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二十三 尘埃落定

卷三 章二十三 尘埃落定

  “我……我没有……”尼玛尔脸se略显苍白,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不过他还是努力保持表面上的镇静,似乎想要向杜兰德解释一番:“杜兰德大人,您误会我了,我其实……我真的没有——”

  他渐渐说不下去了,杜兰德没有打断他,也没有呵斥他,只是很安静地看着他,貌似温和的眼神深处燃烧着冰冷的火焰,杀意刺骨。

  面对这般坚决的杀意,尼玛尔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忽然闭上嘴巴,沉默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疯狂向距离最近的东城墙方向发力狂奔,竟是打着逃跑的主意!其实,尼玛尔也知道自己能从杜兰德手中跑掉的几率小之又小,但这是目前唯一有可能搏取一线生机的选择了。

  “这就逃跑啦……”杜兰德撇撇嘴。

  他一点也不着急出手,反而抱起膀子,悠然说:“刚才欺负过女人的家伙们,你们也可以逃跑了,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快逃命,这就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话音刚刚落下,又有不少猎人闷声狂奔而逃,那仓惶失措的模样令人不由为之侧目。

  他们中大多数都是从风月岛中跑出来的,一小部分从蓝灵堡以及其他一些高档娱乐场所冲出。这些人中,以六星猎人占多数。虽然不少四星五星猎人也犯下类似暴行,不过他们刚才已经全部被抓了。至于更低级的一二三星猎人,他们人最多,个人战力却明显不足,干/女人这种好事是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他们的。

  “滚开!都给老子滚开!!”一个爆吼响起,如平地焦雷,隆隆作响。

  “唔?”杜兰德眉头一挑,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长裤赤膊的青年壮汉,正发疯似地朝远离杜兰德的方向奔逃。

  看身手。这壮汉应该是一名力武士,以绝对力量见长,一双赤脚猛烈蹬踏地面,仿佛一头人形泰坦沿途碾压过去,

  人在绝望下爆发出的速度超出了平ri里的极限水准,转眼之间,壮汉就冲到城墙边了。他深蹲。然后纵跃,像一只大猿猴般攀上内墙,向上攀爬,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牧者之城。

  杜兰德渐渐眯起双眼,沉默地盯着那个青年壮汉的背影若有所思。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人是一名晋升七级没多久的七星猎人。在城中名气不小。他的天赋不错,未来还有相当的发展潜力。

  当然,这点天分在杜兰德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杜兰德只是从那壮汉的背影中依稀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那个拥有磐石巨人血脉的大块头,黑德森。黑德森也是力武士,拥有巨人血脉的他可比正爬墙的那位强大得多。

  黑德森在新车选拔之前受邀来到牧者之城,选拔之后却莫名失踪。无论是杜兰德,还是三王六车,都没能在城中找到他的踪影。

  被杜兰德派出城找寻黑德森的肯特,由于遭遇永辉三大骑士导致无功而返,至今杜兰德都不明白黑德森为什么会在新车选拔后莫名消失。

  “黑德森……哼!”杜兰德嘴里低低念叨着,他很清楚,黑德森身上一定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对自己非常重要。

  新车选拔第三轮中。黑德森对薇薇安下杀手,结果被杜兰德阻止。杜兰德心中气恼,本来打算直接干掉黑德森了事,没想到却被对方体内涌出的一道位面之力挫伤。

  脑海中忽然回想起前些天的那个古怪梦境。

  梦中,杜兰德不但隐约看到了永辉十字枪,以及四方四辉十字战枪,还梦见一个粗豪狂放的披甲巨人。一拳轰至,拳头上缠绕着的居然是纯正的位面之力!

  梦境不是很清晰,现在想想,梦中那巨人的体型容貌依稀就是黑德森的模样。

  “大人……杜兰德大人!”

  罗德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他见杜兰德略有些出神,而此时跑得最快的猎人已经快要逃出牧者之城了,不由出声提醒道。

  杜兰德骤然回过神来,嗯了一声,表示不必担心。

  他看着城中的情景,看着那些疯狂逃窜的猎人,忽然感到有些意兴阑珊。

  轻轻摇头叹息了一声,杜兰德一言不发地拔刀虚劈了数十记,登时便有数十颗头颅无力滚落,所有逃跑的猎人都成了橘焰鬼斩的刀下亡魂。

  回想起黑德森的事似乎让杜兰德感到有些不爽,他哼了一声,语气变得冷冽起来,说:“所有六星猎人听着,要么立刻自裁,要么无偿为猎手大厅服役十年,没有其他选择,也没有要价还价的余地。你们有十秒钟的时间考虑,一、二、三……”

  杜兰德似乎懒得废话了,也不理会那些脸se大变的六星猎人,双目微阖,一口气数下去:“……七、八、九、十!”

