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四十三 风雨欲来

卷三 章四十三 风雨欲来

  心脏破碎,身体各处组织也在一瞬间被冰火力量反复碾过,这种伤势已是无法挽回,哪怕有顶级牧师在场也难以拯救雷诺的命。レ♠レ尽在

  这位曾经风光过、强大过、荣耀过的白银之枪死死盯着杜兰德,奋尽最后一丝气力嘶声说道:“圣……骑士大人……不会放过——”

  最后一个“你”字还没说完,他眼中的神采便彻底涣散了,僵硬的身躯渐渐冰冷下去。

  杜兰德漠然看着缓缓软倒在地的雷诺,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然后站起身,淡淡吩咐道:“把这家伙带走,五大连堡修建完成之前,我要他的尸体每天都高悬在堡垒前方!让永辉、也让全大陆的人都看个清清楚楚!”

  镇骑士在永辉的地位,相当于牧城之车。在大多数人眼中,这已经是相当高层的人物了,杜兰德不相信在镇骑士被暴尸的情况下,永辉圣城还能继续保持沉默。

  熟悉杜兰德行事作风的肯特一直等在门口,闻言立刻恭声应是,推门进来。

  老巫妖目光一扫,就看到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镇骑士雷诺,不由暗自叹了口气。

  就在刚才,雷诺还是拥有八级实力的强悍人物,如今等待他的却是全无尊严的暴尸,这让不久前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的肯特心中颇感唏嘘。

  这时杜兰德已经重新走回到魔法地图前,继续研究起来。

  肯特想了一下,轻声问:“杜兰德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注意安全。”杜兰德有些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肯特脸se一凛,沉默片刻后说:“明白。”

  他知道杜兰德指的是什么——之前米兰德不杀肯特,塞勒斯活捉蝎,种种迹象表明永辉似乎对两人另眼相看,否则也不会特地留下活口,想要把他们带回永辉。

  杜兰德的意思。就是让肯特小心防范。

  好在目前虽然还不知道永辉的真正动机,但以肯特如今的实力,再碰到大骑士亚瑟和安东尼,自保或逃走还是可以做到的。

  ……

  ……

  一天后,一个惊人的消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席卷大陆:负责西北疆域的镇骑士雷诺.凯死于牧者之城,尸体高悬示众!

  这个消息不仅震动了大陆各地的受封贵族,也震动了牧城内部!尤其是正在建设五大连堡的七车。雷诺是他们联手活捉的,他们本以为杜兰德不会杀雷诺,而是会牢牢攥在手中,作为将来与永辉交锋时的一大筹码。没想到杜兰德居然如此狠辣,说杀就杀。

  若一对一战斗,七车中除了白虎和肯特,其他五人还未必是雷诺的对手呢。

  看到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被暴尸示众,七车表面镇定,心中其实很震撼,也由此深深感受到杜兰德的决心,以及信心。

  雷诺被暴尸示众的第二天,永辉zhongyang圣城终于有反应了。

  ——在圣城的统一调度下。西、南、北、西南这四个方位的四名镇骑士,以及他们手下的骑士团将齐赴大陆西北,对正在修建的五大连堡发动攻势。另外,据说大骑士亚瑟和安东尼也会出动。参与到对五大连堡的围剿之中。

  这绝对是一次规模巨大的调动!

  除了两位九级大骑士、四位八级镇骑士、以及如狼似虎的镇骑士团,圣城还发布命令,要求西北贵族召集私军,以供永辉驱使。

  看起来。永辉是打算在五大连堡尚未建成之前,就以雷霆之势将其连根拔起,绝不让杜兰德的这一阶段计划成功。

  如此强硬的回应。让之前不少心存惶恐和不安的各地贵族重新镇定下来,只等见证一场必将记入大陆史册的强强碰撞。

  牧城蓝灵堡中,收到消息的杜兰德沉默了许久,眉头一点点凑到了一起:“……反应倒是有了,但似乎还不够。”

  他微微眯着双眼,沉吟道:“圣骑士没有发表任何公开声明……zhongyang圣城周围那些真正有实力的受封贵族也没动……这其中,恐怕有些古怪啊。”

  三王不解道:“两名大骑士加上四名镇骑士,这声势已经很大了,大人还觉得不够?”

