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三十三 非同寻常的召见

卷三 章三十三 非同寻常的召见

  清晨,牧者之城中的猎人们早早地起来,更准确地说,许多人彻夜都没有睡下,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ri子——杜兰德.森德罗特,这位早在九年前就出现在人们视线之中的神秘人,即将在正午时分举行加冕大典,正式成为牧城之主。

  风雪依旧笼罩着黑暗雄城,不少猎人好奇难耐,走上街头,他们在城中各处转悠了几圈,却意外地没能看到任何与大典有关的场地、器材、装饰、人员等等。

  堂堂牧城之主的加冕大典啊,绝对称得上是震动大陆的盛事,应该无比隆重、异常盛大才对吧,怎么看上去一点准备工作都没有?

  猎手大厅的工作人员们,还在卖力参与着城池的修缮与重建工作,各式各样的敲打声吆喝声在城中各处此起彼伏,尤其是被亚瑟和安东尼联手冲破的那处城墙旁,数百名职业者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人类战职者和法职者合作无间,甚至能看到不少异族奴隶的身影,传教士和牧师则聚在一起,不时挥洒出成片的绚烂光辉,为辛勤工作的人们恢复体力。

  问题是,加冕大典应该比修缮城池重要得多吧?

  全城范围内参与修建的人员有近千人,却看不到哪怕一个为加冕大典做准备的人……

  难道,难道猎手大厅发布的有关加冕大典的消息是忽悠人的?

  现在想想,从发布消息到正式大典,时间只有一天不到,如此小得可怜的时间跨度本身就非常古怪,令人捉摸不透。

  于是,猎人们期待着,同时也深深疑惑着。

  ……

  ……

  蓝灵堡中,脸se憔悴的水晶看着安德丽雅。嗓音微哑地说:“姐姐大人,我……我想见杜兰德,但怎么都找不到他。”

  安德丽雅被水晶异常糟糕的气se吓了一跳,说:“怎么了,这么急着找他?你不知道吗,今天是他召见七星猎人的ri子,之后还要举行加冕大典,有什么事你先和我说吧,或者等到大典之后再说。”

  “哦,这样啊……”

  水晶脸上透出难以掩饰的失望。心中隐约生出一丝莫名的不安。

  ……

  ……

  在蓝灵堡顶层,有一间不算很大、却装饰高雅华丽的会议大厅。

  长方形的大厅正中,摆放着一张黑se长桌,同一款式的高背靠椅环桌摆放。会议厅很温暖,也很亮敞。吊灯和壁灯散发出的魔法光芒将整间会议厅照映得透亮。

  上午九点整,受邀的七星猎人们齐聚在会议大厅,杜兰德还没有出现,猎人们很安静地自行按照实力次序落座,以虬髯男人为首的一派坐在长桌左侧。以秃顶老头巴温为首的一派则对坐在另一侧。

  看双方隐约间剑拔弩张的沉抑气氛,双方昨晚的商议应该没能达成共识,从个别几人明显不够稳定的气息来看,商议过程也许并不和谐。

  不过。无论如何,这两派的七星猎人都乖乖地来了。

  哪怕是巴温这一派主张离开牧者之城的猎人们,也没那个胆子在杜兰德已经发出召见邀请的情况下,就自说自话地逃离城池。

  会议厅中的魔法指针悄然转动。沉默之中,已经九点二十了。

  不少普通七星猎人频频看向会议厅的大门,面露焦虑之se。巴温扫了一眼魔法钟表,轻声说道:“各位,稍安毋躁,离约定的九点半还有十分钟呢。”

  话虽这么说,巴温本人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他下意识地摸向腰间,却没能摸到剑柄,这才想起来进入蓝灵堡时,武器已经被暂时收走了。

  这种没有武器在身边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巴温伸手抓了个空,不由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坐在他对面的雷克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咧嘴一笑,语气微讽道:“巴温,很紧张吧?你其实不用刻意装作这么镇定。”

  巴温白眼一翻,并不接话。

  虬髯男人皱眉横了一眼雷克斯,不悦道:“城主大人应该快来了,安分一点,雷克斯!”

  与此同时,杜兰德正拉着薇薇安,沿着蓝灵堡的一条外廊,走向会议大厅。在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牧师打扮的人。

  薇薇安很乖巧地任杜兰德拉着小手,心中却很奇怪:不是去接见城中的七星猎人吗?为什么要带上两名牧师?

  杜兰德脸se很平静,嘴角隐约挂着笑意,正和三王通过jing神力交流着:“……罗德,加冕大典的消息,已经通告全城了吧?”

  “是的,大人。”罗德恭恭敬敬地应道,旋即略一犹豫,还是忍不住问:“场地什么的,真的一点准备都不需要吗?”

  “需要,你们现在开始准备吧。”杜兰德说。

  “啊?!”三王当场傻眼:“这……都已经九点半了啊,时间太紧了……!”

