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四十六 拟龙吐息!

卷三 章四十六 拟龙吐息!

  双方隔着相当一段距离,杜兰德一脚重踏地面,腿部发力,腰背拧转,劲力自下而上,最后尽数灌注于双拳,狠狠轰击出去。

  “喝!!”

  随着一声断喝,以杜兰德的落足之地为中心,大片大片的裂纹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从高空看下来,他所站的地方凭空下陷,形成一个巨大的凹坑,也不知道杜兰德并不如何魁梧壮硕的人类身躯中,究竟蕴藏着何种程度的巨力!

  拳劲如山崩,意到劲到,直奔前方那两道模糊身影的背后而去。

  杜兰德的战斗体术虽然以杀人无形为主,但必要时,同样可以做到声势惊人,拳势之狂暴,完全不下于黑德森或铁拳。

  “该死的,快躲开!”矮小身影惊怒大叫。

  “废话!还用得着你说!”高大身影重重一哼。

  他们似乎是打定主意不与杜兰德正面交锋,一心一意只想逃脱。两人都没有回头,直到拳劲即将轰至,他们才做出反应。只见高大身影双脚重踏地面,竟然在极限速度之下,再次加速,于刻不容缓之际向旁边一闪,避开杜兰德的拳劲轰击。

  杜兰德目光微微一闪,“好家伙!这种敏捷程度,已经不在圣者范畴之内了吧?”

  牧者之城周围尽是黑se旷野,植被不多,倒是零星地分布着一些不高的小山,或者说土丘。

  呼啸的拳劲几乎是擦着那两个家伙的身子掠过去的,然后狠狠撞击在一座土丘上。隆隆声中,整座土丘轰然崩碎,就好像烈xing炸药从中炸开,无数破碎的土石飞上高空,向四面八方飙she。

  高大身影看得心中一寒,低骂一声:“疯子!至于追得这么紧吗?”

  “至于。”一个声音在头顶正上方淡漠响起。

  正疯狂逃窜的两人骇然抬头,这才发现:杜兰德已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两人头顶。那凌空飞行的矫健身影,就好像一头苍鹰,随时伺机俯冲而下。

  高大身影还在震惊,矮小身影忽然喊起来:“看他的手!”

  只见杜兰德人在空中,面目朝下对着地面,他的双手在胸前交握,结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手印。

  在两名圣者的概念里,一般只有法职者才会使用手印,手印和咒语都是辅助施法的特殊手段,相比起来。咒语更加普遍,手印则只会用于一些特殊的法术技能。

  两人自认也是见多识广,却完全认不出杜兰德此时所结的印。

  ——那是一个十分繁复的手印,带着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韵味,看着那手印,两名圣者忽然一阵恍惚,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某种苍凉、粗豪、高傲的吼啸!

  “拟龙印!”

  杜兰德轻声说道。他冷漠地盯着下方的两人,胸前的手印在这一刻似乎活了过来。好像一头振翅yu飞的巨龙!

  拟龙,即“模拟巨龙一族”。

  在杜兰德的家乡森德洛,有一派战斗法师,被称为“拟龙战斗法师”。他们钻研龙的优势、龙的身体结构、龙的天赋能力、以及龙的血脉属xing。并结合战斗法师自身特点,加以模仿。

  这个流派的战斗法师刚诞生时,曾遭到了相当大的非议。许多老派战斗法师愤怒地认为:这是对战斗法师的亵渎,是对整个森德洛的侮辱。战斗法师不需要模仿任何职业或生物。哪怕是天生强大的龙族!

  但无论如何,拟龙战斗法师依然势不可挡地崛起了,并发展成为相当有影响力的一个流派。

  杜兰德并不是一名纯粹的拟龙战斗法师。

  当年他曾经考虑过钻研冰系的拟龙吐息——一种深度模拟龙族吐息的战斗法术。但最后。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他还是选择了“琥珀之刃”作为冰系专jing的能力。尽管如此,他依然分出了部分jing力,大致学习了拟龙吐息。而拟龙手印,正是发动拟龙吐息的辅助手段。

  杜兰德手结拟龙印,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呼呼呼!

  就好像一头巨龙仰头吸气,方圆百米之内的气流都被带动起来,一时间风起云涌。在两名圣者惊骇的目光中,杜兰德的胸腔十分夸张地膨胀起来,肺部扩张到极限,凝停了一下,然后杜兰德张开嘴巴,对准下方,发出一声沉闷不似人声的咆哮!

  “吼!!”

