者,而对面的老魔法师拉拉克,却是城中成名已久的老牌七星猎人,据离七级巅峰也不远了,在猎人中的口碑极好。

  长廊中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凝滞。

  一边是三名护卫对峙拉拉克,一边是薇薇安对峙尼古拉奇,局势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安德丽雅却始终保持着冷静。

  她没有插口之前薇薇安与尼古拉奇的对话,此时却率先开口道:“拉拉克先生,我以为,以您的品德和威望,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这里的。”

  拉拉克平静一笑,淡然道:“人老了,想活得久一点,不得不把一些没大用的原则之类的东西暂放一边……”

  着他叹了口气,苍老的嗓音在长廊中幽幽响起:“我……需要修炼资源。很多很多的修炼资源!才有可能再次寻求突破,并以此获得更长的寿命——这是我现在唯一想要的东西。安德丽雅女士,请交出蓝灵堡多年积累的财富,我可以放过你们。”

  安德丽雅语气微嘲,:“那边那个自恋男可以不认识杜兰德,拉拉克先生你不应该不认识吧?还是,你认为自己有能力承受杜兰德的怒火?”

  拉拉克沉默。

  他忽然扭头向左看看。再向右看看,随后转身向后扫了几眼,最终回过头来,认真地问:“杜兰德在哪?恕我眼神不太好,根没看见他啊……”

  “…………”

  安德丽雅心中叹了口气,她知道对方已经打定主意。事情恐怕再无回转了。

  真打起来的话,薇薇安能否敌得过那个尼古拉奇还是两之事,再加上一个拉拉克,自己这边根毫无胜算。

  耳边不时传来女人的凄厉呼喊和惨叫之声,安德丽雅知道,那都是蓝灵堡中的侍女正在遭受暴徒们的侮辱。她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喷薄而出,表面上却必须保持镇定。因为她需要思考,只有镇定的人才具备思考与判断的能力。

  “我要动了。”

  拉拉克着,从袖中掏出一根只有半个巴掌长的迷你法杖,“另外,对面那位朋友,你应该不会与我为敌吧?”

  “怎么会?”尼古拉奇轻轻一笑:“我这人一向尊老爱幼,况且我们想要的并不一样,也无冲突。只希望老人家你等会别误伤到我要的人。”着以中魔法羽箭的箭头轻轻点指薇薇安。

  “很好。”拉拉克点头道。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波动席卷而过。

  拉拉克和尼古拉奇同时se变,旋即茫然,这种波动之前已经有过一次了,当时两人都没太在意。波动xing质奇特,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却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更重要的是:无论是拉拉克,还是尼古拉奇。都找不出波动的来源。

  “迟则生变,我们尽快解决战斗,然后离开牧者之城吧。”尼古拉奇提议道,一边一边张弓搭箭。一直有些玩世不恭的脸se也沉凝下来。

  拉拉克里捏着迷你法杖,:“非常同意。”

  话音刚落,战斗便瞬间打响!

  令人惊讶的是,最先动的居然不是蓄势待发的拉拉克,也不是对美人势在必得的尼古拉奇,而是一直显得有些沉默的薇薇安!

  耀眼的火光中,全身斗气喷薄的薇薇安好像一个狂暴的火球,沿着长廊一路向前平推而过!

  走廊一侧的窗户根承受不住那xing质狂暴的火焰斗气,一扇接着一扇地炸成无数碎片,一个正沿着外墙向上攀爬的猎人措不及下,惨嚎着被炸得向后倒飞,然后跌落下。

  首当其冲的尼古拉奇心中赞叹了一声,扣着弓弦的指将松未松,下一刻,魔法羽箭便会离弦而出,迎向薇薇安。

  尼古拉奇没有留,也并不打算留,这将会是他的最强一箭,他相信不会杀死她,却足以令她暂时失行动能力,到时候他就可以从容地带上她,然后离开这里。

  而另一边,三名护卫也即将与拉拉克放出的魔法碰撞。

  那莫名的波动就在这逼命的当口再度出现,这一次,波动强劲了许多,让之前许多感受不明显的人也感受到了。

  ——那哪里是什么波动?根就是一记强劲有力的心跳之声!

  碰——嗵——!!

  心脏搏动之声瞬间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几乎所有人都生出一种难言的错觉:合着心跳之声,似乎脚下的牧者之城都骤然动弹了一下!

  长廊中,尼古拉奇脸se狂变,该she出的羽箭没能she出,如遭雷击,全身巨震。

  拉拉克更惨,他的魔法被这一记心跳声生生打断,魔力反噬的痛苦滋味让他浑身抽搐着坐倒在地。

  心跳声如有魔力,仅仅一声,便震倒了两名七星猎人,不止他们,薇薇安和那三名护卫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他们并未受伤,只是被震散了斗气,站在原地愕然不已。

  碰嗵!碰嗵!

  心跳声接连响起,由慢至快,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强劲有力!

  一股难言的气息逐渐笼罩了整个牧者之城,每一记心跳响起,都会有大批猎人成片倒下,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站起。倒是猎大厅的工作人员,还有那些没有参与暴行的人,他们受到的影响并不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阅读。ps:鞠躬感谢虚无之存在的评价票票~

  鞠躬感谢影雀和可笑君子的慷慨打赏~

  我会继续努力的!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