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三十二 两派力量

卷三 章三十二 两派力量

  “对于城主大人的召见,在座所有的人都必须参加!!”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虽然音量不算很大,穿透力却非常强,一下就把吵吵嚷嚷的其他猎人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说话之人,是一个满脸肃冷高傲的女青年,身材高瘦,腿长腰细,胸部扁平,生着一张和男人没多大区别的长脸,双目狭长如狼,时时刻刻都在燃烧着可怕的战意,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来打架吧!来打架吧!……来狠狠地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架吧!!

  “……原来是她?”

  城堡外的杜兰德眉头微微一挑,似乎有些意外,旋即露出饶有兴趣的神se。

  他记得这个女青年,新车选拔的时候,这个好战如命的女人想也不想便站出来,胆大包天地挑战白虎,结果一分钟之内,便被白虎以同等的七级巅峰的力量放倒,惨遭淘汰。(见卷二章十五)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胸小还有些无脑的女人似乎是叫……嗯……叫什么来着?印象中似乎是个很极品的名字啊。

  “——黛比大人。”

  城堡中,一个七星猎人看着女青年,脸se有些不善:“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可都是ziyou之身!凭什么说我们‘必须参加’?”

  黛比闻言,唰地一下转头看了过来,眼中迸she出逼人的战意,刀子般的目光落在说话这人脸上,立刻将他后面的一番说辞给堵回嘴里。

  这就是黛比的作风——有矛盾?有不合?没事!打一架先,打完之后自然就没有矛盾没争议了。

  一时间,之前各种叫嚣着要离开牧者之城的猎人们都安静下来,这种时候,万一被黛比这个好战狂和女疯子给盯上,绝对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就连那两名主张离城的巅峰七星猎人,也有些郁闷地不说话了。黛比在实力上与他们相当,但极度好战的个xing却令人头疼。

  一个之前存在感一直很弱的虬髯男人这时终于抬起头来,看着黛比,慢慢地问:“理由呢?黛比,跟大伙儿说说你的理由吧。”

  虬髯男人是一名巅峰七星猎人,在杜兰德的感知中,他已经半只脚踏进八级门槛了,新车选拔中倒是没见到这人参加,想来是对自己能够突破到八级很自信,所以拒绝了当时六车发出的邀请信函。相比起来,虬髯男人的实力隐隐压过了在座的其他巅峰七星猎人们,他一开口,城堡中才真正安静下来,黛比也肃然起来:“理由?你问我理由?”

  “是的。”男人又重复了一遍,很耐心:“为什么说‘在座所有人都必须参加’?”

  黛比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扯了几下头发,干脆道:“没理由!干嘛一定要有一个理由?!我看城主大人比较顺眼。这就是理由!嗯,应该说……我挺喜欢他的,很有男人味道!”

  城堡外的杜兰德原本听得聚jing会神,一听这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虬髯男人脸se一僵。似乎也对黛比的种种极品言论感到无可奈何,他沉默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在座一共九名巅峰七星猎人,你们大多是参加过新车选拔的吧?我听说。城主大人当时也在场,几乎全程观摩了选拔过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是真的!”黛比立刻应道。

  虬髯男人却不理她。转头看向一个粗豪壮汉,微微笑道:“雷克斯,我记得你跟我提到过,你在新车选拔中坚持到了最后一轮,没错吧?”

  雷克斯点头道:“是。”

  “城主大人真的全程观摩了新车选拔?”

  “是。”雷克斯再次点头,心中却道:何止观摩?最后还插手了呢!那个巨人似的黑德森还差点被当场干掉!

  “你感觉,城主大人他为人如何?”虬髯男人继续追问。

  雷克斯认真回忆了一下当时发生的种种事情,最后简短说道:“霸气,但不霸道。”

  虬髯男人目光微闪,然后变得严肃起来,他稍稍挺直了身子,环视在座所有人,用沉厚有力的声音说道:“我明白大伙儿对于即将与城主大人见面感到焦虑,其实,我也一样,正因如此,我们才会聚在这里,商量对策。不过,有一点你们最好注意一点,就算打着离开牧者之城的主意,也要保持足够的敬意。我不希望再听到有人一口一个‘那个杜兰德’、‘这个杜兰德’地乱叫!这次永辉骑士之域打上门来,也正是城主大人出手才将敌人击退,虽然对于具体战斗过程不太清楚……不过,如果你们真心觉得自己是ziyou之身,觉得自己和牧者之城没有关系,那么,就不要把城主大人出手退敌看作理所应当,我们能活着坐在这里,都应该感激,不是吗?”

