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四十二 杀镇骑

卷三 章四十二 杀镇骑

  肯特恭敬应了一声,走进屋将雷诺放下,然后悄然离开,一进一出,落地无声。

  换上新炼制的巫妖之躯后,肯特看上去和正常人类无异,身形挺拔,宽肩窄腰,在劲装轻甲的映衬下,显得活力四溢。

  唯一不变的,是那张半边血肉半边骷髅的可怕脸蛋,这也是肯特全身上下唯一还属于曾经那个圣者死灵法师的部件了。

  与之前那具融合了各种族身体部件的巫妖之躯相比,肯特如今的身体并不十分强大,力量和速度堪堪达到八级,防御力则是接近九级的水准。

  不过老巫妖看起来一点也不沮丧,因为他在灵魂方面又进了一大步,尘封的圣者灵魂之力渐渐复苏,论实际战斗力,肯特其实已稳立九级。武器也从铁锤变成了两根说不清是法杖还是短棍的黑se钢条。

  房门悄然合拢,会议厅中只剩下杜兰德和雷诺两人。

  杜兰德自顾自对着魔法地图,不时伸手勾画一番,圈出一些重要的地点并加以标识。他身旁放着一张高脚椅,不大的椅面上垒放着厚厚一摞关于永辉的资料。

  曾经的八大镇骑士之一,骄傲的“白银之枪”雷诺满心屈辱,半躺在沙发里,不断发力想要挣脱绳索,结果却只是徒劳。

  杜兰德也不理会,始终背对雷诺,专心致志地研究地图。

  渐渐地,雷诺重新冷静下来,他微微眯起双眼。审视着杜兰德的背影,努力想要从这位一夜间忽然成为牧城之主的人身上看出些什么。事实上。目前永辉骑士之域对杜兰德的了解很少,与杜兰德交过手的永辉之人中,塞勒斯被杀,大骑士米兰德被俘,有关杜兰德的情报还很模糊。

  雷诺盯着杜兰德看了许久,眼中渐渐浮现出困惑之se,因为他没从杜兰德身上感受到任何强者的气势。

  这让他不由想起不久前从zhongyang圣城传来的那份机密情报,其中摆在第一位的。就是有关“新任牧城之主:杜兰德.森德罗特”的档案整理,其中关于杜兰德真实等级与实际战力的描述是:暂且不明。疑似圣者,或圣者以上。

  “这根本没道理啊……”

  雷诺对自己的眼光还是有些自信的,他曾经见过当代圣骑士大人,近距离感受过那种渊渟岳峙般的恐怖气息,但从杜兰德身上,雷诺什么都没感受到。眼前这位新任牧城之主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但这怎么可能?

  苦思无果,雷诺索xing暂时放下,他的目光又落在杜兰德身前那张地图上。

  这是一张非常详尽的大陆地图,地图的左上角,也就是大陆西北疆域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标识。看得出来。杜兰德目前的主要注意力都在这片区域。

  地图上,距离牧者之城不远的地方,有五个堡垒模样的标记,连成一条线,如一扇屏风。护卫着后方的牧者之城。这道屏风背靠牧者之城,面朝大陆西北疆域。一条条猩红se的箭头以五座堡垒为起点。延伸出来,插向西北疆域的各处要地。

  在五座堡垒一旁,标注着一行小字:五大连堡计划。

  雷诺心中微微一凛,嘴上却嗤地冷笑起来:“我说,你该不会是想把整个西北疆域都吞下来吧?”

  “怎么,不可以吗?”杜兰德头也不回地问,语气平静。

  雷诺脸上的嘲讽之se更浓郁了:“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大陆西北疆域有多大吗?你明不明白,这么多的土地,这么多的人口,管理起来有多难?就凭一个小小的牧者之城,你确定能统治得过来?!”

  对于这番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杜兰德一点也不生气,悠悠然回了一句:“牧者之城的确很小,不过,永辉圣城也不见得大到哪里去,不是吗?既然一个不大的圣城就可以统治整片大陆,我牧者之城想要吞下西北疆域,胃口也不算很大吧。”

  说完,杜兰德终于转过身来,微笑着走到雷诺对面的沙发坐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说:“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们永辉的第一代圣骑士——借兵、扩张、再分封贵族——这一手,实在漂亮!别说是在这个小小的次级位面,哪怕放在主位面,初代圣骑士的所作所为也足以放进教科书了。”

  雷诺骤然睁大了双眼,好像听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死死盯着杜兰德,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一阵不成整句的话语:“你……你居然……异、异位面……?!”

