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五十三 陈兵

卷三 章五十三 陈兵

  这些军营风格各异,规模大小也是参差不齐,它们都是西北疆域众多贵族的私军。杜兰德杀掉镇骑士雷诺后,永辉中央圣城不仅调派了两名大骑士和四名镇骑士,更命令西北疆域的众多受封贵族全力支援。

  中央圣城的统治力很强,受封贵族积极响应,居然在短时间内纠集起规模庞大的军队,陈兵五大连堡之前,与五连堡对峙。

  对于贵族们来说,这场即将打响的战争不只是危机,也是一次机遇,一次表现的机会。听说永辉大骑士都会亲自前来,如果能够在这些真正的永辉高层面前好好表现,各种好处还不滚滚而来?

  清晨的曙光洒满大地。

  一支军队自西南方而来。这支军队人数不算很多,两翼各有两支轻骑兵,队伍中央则是一支重装骑兵!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全副武装的重骑兵清一色都是永辉骑士。他们跨骑白马,提拎长长的骑士战枪,整肃有序,沉默中透着浓烈的战意和杀气!

  队伍最前方,一个虬髯青年策马而行,目光刀子一般锋利,审视着眼前这片即将被战火点燃的未来战场。

  一侧是五大连堡,一侧则是贵族私军的军营,两者看到虬髯青年率领的军队后,反应各不相同。

  五大连堡一方隔着老远就探查到了这支骑士团的到来,然后飞快地汇报上去。反观贵族私军,虽然数量众多,质量却差强人意。虬髯青年率军而来,居然没多少斥候前来探察。如果是敌人的话,这些贵族老爷们恐怕等人打上门来,才会意识过来。

  “哼!”虬髯青年重重一哼,嘴角露出一丝冷意,“派人去给这些白痴贵族私军带话。就说,西方镇骑士团来了,让他们让出最好的扎营地点!”

  这支平日里镇守大陆西部的镇骑士团强势而来,并未急于进攻五大连堡,而是驻扎下来。

  没过多久,西南、南、北这三个方位的镇骑士团也相继抵达。四支名震大陆的镇骑士团汇聚在一起,一同驻扎,显示出远超贵族私军的纪律性。

  正午时分,亚瑟和安东尼这两位大骑士也到了,两人无兵无团。并肩而行,背负着南辉十字与西辉十字,悄然进入到军帐之中。

  至此,所有永辉之人都汇聚在一起。贵族私军们则以实力地位为标准,自觉选择适合的驻扎地点,拱卫在永辉军队的周围。

  “没想到,永辉的混蛋们竟然来得这么快……”半兽山脉最高峰,肯特居高远眺,许久之后才收回目光。低声喃喃道。

  肯特扫了一眼山脉各处建立起的防御堡垒,还有忙忙碌碌的第一番队军士们,以及那些白虎麾下的异族士兵们,眼神中。隐约藏着担忧。

  论数量,自己这边的军队占尽劣势,人数恐怕只有对方的十分之一。

  就算有防御堡垒作为依托,打起来的话。也会相当艰难。更重要的是,对面可是有四支高素质的精锐镇骑士团!传闻之中,镇骑士团可是有着推平城墙的可怖冲击力。四支镇骑士团汇聚在一起。该有多么强悍无匹的力量!

  “四支镇骑士团啊,这可是四支永辉镇骑士团!这下有我们受得了,唉。”肯特摇头晃脑地不断唉声叹着气。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怎么,你这老家伙居然也有害怕的时候吗?”

  肯特吓了一跳,对于这个声音他实在太熟悉了,连忙回过头来躬身行礼,“杜兰德大人,您……您怎么来了?”

  一身劲装战袍打扮的杜兰德就站在肯特身后不远处,风尘仆仆,他背后的枪匣似乎比肯特印象中更宽了一些。

  杜兰德摆了摆手,示意肯特不必多礼,微笑地走上前来拍拍老巫妖的肩膀说:“未战先怯,这可不是一个军队的统帅该做的事啊。”

  肯特沉默了一下,出奇地没有辩解、反驳或解释,只是无奈苦笑着说:“若五大连堡已经完全建成,那我会很有信心应付对面那些军队。但如今五大连堡还在建设之中,防御体系不够完善,军队数量也远远少于对方,虽然我们的士兵平均实力更强,但我还是担心……”

  虽然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面对永辉如此大规模的调动军队来袭,五大连堡在今后这些天的压力,恐怕会极大。

  杜兰德点头同意:“说得很对。”

  他仔细研究过永辉骑士之域的情报和资料,怎么会不明白双方的力量差距?毫无疑问,接下来将会是连场硬仗。

  肯特有些意外地看了杜兰德一下,然后问:“对了,大人,您怎么想到来这儿?”

  杜兰德失笑说:“这可是我的地盘!我不能来吗?”

