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七十一 血脉突破 二

卷三 章七十一 血脉突破 二

  黑袍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杜兰德,不明白为什么杜兰德周身忽然出现了位面本源之力,而且看样子,这些位面之力似乎是冲着杜兰德去的?

  位面之力居然会针对杜兰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黑袍人自问学识渊博,却打破脑袋也想不清其中的道理。刚才杜兰德闪电般探手抓向圣骑士,忽然之间,就全无征兆地停顿下来,骤然之间的急剧转变让黑袍人百思不得其解。

  杜兰德在突破境界。

  当元素心脏和他自身的血肉心脏百分之一百相互融合的一刹那,从火种境突破到血脉境的过程,就自发地开始了。

  这种自行破境的状况曾经发生过一次:那时杜兰德正在帮肯特改造巫妖之躯(见卷一章五十七),在改造过程中,体内便自行凝聚出了一缕半神火种的火苗,算是初步从圣者巅峰突破到了火种境。战斗法师的半神之路被划分为火种、血脉、归一、能体和虚神这五个小境界,杜兰德破入火种境的时候,曾差点被位面之力活活压死,所以这次他本打算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再尝试突破血脉境。近乎直觉的,杜兰德猜到自己突破血脉境时的位面压制之力应该会很恐怖。

  可杜兰德终究还是误算了两件事,一是境界突破来得如此突然,全不受他自己控制,二是位面压制之力如此之大!

  杜兰德早就做出猜测:自己在半神境界上的每一次突破,也许都会经历一次凶狠压制。

  但他没有想到从火种境突破到血脉境居然会引来如此恐怖的压制——远远超乎预想的恐怖!从四面八方压向他的位面之力根本强得没有道理!

  以往每一次杜兰德被压制,只有他自己能够感受到位面之力,旁人就算站在他旁边,也不会受到影响。不过这次不同。这一次,位面规则似乎铁了心要灭掉杜兰德。在杜兰德的感受中,这个位面对自己就好像见到了仇人一样,歇斯底里地想要将自己灭个干干净净。灭到半点渣子都不剩。

  “果然!”杜兰德死死咬着牙齿,“这个位面所讨厌的……恐怕是我体内的战斗法师血脉!它讨厌战斗法师,所以讨厌我!”

  从火种境突破到血脉境,其本质是战斗法师血脉的“提纯”,去除血脉中的一切杂质,只保留最原始、最古老、最纯粹、也最强大的战斗法师血脉。也就是说,突破过程会让杜兰德从一个“混血的、不纯粹的战斗法师”转变为一个“纯血的、最纯粹的战斗法师”。而位面规则极度厌恶这一点,它就好像一个极度痛恨战斗法师的毒妇,歇斯底里地想要将杜兰德这个即将成为纯血战斗法师的小家伙捏死!

  正因如此,这一次的位面压制之力大得史无前例。它甚至开始“波及无辜”了——两只飞鸟从杜兰德不远处飞过,忽然间炸开。位面压制之力太过庞大,它影响的不再是杜兰德一人,而是影响以他为中心的一个区域。随着压制的持续增强,这个范围还在不断扩大。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我恐怕不得不走了啊。”黑袍人默默观察了一阵,最终压下好奇心,转身飞身离去。

  一方面是因为圣骑士再不得到及时救治,就真要死了。另一方面则是他深深感受到了那压制之力的恐怖,继续留下来的话,他怕自己也被波及进去。

  最后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杜兰德,黑袍人知道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杜兰德了。刚才与位面压制之力微一接触的经历让他知道:没有半神能在那种强度的力量下幸存。皇后也不行。虽然不知道杜兰德为什么会被位面之力所针对,但无论如何,杜兰德死定了——这是肯定的。

  “唉。”不知为何,黑袍人居然感到了一丝惋惜。杜兰德前一刻刚刚击败圣骑士。气吞山河,下一刻却要骤然面对必死的局面。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这般剧烈的反差,至少黑袍人知道自己不行。

  黑袍人扛着圣骑士。化为一道灰光,刹那远去。

  看他走的方向,倒不是五大连堡,而是永辉中央圣城。只有回到那里,圣骑士才能得到救治,至于能不能恢复实力则是两说之事了。

  黑袍人一走,这片天地之间,就只剩下杜兰德一个人孤零零地立身虚空。

  他早已没心思去管黑袍人抑或圣骑士,因为他所面对的,是有生以来面临过的最大危机。幸存的机会是如此渺茫,杜兰德第一次生出一筹莫展的绝望感。

  眼中浮现出一丝苦涩,杜兰德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位面的规则是如此讨厌战斗法师,以至于一个纯血战斗法师的诞生会令之生出这么剧烈的反弹!

  “死定了。”这就是杜兰德心中唯一剩下的想法。

  这时,位面之力的波及范围已经扩大到方圆千米,杜兰德周身千米范围尽数化为死地,风消云散、大地凹陷、山河破碎、林木成灰……一切都在陷入疯狂的位面之力下被破坏殆尽。

  位面之怒,竟然强悍如斯!

