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六十七 燃烧自己

卷三 章六十七 燃烧自己

  橘焰双刀在圣骑士眼中急速放大。杜兰德的身影遮蔽了阳光,阴影投射在圣骑士仰起的威严脸庞上,从一个点迅速扩大,最后将圣骑士整个人都遮住。

  “喝!!”杜兰德猛然发出一声暴烈的啸叫。

  喝声穿金,啸声断石!杜兰德如野兽一般,肆意吼啸,像是要将被位面之力压制九年的憋屈与苦闷,统统发泄出去。

  长刀斩落!

  这一刻,圣骑士忽然发现自己看不到杜兰德了,周围的景物——湖水、树木、天空、白云、等等——也飞快地模糊下去,直至彻底消失。

  天与地的概念都模糊了,没有上下,没有左右,甚至没有了前后。圣骑士骇然发现连自己的身体都在视线中急速消褪,眼中只剩下一个橘红色的世界,一个遍布橘色烈焰的炙热世界!这个世界的中心,就是两把交叉斩落的狂刀!

  好、好强……

  圣骑士知道,景色人物并不是真的消失,只是自己暂时看不见它们。两柄橘焰长刀的气息太迫人,强大的存在感将其他一切事物都“排挤”出去,圣骑士甚至连自己手中的神器永辉十字枪的存在都感知不到了。

  噗通!

  噗通——!

  圣骑士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强烈到极致的危机感如一只大手,狠狠攥握住圣骑士的灵魂,似乎要将之碾压、揉碎!

  他的精神意志已经被杜兰德全面压制,这不是灵魂攻击,却比灵魂攻击更加凶险。

  圣骑士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我……就要死了吗?”

  这个自站上大陆舞台以来,便雄心勃勃想要完成前代圣骑士从未完成之伟业的老人眼中,终于浮现出绝望之色。

  他知道再不做出反应的话,等待自己的唯一下场,就是死。

  就在这时,黑袍人的声音硬生生撕开了橘色世界的一个豁口。传递过来,然后在圣骑士的脑海之中,隆隆炸响:“奥古斯都!奥古斯都!!你丫给我醒醒,做梦呢吗?反击啊!!”

  圣骑士浑身一震,苍老脸庞上的肌肉隐隐抽搐着,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丝呐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的橘色世界中,一点白光亮起,圣骑士狂喜地发现自己又能感受到永辉十字枪的存在了。他奋尽全力,挥舞起战枪,迎向即将劈落的双刀。

  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眼前的橘色世界轰然破碎,视野中本该出现的一切景物再次浮现,天还是天,水仍是水,圣骑士手持神器战枪,茫然顾盼,却没有看到杜兰德的身影。

  ——杜兰德已经和他错身而过,此时与圣骑士背对着背,相隔十米而立。

  “……人呢?刀呢?”圣骑士略有些失神地喃喃。

  “人在这里。”杜兰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平平淡淡,“至于刀,不是在你身上吗?”

  圣骑士有些艰难地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前插着两根橘红色的火焰刀柄。刀锋破开了白色圣铠,刀身深入体内,刀尖从圣骑士背后探出一截。

  看着穿挂于己身的两柄凶刀,圣骑士愣愣地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终究……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挡住啊。

  他踉跄着转过身子。看着杜兰德,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鲜血却率先流淌下来。

  “你……呼呼……”圣骑士剧烈喘息着。死死盯着对面那个年轻的对手说,“你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

  刚才杜兰德忽然愣愣发呆,然后癫狂大笑,之后便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实力猛涨了一截,这对圣骑士来说根本难以解释。

  “难不成,杜兰德你……你在战斗中又有突破?”

  平静地笑了笑,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也不算突破吧,应该说卸掉了相当一部分的桎梏和枷锁,如今半身轻松。”

  位面压制之力的存在,相当程度上限制了杜兰德的战斗力,这种无形枷锁一戴就是九年,如今元素心脏中和了近半的压制之力,原本用于与位面之力抗争的战斗力解放出来,立刻让圣骑士吃了大亏。

  圣骑士又咳嗽了几声,脸色有些苦涩,问:“刚才那一招才是你的真实实力吗?”

  杜兰德却摇了摇头说:“不完全是。”目前只有一半的压制之力能够被中和,如果元素心脏可以彻底化解压制之力,战斗力才能彻底解放。

  听到杜兰德的答案,圣骑士全身剧震,嘴唇动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

  灰雾飘过,在杜兰德身后凝聚成黑袍人的身形。

  黑袍人盯着杜兰德的背后,一缕细小锋利、如针刺般的杀意锁定了杜兰德。

  “呵。”杜兰德轻轻一笑说,“在旁边看了这么久的好戏,你终于肯出手了吗?”

