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十一 上古巨人!

卷四 章十一 上古巨人!

  杰尔夫蒙受祖辈荣光,自幼被人宠着长大,渐渐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子。他天赋一般,实力平平,浆糊脑袋里却充斥着目空一切的愚蠢。

  这种蠢小子,太容易撩拨起来了。杜兰德想。

  老实说,杜兰德也清楚第十二代圣骑士并没有自己说得那么不堪,但“最弱圣骑士”的名头,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算冤枉了他。但这种事是相对而言的。与历代圣骑士相比最弱,但与绝大多数人相比仍是绝世强者。哪怕是圣者初期的圣骑士,动用神器的情况下仍强过圣者巅峰的大骑士米兰德。

  但是杰尔夫不会这么想!他只会感到羞耻和愤怒。

  杜兰德笑盈盈地看着对方,那表情要多可恶就多可恶。

  “杜!兰!德!”杰尔夫咬牙切齿,好像受了天大的侮辱,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地就要冲出城跟杜兰德拼命。

  穆雷死命地拽住他,心中暗骂蠢材,嘴上大吼:“杰尔夫大人,别上了他的当,他这是在故意激怒您啊!”

  杰尔夫浑若未闻。他已经疯狂了。

  对于实力天赋智商情商没一样像样的他来说,祖辈荣光,就是他内心深处的唯一支柱,是精神粮食,是力量源泉,是块遮羞布。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无情扒掉了遮羞布,截断了源泉,抢走了粮食,又踢断了支柱,脆弱如他不癫狂暴怒才怪呢。

  “杜兰德!我——我要跟你单挑!”他说着完全不经过大脑处理的蠢话。

  “有种你进来与我一战!”依然不过脑子。

  “穆雷,你放开我!传我命令,打开神圣壁垒,所有人随我出城迎敌!”……不是不过脑子,而是,根本就没有脑子。

  对方越是狂躁,杜兰德就笑得越愉快,不紧不慢地继续用言语刺激杰尔夫。

  在这种关键时刻,永辉严格划分的等级壁垒就是致命的。穆雷明明已经气得牙痒痒了。却还得苦苦劝说,只因为杰尔夫拥有双十字纹章,地位权限都比他高。

  然而就在这时,杰尔夫嘴里猛然蹦出了一句短语,让杜兰德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这句话是:“我……我干你祖宗!”

  杜兰德愣住了。牧城方面军愣住了。正死死抱住杰尔夫的穆雷愣住了。城头上的守城军士们也愣住了。以杰尔夫的地位身份,这种粗俗的话语可不该从他嘴里说出来啊。

  就连杰尔夫自己也意识到这话失了体面,形象严重受损。于是一下安静下来,然后勉强平复情绪,不耐烦地甩开穆雷的阻拦,又整了整衣袍,最后看向杜兰德说:“你——”

  他没能说完。

  他看到杜兰德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收敛,然后转为绝对零度般的寒冷。这一刻杜兰德漆黑双眸中的冷意和杀意,几乎要将杰尔夫戳出个窟窿!

  “你找死。”杜兰德说。

  说这话的同时……不,应该是说这话的前一刻,红芒乍现!橘焰长刀化为一道电光,出鞘!

  杜兰德紧握刀柄,五指骨节微微泛白,对准杰尔夫就是一记平刺!

  刀尖没入虚空。杜兰德的最后一个“死”字恰好出口。

  那狂暴的杀气压迫下,杰尔夫只觉脑袋一炸,浑身僵硬地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消失的刀尖,脸色骤然惨白。

  死亡的威胁来得如此突然!

  死亡的威胁走得十分意外。

  叮的一声,那是刀锋撞击在神圣壁垒上的声音。

  没入虚空的刀锋没能穿过神圣壁垒。计划中它本该出现在杰尔夫面前,对准眉心正中,然后狠狠扎下。但现实却是它出现在了神圣壁垒之前。对准了杰尔夫的眉心,距离却还有十多米呢。神圣壁垒名不虚传,居然能够阻隔橘焰鬼斩穿梭虚空!

  橘色刀尖撞在白色壁垒上,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倒碗形光罩猛地一震,然后坚定地把刀尖弹了回去。

  失手了。

  这个结果既在杜兰德的意料之中,又在杜兰德的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神圣壁垒令橘焰鬼斩提前显形。意料之外的,则是那看似单薄的壁垒的坚强防御。

  杜兰德没有全力攻击,神圣壁垒看上去仍游刃有余。

  这个结果让牧城一方的士兵们吃惊不已,也让杰尔夫瞬间重拾信心。原地满血复活。他重新挺起脊梁,指着杜兰德冷冷地说:“有种你就再来一刀!我就站在这儿等你来砍,你来啊,来啊!”

  杜兰德沉默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

  胯下的战马忽然有些不安地反复拎起前蹄,鼻孔里喷出炙热的粗气,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危机。危机感的源头,来自背上的杜兰德。

  “你不该辱骂我的祖先。”杜兰德平静说着,翻身下马。神骏战马似乎松了口气,重新安定下来。

  杰尔夫冷笑:“我骂了又怎样?有神圣壁垒在,我还怕你不成?”