  杜兰德缓缓闭上了双眼,他明白自己就算在全盛状态,也无法在这种压力下活下来。事实上,若非元素心脏有着中和位面压制的效果,他早已被压成肉饼了。

  “可笑,真是可笑!辛辛苦苦修炼到半神境界,实则却是在自杀!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么?嘿嘿,哈哈哈……”

  杜兰德低沉地笑着,片刻后他的笑声戛然而止,闭上的双眼舒展睁开!双眸中七色光芒急速闪烁,精光四射,眼神却显得十分空洞。

  ——关键时刻,杜兰德的主观意识已经放弃求生,但铭刻在身体每一个角落的战斗本能还没有绝望。生死存亡下,战斗本能强行接管了身体控制权,主观意识被压制下去,杜兰德自行进入了无我境界!

  进入无我境界之后,战斗本能支配着杜兰德的行动,做出了一个让杜兰德的主观意识险些尖叫出声的举动:他飞快地拽下颈间的幽蓝之精。另一手狠狠剖开了自己的胸膛,然后将幽蓝之精碾碎,塞进心口。

  做完这一切,杜兰德再也支撑不住,位面压制之力已经压得他遍体鳞伤了,他眼前一黑,一头从空中栽落下来,在已经变得光秃秃的地面上砸出一个坑。

  匍匐在坑中,杜兰德昏了过去,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是:我……干嘛把幽蓝之精丢进胸口?

  ……

  ……

  此时的牧者之城一片祥和。

  安德丽雅独自一人站在猎手大厅旁边。看着大厅旁的一棵小树苗,充满古典美感的脸庞上挂着浅浅的奇异笑容。

  这棵小树苗,就是种子娜塔重生之后的森之古树的幼苗。

  安德丽雅伸手轻抚细幼的树干,笑吟吟地说:“呵呵,长势的确不错。等杜兰德回来,他应该会吓一大跳吧!”

  树干轻轻摇晃了一下,像是在表达愉悦,一缕精神波动传入安德丽雅的脑海:“这多亏了您的血液灌溉,主人。”

  这个被杜兰德所收服的娜塔。居然称安德丽雅为“主人”!

  女人摇摇头说:“这话你可不能对杜兰德说,你我之间的关系,我不希望让他知道。”

  “为什么?”娜塔不解。

  安德丽雅叹了口气说:“血液……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我却利用自己血液中蕴藏着强大生机为你灌溉。这是自残行为,他不会喜欢的。”

  娜塔沉默了一下说:“主人希望我做什么?”

  安德丽雅微微一笑,幸福地说:“好好帮他。”

  “我明白了,一定会的!”娜塔认真地说。事实上她在吸收了安德丽雅的血液之后,就自行认主了。安德丽雅的血液不仅蕴含强大的生机,更自带一股威仪。令娜塔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反而在臣服中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觉。

  她已经属于安德丽雅了,就像肯特属于杜兰德,无法做出任何违逆主人的行为。娜塔比肯特认主的更加彻底,她连一丝一毫的违逆之心都不会生出。

  安德丽雅遥望东南方向,在那个方向上,自己的男人恐怕正在和永辉之人战斗搏杀。

  女人心中默默祈祷着:不求开疆拓土建功立业,杜兰德,我,只求你平安归来。

  ……

  ……

  杜兰德人事不知地趴在坑里,一动不动,若非他的胸腔还在缓缓起伏着,旁人一定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此刻,在他的胸腔之中,正在产生一些奇异的变化。

  杜兰德的胸膛中一共有三样东西:元素水晶,心脏,还有幽蓝之精。

  元素水晶是战斗法师的能量核心,是位面压制之力的主攻对象。

  心脏是元素心脏与血肉心脏彼此融合的产物,元素心脏可以中和位面压制,血肉心脏作为战斗法师的血脉核心,却是位面之力痛恨的对象。所以两者融合而成的心脏一边承受巨大的压制,一边竭力中和压制。破坏速度高于中和化解的速度。

  幽蓝之精则起到了修复伤势的作用。

  破坏、中和、修复——这三种作用同时在杜兰德体内发挥着效力。如果没有幽蓝之精的加入,破坏与中和两种力量较量,中和之力必败,杜兰德必死无疑。但幽蓝之精的加入却为杜兰德生生挤出了一丝生存空间,让他的生存几率从零,变成了正数。

  一切都在杜兰德昏迷的情况下悄然进行着。

  这片天地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生命。一切都在位面压制之力的波及下被破坏殆尽。哪怕黑袍人现在折返回来想杀杜兰德,也不可能顶着位面压制之力而靠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奇异的颤鸣从杜兰德胸膛中传递出来。

  杜兰德自己并不知道:在自己体内,元素水晶、心脏和幽蓝之精这三样东西,渐渐凑到了一起,然后……开始融合。(未完待续。。)

  ps:1,这是一次非常非常重要的升级,就升级本身而言,该解决的问题基本都会解决……2,击败圣骑士哪里算是雄起?活得潇洒自在,才是真正的雄起!3,认真求一切支持!木头已转为全职,每日定时两更将逐渐成为常态。4,谢谢你们一路陪伴至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