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三十 大典前夜 下

卷三 章三十 大典前夜 下

  “让我自己使用东辉十字枪,用来为自己疗伤?”

  听了杜兰德的话,白虎脸上接连浮现出意外、惊喜、然后转为前所未有的郑重,她知道,自己能否渡过眼前的生死难关,能够继续活下,恐怕就在此一举了。レ♠レ

  她脸se有些复杂地看着杜兰德,张了张嘴,似乎要什么,杜兰德却摆摆,凝神道:“感谢的话就不必多了,抓紧治疗吧。”着,他大大方方地将东辉十字递了过。

  实话,杜兰德对于这招是否能成也没有绝对把握,谁知道太阳jing灵究竟能否驱动东辉十字?万一不行的话,或者只能够驱动一小部分的能力,白虎依然xing命难保。另外,白虎此时的状态也很成问题,杜兰德问道:“你还剩下多少太阳圣力?”

  白虎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属于牧城七车之首的自信,颔首道:“大人不用担心,我剩下的力量虽然不多了,但既然东辉十字都摆在我面前了,无论如何我都会尽力一试!”

  “行,那开始吧。”杜兰德干脆道。

  白虎点点头,眼中重新焕发出浓烈的生气。

  她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被持南辉十字的大骑士亚瑟一枪击中,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从未幻想过熬过这一关,没想到柳暗花明,再次看到了生的希望。

  看着眼前的东辉十字,白虎深深吸了口气,带着几分期待,几分紧张,略有些费劲地伸出,紧紧握住枪身。

  战枪入,白虎全身狂震了一下,眼中猛烈爆发出耀眼的jing芒……

  ……

  ……

  月上中天。当然,由于大雪的阻隔,城中之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冬天看到夜晚的月亮。

  夜se中,两名女武士悄然从风月岛出发,很快融入夜幕,其中一人火速奔向碧菲赌场,另一人则奔赴上城区最顶端的巴特洛角斗场。

  片刻之后,碧菲赌场中,紫鼠皱眉看着眼前的女武士,低沉地问:“……让我和灰蛇、黑豹立刻一趟风月岛?这么。白虎她已经醒了?”

  女武士躬身道:“是的。”

  紫鼠想了想后点头:“行,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等到女武士离开,紫鼠脸se有些yin沉地嘟哝了一句:“大半夜的让人一趟风月岛?白虎那家伙要干什么?……哼,不管了,以她那种伤势严重程度,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那家伙了……来人,通知灰蛇还有黑豹!”

  几乎同一时间,巴特洛角斗场中。山猫脸se平静地听完女武士的话,没有多问,直接点点头:“明白了,跟白虎我们很快就到。”

  女武士又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

  “……山猫,怎么了?”

  一个声音在山猫背后响起,只见银狐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进来。他在之前的战斗中重伤昏迷,也才刚苏醒没多久。他醒得比白虎更晚,也因此错过了城中猎人暴乱一事。杜兰德成为牧城之主,还是他刚刚从山猫口中得知的。

  “是白虎。”

  山猫叹了口气:“她好像也醒来了,让我们立刻一趟风月岛。”

  “那个,我能不吗?你知道的,我不太喜欢生离死别这种事情。”银狐重重咳嗽了几声,虚弱地:“你就跟她,我还没醒来。”

  山猫闻言面现古怪,沉默了半晌后:“恐怕不行,她好像知道你已经醒了,还专门嘱托,让你务必到场,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银狐沉默了一下,没再多什么。

  牧城之车的效率一向很高,哪怕如今的他们伤的伤、废的废,行事作风依然没变。很快,紫鼠、银狐、灰蛇、山猫和黑豹这五名牧城之车齐聚在风月岛,他们围坐在一张大桌周围,彼此沉默对视,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凝滞。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紫鼠忽然开口道:“……没记错的话,上一次我们聚在这里,还是为了等待黑德森的到来,然后共同研究怎么对付杜兰德和肯特吧?没想到,再次齐聚,却是如今这般光景,果然背后损人的事不能多做啊,这算是遭报应了吗?”

  听了紫鼠的话,其他四人都不由脸se一黯。

  可不是么,如今山猫、黑豹和灰蛇都遭受了几乎无法逆转的沉重打击,实力顶多和三四级的猎人媲美。紫鼠被打落到七级,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重回八级。银狐重伤初醒,伤势虽重,却反而是最幸运的一个。不过即便这样,他未来的职业发展恐怕也会受到影响,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望九级。

  “你们,白虎把我们叫来,是为了什么?”银狐笑着了一句,试图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重气氛,然而一句话没完,他就一口气喘不上来,剧烈咳嗽起来,咳了好半天才勉强停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黑豹叹了口气,眼神黯淡地:“白虎是我们中伤得最重的一个,她现在虽然苏醒,但能不能保住一条命,还是两之事……”