  大片大片的冰蓝se吐息从他口中喷出,狂涌着、翻滚着,狠狠撞上地面!两名圣者还来不及发出惊呼,就被彻底淹没。

  冰之力凝聚而成的吐息被地面所阻,去势一转,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所过之处,地面瞬间凝成冻土。当吐息退散时,方圆千米之内,尽是凝聚不散的森森寒气,和镜面似的坚硬冻土。

  哒啦一声,杜兰德轻盈地落地,长长呼出一口气,“……好久没用过拟龙吐息了,幸好幸好,还没太生疏。”

  拟龙吐息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被称为“拟地龙”,吐息威力堪比中位巨龙——也就是龙族之中血统不算低下、但也不算高贵的分支,比如银龙、炎龙、影龙。

  第二阶段被称为“拟天龙”,吐息威力堪比上位巨龙,比如黄金龙族、天空龙族。

  第三阶段则是“拟神龙”,吐息威力堪比龙族中最强大、最高贵的七彩龙、五帝龙。

  杜兰德并没有选择拟龙吐息作为专jing能力,他的主要jing力都花在琥珀之刃和橘焰鬼斩上,因此,他刚才施展出的拟龙吐息还在第一阶段,也就是“拟地龙”,距离“拟天龙”还有一段差距。

  至于“拟神龙”,杜兰德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练不成,因为这一阶段的修炼,需要和真正的七彩龙族或五帝龙族战斗,并在战斗中观察学习,还要辅以半神火种的复制之力。在这位莫名其妙的低级位面,怎么可能会有七彩龙或五帝龙?

  寒气渐渐散去。

  杜兰德目光一转,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方向。淡淡地说:“你们两个,送个情报还要鬼鬼祟祟地cao纵他人,真这么见不得人吗?”

  “哼!”怒哼声响起。结结实实吃了一记拟龙吐息,两名圣者终于不再逃窜,他们心中恼火,同时小心翼翼地和杜兰德保持着距离。

  在杜兰德看来,两人明显受了些伤,这还是在杜兰德有意控制力道的情况下。奇怪地是,哪怕受了伤,他们依然不愿以真容示人。仍处于隐匿状态。杜兰德全力发动洞察之力,也只能锁定对方的位置,看不清具体形貌。

  “你们是什么人?”杜兰德上前一步,盯着对方问道。

  两名圣者并肩而立,退后一步说:“这不重要。杜兰德阁下,我们俩可是好心好意来给您送情报,您不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追杀我们?不觉得太过分了么?!”

  说话的是一个十分沙哑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女xing的声音。语气中满是恼火和愤怒。

  “好心好意?”杜兰德笑了,“不见得吧,如果真是好心好意,你们干嘛逃得这么起劲?明明就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微微一顿。杜兰德看着对方,某种闪过一丝冷意道:“另外,‘追杀’这个词,用得不准确。我若真有杀你们的心思。你们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你狂妄!”嘶哑女声喝道。

  “少在那儿嚣张!”那个高大身影也开口了,声音显得很浑厚,“杜兰德。你有时间跟我们在这儿纠缠,还不如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吧!看了我们给你的‘那个情报’,你就一点也不着急?”

  杜兰德沉默。

  高大身影以为说动杜兰德了,沉声继续说:“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不必寻根究底。我再强调一遍,我们对你、对牧者之城并无恶意。我们讨厌的是永辉骑士之域!正因如此,才会冒险给你带来去那么重要的情报。”

  杜兰德眉头微蹙,轻轻一哼说:“你们送来的那个情报是真是假根本无从判断,我凭什么相信你们?简直笑话!”

  高大身影似乎耸了耸肩,说:“如果你这么多疑,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那个情报你爱信就信,不信拉倒!”

  这话说得极不客气,气氛一时间僵硬起来。

  杜兰德倒是不在意对方的语气和态度,他很清楚,此时对方不过是se厉内荏,说得越是嚣张,内心就越是彷徨。

  他真正在意的是对方的身份、以及对方给自己送情报的目地何在。至于那个情报本身,杜兰德自然会着手处理,但不是现在。

  现在他只想把这两个鬼祟家伙扣下,然后抓回去。

  “有点难度啊……”杜兰德感受着压在身上的巨大的位面之力,又看看对面两人的模糊轮廓,眉头锁得更紧了。

  这两个家伙分明只是圣者,和杜兰德差了一个境界,但他们的隐匿和潜行能力却远在圣者之上,活捉的难度很大,就算把三王叫来帮忙也作用不大,毕竟以三王的探知手段,根本感知不到这两个家伙的位置。

  老实说,这种高水准的隐匿手段,出现在圣者身上,让杜兰德心中大感震惊的同时也疑惑不已。这已经不是天赋、血脉、或特殊能力可以解释得通的了。

  阵阵寒风吹过。

  初chun的夜晚寒意十足,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腥气,这是大海的味道。双方一路追逃,虽然时间很短,却已跑出相当一段距离,这里距离海边已经不远。

  “还没想好吗?”

  那高大身影有些不耐烦了,“牧城之主应该是个聪明人吧?目前你们牧者之城跟永辉骑士之域掐得正凶,再招惹两个圣者级别的敌人,恐怕不是好选择!”

  面对这隐含威胁意思的话,杜兰德微微一笑,终于开口道:“正因为我跟永辉那帮混蛋正在较劲,才尤其不希望有其他变数介入进来。更何况,你们怎么证明自己不是永辉之人?也许你们给我送的情报,根本就是一个yin谋。谁知道呢!”

  话音落下,杜兰德的脸se一点点冷淡下去,伸手一抓,橘焰闪现,化作一柄造型奇诡的火焰长刀。

  “总之,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杜兰德手握橘焰长刀,微微抬起下巴,硬邦邦地说道:“——别逼我动手杀人!!”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