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三十九 左手虚空,右手时光

卷三 章三十九 左手虚空,右手时光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最新章节...

  “珀丽、铁拳?”白虎低头看着名单,疑惑道:“我当年也在牧场中呆过,从来没听说过这两人啊。”

  以异族的标准而言,珀丽和铁拳都属于年轻一辈的强者,而白虎早在几十年前就离开牧场,以异族之身来到牧者之城,为三王效力。她不认识珀丽和铁拳也很正常。

  杜兰德简短解释了一番:“珀丽是夜精灵一族的族人,除了夜精灵一族的血脉,她体内还流着月精灵的血。”

  “夜精灵和月精灵的混血?”白虎眸中闪过一丝明悟:“原来如此……这个珀丽的天赋恐怕不一般吧?”

  杜兰德点头道:“修炼天赋暂且不提,战斗天赋的确卓越,而且潜力很大!所以我希望,她能像你一样,为我牧者之城效力。”

  “她实力怎样?年龄如何?”

  “七级。具体多大不清楚,但应该很年轻。”杜兰德和珀丽也不过一面之缘,要不是种子娜塔的提醒,杜兰德也许不会这么重视她。

  杜兰德笑道:“我给你的这份名单中,除了铁拳之外,其他都是七级强者,以你如今的实力和手段,想要收服应该不难。不过有两个人,你要特别注意!一个是铜须,他是火枪矮人一族的族长,心思很重,冷酷无情,这种人有时候很好用,却难以真正驾驭,你要随时提防。”

  停顿了一下,杜兰德继续道:“另一个要注意的是埃尔莎。唔……怎么说呢,蓝灵堡中有一个侍女,叫水晶,她应该是埃尔莎的女儿……”

  以前杜兰德并不清楚水晶的身世,水晶也一直没机会当面告诉他,有关埃尔莎和水晶的母女关系,还是水晶告诉了薇薇安,再由薇薇安跟杜兰德提起的。

  “……明白了。”白虎看着杜兰德。眼神奇异,语气却一本正经:“埃尔莎是杜兰德大人的女人的母亲,没错吧?我会注意的。”

  杜兰德张了张嘴,本想说“水晶不是我的女人,老子可还没睡过她呢”,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这种话,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最后,就要说到铁拳了。

  “……铁拳是铜须的儿子,不过他们父子俩关系很差。具体情况你可以去问问铜须,我就不多说了……”杜兰德揉着眉心说:“铁拳现在应该在牧场里,他实力很强,应该比你突破之前还要强!”

  白虎大吃一惊,她在突破前已经是八级强者中几乎无敌的人物了,强如黑德森也不得不承认差她一筹,这个听都没听说过的铁拳,居然能有如此实力?

  只可惜杜兰德没再多做解释,只让白虎自行安排处理。他暂时不太愿意与铁拳见面。在牧场中。火枪矮人一族几乎所有的老人和孩子尽皆死于杜兰德之手,虽然那并非杜兰德本意,却很难跟铁拳说清。如今杜兰德各种俗务缠身,还要加紧融合元素心脏。以求更稳妥地突破到血脉境界,要考虑的事情太多,索性暂时不见铁拳,火枪黑瑟也就先放在铁拳手上了。

  白虎离开会议厅时。手里依然死死抓着那张名单,薄薄一张纸片重若千斤,压得白虎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张名单极具意义。不只是因为上面的八个名字都有至少七级的战斗力,还因为牧场中的非人异族们从此多了一个机会。

  一个从牧场中脱身出来的机会!

  一个不再以猎物的身份苟活的机会!

  “选择留下来,果然是对的啊……”白虎心中默默道,眼神一点点坚定起来,她将名单贴身收好,深深吸了口气,大踏步走出了蓝灵堡。

  ……

  ……

  会议厅中,杜兰德站在窗边,静静看着白虎的背影大步离开,嘴角隐约浮现出一丝奇异的笑容。

  片刻后,他重新走回到魔法地图前,再次审视起来,一时间,整间会议厅中安静得只剩下魔法钟摆有节奏的响声。

  接手牧者之城以来,杜兰德一番大刀阔斧地整顿改革,已经基本建立起一套全新的体制,将一切能够成为战斗力的人员凝聚起来,组建起属于牧者之城的军事力量,而不是像原来那样一盘散沙。

  如今,三王坐镇城池,七车训练军队。三天之内,五支新建的军队将出城进行第一次针对永辉骑士之域的征伐,吹响杜兰德征战大陆的第一声号角。等到白虎将名单上那八名异族强者收罗帐下,再拉起一支由各个异族构成的军团,杜兰德就可以进一步放开手脚,将一系列计划付诸实施。

  可以说,一切都已经基本步入正轨。

  杜兰德静静看着眼前的魔法地图。

  地图上,五个红色圆圈醒目地标识出了这次的出征目标——维亚镇、罗兰城、半兽山脉、红河谷、还有弦月森林。

  这五个地方距离牧者之城不算很远,以五支军队的速度,顶多一天便可抵达。

  其中,维亚镇佣兵云集,罗兰城则是大陆西北部有名的赌城,人口流动性很大,而且没有明确的首领。两者理论上算在永辉骑士之域的领土范围之内,但由于位置偏远和资源匮乏,一直以来并没有受到严格的统治和管理,反倒以自治为主。