  随后他重新抬起眼皮,发现几乎所有参与暴动的六星猎人已经匆匆聚集在一起,认命般地静等发落。罗特很快派来人手,将这些六星猎人带回猎手大厅,登记注册之后就可以直接纳入编制了。

  至此,局势大致平定。

  擅自逃跑者死,凌辱女人者死。

  低阶猎人由于人多而势弱,得以保住xing命,却难逃责罚。

  四星五星猎人这一群暴乱中的主力军,兼具数量和质量,他们单独拉出来不如六星猎人或七星猎人,一旦汇聚在一起,却是暴乱中造成的破坏最大的一个群体,全部被捕待杀。

  六星猎人作为还算珍贵的高级战力,被杜兰德以“无偿服役”的形式保护并利用起来,他作为牧者之城的新主人,不希望一上来就把手头上的力量抹杀,所以算是网开一面。

  剩下来的,就只有七星猎人了。

  似乎意识到七星猎人不好处理,城中再度安静下来,人们看着沉默不语的杜兰德,心中都在猜测他会如何处理七星猎人。

  是强硬开杀?还是怀柔宽容?

  这两种选择似乎都有可能,从破坏力上,七星猎人虽然人数稀少,却个个战力惊人,暴乱中所发挥的作用不容忽视。从杜兰德对付四星五星猎人的狠辣手段来看,七星猎人恐怕也难逃一死。当然这也说不准,因为谁也不知道七星猎人在杜兰德这个牧城新主的心中,被摆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蓝灵堡中,老魔法师拉拉克挣扎着站直身子,手中死死攥着那根标志xing的迷你法杖。

  他被元素心脏打断魔法,伤势着实不轻,想要逃跑是没可能了,只是他心中仍有着属于强者的骄傲,还有属于魔法师的骄傲,不愿在屈辱中死去,所以强撑着身体站起来,气息粗重地喘着气。

  老魔法师遥望杜兰德,苍老的脸se一点点平静下来,最后甚至有了一点安详的味道,静静等待自己最终命运的到来。

  杜兰德依然沉默思索着。

  相比起老魔法师拉拉克的平静自若,尼古拉奇表面上镇定,眼神深处还是有一丝慌乱。

  他为人肆意随xing,但毕竟还年轻,对生命仍有强烈的憧憬和眷恋。要知道他和拉拉克可是抢到杜兰德的地盘上来了,还差点与安德丽雅、薇薇安、水晶爆发战斗,杜兰德就算对其他七星猎人网开一面,似乎也没有理由放过他们俩。

  至于逃跑,尼古拉奇没考虑过,那不仅愚蠢,而且太没面子,尤其是在薇薇安面前。

  这时,杜兰德似乎终于有了决定,不过他并没有大声说出来,反而转身,向罗德和罗格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居然缓缓向地面降落下去,似乎不打算再做出其他安排了。

  “什么情况?”尼古拉奇凝神看去,却忽然眼前一黑——全无征兆地,一记沉喝声在他脑海中隆隆炸响!这是罗德的声音,是一记强有力的灵魂攻击!

  九级强者的灵魂攻击,哪怕未尽全力,也不是七级魔弓手消受得起的。

  尼古拉奇哼也没哼,仰头就倒。老魔法师拉拉克则在尼古拉奇倒地前就瘫软下去。与此同时,其他参加暴乱的七星猎人也被罗德的灵魂攻击放倒。

  依稀间,尼古拉奇记得自己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薇薇安专注地看着窗外的模样,她看着远处的杜兰德,却没看自己一眼。

  “……见鬼!”魔弓手嘀咕了一声,就此失去了意识。

  至此,城乱平定下来,暴乱来得快,去得也快。

  猎手大厅的人员在三王的安排下,集结成一支支小队,把持城门、城墙、上城区、巨鲸号等各个城中的要害地点,他们共同构建成一个立体的防御网络,维持城中秩序,同时加紧修缮城池的进程。

  人手都被三王派到城中各处,猎手大厅自身反而显得很冷清,就连像样的看门人都没有。不过没所谓了,如今三王已经从阵眼中解放出来,有他们坐镇猎手大厅,这里就是城中除了蓝灵堡之外最安全的地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一切,似乎都安定下来。

  不过,牧者之城毕竟刚刚经历过战火,紧接着又是一场猎人暴乱,这些虽然都没有伤伐到牧者之城的根本元气,却难免令城中有些混乱不堪。

  此时,杜兰德站在蓝灵堡的城堡大门前,脸se逐渐冷冽。

  ps:呼,终于赶出来了,每周一都是最最繁忙的一天,累死我了……情节方面,接下来应该会稍稍加快一点节奏~有推荐票的同学,那个,麻烦你们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