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二十二 消失的研究资料

卷四 章二十二 消失的研究资料

  这柄短剑,是专属于森德洛的一种制式短剑,在硬度、锋利、破甲、附魔效果等诸多方面很均衡,不少战斗法师都会随身携带,作为常备武器之一。

  而剑柄上的名字,其意义还有更深一层。“雷埃伦”这个名字没什么稀奇的,杜兰德不认识,也不在乎。他在意的是剑柄上铭刻的姓氏:森德罗特。

  这个姓氏,是所有战斗法师在其他位面时共用的姓氏,算是一种传统,也是战斗法师在异位面征战时的一种身份象征。

  比如杜兰德,他有他的家族姓氏,却从未在这个位面中使用过。作为牧城之主,他自报姓名的时候始终坚持使用“森德罗特”这个姓氏。

  而这柄剑的主人,他之所以将“森德罗特”作为姓氏铭刻在剑柄上,只能证明一件事:他打造这柄剑时一定身处异位面,也就是杜兰德所在的这个次级位面。

  这意味着战斗法师曾经来过这个位面!

  这个发现让杜兰德的心脏都停跳了几拍!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森德洛的战斗法师们真的来到过这次级位面!短剑就是最好的证明!!

  杜兰德忽然闭上双眼,开始深沉地呼吸。

  胸膛中,七色心脏以超出平常许多的频率,激烈地搏动着,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有力。强劲的心跳声甚至让房间中的苏菲都听得一清二楚。

  “冷静,要冷静。”

  杜兰德不断这样告诉自己,他怕自己睁开眼睛发现刚才看到的只是错觉,他怕再不调整情绪的话,自己的心脏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重新睁眼。

  笔记本仍在手中,魔法影像还在眼前,短剑栩栩如生,好像真的存在于杜兰德面前,提醒着他并不是在做一个美妙的梦。

  战斗法师。与自己生长于同一个地方的战斗法师,真的来过……

  “嘿,嘿嘿嘿……”

  杜兰德忽然笑起来,笑声由低转高,渐渐变为癫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太好了,非常好!!哈哈哈哈哈!!”

  “……大人……?”苏菲明显被吓到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杜兰德如此失态的模样。一直以来杜兰德给她的感觉都是深不可测的牧城之主,喜怒不形于色,怎么会有如此失态的癫狂样子?

  杜兰德却已经忘记了女人的存在,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纷繁凌乱的念想。

  ——既然战斗法师来过,而且按照笔记所说,这短剑还是九十九年战争时期出现的。那么,战争中的莫名大爆炸,巨人一族的莫名败退……这一系列谜题,也许都与战斗法师有关!

  答案也许就在战争里!

  纵观位面历史,九十九年战争是少有的对位面规则造成影响的重要时期,如果能进一步了解这一战,也许就能找到自己被位面规则压制的原因。是当年的战斗法师曾经在这里做了什么?还是因为某些杜兰德想不到、猜不透的其他原因?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也是杜兰德笑得如此癫狂无忌的原因所在。

  既然战斗法师曾经来到过这个位面,那……应该是通过位面传送门而来的吧?

  传送门呢?还在吗?还在的话它在哪里?还能使用吗?一个个问题在杜兰德脑海中蹦跳出来,让他的大脑有些紊乱。

  但有一点很清楚:如果能找到传送门的话,就有了回家的希望!

  回家……

  当这个字眼浮现在杜兰德脑海中时,他心中猛然涌起一种强烈的冲动,冲动好像熊熊火焰,不可阻挡。烧得他五内俱焚!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我要知道更多!”杜兰德发了疯似的将笔记再次翻看了一遍,不放过任何一点细节。

  他又将书架上剩下的几本相关研究资料全部取下来,细致地反复阅读,找寻任何有可能是战斗法师在位面留下的痕迹的记载。

  九十九年战争对他来说已经不单是一场神秘的战争,而是一把钥匙,一把可能开启回家之门的钥匙!

  苏菲皱着细长好看的眉毛,满脸困惑地看着陷入狂热状态的杜兰德。她不明白男人为什么看到那柄短剑图影之后就变成这样。

  “那剑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女人默默想着,“也就剑柄上刻的字比较奇怪,从来没有见过啊,难道是某种古文字?”

