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十八 学者们的遗产

卷四 章十八 学者们的遗产

  杜兰德从未见过苏菲这样的女人。

  毫无疑问,苏菲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尽管论气质高贵典雅,她不如安德丽雅;论容颜绝美,她不如白虎。但她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神秘和妩媚,对所有男人都有着惊人的杀伤了。杜兰德也不列外。苏菲就是那种让男人一眼看到就想上的女人。

  而现在,她又向杜兰德展现了自己深藏在成熟魅惑的外表之下的另一面:疯狂。

  这是一个很疯狂的女人。

  至今为止,杜兰德还从未见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能够像苏菲这样,站在自己面前,掷地有声说出:“您要的东西我可以给您,但您也要给我我想要的东西。这是一个交易!”

  交易?

  开玩笑……

  一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女人,一个刚刚差点被一巴掌掐死的女人,在杜兰德面前能站稳就很不错了,这个苏菲居然还有胆子谈交易?

  但杜兰德看着对方的眼睛,却知道这个女人没有在开玩笑,她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可以和杜兰德交易!

  女人眼中的迷蒙与媚惑消失之后,剩下的,只有近乎偏执的坚定。

  杜兰德深深地、深深地看进她的瞳孔,看到了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

  “先把话说清楚。”杜兰德眼皮微阖,再次抬起时已经恢复到最平静的状态,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人问,“先说清楚,你能给我什么?”

  苏菲也注视这眼前的男人,她知道,这就是改变命运的时刻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苏菲认真地说:“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对各类典籍资料那么感兴趣,我也没资格知道。但我看得出来,您绝不只是看着玩儿,不然的话。您不会放任麾下大军四处行动,自己却终日呆在这里。我能从您的眼神中看出来,您是真的想从这些典籍中找出些什么来!”

  杜兰德微微一笑,毫不吝惜自己的赞叹:“惊人的观察力,夫人请继续。”

  听到杜兰德对自己的称呼转变,苏菲美眸中掠过一丝喜色,继续说:“我丈夫生前与一批学者走得很近。他本人酷爱读书。和几名学者很聊得来。

  三年前,那些学者们发表了一些不该发表的学说和言论,您知道,就是有关异位面存在与否的论述,结果被永辉高层镇压下去,并遭遇了非常血腥的清洗。

  学者们被杀的被杀。被抓的被抓。但他们的一部分核心研究成果与资料却保留下来,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我听我丈夫提到过几次,就在城中。如果您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

  那些学者们的研究领域很广,我相信,您会从中找到您想要的。”

  苏菲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杜兰德的反应。但杜兰德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脸色始终平静,让人看不透内心在想什么。

  听了苏菲的话,他低头沉吟起来。

  老实说,他已经动心了。

  永辉中央圣城中聚集着一批学者——这件事杜兰德倒是早就知道了,薇薇安的爷爷曾经是其中的一员,后来因为论证异位面的存在而被送上了“十字审判”。

  学者们的研究领域的确很广,从位面历史,到种族秘辛。再到占星、观测、探讨异位面的种种学说……

  如果学者们留下的研究成果是有关异位面的,那么杜兰德其实没太大兴趣,他这个异位面来客早已知道得足够清楚了。

  但如果是有关位面历史的研究资料,杜兰德就非常感兴趣了,这正是他现在需要的东西,他要了解这个位面发生过什么。

  杜兰德思索的时候,苏菲没再多说什么。该说的,已经都说了。

  她有些紧张地看着杜兰德,一双眸子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在期盼着什么。同时也在恐惧着什么。

  在她的感受中,杜兰德思考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才再次开口,说出一句让苏菲狂喜的话来:“告诉我,你要什么?”

  “大人相信我的话了?”她激动得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杜兰德微微一笑,又重复了一遍:“你想要什么?”

  苏菲平复下心情,盯着杜兰德的眼睛,沉缓地说:“我想要财富和权力,我想要与我的能力相匹配的地位,我……我想要快乐和自由!”

  “呃……”

  杜兰德摸摸鼻子,无奈地说,“能具体点吗?太笼统了,我听不太懂。”

  苏菲浅浅一笑,眨眼间又恢复成神秘勾人的小女人模样,轻声说:“我要的,其实只是一个机会!”

  “机会?”

  “是的!一个能够让我证明自己的价值的机会!”苏菲眼中闪动着难以言语的光芒,语气近乎虔诚,“至于是什么样的机会,我其实不在乎,全由大人您决定。但我真的不想继续留在这个阶层壁垒森严的城池中了。”

  她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会的事情很多,我精通算术和管理,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管理军队后勤。我观察力比较好,看人还比较准,可以在您身边做个参谋。啊,我还是一名魔法师,虽然错过了最佳的修炼年龄,但只要您需要,我会努力修炼的!当然,我还是个女人,自认本钱不错。如果您需要找人上/床的话,我没问题。但我要提前说好,我绝不甘心只做一个玩物和床/伴!”

  杜兰德认真地听完,然后简洁地作出评价:“野心很大。”

  苏菲一点也不尴尬,坦坦荡荡地承认:“您说得很对。”

  杜兰德摊开手说:“但我和永辉之间可还没有分出胜负呢,你这么急着站队,不怕万一我战败?站错队的人一向下场不怎好。”

  “这与胜负无关!”苏菲坚定地说,“永辉看似气吞大陆,实际上却是死板、顽固、虚伪、而且浅显!沉浸在‘永辉至上’的可笑童话里不能自拔。您看这座城,壁垒一重又一重,很可笑,也很无聊!无聊得让人绝望。大人,我是冲着您这个人来的。这些天来我一直在观察您和您的军队,我相信您是可以给我机会,让我实现自我价值的人。”

  女人说得很认真,完全没有任何恭维的意思,只是简简单单地把内心的话说出来。

  听了这么多,杜兰德已经有些理解苏菲的心理了。

  中央圣城是一个壁垒森严的地方,除了纯白圣塔中的特权阶级之外,其他人没有太多的自由,反而有各式各样的规矩和束缚。

  比如苏菲,杜兰德已经看出她其实是一名魔法师,自身属性却偏向黑暗。这种人放在大陆的某个受封贵族没有大问题,但她作为一名永辉贵族的夫人,就有问题了。一名圣城中的伯爵夫人不可以是黑暗系魔法师。所以她不敢修炼,也不能修炼。

  “呼。”杜兰德呼出一口气,既然话都说清楚了,事情反而变得简单了。

  对方能给的,是自己想要的。而对方想要的东西,对于杜兰德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而且他总觉得:一个丈夫刚死,就能毫无顾忌地跟杀夫仇人谈交易的女人必然有过人之处,也许今后真的可堪一用也说不定呢。

  当然,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好处拿到手再说。

  啪、啪、啪。杜兰德连续拍了三下手掌。

  苏菲有些莫名其妙,然后只见房门忽然打开,一名红袍人和一名蓝袍人肩并着肩,走了进来。

  有那么一瞬间,苏菲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这两名走进来的人,看长相,看体型,分明就是杜兰德啊!这是什么情况?

  在她震惊莫名的注视下,冰火分身走到杜兰德面前,化为双刀,归入杜兰德腰间的刀鞘。

  杜兰德拍了拍刀鞘,然后看向目瞪口呆的女人,说:“请带路吧,夫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