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六十六 逆转战局

卷三 章六十六 逆转战局

  初春的风吹过湖面,吹皱湖面,泛起粼粼波浪,杜兰德和圣骑士立身湖水之上,身子随着水波微微起伏。

  杜兰德不说话不进攻也不动作,从刚才开始,他就愣愣低着头不言不语。

  他不说话圣骑士也不说话。微冷寒风吹皱了湖面,也搅乱了圣骑士的心绪。这位败于皇后之手后隐忍多年,一朝突破至半神便卯足了劲儿打算将牧者之城连根拔起的永辉之主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没想到对方重伤之际,都能一刀斩落自己的双手!

  要不是杜兰德不知为何没有趁机发动第二波攻袭,反而愣愣站在了原地,圣骑士知道自己就算不死,也多半会落个重伤的下场。

  他以精神力暗中与黑袍人交流着:

  “你刚才看的更清楚,他那招蓝色长刀模样的招式,是什么?”

  “很遗憾,我看得清楚,却没看明白。”

  “……”圣骑士微微沉默,他深知黑袍人的眼光高明和学识渊博,连黑袍人都看不出是什么名堂,圣骑士也看不出。

  仔细回想,杜兰德目前已经展现过不少强大的能力,其中不少都让圣骑士感到难以理解,以至于到现在,他都无法确认对方的种族和职业。冰与火这两种极端属性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本就难以解释。如今杜兰德又白白放过了大好时机,呆愣站在原地不动,谁知道这看似无脑行为的背后,会不会隐藏着某些致命陷阱?战斗至今,杜兰德战斗风格之奇诡已经让圣骑士有些发怵了。

  黑袍人的话语再次传来:“奥古斯都,我知道你喜欢独战,但敌人棘手,要不要我出手帮忙?”

  圣骑士想了一下,摇头说:“暂时不需要。”看着对面还在走神的杜兰德。圣骑士眼色微沉,“再观察一下。”

  也许连圣骑士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被杜兰德以冰火双刀流斩落双手之后,他内心深处已经开始动摇了,他已经失却了开战之始的无敌信念。

  杜兰德站在原地,头发湿漉,脸色苍白,脸色变幻不定。

  他双手轻轻巧巧地提拎着冰火双刀,长刀气势依旧逼人,握刀的人却悄然变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每时每刻都肆意散发出强烈的进攻欲/望,变得有些失神。

  在圣骑士和黑袍人眼中。杜兰德在走神,他们认为这种完全没道理的走神背后恐怕隐藏着诡计。可事实却是:杜兰德是真的走神了!

  没有陷阱,没有诡计,杜兰德相当一部分心神都沉入体内,认真观察着自己身体中的元素心脏。

  对于许多高阶职业者来说,内视己身并不困难。杜兰德“看着”自己的心脏,还有与自身心脏融合大半的七彩色元素心脏。两颗心脏一为自身血肉,一为元素源石炼制而成,搏动的频率和幅度完全一致。按照杜兰德本来的计划,当两颗心脏彻底融合为一的时候,就是自己突破到血脉境界的日子。

  然而,就在刚才。在琥珀之刃拖住永辉十字枪,位面压制之力涌入体内的时候,杜兰德发现了一个令他又惊又喜的事实:一部分位面压制之力轰击在元素心脏上,然后……居然被元素心脏给化解了!

  印象中凶猛如虎的位面压制之力没能给元素心脏造成任何伤害。元素心脏急速跳动了几下,内部连续闪过七彩光芒,就将那部分位面压制之力给化解了。

  “元素心脏居然能够化解位面压制之力?我、我……我居然找到一个方法应付位面压制了?!”

  杜兰德不明白个中原理。况且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也无暇再分心细想。他甚至没有心思为自己没能早点发现而懊恼。

  震惊与疑惑之后,随之涌起的是狂热的欣喜!幸福降临的太过突然,以至于杜兰德好半天都没能回过劲儿来。

  这种反应落在圣骑士和黑袍人眼中,则变成了诡计、算计和陷阱。

  “呵……”杜兰德忽然笑了。

  圣骑士眉头锁起,不明所以。

  “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兰德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畅快,从低沉轻笑,到咧嘴大笑,再到最后仰天狂笑!

  “很好!非常好!太完美了,哈哈哈哈!”没有语言能够形容杜兰德此刻的喜悦,他甚至忘记了伤势所带来的疼痛。

  位面压制之力已经困扰了杜兰德足足九年,它无时不在,压制杜兰德的身体,也折磨杜兰德的心神。如今骤然发现一种有可能解决位面压制的方法,杜兰德怎能不狂喜失态?