  他还没完,紫鼠便厉声喝道:“黑豹,住口!就不能点好听的吗?你不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黑豹脸se一黑,就要发作,却忽然想起了什么,最终他什么也没,只是更加沉重地叹了口气,低声了句“抱歉”,然后便不吭声了。

  他明白紫鼠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因为在刚刚过不久的那一战中,正是紫鼠所犯的一个小失误,导致白虎被大骑士亚瑟趁机一枪挑中,当场重伤垂死。六车一向团结,大家对白虎也一直服气得很,如今发生这样的事,紫鼠心中的愧疚和自责可想而知。

  “点别的吧。”灰蛇安然坐着,一头灰se长发如瀑,容貌中xing的脸上无悲无喜,静静道:“据。城主大人明天上午会召见城中所有的七星猎人,正午时分则会举行加冕大典,你们怎么看?”

  其他几人闻言,脸se都变得有些怪异难明。

  他们当然知道“城主大人”的正是杜兰德,正因如此,才尤其感到难以适应,因为上一次他们聚在这里,正是为了算计如今的城主大人杜兰德!

  “召见七星猎人什么的,大概是为了挑选新的牧城之车吧,毕竟我们几个基本都废了。难以担此重任了。”山猫的话语中,隐约透着一股怨气。

  其他四车闻言默然。

  山猫惨然一笑,苦涩摇头道:“其实我也知道,我们被击败只能明实力不济,跟城主大人没关系。事实上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在座的我们恐怕已经死了吧,牧者之城能否幸存也是两之事。我只是……我只是很不甘心……真的……真的很不甘心!!”

  “嗯,我明白的,这种不甘。”一个声音响起。却不是在场五人的声音。

  五车骤然转头,纷纷露出惊喜之se:“白虎?你终于来了!”

  话者的确是白虎,只见房门缓缓打开,白虎的身影出现在五人眼前。含笑而立。看到白虎这副模样,紫鼠等人一时间都惊得呆了。

  眼前的白虎一袭长袍,淡金se的头发中分而下,将五官脸庞衬得更加jing致绝美。她站得很稳。远比过任何一刻更稳。脸se白皙中透着健康的红润,一双美眸流光溢彩,全身上下无声散发着专属于八级巅峰强者的浓烈气势。

  “怎么可能?!”

  紫鼠有些失态地腾地一下站起身。撞翻了身后的椅子而不自知。白虎她,不应该是重伤垂死吗?就算已经苏醒过来,也不该如此容光焕发吧?!

  紫鼠目瞪口呆地看着腰杆挺直、脸se红润、气息饱满的白虎,揉了揉眼睛,愣愣地:“我没眼花吧?你是白虎?你……你之前伤得那么重,难道已经痊愈了吗?!”

  在座五位牧城之车都见到过当时白虎的伤势有多恐怖,那根本是正常人类无法承受的沉重伤势。事实上,若非白虎是一名太阳jing灵,自身生命力足够强大的话,她根本撑不了那么久。

  面对惊异莫名的五位同僚,白虎呵呵一笑,看起来十分愉快。

  她缓步走进房门,却没有到桌边的椅子上落座,反而转过身来,对着门外欠身一礼,恭敬地:“大人,请进吧。”

  五名牧城之车被白虎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后就看到一个身穿长袍、背负枪匣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不是杜兰德是谁?

  “这……这这——”紫鼠被惊得不出话来,主要是因为杜兰德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前后变化太大了。

  最开始,紫鼠只以为他是一个有些段的高阶猎人,审判大会后,杜兰德的形象则骤然变得神秘起来,后来与永辉大骑士的一战中,杜兰德独战米兰德和塞勒斯,当时给紫鼠等人的震撼已经很强了,可这还不是结束,就在昨天,杜兰德居然又摇身一变成了牧城之主!

  还是银狐反应最快,他挣扎着从椅子上弹起身子,似乎准备行礼,落地时却脚步一软,闷哼一声倒了下,旋即被一道柔和的大力托起。

  “城主大人!”银狐深深低下头颅。

  其他四人也终于反应过来,纷纷跪伏下来,向眼前这位牧者之城的最高统领表达尊重和敬畏:“——城主大人!”

  他们一边恭敬行礼,心里却冒出了各式各样的疑惑和猜测,实话,哪怕五人中最老谋深算的银狐,也没想到杜兰德会在这种时间、这种场合亮相。

  杜兰德很满意于眼前五人的反应,他坦然接受了几人的跪伏,然后淡笑着:“起来吧。”

  见五人有些犹豫地不敢起身,杜兰德不由笑了笑,伸虚托,五名牧城之车立刻感到一股无形大力将自己拉起,还保留着七级实力的紫鼠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都坐下吧。”

  杜兰德随意摆了摆,示意五车落座,然后他转头含笑看着白虎,反抽出背后枪匣中的东辉十字,交给她:“可以开始了。”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