  顿了顿,虬髯男人再次重复了一遍:“所以,无论讨论结果如何,请保持必要的敬意!”

  这时雷克斯站起身来,说道:“来这里之前,我和其他参加过新车选拔的人商量了一下,我们都认为,城主大人召见我们应该没有任何恶意,对我们而言,反倒可能是一个机会!”

  “机会?能有什么机会?”一个尖利的声音反问道,说话的是一个秃顶老头,脸上的表情透着浓浓的尖酸味道。

  雷克斯脸se一沉,就要发作,虬髯男人却伸手按住雷克斯,哼了一声,冷冷盯了一眼那秃顶老头,说:“巴温,注意你的语气。”

  巴温咧嘴一笑,耸耸肩不再说话,不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没听进去。

  “雷克斯,请你继续说吧。”虬髯男人淡淡道。

  雷克斯吸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是这样的,我打探到了一些内部消息,据说之前永辉骑士之域打上门来的时候,还在牧场中的七星猎人们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事情,几乎全灭,数量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至少在十五人以上!也就是说,城中的七星猎人一下就死了至少十五个!这种情况下,原本就不算太多的七星猎人对于牧者之城而言,就变得更加重要了。这一点从城主大人对于那些参加暴乱的七星猎人只抓不杀,就能窥见一二。”

  停顿了一下,雷克斯脸se变得有些兴奋,说:“如今七星猎人数量严重缩水,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对于牧者之城的价值自然更高!城主大人专门选在蓝灵堡召见我们,绝不会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将我们这些人牢牢绑在他的战车上!你们忘了蓝灵堡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城主大人的女人——安德丽雅大人的地盘,没有人会在自己女人的地盘上大开杀戒吧,不怕脏了地方吗?”

  一口气说完,在座众人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雷克斯所说的不少情报都很震撼,尤其是牧场中超过十五名七星猎人身死,这消息太惊人,需要时间来消化。

  雷克斯看向虬髯男人,微微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过了半晌,巴温忽然开口问道:“雷克斯,你说超过十五名猎人在牧场中身死?这消息,是从哪里来的?有多可靠?”

  “消息渠道不能告诉你。”雷克斯嘴角一翘,平静地说:“消息本身应该相当可靠,死亡七星猎人的具体数目不确定,但只会比十五人更多,不会更少!”

  巴温“嗯”了一声,不吭声了,目光闪动不已。

  ……

  城堡外,杜兰德摇头一笑,转身离开,背负枪匣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雪幕中。

  已经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接下来无论这些猎人们讨论出什么样的结果,都关系不大。事实上,杜兰德不认为他们真能达成某些共识。

  他看得很清楚,七星猎人们隐隐然分为两派,各有各的主张,各有各的想法。

  一方是以巴温为首的“危机离城派”,主要以普通七星猎人为主,还有两名没有参加过新车选拔的巅峰七星猎人。他们认为牧者之城已经不安全了,永辉骑士之域早晚会再次打上门来,而杜兰德这个牧城之主,并没有足够的力量保证城池安全。

  另一方则是以虬髯男人为首的“机遇守城派”,以巅峰七星猎人为主,大多参加过新车选拔。他们认为目前的局势下,七星猎人这一级别的高端力量,对于杜兰德而言很重要,是稀缺资源,因此他们想要抓住机遇得到更多好处,为此哪怕冒一点风险也是可以的。

  “如果易地而处,我也变成他们中的一员,我会站在哪一边?”杜兰德这么问自己,却没有答案。

  对于杜兰德来说,这两派人的想法,他都可以理解。站在牧城之主的角度来看,两派人无分好坏,一方代表着恐惧,另一方则代表着。

  恐惧和并存,这正是杜兰德想要看到的东西。如果只有恐惧,所有七星猎人一心一意想着逃离牧者之城,或只有,所有人都想着趁机捞取好处,那才是真正的难以处理。

  杜兰德嘴角溢出一丝有些神秘的笑意。

  “开始有点期待了啊……天亮之后的召见会议。”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