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二十四 薇薇安的心病

卷三 章二十四 薇薇安的心病

  在刚刚过去的那场暴乱之中,蓝灵堡受了相当程度的损伤,暴徒们疯涌着突破了城堡防御,涌入堡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好在城堡主体没有受到太大破坏,破损的只有门窗、外墙、以及一些内部器物。安德丽雅安然无恙,水晶扭伤了脚,不过没有大碍,薇薇安则在连番城堡内的战斗中受了点轻伤,并不严重,以七级战职者的体质,就算没有牧师卷轴也能在短时间内养好伤势。

  真正令此时的杜兰德脸se冷冽的,是一具具被抬出来的女人尸体。

  这些女人杜兰德大多认识,甚至熟识,她们都是蓝灵堡的侍女,几乎都是jing灵一族的女子。

  暴乱中,蓝灵堡的防御力量被冲散,各自为战,哪怕安德丽雅也只能勉强自保,根本无暇去救堡中的侍女,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侍女被暴徒抓住、欺辱、杀害,这对于女人来说无疑最悲惨的事情。

  “该死的!”杜兰德攥紧了拳头。

  他尤其讨厌这种完全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的兽行,哪怕所有欺辱女人的猎人已经全部被杜兰德杀死,他依然难平怒气。

  安德丽雅就站在杜兰德身边,她在暴乱中的表现非常出se,哪怕局势混乱不堪,她依然始终保持冷静,这对一名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女人来说相当不容易。

  看着被抬出城堡的侍女尸体,安德丽雅的脸se也是一片铁青,几乎所有死去的侍女都身无寸缕或衣衫残破,原本曼妙的身体上布满瘀青,还有一片片干涸的体液痕迹。她们脸上写满痛苦、绝望、甚至麻木,同样作为女人,安德丽雅根本无法想象她们死前经历了怎样的痛楚,才会在死后都无法瞑目。

  “好了。你也别太难过。”杜兰德叹了口气,转身轻轻搂住安德丽雅。

  感受着怀中女人不断颤抖的身体,杜兰德搂得更紧了,柔声安慰道:“无需自责,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若是没有你的话,她们早就作为jing灵女奴被卖到不知道哪个变态贵族手上了。你给了她们平稳的生活,而这次的事情纯属意外,我答应你,今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安德丽雅闷闷地应了一声,又过了好半天。才勉强平复下来。

  “水晶没事吧?”杜兰德问。

  “在跑的过程中扭伤了脚,不过问题不大,不是特别严重。”安德丽雅微微垂下眼睑,轻声说:“有牧师卷轴,应该很快就能康复。”

  微微一顿,安德丽雅脸se奇怪地抬起头来,疑惑道:“你怎么光问水晶?就不问问你那个可爱的小徒弟怎么样了?”

  杜兰德平静说道:“薇薇安她可是七星猎人,天赋超卓,实力也够强。她学了我的橘焰鬼斩和战斗体术,应付这种局面就算不能力挽狂澜,自保总没问题。她的问题不在天赋、不再悟xing,而在内心。”

  一边说着。杜兰德不由回想起牧场中,薇薇安面对布鲁吉和布鲁迪这两名永辉骑士时,居然打也没打,就直接失去了斗志。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这才是今后有可能阻碍她未来晋级和发展的最大问题!

  “问题在内心?”安德丽雅愣了一下,不解道:“怎么说?”

  杜兰德摇摇头说:“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不过她应该和永辉骑士之域之间发生过什么。我猜,大概和她爷爷有关。”

  “她还有爷爷?”安德丽雅一脸惊讶,显然从未听薇薇安说过。

  “以前有,现在没了。”杜兰德叹了口气:“这大概是她心里最大的疮疤了,你别对她提,我会找个时间跟她聊聊的。”

  “嗯,明白了。”安德丽雅乖巧点头。

  如果没记错的话,薇薇安还不满十六岁,准确地说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萝莉,只是她的脸蛋和身材已经发育得相当成熟,尤其是胸前两团饱满,有时候让安德丽雅这种自身本钱十足的女人都看着暗自乍舌,心中惊讶不已。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无论看起来如何成熟稳重,终究仍是个孩子,听杜兰德的意思,爷爷大概是薇薇安唯一的亲人了,却也离她而去,这种事情在心中造成的创伤和yin影,是安德丽雅无法想象的。不过安德丽雅也有自己的心病——她的亲人健在,只可惜,无论是母亲还是父亲,目前都很难见到面。

  “妈妈,一定要快点养好伤啊……”安德丽雅心中默默祈祷着。

  “哦,对了!”杜兰德忽然想起了什么,说:“我现在的身份已经变了哦,三天前,我刚刚接手牧者之城,如今是牧城之主。”

  “哦……”

  “这是什么反应?”杜兰德脸se有些郁闷:“你就不惊讶吗?你就不好奇吗?你就不想问问我是怎么成为牧城之主的吗?”

  安德丽雅自然知道自己的男人是从自己的母亲手中,接过牧城主人的位置,她当然不能说出来,于是忍着笑问:“我其实……还挺好奇的,你怎么就突然成为牧城之主了?你不知道,你刚才对全城宣布的时候,薇薇安的小嘴都惊讶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杜兰德深深看了安德丽雅一眼,摇头道:“我感受不到你的惊讶……奇怪,实在是相当奇怪!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感到很吃惊,然后开始问东问西,各种刨根问底才对啊……”

  听了杜兰德的评价,安德丽雅漂亮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如有实质的杀气,磨动着小牙齿说:“你是说,我不够淡定?”

  “‘不够’这个词,用的不是很准确。”杜兰德一本正经地回答:“你不是‘不够淡定’,而是完全与淡定绝缘啊!”

  “你——!”安德丽雅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仔细回想的话,在八卦心理和好奇心这方面,她的确像杜兰德所说的那样,非常不淡定。

  她绷着脸蛋,恶狠狠地盯着杜兰德的可恶嘴脸,过了好半天,忽然噗哧一声笑出来,杜兰德也咧嘴哈哈大笑起来。

  原本有些yin暗沉重的气氛,被两人这么一闹顿时烟消云散。

  “哦对了,杜兰德,你究竟打算怎么处理那些七星猎人?”安德丽雅笑了一阵,然后开口问。

  ps:身体不太舒服,勉强写出来这么多,似乎有点感冒了,一直昏昏沉沉的……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