  “呃,当然能来,随时欢迎!我只是奇怪您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间来五大连堡。”肯特小心翼翼地观察杜兰德的脸色,“而且看您的样子,似乎是火速赶过来的。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杜兰德微笑点头,轻描淡写地说:“……是这样的,永辉圣骑士来了,我是来和他干架的。”

  肯特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目瞪口呆地看着杜兰德,说话都结巴了,“圣圣圣圣圣圣……圣骑士!坐镇永辉中央圣城、手握永辉十字枪的圣骑士?这怎么可能?!”

  也难怪肯特如此震惊,大多数情况下,圣骑士是不会离开中央圣城的,大骑士和镇骑士的组合已经让肯特感到有点吃不消了,如今居然连圣骑士都不声不响地来了?

  “杜兰德大人,这消息是哪儿来的?可靠吗?”肯特有些艰涩地问,“这么说,永辉圣骑士现在已经在对面的军营中了?”

  杜兰德没有回答。

  他转过身来,面对远方的军营,就算不用洞察之力,他也能隐约感受到在那个方向上,有一道独特的气息正静静潜伏着。它就好像所有光的源头,纯粹而明亮。杜兰德知道,那是神器永辉十字枪的气息,也只有神器,才能让杜兰德生出如此强烈的感受。

  圣骑士与神器形影不离,既然永辉十字枪在军营之中,那么,圣骑士也一定在其中。

  “这么看来,那个海洋中的神秘势力给的情报,还是相当可靠的啊……”杜兰德心中想到。也不知道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究竟在大陆上有着怎样的潜势力,竟能如此轻易地打探到牧者之城都没探听到的消息,这是否说明那些家伙已经渗透到了中央圣城之中?

  “圣骑士,他已经来了。”杜兰德肯定地说。

  肯特脸色一凛,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波动的心绪,点头说:“明白了!大人有什么吩咐?您刚才说要跟圣骑士干架,怎么个干架法儿?”

  老巫妖十分擅长察言观色,他看出杜兰德的决心和信心,刚才的那一丝怯战竟然一扫而空。永辉圣骑士来了又怎样?自己这一边不是还有一个大老板杜兰德吗?哼!

  杜兰德没有直接回答肯特的问题。他嘴角一翘,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五大连堡之间已经以地下通道联通了吧?去通知其他牧城之车,让他们都来一趟。”

  “如您所愿。”肯特躬身领命而去。

  杜兰德没有动,他依然站在峰顶。看着远方。

  由于越来越接近血脉境,杜兰德的眼睛已经几乎转化为完全的漆黑,这是血脉进一步变得纯粹的标志。他没有发动洞察之力,片刻后反而闭上双眼。静静感受着对面军营中那股仿佛万物初生之光的明亮气息。圣骑士似乎不是一个擅长隐匿的家伙,又或者,他根本没打算隐匿。

  根据杜兰德的判断。对方应该来得比自己早一些,自己抵达五大连堡的时候,永辉十字枪的气息已经在那里了。

  可惜对方没有趁杜兰德不在的时候发动突袭,如今杜兰德已经赶到,圣骑士也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杜兰德不知道圣骑士为什么不在最好的时机发动攻击,当然,原因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杜兰德亲自坐镇五大连堡。既然对方放走了送上门的主动权,杜兰德岂有放过之理?

  “咦?”

  杜兰德忽然脸色一动,隐约感到一丝寒冷,这丝寒意不太寻常,要知道杜兰德身具冰之力,能让他都感受到的寒冷,绝对不一般。

  那是一种充满腐臭味道的冰凉之意。

  瞳孔中亮起七色光芒,洞察之力全开,杜兰德目光一扫,却发现四周空空如也,并无任何异样。片刻之后,那一缕若有若无的寒意也消散无踪。

  “好奇怪。”杜兰德嘟哝一声,脸色变得略有些阴沉。

  他想了一下,最终摇摇头,转身大踏步走下山峰,前往肯特负责的第一番队的议事总部。

  ……

  ……

  永辉军营中,一个军帐里,圣骑士安然坐在一个小板凳上。

  他看上去仍是那副垂暮老人的形象,满脸皱纹,眼神浑浊。周围没有任何服侍人员或华丽排场。他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军士,坐在一个有些破烂的小板凳上,做着战前准备。

  老人换上了一身骑士铠甲,从甲片的磨损程度来看,铠甲应该有些年成了。

  他手中握着一杆十字战枪,枪身平放在他膝上,圣骑士低头安静看着战枪,目光专注得像是在注视深爱的情人。

  “我说,能不能把枪先收起来?”

  一个声音在帐外响起:“一天到晚抱着大陆至高无上的神器,真有那么好玩吗?你这么抱着永辉十字枪,我进不去啊。”(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