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二十九 大典前夜 中

卷三 章二十九 大典前夜 中

  作为太阳jing灵,白虎的皮肤细腻得不可思议,透着一种不同于人类女xing的白润光泽,并不如何粉嫩可人,却透出一种迷蒙且梦幻的味道,晃得杜兰德有些眼晕,不得不定了定神,才得以继续动作。*-.-s-u-i-m-e-n-g-.-c-o-m-*

  或许正因为皮肤的se泽和质地太过魔幻迷人,那道斜斜蜿蜒而过的暗红se伤口更显触目惊心。伤口从左侧锁骨起始,越过左胸,划过小腹,止于右边腰侧。

  此时,杜兰德的手掌按在小腹上,顺着伤口的走势,一路向上,动作缓慢中透着不可动摇的稳健。

  但实际上,他心里并不像表面上这般淡定平静。眼前的美景说不香艳那是骗人的,杜兰德也不是坐怀不乱的真君子,而是个身心正常的男人,他能做的只有将注意力放在疗伤这件事上,而不是眼前这具曲线曼妙动人的女xing身体。

  相比起杜兰德的镇定功夫,白虎就差了不止一筹。

  她清楚地感受到男人的手掌一寸寸上移,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非常清楚,并且感到紧张,甚至有些害怕。

  于是,当杜兰德的指尖碰触到那团软肉的下缘,并由于那惊人的弹xing而微微陷入其中时,白虎的气息骤然粗重急促起来!

  她的身体变得僵硬,目光则直勾勾地钉在天花板的某一个纹案上,不敢稍动。

  “唔,那个……提个醒,你最好放轻松一点。”

  杜兰德暂时收回了手掌,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口吻却十分严肃认真:“以你的伤势严重程度,本来是活不了太久了。是否能够伤愈全看现在!如今正是最要紧、也最危险的时候,任何一点错误都会让你立刻丧命。”

  说到这,杜兰德语气微沉:“说实话,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救你,真想活的话,你最好安分一点。来,放松身体!”

  “……嗯,知道了。”白虎应了一声。依然不敢看杜兰德,不过好歹稍稍放松下来。

  杜兰德调整了一下呼吸和状态,努力将一切杂念排出脑海,然后再度伸手,这一次,他的手掌直接落在左边那团雪腻丰润上,轻柔地按住。

  白虎骤然屏住了呼吸。身子微微颤动。

  “别分心!”

  杜兰德严厉地低喝一声:“集中注意力,不准乱动!”

  白虎闻言咬咬牙,默不作声地强迫自己放松身体,这样才能保证不干扰杜兰德。

  此时此刻,杜兰德心中又是另一番感受。

  与结实无脂的小腹相比,此刻手中的那团物事绵软得多。稍一施力就会变换形状,再加上尺寸惊人,更加难以掌控。在连续几次失形之后,杜兰德不得不微微收拢五指,才勉强控制住。只是这样一来。五指立刻陷落其中,所带来的感官刺激又猛烈拔升了一大截。

  “该死的。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我紧张个毛啊!?”杜兰德有些恼火地暗自发狠。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微眯起双眼,排除杂念,开始认真感受着伤口中每一丝南辉之力的动态和走向,cao纵冰火力量加以扑杀,同时尽可能地护住白虎。

  和用来灭杀南辉之力的冰火力量相比,用来护住伤口不受损伤的冰火力量足足多出了三倍,这种几乎到了微观层面上的能量控制,毫无疑问是对体能、专注、稳定和jing度的多重考验!更别说还要抵抗视觉上和触觉上的双重刺激。

  就在这样一种旖旎又诡异的气氛中,时间一点点地流过。

  整个过程中,白虎始终不敢稍动。杜兰德的手掌按上来的一刻,她微微皱了皱眉,倒不是觉得杜兰德的举止有任何故意占便宜的嫌疑,而是因为伤口被触及的剧烈疼痛。

  胸前的大手持续动作着,幅度很小,却是一刻不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虎忽然发出“唔”的一声痛哼,大手立刻一顿,停了下来。

  “我……我没事……”白虎疼得嘴唇都在哆嗦,咬咬牙说:“请继续!”

  “好。”杜兰德点点头,继续动作。

  到了现在,他的消耗也着实不小,顶着位面压制之力干这种技术活可一点也不容易,他的气息明显不如一开始平稳,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对冰火力量的cao纵。

  四方四辉十字战枪中,南辉十字主掌“极速”,在杜兰德的感知中,南辉之力简直滑不粘手!如有灵智般与冰火力量打着游击战,极难对付。

  “哼!”杜兰德冷哼一声,心道一些残余之力如果都能难倒自己,那自己这个半神级战斗法师就真的可以不用继续混了!

