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三 章七十七 巨人再现

卷三 章七十七 巨人再现

  埃尔莎的眼神波动了一下。

  以她的聪明,又怎么会猜不到杜兰德带她回牧者之城的原因?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女儿水晶的近况,也大致明白女儿和城主之间的关系,于是说:“您希望我和水晶见一面?”

  杜兰德嗯了一声,淡淡地说:“水晶是我妻子的贴身侍女,而你是我的部下,这关系有点诡异,但我其实不在乎。我只希望你们俩能好好谈一谈,缓解一下关系,这样对你们比较好,我看着也舒服些。今后水晶还是我妻子的侍女,至于你,你可以继续在白虎麾下效力。”

  “是,大人。”埃尔莎轻声说,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看法,沉默了一会儿问,“水晶她还好吗?”

  “还行。”

  “她很恨我?”

  “……废话。”杜兰德翻了个白眼。被亲生母亲拱手送向绝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伤痛,水晶其实非常坚强。

  埃尔莎叹了口气,又问:“水晶是大人的女人吗?”

  这话问得突如其来!杜兰德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从级别与从属关系而论,埃尔莎这话显然越线了,以她的实力和地位,可没资格这么问堂堂牧城之主。但从血缘关系而论,她毕竟是水晶的妈,再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询问了!

  杜兰德略显狼狈地,摸了摸鼻子闷闷地说:“……不是。”

  “您看不上我女儿吗?”埃尔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继续问道。这种尴尬的话题从她嘴里说出来,似乎变成了十分正常的话。她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

  杜兰德刀子般的目光扫过去。神色渐冷,“你问得太多了。”

  埃尔莎立刻从善如流,低下头去。

  两人一时无话。

  这时天已经黑了,杜兰德大踏步向牧者之城的方向而去,他没有急吼吼地赶路,只是信步而行。但这种对杜兰德而言完全是散步的速度,已经让埃尔莎有些跟不上了。杜兰德表面看上去没有表情,其实心里正在思考一件事情。他将海洋精灵的种种资料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后说:“对了。问你点事情。”

  “大人请说。”

  “海洋精灵在隐匿潜行方面,有没有什么特殊能力?”杜兰德稍微放慢速度,转头盯着埃尔莎的脸,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一边沉声问,“海洋精灵是生活在海里的吧,你们在海洋环境下。是否十分擅长隐匿身形?”

  之前给自己送情报的那两名神秘圣者都很擅长隐藏,他们背后那位海洋深处的神秘半神就更是如此,即使以杜兰德的洞察之力也难以看清。

  杜兰德怀疑那个海洋中的神秘势力也许与海洋精灵有关。

  埃尔莎认真想了一会儿摇头说:“我们海洋精灵擅长的是水系法术,隐匿能力算不上差,但绝不出众。比不上人类刺客,更和夜精灵一族没法比。至于在海洋环境下的隐匿能力如何……抱歉。我不好说,我从出生起就在牧场之中,只见过大海,从没有真正感受过在大海中遨游的滋味。”

  “原来如此。”杜兰德点点头,没再多问。

  其实他也知道。海洋精灵一族根本不擅长隐匿,但目前对那个海洋中的神秘势力究竟是些什么人全无头绪。才有刚才那一问。

  之后两人就再没说过什么话。

  杜兰德一心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毕竟击败圣骑士可不意味着彻底击败永辉骑士之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不说话埃尔莎也不说话,闷声不响地跟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到牧者之城,杜兰德安排埃尔莎去找水晶,他自己回到卧室,一头栽到软绵绵香喷喷的大床上,紧绷了许久的精神放松下来,很快就进入梦乡。

  先后与圣骑士和位面压制之力对抗战斗,对杜兰德的心神消耗巨大。高速再生只管修复身体,可不管灵魂和精神。

  ……

  ……

  杜兰德是被一种奇异的瘙痒感弄醒的。

  睁开眼睛,只见安德丽雅正小猫似地趴在他身边,穿着淡紫色的贴身睡衣,软软的身子陷入软软的床,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挠着男人的侧脸。

  “哎呀,让我看看,是哪个大懒虫醒啦?”安德丽雅见杜兰德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不由吃吃一笑。

  温热清新的气息喷在杜兰德脸上,让他骤然生出一种醉卧温柔乡的美妙感觉。

  天已经亮了,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睡了一夜。

  杜兰德眨眨眼睛,片刻后适应了窗外撒入的明亮阳光,他舒服地眯起眼睛,微笑起来:“抱歉啊,昨晚上太累了,回来都忘了告诉你,直接倒头就睡了。”

  “哼,这道歉真没诚意。”安德丽雅撇嘴。

  “怎么没诚意?”