  黑袍人不说话,此刻的杜兰德给他的感觉太危险了。

  杜兰德叹了口气,依然面对着圣骑士,头也不回地对黑袍人说:“你的气息很奇怪,好像是半神,又好像不是,倒是有些意思。不过,我很讨厌你身上的气味,简直比尸体还臭……我暂时不打算杀你,不想死的话,就滚远一点。”

  黑袍人沉默片刻,沉声说:“做不到。”

  圣骑士这时开口了,他身上还插着两柄橘焰长刀,引以为傲的白色圣铠也没能挡住刀锋的斩击,他对黑袍人说:“你……咳咳咳!你退下吧。”

  黑袍人毫不客气地说:“奥古斯都,你被打傻了吗?到了这种时候还想独战,想找死也不带这样的!”停顿了一下,黑袍人身上开始荡起灰蒙蒙的雾气,“你我联手!这一战,还有胜算!”

  没想到圣骑士却缓缓摇了摇头。

  黑袍人急了:“你什么意思?真想死吗!”

  圣骑士缓缓挺直了身体,这个动作立刻让他脸上闪过一丝痛楚,不过立刻就被他压了下去。圣骑士指着杜兰德对黑袍人说:“这个人……太危险了!他也许还比不上皇后实力强大,但他的战斗手段、他的战斗欲/望、他的攻击性、他的强势、还有他的疯狂,在未来一定会成为永辉最大的噩梦。我……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黑袍人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呼一声:“奥古斯都,你该不会是想要——”

  圣骑士缓缓点了点头。

  “哦?”杜兰德眉头微皱,看着圣骑士认真地说,“看不出来,到了现在你居然还有隐藏着的手段?”

  圣骑士脸色苍白,头发散乱,唇角还挂着血迹,看起来十分狼狈。可他的脸色居然变得十分平静。在那平静之下,杜兰德看到了一份不惜一死的决绝!

  看到圣骑士这般神情。杜兰德没再多问,脸色转为肃然。面对一个抱有死志的半神强者,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黑袍人还带着连衣罩帽,看不出神情如何,他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问了一句:“奥古斯都,你真的想好了吗?”

  圣骑士脸上浮现出平和的笑容,这一刻他霸气全无,微微颔首微笑说:“我意已决。如果我不幸战死的话。希望你能将我们的计划继续执行下去。”

  “计划?”杜兰德脸色一动,“你们的什么计划?这么郑重其事?”

  圣骑士轻描淡写地说:“阁下,你的实力令人钦佩,不过你很快就要死了。所以就别多问了,不需要知道太多的。”

  杜兰德闻言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那就快点亮底牌吧,我等着呢。”

  “你就这么自信?”圣骑士眼神波动了一下。

  “只是好奇而已。”杜兰德淡淡应道。

  圣骑士轻轻叹了口气。感叹地说:“你真是个疯子。”

  这时黑袍人已经远远地躲开了,他没有参战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圣骑士即将展现的底牌威能太强。万一把他也波及进去,那就不好玩了。黑袍人也没有离开,因为他很确定,杜兰德不可能在圣骑士奥古斯都亮出底牌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

  “那么,来吧!”杜兰德缓缓调动起剩余的冰火力量,刹那间排除一切外界干扰,专注地盯着圣骑士。

  圣骑士没有急着出手,他甚至没有理会还插在自己胸膛上的双刀,看着杜兰德微笑说:“一直以来,都是我这个神圣永辉骑士借助神器之力在战斗,我的底牌其实很简单,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接下来,我会将自己奉献给神器。”

  杜兰德眉头微皱:“什么意思?”

  “与你战斗的,将不再是我……”圣骑士竖起手中十字战枪,说,“……而是这杆神器。”

  话音落下,圣骑士身上燃起一种柔和的火焰,火焰一开始是纯正的白色,渐渐的却染上一层血色,最终变成了赤红的血焰!

  杜兰德眸中七色光华急速闪烁,片刻后脸色骤变,吃惊地说:“你……你居然在燃烧自己?”

  “不错!”圣骑士脸上扬起一个虔诚的笑容,说,“我不仅燃烧了自己的力量,更燃烧了自己的身体,乃至灵魂!我将自己奉献给神器,而你,杜兰德,你很快就会死在永辉十字枪的永恒光辉之下。”

  说话间,圣骑士身上的血色火焰顺着手臂而上,爬上永辉十字枪的枪身,然后飞快地融了进去。很快,战枪表面便覆上了一层血色,枪身颤鸣起来,似乎在兴奋着,又似在渴求着什么。尤其是枪尖一点,更是转为了妖异的暗红色,好像凝固的血液。

  杜兰德双眼微眯说:“你还真是不想活了。”

  圣骑士的底牌说起来并不复杂,无非是燃烧自身,以求最大程度地激发出永辉十字枪的威能。但如果圣骑士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的话,作为“燃料”的他,就会将自己燃烧殆尽而死!

  在那妖异又惨烈的血色火焰中,两柄橘焰长刀都慢慢地融化消散开来。

  “既然是最后了,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吧。”圣骑士忽然开口说,“我是永辉骑士之域第十四代圣骑士,圣.奥古斯都.古洛瓦。”

  “……杜兰德.森德罗特。”杜兰德说,“牧者之城第二代城主。”(未完待续。。)

  ps:晚上八点还有一更,敬请期待。

  ∷更新快∷∷纯文字∷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