  简而言之,维亚镇和罗兰城对于永辉骑士之域而言,根本不重要。它们只是地图上的两个不起眼的小点而已。至于半兽山脉、红河谷、还有弦月森林,这三处完全不是人类居住地,半兽山脉是头脑简单的半兽人和魔兽的天下,红河谷中遍布强盗团伙,弦月森林根本罕有人至。

  然而,杜兰德偏偏选择了这五个地方,作为第一次出征的目标,也不知道究竟看中了它们什么。

  “呵呵,永辉大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我会选在这个时候出击吧?”杜兰德盯着地图,淡淡一笑。

  他的目光落在地图上那五根箭头上,每一根箭头都殷红似血,它们分别从维亚镇、罗兰城、半兽山脉、红河谷和弦月森林出发,然后剧烈收拢。看起来就像五杆尖枪,全部插向地图上的一个点。这个点位于大陆西北部,以乳白色的马头作为标记。

  看着这个白色马头标记,杜兰德脸上浮现出无比愉快的笑容。

  ……

  ……

  吃过午餐,杜兰德照例来到演武场,开始修炼。

  成为牧城之主后虽然俗务缠身,杜兰德却从未放下修炼,反而越发勤奋。

  如今他已经站在血脉境界的大门之前,伸伸手,就能触摸到一丝血脉的奥秘。之所以迟迟不尝试突破。是因为他一直在融合元素心脏。

  经过这些天来的努力,融合进度堪堪超过五成,也就是说,大约一半的元素心脏彻底融入到杜兰德原本的心脏中去,成为杜兰德身体的一部分。

  “……还真是幸运啊,在这资源贫瘠的异位面,居然都能收获一颗珍贵的元素心脏。”杜兰德微微一笑。

  元素心脏以元素源石为原材料炼制而成,放在主位面都是一等一的奇珍,初步融合之后。杜兰德感到自己全身血脉隐约跳动了几下,也不知道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具体变化。

  站在演武场中心,杜兰德双眼微阖,仔细感受着心脏的脉搏。

  每一次搏动。杜兰德都能隐约感到全身的血液随之欢腾雀跃。看起来,元素心脏似乎给杜兰德带来了某些意想不到的变化,只是目前杜兰德还说不准具体是什么样的改变。他只知道,应该是某些好的变化。这也是战斗法师的直觉给他的答案。

  某一刻,杜兰德忽然睁开双眼,气势节节攀升。他伸手虚握,大片冰之力在掌间浮现,凝聚成一柄蓝色长刀。

  长刀造型不似橘焰长刀那般奇诡,反倒在简约中透出高贵华美。构成长刀的蓝冰也不晶莹通透,而是显得有些浑浊斑驳,好像蓝色的琥珀。

  ——琥珀之刃。

  杜兰德的神情异常专注,甚至带着一丝庄重,看着手中的长刀久久不语。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加紧练习琥珀之刃,越是深入钻研,杜兰德就越是感受到这一招的博大精深。

  在各大主位面之间,橘焰鬼斩的名头很大,几乎是火系战斗法师的代名词,相比之下,冰系战斗法师的琥珀之刃的名气,就要小得多。

  提起冰系战斗法师,人们也许会联想到绝对零度、拟龙吐息、冰棺、艾尔德斯之霜冻铠甲……等等绝招,却很少有人会想起琥珀之刃,原因无他,只因为琥珀之刃实在太难了!能掌握这招并熟练运用的人太少太少,因此名气不显。再加上这一招并非用来攻击,与战斗法师的哲学有些不符,愿意去学的人就更少了。

  看着手中的琥珀之刃,杜兰德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情,想起了当年在战斗法师学院进修时的场景。

  当时,杜兰德花费了大量时间选择今后的主修方向,由于他身兼冰火两种对立属性,选择更多,也更为困难。

  火系选的是橘焰鬼斩,这点毋庸置疑,杜兰德的导师也没有异议。但在冰系主修方向的选择上,杜兰德记得自己和导师产生了巨大的争执。按照杜兰德的本意,他打算主修的是拟龙吐息,或是冰棺。两者都是大规模杀伤性的冰系法术,绝对的高端、华丽、上档次!但杜兰德的导师却坚持让他选择琥珀之刃。

  杜兰德还记得当时导师所说的理由:“……杜兰德,你的天赋毋庸置疑,我也相信,你无论选择拟龙吐息,还是冰棺,今后都会成为一名强大的战斗法师!我始终坚信这点。但是,但是!你如果选择琥珀之刃的话,一定会走得更远!也许会成为森德洛历史上最伟大的战斗法师之一!橘焰鬼斩主攻,琥珀之刃主防,双刀配合,相辅相成,到时候,你就是无敌的!”

  当时杜兰德很不情愿,因为琥珀之刃不是用来进攻的招数,而少年时期的他无比痴迷于进攻、进攻、再进攻。

  直到现在,渐渐熟悉琥珀之刃的种种特性的杜兰德,才真正理解了当年导师的良苦用心。他伸手一抓,橘焰长刀出现在另一手中。

  双刀在手,杜兰德一边随意比划着,一边反复喃喃着一句当年他的导师每每挂在嘴边的话:“左手虚空,右手时光!”(未完待续。。)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