  “就是没诚意!有人诚心诚意道歉的同时还动手动脚的吗?”安德丽雅笑骂一声,啪的拍掉正在胸前作怪的大手。

  没想到大手以退为进,稍稍离开片刻,便再次抚摸上来。这一次不再是隔着睡衣衣料的轻抚,而是熟练地伸入低胸领口,铲起满掌雪腻柔滑。

  安德丽雅一脸无奈,却没再推阻,但她显然低估了杜兰德的无耻程度,男人嘿嘿一笑,得寸进尺,另一手也悄然抚上因趴着的姿势而更显挺翘的美臀。

  “你这人!”安德丽雅有些气恼,“一睁眼睛就知道乱摸,温馨气氛全叫你给破坏了!”

  杜兰德一脸无辜:“有吗有吗?我觉得现在就很温馨啊,你不觉得吗?”

  “唉,真拿你没办法……”

  安德丽雅叹了口气。感受到男人没有进一步做些什么的意思,这才放心下来。说:“你昨晚让水晶和她母亲见了一面,是吧?”

  杜兰德目光微凝,点点头说:“情况如何?”

  “还行吧。”安德丽雅目光复杂,轻声说,“水晶那丫头狠狠哭了一场,眼睛肿得跟兔子似的。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心里的结算是松开了,今后总有一天能彻底解开的。但这需要时间。”

  “埃尔莎呢?”

  “已经连夜回五大连堡了。”

  杜兰德恩了一声。放下心来,手上的动作幅度加大了些,手指头轻轻揪住一点不放,各种拨弄,连番调戏,动作无声而轻快。

  安德丽雅眼中闪过一丝迷离,也不知道是难耐还是舒服地哼了两声。连忙抓住杜兰德的手说:“等、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呢。”

  没想到男人顺势把她的手也扯进低领内衣中去,大手按着小手,指挥小手一阵揉捏!

  杜兰德笑得既悠哉又可恶:“还有什么话都说吧,我又没说不听。”他看着女人渐渐酡红的脸色,有些恶意地笑了笑。“我个人的建议是长话短说,这样说完我们就可以美美地做些爱做的事啦!”

  这个可恶的男人!

  安德丽雅心中恼恨自己敏感身子的不争气,较劲似地盯着杜兰德的双眼,故意慢慢地说:“薇薇安闭关去了,说是要尽快突破到八级。才好去五大连堡参与作战。”

  “嗯,知道了。”杜兰德看出了女人反抗的意图。好整以暇地悠然说,“让那妮子自己努力吧,真到了八级,我一定不拦着她就是了!还有其他事吗?”

  “当然有,那个……嗯……就是……啊……”安德丽雅已经说不出连贯的话了,因为原本在臀部作怪的手已经掀开睡衣下摆,探索到更深的地方。

  她竭力抗拒着,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还有就是……嗯嗯,白……白虎来了,她说是你让她来的。已经……呀……已经来了一上午了……”

  男人的双手停了下来。

  安德丽雅终于找到喘息的机会,心中却有些奇怪,明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已经准备好说完这件事就不再抵抗,或是干脆主动出击,把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上,没想到男人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安德丽雅热烘烘的身子动了一下。

  杜兰德苦笑起来,摸了摸鼻子说:“我恐怕得先出去一趟。”

  “去见白虎?”

  “嗯。”杜兰德郁闷地说,“是这样的,我昨天让白虎今天过来一趟,打算把东辉十字交给她使用。但在那之前,我还要对东辉十字进行一番处理,然后才能真正给她。”

  脸色有些抱歉,杜兰德也知道女人一旦被撩拨起来有时比男人更加渴求,没想到安德丽雅温柔一笑,撑起身子在在他鼻头啄了一下,嘻嘻笑着说:“好啦,既然有正事就快点去啊,我又不是贪恋欢愉的蠢妇……”

  她轻快地跳下床,顺带把男人也拽起来,“快点梳洗一下,在下属面前要注意形象,尤其是女下属!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穿衣服!”

  一番梳洗穿戴,当杜兰德走出房间的时候,门里面的女人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等你做完正事,到晚上,我要双倍的!”

  杜兰德哈哈一笑,这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明事理又知情趣的安德丽雅嘛!

  他没有立刻去见白虎,而是一路走到蓝灵堡地下深处的一间密室,推门进入,面积不大的密室中摆放着一个枪匣,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就摆放在其中。

  在密室的两角,分别坐着红袍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两人盘膝坐着,见到杜兰德进来,立刻微笑点头:“本尊。”

  杜兰德神色如常,已不再像初见两人时的不自在,他应了一声,脚步不停地走到枪匣前,把东辉十字取了出来,对两大分身说:“起来吧,是时候把最后一根联系丝线斩断了。”

  分身站起身来,然后无声崩解,化作两道流光自行飞入杜兰德手中,化为双刀模样。

  双刀在手。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眸中亮起璀璨的七色光芒——比突破到血脉境界之前璀璨得多!