  虽然满心疑惑。苏菲却明白这种时候决不能上前打扰,她想了一下,然后安静地走到旁边,靠坐在墙角,静静看着那个埋首书本的男人。

  可以看到杜兰德的神色有些焦虑。

  这间藏书室中,有关九十九年战争的资料是在太少了,相当一部分都被人拿走了,资料很不齐全。杜兰德搜刮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更有价值的信息,不由焦急起来。

  “该死的,到底是谁把那些资料拿走了?永辉的王八蛋吗?”杜兰德狠狠抓了抓头皮,又重新抓起笔记本反复地读。

  按照这位不知名的学者所说,一个叫“本森”的学者似乎对九十九年战争研究很深,短剑图影也是他的研究成果之一。

  既然这个叫本森的学者知道很多秘密,对九十九年战争研究极深,那他人呢?

  杜兰德自然不知道本森在哪儿,事实上整间藏书室根本找不到一本出自本森之手的书册典籍,半本都没有!

  “咦……等等!”杜兰德忽然眼神一凝。

  他注意到一个细节,一个之前始终被他无意间忽略掉的细节——在学者的笔记本上,学者将本森称为“隔壁的本森”。

  隔壁?

  杜兰德倏然抬头,举目四顾,周围除了书架只有书,哪有什么隔壁!

  但杜兰德眼中渐渐亮起七色光芒,洞察之眼发动,视野中的一切景物都变得透明起来,当杜兰德的目光掠过坐在墙角的苏菲时,他脸色一动,停住了视线。

  “咦?”女人有些错愕。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杜兰德起身走了过来。然后一把将她拉开,皱眉盯着墙角。苏菲是一个很识趣的女人,明白杜兰德发现了什么,虽然胳膊被杜兰德抓出一个红印,却忍痛站在一旁一言不发,静静观察。

  下一刻,杜兰德忽然做了一个让她惊叫出声的动作。只见男人默不作声地提起拳头,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上!

  拳劲如山崩,拳风如烈火狂流。

  在苏菲惊骇的目光注视下,墙面在杜兰德的拳头面前寸寸瓦解,破碎的砖石还未来得及落地就被炙热的拳风烧成灰烬,簌簌而落。

  墙上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大洞。洞背后居然是一条走道,苏菲打量了片刻,皱眉想到:“原来如此……隐藏的暗门吗?”

  这时杜兰德已经大步走了进去。

  走在通道之中,杜兰德的心脏怦怦狂跳着。如果没猜错的话,通道的尽头,应该就是那位“本森”的房间了。通道不算长。杜兰德慢慢地走着,他不敢快。也不敢开启洞察之力直接去看通道尽头的场景。因为他怕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他期望的是找到本森的研究资料,或是找到本森的下落,然后进一步了解更多有关九十九年战争的事情,借以了解战斗法师到底在那场战争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他期望找到回家的路。

  可惜,现实终究是残酷的。片刻之后,杜兰德站在一间面积巨大的藏书室中,举目四顾。略显呆滞的目光扫过周围空空如也的书架。

  空的,书架都是空的,没有任何书册典籍研究资料。

  架子上还保留各式各样的分类标签,将书架分区,其中近半都是有关异位面的,另外一半,则大多被九十九年战争的相关标签所占据。

  房间中央的书桌上。刻着“本森.坎贝尔”的姓名,意味着这里就是本森的房间。只可惜,这里本该由很多资料,此时却没有了。

  杜兰德一动不动地站着。好似泥塑。

  “大人。”苏菲小心翼翼地走到杜兰德身边,轻声叫唤了一声,“您没事吧?”

  杜兰德没吭声,好像没听到女人的话。之前的狂喜、忐忑、激动、期待……所有情绪,如今都化为乌有。有人将这里的资料拿走了。

  没有任何痕迹留下,没有任何可供追查的线索。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条线,就在这里……断了。

  苏菲想了一下,走到空空如也的书桌前看了几眼,惊异地低呼一声:“本森?本森.坎贝尔!这可是学者中的领军人物之一啊,这里是他的研究室?”

  “你听说过他?”杜兰德眼中恢复了一丝生气。

  苏菲心道终于肯说话了,就怕你不说话。

  她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回答说:“我也是听我丈夫说的,这位本森.坎贝尔是学者圈子里非常有名的领袖级人物,他还是一名占星师。对于异位面的研究和论述已经走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前头。当然,我本人是不怎么相信异位面之说的。在圣城之中,有关异位面的话题更是禁忌。只可惜三年前本森先生当众发表了‘论证异位面存在’的演讲,在城内造成轰动,结果被纯白圣塔中派来的人抓捕,将他送上了十字审判……我丈夫生前经常说这是学术界近百年来的最大损失。”

  杜兰德认真听完,思索片刻后凝重地问:“也就是说,这位本森学者最终死在了永辉手上?”

  “……应该是。”

  “那么,这里的所有研究资料,应该是被永辉的人拿走了?”杜兰德的语气微微急促。

  “有这种可能。”女人谨慎地给出一个毫不夸大的回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元旦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