  “你应该知道神圣壁垒的力量是有限的吧,当力量耗尽的时候,我和我的军队就会开入城中,大开杀戒。”

  杰尔夫脸色一变,看向穆雷,第一次露出探询的意思。

  穆雷坚决、坚定、坚持说:“神圣壁垒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有它在,圣城便是名副其实的‘永不沦陷之城’!”

  这一颗定心丸不只是给杰尔夫吃的,也是给城头上所有士兵吃的,更是穆雷给自己吃的。尽管知道这定心丸是假药,但必须得吃。

  于是杰尔夫立刻又变成了昂首挺胸的小公鸡,背负双手,雄赳赳地俯视杜兰德。

  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种人,他的愚蠢让人难以企及,难以理解,甚至叹为观止。杜兰德摇了摇头,不准备跟对方废话了。至于激将法什么的,在对方骂出那句脏话的时候,就不再是一个选择了。

  剩下的只有一个选择:杜兰德准备强攻。

  “第一番队、第二番队、第三番队、第四番队、第五番队,听令!”杜兰德骤然发出凌厉之极的断喝。喝声如平地惊雷,炸得他所站立之地凭空塌陷了数米。

  众位牧城之车立刻变得肃穆起来,只听杜兰德头也没回地沉声命令说:“第一、第二番队在前,第三、第四番队居中,第五番队随后,准备进攻!”

  杰尔夫见状,发出一阵轰然狂笑说:“杜兰德。你堂堂一城之主,难道是傻的吗?连你都突破不了的神圣壁垒,你难道指望那些废物能突破?愚蠢,可笑!”

  被一个愚蠢可笑的家伙评价为愚蠢可笑,本就是一件愚蠢可笑的事情。要是杜兰德再还嘴的话,那就更愚蠢可笑了。所以他根本没搭理。命令麾下大军整装待发。随时准备发动攻击,随后,杜兰德抬起脚步,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城池,走向杰尔夫。

  他眼中闪烁着七色光辉,好像有无数柄七彩长刀。在他瞳孔深处纵横斩击,杀气四溢。

  杜兰德是动了真怒。

  战斗法师的家乡是主位面森德洛。森德洛是一个很神奇的位面,这个位面孕育、且只孕育战斗法师这一种职业。战斗法师也诞生于、且仅诞生于森德洛这一个位面。

  战斗法师与其说是一种职业,更像是一个民族!一个为战斗而生、为战斗而死的民族,他们征服一个又一个次级位面,哪怕面对一个或几个主位面的联手攻伐时,也从不畏惧怯战,反而会迎难而上。战斗法师有着浓烈的位面自豪感和职业优越感。并将家乡和祖辈视为不可侵犯之逆鳞。

  主位面的人都知道:问候一位战斗法师的祖先是非常不明智的。

  当然,对于那些有心要跟战斗法师们过不去的人,拉仇恨也变得极为简单——站在一位战斗法师面前,平静地、认真地告诉他:森德洛就是垃圾,历史上那一个个光辉耀眼的战斗法师先辈们也全都是垃圾。不死不休的血战就会立刻爆发,不论时间,不论地点。

  刚才杰尔夫很不凑巧地问候了杜兰德的祖宗。

  所以。杜兰德已经将他列入了必死的名单,而且不能轻易弄死,必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死不死、死了再死,才最终杀之而后快。

  杰尔夫全然不知大祸即将临头。因为他不明白被一位比自己高出七个大境界的战斗法师盯上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他还在肆意嘲弄:“你来吧,我就站在这里等——”

  “等”字出口时,杜兰德抬脚,落下了第一步。

  嗡——!

  以他的落足点为源头,一道道震荡波纹沿着地面,呈扇形向圣城的方向传递过去。

  在杰尔夫的感觉中,脚下城墙似乎猛地弹跳了一下,以至于打断了他原本要说的话。

  杜兰德这一步根本不像是人类之躯能够踩下的脚步,反倒像一位上古巨人踏出的巍凛步伐!蛮荒、粗暴、而且沉重得不可思议!

  “怎么……怎么会?”杰尔夫再迟钝,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本能地向后退去。

  杜兰德定定地看着他。

  第二步落下。

  这一步依然随意,却更加沉重了,整个战场都在杜兰德脚下瑟瑟发抖。穆雷大声喝令让守城将士们无需慌张。杰尔夫不断说服着自己不用害怕,努力与杜兰德对视。一位胸口有双十字纹章的白袍人悄然躲在远远的地方,饶有兴趣地观察战局。

  然后,所有这些或紧张、或害怕、或故作镇定、或兴趣盎然的目光,都在下一刻骤然转变成错愕,进而变为惊骇,最终变成彻底的震撼!

  他们看到:杜兰德每一步砸下,身形便随之拔高一大截,伴以骨骼肌肉的急剧膨胀。

  简简单单五步之后,杜兰德……已变成一名巨人。

  上古巨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ps:今天只有一更了。

  明天应该能恢复两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