  “你笑什么?疯了吗!”圣骑士战枪一摆,怒声说,永辉之力火山爆发般从他体内喷出,身上的白色圣铠在更多永辉之力的灌注下更凝实了。

  杜兰德却还在笑。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睨着眼睛,盯着圣骑士看了一会儿,目光落在圣骑士手中的神器上,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再拿你试验一次好了。”

  “你说什么?”圣骑士愣道,他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战机,随后看到杜兰德提起橘焰长刀,一刀就刺了过来。

  刀身一如既往地没入虚空,奇怪的是,这一刀并没有掩饰穿梭虚空时的空间波动,这一次的橘焰鬼斩没有对准圣骑士,反而直接冲着永辉十字枪而去!

  叮的一声响。

  刀尖在枪身上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在白色光质的枪身上留下一圈橘红色的涟漪,随即缩回虚空。刀枪相触的刹那,杜兰德身子微微一晃,脸色也掠过一丝痛楚。然而片刻之后,他脸上渐渐绽放出一个十足愉快的开怀笑容。

  “真是……太好了!”

  杜兰德主动以火之力接触神器,引来一道强劲无比的位面压制之力,然后刻意加以引导,将接近一半的位面压制之力都导入元素心脏。最终,这些位面之力被成功地化解无形!杜兰德明白这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但至少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位面压制之力减半……我又有幽蓝之精,可以随时修复身体治疗伤势……”

  杜兰德默默计算了一下,发现就眼前的战局而言,自己大可不必因为位面压制之力而束手束脚,可以放心使用冰火双刀流了!

  “杜兰德,如果你想以装疯卖傻来拖延时间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圣骑士盯着神情大变的杜兰德,低沉地说。

  “抱歉抱歉,我是真的高兴得合不拢嘴啊。”杜兰德露出一口整齐白牙,微眯的双眼中闪着森森寒芒,“老家伙,刚才,你揍我揍得很爽吧?”

  圣骑士毫不客气地点头说:“大爽!”

  “……很好!”杜兰德咬牙狠说,“不过很遗憾,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现在……我要爽回来!”

  杜兰德张狂大笑一声,脚步重踏湖面,唰的一下出现在圣骑士身前,他眼中亮起明亮的七色光芒,洞察之力全力开启。

  圣骑士明显感到一种被瞬间看穿看透的难受感觉,他隐约察觉到杜兰德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些,暂时不及细想,挥枪就刺。

  杜兰德讽刺说:“刚刚中过一次招,现在还敢这么贸贸然的进攻,你不长记性的吗?”

  说着右腕转动,琥珀之刃轻轻挥舞,蓝光荡漾着从刀身上逸散出来,轻轻掠过永辉十字枪,立刻让迅如雷霆的一记枪刺变成了蜗牛爬行。

  位面压制之力顺着神器轰入杜兰德体内,连带着立身半神境界而引来的位面压制之力,两股力量被杜兰德一引、一带,一部分轰击元素心脏,然后化解,另一部分则被杜兰德生受下来。幽蓝之精散出大股大股的温润水气,治愈位面压制之力造成的伤势。

  圣骑士自然不知道杜兰德体内进行的另类战争。他感觉自己刺入了一团泥沼,枪身全不受力,却偏偏被拖在了那里,忍不住咒骂:“该死的,这冰刀究竟是什么招?”

  这时,杜兰德的左手已经持刀横斩过来。

  橘色刀光连连闪烁,让圣骑士根本把握不住焰刀的准确位置,他奋力震开琥珀之刃的束缚,回枪防守,却还是被橘色刀锋带过侧腰。刀锋切开了白色圣铠,勾拉出大片破碎粘连的永辉之力,还有一注殷红鲜血。

  冰火双刀流一旦施展开来,竟然强悍如斯!同为半神的圣骑士手握神器都被一招压制。和杜兰德战斗,往往一招被压,就会招招被压。圣骑士一言不发地抽身后退,战枪对准杜兰德的心口,全力一记无距枪刺。杜兰德淡淡一笑,左手火刀瞬间变为冰刀,两柄琥珀之刃在手,唰唰斩出两道蓝色月刃。

  两片蓝光将枪身笼罩,一片缠裹住枪尖,另一片落在战枪中段。一杆战枪被分成四截,每一截的时光流速都不同,看得让人难过得想要吐血!

  “唔……”

  圣骑士手握神器,都感到头脑发晕。一直凝神观战的黑袍人身子微晃,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好不容易调整过来,心中已满是骇异。

  趁着永辉十字枪被拖住的空档,杜兰德长笑一声,纵身跃起,大鹰般凌空扑击而下。

  “橘焰,双刀。”

  杜兰德人在空中,俯视着圣骑士说。圣骑士愕然抬头,这才发现:对方手中的两柄冰刀不知何时又变成了橘色双刀!

  刀身交叉,怒斩而下!(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