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二十二 自下而上

卷三 章二十二 自下而上

  read_content_up;“我是牧者之城的新主人,杜兰德.森德罗特。レ♠思♥路♣客レ”杜兰德平平淡淡地说完这句话,内心却并不像表面上那般淡定。

  他的目光变得有些悠远,说完之后就停顿下来,心中猛地冒出一个念头:这算是,终于正式站上大陆舞台,从暗面走向明处了?

  “挺好的。”杜兰德微微一笑,发现自己心中最后那隐隐约约的一丝对公开身份的排斥感,也随着自己主动说出来,而彻底烟消云散。

  从今天起,“森德罗特”这个所有战斗法师在异位面共用姓氏,注定将与牧城新主这个全新的身份相互结合,传播到大陆各处。

  杜兰德没有立刻继续说下去,而是静静地站在空中,细细感受这一刻的难言情绪,同时他也要给城中的猎人们消化信息的时间。

  在永辉攻城的那一场大战之中,并非所有人都看到了杜兰德与米兰德之间的对峙与战斗,事实上,没看到的占了绝大多数,看到的才是小部分。可以说,大部分人对杜兰德的印象,还停留在红鹰针对杜兰德的那场审判大会上,杜兰德以一己之力对抗牧城之车……

  只有那些视力和感知能力十分优秀的七星巅峰猎人,才能站在牧城之中,看到牧场北方上空的杜兰德。

  正因看到,所以知道杜兰德有多强,至少和名震大陆的永辉第一大骑士是一个级别的大人物。也正因如此,这一次城中暴乱,几乎所有七星巅峰猎人们都非常安静地没有行动,唯一一个胆大包天出手的七星巅峰猎人,则在元素心脏的强劲搏动中,被三王和杜兰德刻意直接震死。

  杜兰德.森德罗特?

  牧者之城的新主人?

  听到杜兰德的话,城中大多数人都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异感觉。

  在杜兰德和红鹰爆发冲突之前,他只是一个终ri游荡在城中各处的神秘猎人,熟识的人很多。不止上城区的高阶猎人们,就连下城区的中低阶猎人们也有不少和杜兰德一起喝过酒。那时候的杜兰德充满神秘,但是还算挺好相处。

  之后杜兰德与红鹰狠狠碰撞,审判大会上,以一己之力挑战牧城之车,那次事件过后,杜兰德变得更神秘了。在牧城中的名气变得极大。

  再后来,杜兰德全程参加了新车选拔,参加选拔的七星巅峰猎人们无比近距离地见过杜兰德,甚至聊过一两句。

  那个一直在城中晃悠的杜兰德,那个和一群低阶猎人喝酒的杜兰德,居然……居然是整座牧者之城的主人?!

  在猎人们的印象中。杜兰德虽然神秘,却似乎就在身边,触手可及,非常真实,如今的杜兰德却如一座横在面前的巍峨巨山,看得见,却遥远巨大到难以触碰。也不敢触碰的地步。这种近距离的真实之感和远距离的敬畏之感混杂在一起,让人不由为之失语。

  不止猎人,肯特、其他六位牧城之车、薇薇安、水晶……这些相对而言比较熟悉杜兰德的人,也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只有安德丽雅表现得最平静,毕竟皇后已经告诉过她:杜兰德将接手牧者之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牧者之城的统治者。

  安德雷亚双眸闪动着异样的神采,看着静立空中的那个身影。嘴角勾起一道有些自豪、又有些期待的笑容:“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麻烦之处,镇压容易,镇压下来之后,怎么处理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大麻烦啊……杜兰德,你会怎么处理呢?”

  镇压暴乱的方式与手段大多相仿,无非是以杀止杀。当局势即将失控时,制止暴力的唯一迅速有效办法。大概就是更加的暴力。

  然而,镇压过后,可就不再只是一些杀人虐人的体力活儿了,这时候的处理非常重要。也常常微妙,一个疏忽大意就可能深埋祸根。

  杜兰德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在说出自己的身份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有关如何处理这次事件的重要决定。

  “——所有一星到三星的猎人,上前一步。”杜兰德平和却不容违抗的声音,在城中隆隆炸响。

  一星到三星,统一被划分到“低阶猎人”的范畴中去,他们是猎人群体中个体实力最弱的,也是总体数量最多的。这一次暴乱,城中超过六成的猎人参与进来,低阶猎人就占了六成中的接近四成,黑压压一片涌向上城区的猎人中,大多数都是这些平ri里没资格去上城区享受的低阶猎人。这些家伙胆子倒是有点,可惜愚蠢短见,而且以他们的实力也抢不到太多东西,反而在相互之间的推挤、暗斗和践踏之中死伤了不少。

  听到杜兰德的话,主要分布在上城区各处的低阶猎人们脸se惊慌难看,犹犹豫豫地依照吩咐,上前一步,不少人手中还拿着抢来的器物和财富。

  杜兰德目光扫过脚下的城池,脸se微冷道:“我再说一遍,所有一星到三星的猎人,上前一步,别自作聪明!”

