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一 黑德森的秘密

卷四 章一 黑德森的秘密

  “放——我——出——去!!!”

  黑德森抓住面前这该死的铁栅栏,用尽全身力气狠狠摇晃,爆吼连连。吼声中透着浓浓的屈辱、怒火、还有火一般的焦躁。被塞勒斯困住的那些日子里,他体内的巨人血脉进一步觉醒,连带着他的脾气也变坏了。从前的黑德森可没有现在这么易怒。

  “哎呀,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吵呢?”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铁栅栏外的地面上坐着狱卒,他一边歪着脑袋掏耳朵,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城主大人要关你,你还想出去?做梦吧!给我老实点!也不看看那栅栏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就算你看不出那是黑炎铁,也该看得到铁条有多粗吧!别妄想着掰弯铁条啦,虽然你真的很壮实!”

  黑德森刀子般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双眼渐渐变得赤红,“你说什么?城主?”

  “咦咦?你不知道吗?”狱卒夸张地大叫起来,“你连把你关进来的是谁都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黑德森直勾勾地死死盯着那人,“城主是谁?谁是城主?!”

  “城主大人就是城主大人呀。”狱卒用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悠然说,“那天在大街上把你揍翻在地的,是城主大人;把你关进来这里的,也是城主大人;最后派我来这里看着你的,还是城主大人呀!”

  “你是说……杜兰德?”

  狱卒终于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最多不过二十二的年轻脸蛋,这家伙弱得可以,却丝毫不惧怕黑德森身上散发出的森森煞气,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栅栏那头的巨人,不屑地说:“废话!不是杜兰德大人还能是谁?都说体型与智商成反比,我算是见识到了。”

  黑德森鼻孔中猛地喷出两道白气,气得胸肺心肝都快炸了。他疯狂地把铁栅栏摇得哐啷哐啷响,“臭小子!你找死!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等我出去,看我怎么炮制你!!名字!你的名字!!”

  年轻狱卒毫不在乎,把耳朵里掏出来的脏东西朝巨人弹了弹,傲然一笑说:“我叫木木狂歌,怎么着,你出来咬我啊!哼,秀逗……”

  牢房中,黑德森暴跳如雷:“放我出去!老子要杀了你!老子要宰了你这个混帐小子啊啊啊!!”

  ……

  ……

  老实说。黑德森心中还是很不淡定的,他记得自己被封印在小旅馆时,杜兰德只不过是牧者之城中的一个实力强劲的神秘人,那时杜兰德表现出的实力虽然强悍,却还没有让黑德森感到彻底的无力。

  但那天在街上,黑德森刚刚从塞勒斯的封印之门中脱困而出,就被杜兰德轻轻松松放倒,双方的实力差距根本不是一星半点!

  “那家伙居然是牧者之城的城主?这怎么可能?”黑德森心乱如麻,但看那天白虎对杜兰德的恭敬态度。又由不得他不信。

  “见鬼的……”黑德森颓然坐倒在地,哼哧哼哧地喘着气,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在反复回荡:我被封印的这段日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

  ……

  傍晚时分。杜兰德来了。

  不止是他,白虎也跟着一起来到牢房。小小狱卒屁颠儿屁颠儿地搬来椅子伺候,杜兰德安然落座,白虎则女侍卫般侍立侧后。

  栅栏那头。幽暗中亮起一双杀气逼人的眼睛,黑德森盯着那一坐一站的一男一女,冷冷地说:“杜兰德。你终于来了!还有你……白虎!”

  杜兰德像往日一样穿着朴素,一袭以宽大舒适为主的贵族袍服,黑发随意披散,漆黑如墨的眸子与黑德森充满暴虐的眼神对视着。黑德森发现杜兰德和自己记忆中不太一样了,头发更黑更直,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更加捉摸不定。还有,这家伙以前不是扛着火枪到处走的吗?怎么现在换武器了……

  杜兰德腰际悬挂着一个双槽刀鞘,造型修长,棱角方方正正的。刀鞘的材质看上去似乎很普通,灰扑扑的没什么光泽,并不起眼,但黑德森目光落在刀鞘上的时候,却是瞳孔瞬间一缩!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刀鞘应该是用灰曜石打磨而成的!灰曜石可是出了名的沉重坚硬,而且韧性十足,是打造武器的好材料,可杜兰德怎么会用灰曜石做刀鞘?太浪费了吧。

  黑德森下意识地感到一种危险之感,只见那刀鞘中插着两柄刀,刀柄暴露在外,一红一蓝,在监牢昏暗的环境中尤其抢眼。

  深深吸了一口气,黑德森站起身来,脑袋顶都快碰到监牢天花板了,他看着杜兰德低沉地说:“放了我。”

  杜兰德摇摇头,微微一笑,“抱歉,做不到。至少暂时不行。”

  “你为什么抓我?你要什么?羞辱我吗?!”黑德森脸上的肌肉一下一下地抽搐着,“我听说你现在是牧城之主,但别以为我黑德森好欺负!我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你在大陆黑暗世界中的凶名吗?”杜兰德呵呵笑了起来,眼神中却没有笑意,“别闹了,搞清楚在你面前的是谁,你只知道我现在是牧城之主,却不知道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吧?——连永辉圣骑士都被我击败了,你区区黑德森有什么资格要求不被欺负?”