  洞察视野下。东辉十字和北辉十字的枪身上浮现出两根细如发丝的丝线,起于枪身,没入虚空。这是联系子神器和神器的丝线。

  火种境的杜兰德没有斩断这两根丝线的能力,如今他已立身血脉境界,又有化为实体的冰火双刀在手,是时候再做尝试了。

  “喝!”杜兰德沉喝一声,手起刀落!

  ……

  ……

  大约二十分钟后,牧者之城的街道上。杜兰德和白虎并肩走着,一边走一边仔细吩咐着:“东辉十字就交给你了。这杆子神器最大的功效不在战斗,而是治疗。之前那一战伤亡不少,你要要好好利用东辉十字的属性和能力。还有,帮我转告肯特和其他牧城之车,接下来他们有十天的时间休整准备,然后就要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白虎听得很认真。一一记下。

  杜兰德不仅将东辉十字如此珍贵的子神器交给她使用,更亲自送她出城,让她心里感激之余,更多了一丝火热的东西。

  “大人,恕我冒昧,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圣骑士又打上来了,您又不在五大连堡,我们该如何应付?”白虎有些担忧地问。

  杜兰德从容一笑说:“他没机会的。”

  白虎本来还想多问几句,但看着男人脸上的自信笑容,她最终选择用力点头说:“明白了!”

  这时。两人恰好走过一家小旅店,杜兰德似有所觉。倏然转头看了过去,双眸中七色精芒爆射!

  “咦?大人,怎么了?”白虎奇怪地看过去,下一刻,她也一下睁大了美眸,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无穷无尽的白色明光从小旅馆中透发出来,那白色光线的性质对杜兰德和白虎而言再熟悉不过了,那分明就是纯正的永辉之力!

  白虎甚至从中嗅到了一丝东辉十字的气息。

  杜兰德目光凛然,他的眼光比白虎高明得多,他不止看出那是永辉之力,更看出这力量具体出自于谁的手笔。

  盯着那无穷无尽的光明,杜兰德冷冷吐出一个名字:“……塞勒斯。”

  这时,轰得一声巨响!

  白光大盛,哗啦哗啦的破碎声和人们的惊叫声中,小旅馆的屋顶被破开一个大洞,一扇通体白色的光门浮现出来,然后冉冉升起,最终悬停在高空中。

  如此大的变动,顿时惊动了附近几个街区的人们,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明所以。

  白虎盯着那门看了一会儿,凑近了低声问:“大人,那是什么?”

  杜兰德目光微眯,吐出一个字眼:“封印。”

  是的,以杜兰德的眼光和见识,几乎一眼就看出那是一种奇异的封印之法,这力量显然是死鬼塞勒斯留下来的,问题是那家伙在一家小旅馆中封印了什么?居然这么久了,都没有被杜兰德所察觉。

  白色光门忽然震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人在门那头狠狠敲砸。

  撞击声一下接着一下,很快连成一片,光门上竟然逐渐浮现出大片龟裂和纹痕,门框上的奇异封印符文也寸寸破碎,脱落下来。

  “那是——!”杜兰德忽然脸上一动,隐约想到了什么。

  终于,哗啦一声,光门被狠狠打破了一个大洞,更多光辉从中透发出来,紧接着,两只强壮有力的前臂伸了出来,大手狠狠扣住门洞边缘,然后用力一撕!

  光门终于承受不住,彻底崩溃开来,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从门中轰然破出,然后带起一阵风声,狠狠从高空砸落到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令围观之人一阵东倒西歪。

  “哈哈哈哈哈哈!我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区区雕虫小技,区区永辉骑士之域的杂碎,怎么可能困得住本大爷!”

  那个壮硕身影仰天怒吼,发泄似地用力捶打胸膛。

  他大吼着,狂笑着,却渐渐地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眼前不远处的一对男女。这两人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这个高大巨人的目光先落在其中一人身上,惊愕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白虎?”

  旋即他的目光落在白虎身旁的男青年脸上,感受着对方身上与自己记忆中不太相同的强大气息,语气变得干涩起来:“杜、杜兰德?!”

  杜兰德脸色奇异地看着眼前这个足有四米高、满头乱发、容貌阳刚的巨人,缓缓吐出一个快要被他忘记的名字:

  “黑德森。”

  卷三双刀,终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ps:哈哈,卷三结束啦,大家没想到吧?

  这章近5000字,今天就这么一更了,我还得仔细梳理一下卷四的情节。

  明天将正式开启新的篇章,敬请期待哦~

  最后,打劫推荐票!哈哈!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