  话音落下,一些刚才没有移动脚步的人心中猛地一寒,也哆哆嗦嗦地站了出来。

  杜兰德这才满意一笑,摆摆手说:“各自散了。”

  “…………”低阶猎人们愣住了,呆了好半晌后,有人后反劲儿似的惊呼一声:“什么?!!”

  “我说,所有三星或三星以下的猎人,请以最安静、最圆润、最谨小慎微的方式,给我滚回家里,老实呆着!有关你们的处罚会在三天内送到你们手中。”杜兰德淡淡地说着:“我说了,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不会滥杀,当然也不会轻易赦免你们。肆无忌惮搞了一次暴动,没道理半点代价都不付?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直接自裁的,顶多罚点款,嗯,没错,就是罚款。”

  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完。低阶猎人们又愣了片刻,旋即一哄而散。参加了一场暴乱,本都开始为小命担心了,结果居然只罚了一点款?这种好事谁会拒绝!

  罗德有些不解地上前轻声说:“大人,这样真的好吗?这些家伙好歹参与了暴乱,而且是暴动的主体,就这么宽恕了他们?”

  杜兰德头也不回地静静说道:“他们在数量上的确是暴乱的主体。造成的破坏和威胁却是最小的,一些三级甚至还不到的低阶职业者而已,叫得再起劲,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必在意。况且我若杀了他们,牧城人口直接缩减近四成。杀是杀爽了,可到头来还是要想办法补充这一阶层的人口,你能保证新补充的人就比现在这批要好?”

  罗德想了一下,点头道:“明白了。”

  杜兰德又补充了一句:“罚款的时候,记得给我往狠里罚!朝死里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要罚得他们连内裤都穿不起!这些家伙折腾出这么混帐的破事儿。能保住一条命就是万幸,还真以为我这么轻易地就宽恕他们的罪行了?哼,天真……”

  很快,所有低阶猎人们便各归各位,杜兰德非常宽容的处理措施让不少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只要乖乖地不要乱跑,杜兰德的确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是滥杀之人”。

  杜兰德微微一笑。又和颜悦se地要求所有参与暴动的四星和五星猎人到猎手大厅前的广场上集合。

  已经定下心来的四星五星猎人们依言而行,在他们全部聚集起来之后,却骤然脸se狂变,因为杜兰德脸se冷淡,伸手一指,异常简洁干脆地说:“抓起来,一个不留。”

  “什么?”

  “怎么回事?你想干什么?!”

  四星五星猎人占据六成暴动猎人中的一成半。闻言立刻sao动起来。

  罗德和罗格一言不发地同时踏前一步,澎湃的jing神力席卷而出,化为一道道无形的绳索将人捆得结结实实,猎手大厅的武装力量立刻在罗特的指挥下蜂拥而上。将这些暴徒抓捕。

  杜兰德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面对那些四星五星猎人们疯狂的咒骂,他就像什么都没听见,静立虚空,一动不动。

  很快,所有四星五星猎人尽数被捕。

  罗德恭敬问道:“大人,这些人怎么处理?”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说:“还能怎么处理?他们实力不弱,又数量众多,这批人才是暴乱的主力军,是破坏力最大的一群人。”

  顿了顿,杜兰德森冷地说:“对于这批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总之,他们没有机会再出现在牧者之城中了。”

  罗德略一思索,又问道:“您是说,直接在牢中处死?不用公开处决吗?这样的威慑效果可能会更大更好一些。”

  杜兰德却摇摇头说:“适可而止就好,让全城的人都猜到这批人死了,但又不让他们看到,这种看不见的恐惧感才最有效。”

  “那些没有参与暴乱的四星五星猎人呢?”罗格插口道。

  杜兰德理所应当地答道:“重重奖赏。”

  至此,低阶猎人得到了相对宽厚的处理,中高阶猎人却恰恰相反,全部被捕,至于他们未来的命运如何,一些敏锐之人已经有所猜测。这让本来有些轻松下来的氛围又一下提紧,于是,当杜兰德开始点六星猎人的名时,六星猎人们立刻提起十分jing惕。

  杜兰德说得相当直接,半点拐弯抹角也没有:“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自裁,要么加入猎手大厅,无偿为猎手大厅服务十年。”

  “……十年!”一名胆子较大的六星猎人站出来,沉声说道:“我们倒不是不愿意接受第二种选择,只不过,十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这种时刻有勇气站出来,并大声表达意见,这人的所作所为也算难得,然而杜兰德只瞥了他一眼,就摇头说:“你可以不用担心这些。”

  “啊?为什么?”

  杜兰德和颜悦se地说:“我记得你,你叫尼玛尔,是?我以前似乎和你一起喝过酒。”

  尼玛尔受宠若惊道:“没想到杜兰德大人还记得我。”

  杜兰德继续说道:“这里是牧者之城,大家都是黑暗世界的强者,掠夺是我们的天xing,不过……抢钱可以,欺负女人可不行,尼玛尔,你说说看,你刚才欺辱了多少女人?”

  尼玛尔立刻全身冰凉。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