  杜兰德嘿嘿一笑说:“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当真!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就算现在开始准备,也来不及了啊,不是吗?嗯,让我看看时间……现在离大典开始,也就不到三个小时而已。你们只需要在大典开始之前,和白虎他们一起来蓝灵堡,就可以了。人到就行,其他都是小事,统统不需要理会。”

  罗德苦笑起来:“既然大人心里早有打算,我们三个就不多说了。”说完,他们的jing神力悄然退去。

  快到会议厅的时候,杜兰德忽然回头微笑道:“你们两个,不用那么紧张,找你们来没别的事,只希望你们等会可以出手救治一下伤员。”

  两名牧师完全没想到城主大人会突然转头对自己说话,惊了一下,随后诚惶诚恐道:“是,是!城主大人,一切如您所愿。”

  话虽这么说,两人其实颇为困惑,什么叫“出手救治伤员”?城主大人不是要去见那些七星猎人吗?一次召见而已,怎么会出现伤员?

  女牧师低垂着脑袋。偷偷瞥了一眼走在前方的杜兰德,隐约间,她似乎捕捉到了杜兰德嘴角勾起的一丝冷漠笑意。

  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女牧师连忙避开目光,脚步都微微一乱,虽然很快就调整过来,心中却难免胡思乱想起来。

  城主大人他……究竟打算干什么?

  九点半了。

  会议大厅的大门无比jing准地在九点半的那一刻打开,杜兰德和薇薇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出现在一众七星猎人们的视线中。

  杜兰德依然像往常一样,一身大陆通行的贵族常服。黑发披散,随着不断逼近血脉境界而愈发漆黑深邃的双眸微微一转,视线扫过会议大厅,旋即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猎人们在看到杜兰德的瞬间纷纷起身,有几人实在太紧张,动作过大,差点撞翻了身后的椅子,立刻吓出一身冷汗。

  虬髯男人、雷克斯、巴温、黛比等巅峰七星猎人就要镇定得多,他们起身看向杜兰德。然后深深弯下腰,恭恭敬敬地道:“恭迎城主大人!”

  “不必多礼。”杜兰德步履平稳地走进会议厅,点点头平淡道:“都坐下吧。”

  一众猎人犹豫片刻,才纷纷依言落座。坐下的瞬间,哪怕镇定如巴温也忍不住额头见汗。

  猎人们中不少人都近距离接触过杜兰德,甚至有不少人曾和杜兰德一起喝过酒,不过那时的杜兰德和此时是不同的。

  ——随着越来越接近血脉境。杜兰德体内专属于纯血战斗法师的一面开始渐渐觉醒,战斗法师以“战斗”成名,不只是因为森德洛好战的文化。更因为战斗的因子深植于每一名战斗法师的血脉深处。

  杜兰德并没有散发气势,然而他站在那里,就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如刀锋芒,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战意,无形无相,却又浓烈逼人!

  在主位面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血脉境战斗法师自然散发出的战意,对职业者造成的压力,堪比上位巨龙全力释放的龙族威压。

  越是接近血脉境,杜兰德就越是明白,这种传说中的战意压迫并非虚构,而是真实不虚地存在着的。

  今天的薇薇安也和往常不太一样,按照杜兰德的要求,她今天专门换了一身高腰塑腿的女式猎装,淡红se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高马尾,整个人看起来英武逼人,小小年纪已然颇具气势。

  她一言不发地跟在杜兰德身旁,俨然一副乖巧小徒弟的模样。

  杜兰德走到长桌尽头的主座,薇薇安抢上两步,伸手调整了一下座椅位置,杜兰德这才泰然落座。

  在猎人们略显疑惑的注视下,他将一个长长的匣子交给薇薇安,看起来,那似乎是一个枪匣,这么说城主大人其实不是用刀的,而是使枪的?

  薇薇安接过枪匣,将长匣立于一旁,然后安静地在杜兰德身旁坐下。两名牧师则自觉地远远站在会议厅的两角,随时等待着“伤员”的出现。

  虬髯男人和雷克斯交换了一下眼se,又和对面的巴温对望一眼,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开口道:“城主大人,在座一共九名巅峰七星猎人,三十三名七星猎人,已经全部到齐。斗胆一问,您今天召我们来,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杜兰德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你是?”

  “卡尔,您叫我卡尔就行了。”虬髯男人咧嘴一笑。

  “嗯,卡尔,我记住你了。”

  杜兰德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脸se一正,从容说道:“我今天邀请诸位来蓝灵堡,的确有重要的事想和你们商量,不过……”

  微微停顿了一下,杜兰德微笑道:“……不过现在人还没到齐,我想,等其他七星猎人也到了之后,我再说不迟。”

  “人还没到齐?”在场的七星猎人们不由愣住。

  只见杜兰德轻轻拍了拍手掌,会议厅另一个方向上忽然打开一道暗门,所有在暴乱后被捕的七星猎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ps:第一更!今天还会有更新。

  从今天开始,只要有时间,我就会逼自己码两更。十二月九ri之后,两更将成为ri常更新。这是对所有对我抱有期许的读者朋友的回报!

  我会加油,希望大家继续读下去,给予我更多的力量!我希望大家知道,我始终坚信自己有成神的潜力,也从未停止过对起点神位的憧憬和渴望。请、大家、给予我力量!!我的故事,就是为你们写的!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