  “不够!”杜兰德沉声说道:“永辉一贯霸道,吃了这么大的亏,理应反应得更激烈更强硬才对,说实话,哪怕所有镇骑士齐至五大连堡,我也不会感到意外。”

  思索良久无果,杜兰德最终决定:为了保险起见,将罗德派往五大连堡坐镇,罗格和罗特则留守在牧者之城。

  对杜兰德来说,五大连堡必须迅速建成,才能更好地展开下一步行动。这五座战争堡垒的意义不仅在于战术与战略上的攻防,更表明了杜兰德势在必争的强势态度。它是进击大陆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如果这第一步都完不成,或进行得极不顺利,后面的计划想要开展,就难了。

  接下来的几天内,大批永辉的军队开始在西北疆域集结,其中包括了四名镇骑士所率领的jing锐部队,以及受封贵族们贡献的私军,号称十万之众。相较之下,五大连堡的猎人和异族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一千五。双方人数差距极大。

  战争还未正式打响,气氛已经变得十分凝重。

  几天中,杜兰德忙得不可开交,他一边安排城里城外的各项事宜,一边加紧修炼,还抽空将种子娜塔种了下来。

  杜兰德刻意等到初chun再种下娜塔,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娜塔重焕生机的几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安德丽雅。也不知道这个习惯xing异想天开的女人究竟怎么想的,竟然霸占种子娜塔至今,才交还给杜兰德。

  她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森之古树的种子蕴含强大的生命力量,有美容养颜的奇效,传说中甚至有可能让女人青chun永驻。杜兰德甚至怀疑安德丽雅会偷偷背着自己把娜塔给吃了!

  好在最终安德丽雅还是交出了娜塔。

  杜兰德将娜塔种在猎手大厅旁边,出乎意料的是,种子种下去没多久居然就发芽了!?这完全出乎了杜兰德的预料。按照他原本的预计,种子娜塔再次焕发生机的几率不超过五成,没想到事情居然进行得如此顺利。

  被欣喜情绪占据的杜兰德并未深究各种原因,只是单纯地将原因归结于运气。

  他交代罗特好好看管新生的森之古树,然后就将这件事暂放一旁。毕竟森之古树的成长速度并不算很快,杜兰德不可能一直从旁盯着。

  ……

  ……

  入夜,蓝灵堡中正在进行一场男女之间的战争。

  大床有节奏地起伏着,卧室中没有亮灯,月光透过窗户投she进来,隐约勾勒出床上正激烈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杜兰德将女人长得令人窒息的美腿扛在肩上,占据着最佳的攻击位置和角度,小幅度却绵密而有力地进攻着,像一个耐心的猎人,不急不躁,一点点将女人送上巅峰。

  安德丽雅被牢牢按在床上,不愿在这个战场上轻易认输的她顽强而徒劳地抵抗着,小嘴时张时闭,不时漏出一两声难以抑制的尖叫。

  “等……一下……别!唔……啊啊啊啊!”

  她忽然一把扣抓住杜兰德的手臂,挺腰仰头,发出一声崩溃似的嘶喊,涂满香汗的娇躯绷紧了一瞬,然后一下一下抽搐起来,片刻后一点点瘫软下去。

  许久之后,房间中响起安德丽雅软腻的哼声:“不行了……今天不要了……”

  杜兰德还有些意犹未尽,但考虑到安德丽雅只是普通人,体力远不及职业者,还是退了出来。随手拉过毯子盖上,杜兰德将女人软软不受力的身子揽入怀中,两人静静拥在一起。

  安德丽雅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地支起上身问:“刚才……刚才有做好保护措施吧?”

  杜兰德温柔把玩着掌间的丰满,笑着点点头。他和安德丽雅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印象中,安德丽雅似乎在这点上非常注意,有时甚至让杜兰德感觉有些过了头。

  见杜兰德点头,安德丽雅这才放心下来,没好气地拍掉杜兰德不安分的手,又一头钻进男人怀里,闷闷地问:“五大连堡那边,估计这两天就要开打了?”

  “嗯。”

  “胜算如何?”

  “……不太好说。”

  “呵,很少见你这么谦虚啊。”安德丽雅轻挠着男人的胸膛,嘻嘻笑着:“谁让你那么急吼吼地跟永辉掐起来!现在知道难度不小吧?”

  杜兰德笑了笑,平静地说:“虽然有些预料之外的事,也有些暂时不太清楚的点,但总的来说,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着。”

  话虽这么说,脑海中却不由想起白马城被攻克后,圣城那令人费解的缄默。隐约之间,杜兰德总觉得有些不安,似乎有一块无形的yin影横于心间,徘徊不散。

  “森之古树种得怎么样?”安德丽雅又问。

  说到这个,杜兰德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笑容:“长势出奇得好!”

  “是吗?那就好。”

  安德丽雅风轻云淡地应了一声,然后忽然话锋一转,换了一个话题:“我听说,你那个小徒弟这些天在跟你闹别扭?水晶那小妮子最近也在刻意避开你。你有什么想法吗?”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