  杜兰德淡淡一笑,并不接话,眼中隐约闪过若有所思的神se。

  从雷诺的反应来看,永辉骑士之域的真正高层对异位面之说其实是相信的,这一点,与永辉对外的宣传迥然相反。

  “唉,可惜了……”杜兰德暗自一叹,他是在为薇薇安叹息,也是在为薇薇安的爷爷叹息。

  据薇薇安说,她爷爷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占星师和学者,以观测星辰的方式研究异位面,并始终坚信异位面的存在。他的学说曾一度引起轰动,却也因此招致祸端,最终被永辉骑士之域派人抓捕并送上了专门针对异端学说的十字审判。

  杜兰德微微出了会儿神,然后摇了摇头,将这些感叹放在一边。

  雷诺的脸se变幻不定,片刻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你刚才说次级位面,还有什么主位面……这些具体都是什么意思?”

  杜兰德摇头道:“你不需要知道。”

  雷诺却不愿轻易放弃:“告诉我!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你要知道,这次你派人进攻白马城,已经犯了大忌!圣骑士大人和米兰德大人都不会放过你的!明白吗?你已经大祸临头了!所以。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你的罪孽!”

  “……”杜兰德无言地看着义正言辞的雷诺。片刻后无奈叹了口气说:“骄傲使人愚蠢,我算是亲眼见识到了。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的‘米兰德大人’如今就在蓝灵堡的地牢里关着呢。”

  雷诺哈哈大笑:“米兰德大人可是圣者之尊,怎么可能被抓?!他可是我们永辉骑士之域,除了圣骑士之外的最高jing神领袖!被抓?你当我是白痴嘛!!”

  然而,看着杜兰德平静如水的脸se,雷诺渐渐笑不出来了。

  杜兰德轻轻叹了口气:“你说对了,米兰德的确是圣骑士之外的最高jing神领袖——谁都可以被俘,他不可以。”

  微微一顿。杜兰德略带怜悯地看着陷入某种巨大恐慌的雷诺,轻声说:“……我只是没想到,永辉对米兰德被俘的消息的封锁,居然到了这种程度!以你的实力和地位,居然都没资格知道事实的真相。看来,我得重新评估米兰德的价值了。”

  米兰德在大陆上的名头极大,甚至压过了当代圣骑士。他的那句名言。“我以人类之躯,奉献一生,将神之永辉播撒至每一寸异族土地。”,至今依然为人们所称道。

  某种意义上,第一大骑士米兰德就是永辉骑士之域的标志,或者说。是一杆旗帜。

  旗帜,是不可以倒的。

  正因如此,杜兰德抓住米兰德后,并没有对外宣布第一大骑士被俘的消息,因为。一旦米兰德被俘的消息传开,就意味着牧者之城与永辉骑士之域之间再无回旋余地。不死不休,全面战争的爆发几乎在所难免。而这并不是杜兰德想要的,至少现阶段不想。

  杜兰德的确打算对永辉下手,却不想cao之过急。

  相比之下,把大骑士米兰德牢牢握在手中,才真正让永辉骑士之域寝食难安,因为永辉永远不知道杜兰德会在什么时候打出米兰德这张牌。

  等到时机成熟,杜兰德再真正公布出米兰德被俘的消息,那时对永辉的打击才是毁灭xing的。

  现在看来,永辉骑士之域也小心封锁着米兰德被俘的消息,就连镇骑士都没资格知道,这么说来,知道实情的人只有圣骑士和大骑士了吧。这意味着米兰德的价值比杜兰德想象中更大!

  “好了,不说米兰德了,说说你吧。”

  杜兰德看着脸se一点点变得绝望的雷诺,轻笑着说:“米兰德被俘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应该明白,这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吧?”

  雷诺嘴唇动了几下,嘶哑地说:“你要杀我?”

  “不错。”杜兰德抿了抿嘴,盯着雷诺的双眼平静说道:“我本不打算杀你,因为一个活着的镇骑士永远比死的价值更大。不过很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花费jing力筹划了针对白马城的突袭,永辉圣城却没有给我我想要的反应。它他/妈的根本就没反应!所以,我在想啊,是不是我给的刺激还不够强烈?动静不够巨大?耳光不够响亮?”

  微微一顿,杜兰德微笑看着雷诺,认真且肯定地说:“我觉得,一个死的镇骑士,应该是一记分量足够的耳光。”

  雷诺终于感到恐惧,这种情绪一旦涌起,竟是一发不可收拾!

  “等、等一下!别——”

  惊叫声骤然卡在雷诺的喉咙里,他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到自己心口部位出现了一个血se窟窿,伤口在冰与火之力的交织作用下没有溢血,他的心脏已经被杜兰德击得粉碎。

  ps:谢谢诸位的各种票各种赏,受宠若惊。前些天说过只要有可能就写两更,只可惜这几天一直是“没可能”的情况。写不出两更,我就不求票了,没脸求啊。另外,木头正式成为全职作者已经进入倒计时,短则一周半,长则三周。每ri两更的好ri子就要到来,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耐心等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