  黑德森闻言一脸震惊:“你、你说什么?圣骑士——你是说中央圣城的圣骑士,奥古斯都?!”

  杜兰德哼了一声,淡淡笑着说:“说起来,你以前还差点伤了我的小徒弟薇薇安,我这个做老师的替她找点场子回来,不过分吧?”

  黑德森用力呼吸了几下,才勉强平复下来,略带苦涩地说:“原来如此,原来是为了这事……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杜兰德不答,抬手轻拍了两下,牢房的大门再次打开,两名猎手大厅的武士抬进来一口沉重的石棺。砰的一声,放落地面。杜兰德随手一挥,棺盖向一侧滑开,黑德森低头看去,就看到一个棺材里躺着一具无头尸体。

  虽然尸体没了头颅,黑德森还是从身形和衣着上认出:这就是那个雪夜里将自己制伏的年轻人,不由惊异低呼了一声。

  “这家伙叫塞勒斯,是永辉骑士之域的人。”杜兰德适时地开口说,“如你所见,他已经死了。被我杀的。”

  “塞勒斯吗,塞勒斯……”黑德森喃喃重复了几遍,再次抬头看向杜兰德时,眼神里又多了几丝疑惑,“我……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给我看这个?你到底什么意思?”

  杜兰德好整以暇,从容地说:“你身上有秘密,或者说,你体内有秘密。别这么看我。我说有就是有,你认为没有只是因为你不知道罢了。”

  顿了顿,杜兰德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黑德森说:“这么说吧,你体内的秘密对我很重要。所以我需要你配合我,放开身心,让我仔细研究一番。你看,当初欺负你的人已经被我收拾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稍稍配合一点,这样你好我也好,大家都好。怎么样?”

  一边说着,杜兰德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新车选拔时的场景,当时黑德森对战薇薇安,差点一拳轰杀了女孩儿。杜兰德在关键时刻出手,心中恼怒之下对黑德森下了杀手,没想到黑德森体内居然凭空涌现出强劲的位面之力,与杜兰德的力量狠狠对撞,伤了杜兰德,也救了黑德森一命。

  这件事颇为蹊跷,而且事关位面压制之力,杜兰德必须研究清楚。

  这一次,黑德森沉默了许久没有回话,杜兰德说得平和委婉,但这种放开身心任人宰割的行为,不止危险,对强者而言更是莫大的屈辱。

  黑德森微微仰头,看着头顶黑漆漆带着血腥气的监牢天花板,怔怔出了会儿神,旋即他低头,目光落在白虎脸上问:“你呢?你怎么说?”

  白虎美眸中闪过一丝黯然,当初还是她做主把黑德森叫来牧者之城,为的还是在新车选拔中对付肯特和杜兰德,没想到如今……

  不过她没有犹豫太久,低声说:“城主大人之前跟我说过,他只是好奇你体内的秘密,不会有生命危险,更没有折辱的意思……”

  “行了!”黑德森打断了她的话,磐石般阳刚硬朗的脸上一点点浮现出狰狞之色,低沉咆哮起来,“想要本大爷配合做你的小白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杜兰德,别以为牧城之主就了不起,你不是之前的你,我也不再是你们以为的那个我了!喝!!”

  一声爆吼,黑德森的身子猛然拔升起来,全身肌肉贲张,体内骨骼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急速响动,整个人好像吹气球一样,开始急速膨胀!

  “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着!”黑德森疯狂地吼着,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体型已经膨胀到监牢都容纳不下的地步,庞大雄壮的身子被挤在小小的牢笼中,奋力拱动腰背,竟是想要将牢笼生生撑开!

  “巨人化吗?看来你的血脉浓度又上升了不少啊。”杜兰德面无表情地看着黑德森近在咫尺的扭曲脸庞,对方不止体型暴涨,散发出的气息也在急剧攀升,竟然一举冲破了八级巅峰的桎梏,达到了九级的水准!

  “你——你居然已经突破到九级了?!”白虎吃惊地叫了出来。

  杜兰德则微微眯起双眼。

  黑德森是否是九级对他而言根本没差别,他在乎的只是对方体内究竟有什么秘密。洞察之力全开,视野中,黑德森不断剧烈挣动的身体逐渐转为透明,杜兰德看着十分专注,就连黑德森咆哮时飞溅在面前脚下地面上的口水都视而不见。

  目光一寸寸探索着对方体内的每一个角落,忽然间,杜兰德“咦”了一声,目光就此定格在黑德森的心口处。

  ——就在黑德森的心脏旁边一点点,杜兰德发现了一个拇指长短的小巧物事。

  看着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杜兰德居然感到双眼微微刺痛,瞳孔不由缩成了一个小点,皱眉喃喃:“这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ps:1、卷四定名为:城里城外。

  2、这是中午的更新。晚上的一更不确定能不能写出来,毕竟新卷开启总是要慢一点慎重一点……

  3、我知道这本书的读者不多,但还是想抱着一丝希望问问有没有童鞋要当副版主??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