  心态上的傲气,立刻反应在指掌的动作上。白虎似有所觉,有些羞愤地闭上双眼,但闭眼之后,身体的触觉一下变得更敏锐了,男人手指的一应动作变化统统呈于脑海,了然于胸,就连半点细节都没被白虎放过。

  随着揉按的持续进行,白虎苍白到极点的脸上,居然隐约涌起一丝红晕!

  “……见鬼的!”她抬起眼皮,难掩恼火地瞪了杜兰德一眼,颇有一种用眼神杀死杜兰德的冲动。

  在她看来,这个男人的动作已经有些出格了。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杜兰德越发惨白的脸se,额间鼻上的细密汗珠,以及那渐渐喷出七彩jing光的漆黑瞳仁。在这张脸上,白虎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丝yin猥,只有极致的专注和投入!

  心底隐约涌起一丝异样的情绪,白虎暗自叹了口气,排除杂念,终于彻底放下心理障碍,然后低下头,认真观看起来。

  “能有机会活下去,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何况他似乎没有生出什么邪念……”白虎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她开始认真看着杜兰德的动作,目光落在那些小范围内相互绞杀的冰火力量和南辉之力上。渐渐的,白虎看得入了神,作为八级巅峰强者,她虽然重伤垂死,眼力却还在,两种力量之间的战况之激烈,杜兰德对冰火力量的cao纵之jing微奥妙,简直远超白虎想象!

  “天啊。这种级别的能量cao纵,简直……简直……”她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来形容。

  片刻后她倏然惊觉,才感到有些不妥,这种盯着自己的胸部被一个男人揉得不断变换形状的感受……实在有些诡异。

  白虎脸se又是一红,不动声se地收回目光,偏过脸,不再观看。

  一时间。卧室中显得十分安静,只能隐约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和某些轻微得难以察觉的摩擦声。

  十分钟后,杜兰德终于再下一城,艰难攻克了峰峦上的南辉之力,随后转战左侧锁骨。

  白虎似乎已经适应了杜兰德的动作。甚至非常配合地微微扬起脑袋,将锁骨袒露出来。

  当最后一缕南辉之力在不甘中被十倍于自己的冰火力量扑杀,杜兰德终于松了口气,他收回手掌,然后闭目调息了片刻。才重新睁开双眼,难掩疲惫地问:“感觉怎么样?”

  白虎早已疼得死去活来。整个过程中,她必须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始终不能动弹,这对她的体力消耗极大,此刻哪还管被杜兰德看光不看光的问题?眼皮连连打架,她勉强打起jing神,说:“感觉好一些了……谢谢您出手救我。”

  杜兰德却摇摇头说:“哪有这么容易?还没结束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动作麻利地帮白虎重新合拢外衫,盖上被子,然后起身将放在一旁的枪匣拿来,“嗒”一声,打开枪匣。

  “咦?这、这是——?!”

  白虎双眼骤然睁大,只见无穷无尽的光辉从枪匣盖口喷涌出来,身为太阳jing灵,白虎怎么可能感受不到那种浓烈之极的光明气息?

  杜兰德咧嘴一笑,然后在白虎有些困惑奇怪的注视下,先套上“霜燃之握”,然后才伸手入匣,将ru白se的光质战枪从枪匣中抽了出来,在手中掂量了几下,笑道:“这是子神器,四方四辉十字枪之一,东辉十字。”

  白虎美眸圆睁,一时间完全不敢相信。

  随意舞了个枪花,杜兰德自顾自地淡淡说道:“四方四辉中,东辉十字主掌‘治疗’。而你,白虎,你是一名太阳jing灵,据我所知,太阳jing灵一族是大陆上除了永辉职业以外,最纯正也最强大的光明力量的使用者。我在想,如果是你的话,大概能发挥出东辉十字的治疗能力,这也是你唯一能够自救、并在短时间内恢复实力的方法了。”

  这个位面的光明规则最为强大,神器永辉十字枪就是光明规则的最直接具象,子神器东辉十字则源于永辉十字枪,力量属xing自然也是纯正的光明系。

  太阳jing灵正是光明力量的使用者,在古代太阳jing灵一族中,他们将本族的力量称为:太阳圣力。

  太阳圣力的xing质与永辉之力非常类似,杜兰德还曾错误地将塞勒斯遗留的一缕力量当成了太阳圣力,足见两者的确近似。

  所以,杜兰德做出猜想:白虎应该能够多少发挥出东辉十字的部分威能,至于具体能发挥几成,就只能试过才知道了。

  ps:书评区有一个《异界战法》潜力评估的投票活动哦,我刚才看到已经有三位童鞋投票了,分别投了:中神潜力、中神潜力和大神潜力。鞠躬感谢你们的参与,能得到中神或以上的潜力评估,木头感到很开心啊!希望更多的童鞋们加入进来,让我看到你们的想法。比如金属纤维就说“一天一更的话,毛线神也成不了”,我深以为然!对了,这个投票活动是多选的,如果有人认为介于中神和小神之间的话,完全可以都投一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