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二十七 城里城外

卷四 章二十七 城里城外

  “投降吧。”

  杜兰德看着巴拉克,淡淡地说,“其实,如果你战前就投降,然后把城头上这些白塔都打碎的话,我甚至可以考虑饶恕你和你麾下的军队。”

  说着他指了指在城头上排成一排的迷你小塔。

  这些小塔,都是第二重神圣壁垒的能量源泉所在。打破了白塔,等若削弱了壁垒的防御,这样杜兰德破开壁垒也会容易些。

  没想到巴拉克却干净利落地拒绝了:“做不到。”

  杜兰德眉头一挑问:“为什么?永辉都放弃你和你的军队了,没必要这么拼命吧。我看得出来,你不是那种死脑筋的人。”

  巴拉克给出了一个十足充分的理由:“因为我的家人都在那该死的纯白鸟塔里。”

  “……”杜兰德愣了一下,然后沉默着点了点头。

  巴拉克脸皮一下一下地抽搐着,有些神经质地咬牙说:“我的亲人都在永辉手里,所以,别想着让我投降!你以为我不想投降吗?我tm早就想离开这个鬼城,去大陆上好好闯荡一番了,但我离不开!走不脱!”他的双眼渐渐充血,“这一战,我必须死!我的家人才能活……没有其他的选择!”

  杜兰德静静听着,没再说什么劝降的话。挟持家人作为人质,好让前线军人洒血卖命,这种手段也算不上新鲜了,倒也像是永辉一贯的作风。

  杜兰德想了一下,做出了决定,他缓缓抽出腰间长刀,认真地说:“既然如此,我还是亲手杀了你吧,最后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巴拉克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然后低沉地笑了笑说:“如果你……您真的攻破了第三重城墙,可以的话。能否放过我的家人?”

  “可以,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杜兰德依然微笑着,口吻却很淡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虽然可以理解你的难处,但理解不代表我就应该帮你。”

  巴拉克毫不犹豫地说:“我可以用一个情报作为交换。”

  “说。”

  “请务必小心天国术士团。”

  巴拉克难得地露出凝重的神情,一字一顿地看着杜兰德低声说,“在这座圣城之中。天国术士团的力量,某种意义上比圣骑士更加强大!”

  杜兰德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由为之错愕,不解地问:“为什么?”

  巴拉克却摇了摇头说:“不能说更多了。杜兰德……大人,谢谢您愿意听我这个将死之人说这么多。我的家人,就麻烦您了。”

  话音落下。巴拉克骤然睁大了双眼,怒视前方,从喉咙深处发出一记沉沉的闷哼。他体内传出一连串密集的爆裂声,雄壮的身子摇晃了几下,似乎要倒下,旋即重新稳住,就此化作了夜风中的一尊雕塑。

  “……可惜了。”杜兰德沉默片刻。叹了口气。

  对方终究还是选择了自杀,以引爆自身斗气的方式。他希望以自己的死换取家人的生,这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军人和男人。

  杜兰德将橘焰长刀插回刀鞘,本打算派人安葬这名至死都屹立不倒的屠夫,但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打算,轻轻弹出一缕火苗落在巴拉克身上,瞬间将他烧成了一抹灰烬。

  第二重城墙,至此彻底被攻破。

  牧城的大军已经涌入城中。有条不紊地进行扫荡,一部分士兵留在城头上收缴战利品,并打扫战场,还有一批人则开始在城中寻找合适的安顿大军的地点。

  杜兰德独自立于城头。

  夜风一阵阵地吹过,卷起他的黑发。他身上的衣服早在巨人化的时候就破损了,如今穿着的是冰火力量凝聚而成的袍服。长袍的下摆也在风中微微晃着,就好像真的衣料一样。

  以杜兰德的洞察之力。可以看到城中各处爆发的规模小却很激烈的战斗。楼房被破坏,灯火亮了又灭。破碎声惨叫声哭喊声交织在一起。那些来不及——或者说,没资格——撤到第三重内墙之中的人们胆战心惊地躲藏在家里,等待未知命运的到来。

  杜兰德早有命令。不得滥杀,更不可凌辱女人。但城这么大,人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误伤”又会有多少?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无论如何,今夜注定是一个流血的夜。

  这就是战争。

  “……战争……”杜兰德低声喃喃了一句。

  此时此刻,刚被攻破的第二重城墙,就在杜兰德脚下;已被攻破的第一重城墙,在他身后;未被攻破的第三重内墙,则高高地矗立在前方。

  杜兰德站在城里,也站在城外。

  内墙之后,是拔地而起的万米高塔,里面藏着杜兰德想要牢牢攥握在手中的秘密。

  也许是学者本森的研究资料,也许是更多有关战斗法师曾经来过这个位面的证据和线索,也许会有一扇直接通往森德洛的位面传送门也说不定呢!当然,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大人,在想什么呢?”苏菲不知何时出现在城头上,安静地站在杜兰德身边,和男人一起看着城下持续进行着的战斗。

  杜兰德微微一笑,遥望那高耸的内墙,墙背后的高塔,还有塔顶那一点永不熄灭的白色光辉,说:“我在想着把那光辉背后的阴影,给揪出来。”

  “哦……”苏菲似懂非懂。

  她偷偷瞟了一眼男人极富立体感的侧脸,眨了眨眼,笑着说,“能多问一句为什么吗?您看,我的人生目标就很清晰明了——展现才华,实现自我价值,没别的了!我连孩子都不想要呢……那么,大人您呢?老实说,从本森的藏书室离开之后,您就变得让我更加摸不透啦。当然,我本来就看不透您的想法。”女人半开玩笑地说,“大人您……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那么想去那圣塔里呢?”

  杜兰德沉默了好一阵子,转过头来看着女人的眼睛,漠然说:“因为我想回家。”

  “回……家?”苏菲小嘴微张。俏丽妩媚的脸蛋上满是错愕的神情。

  在苏菲眼里,杜兰德充满神秘。作为杜兰德的下属,苏菲希望能进一步地了解男人的想法,才能更好地施展抱负;而作为女人,她的本能也在驱使着她,去认识、去了解这个强大而神秘的男人。

  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杜兰德给出的答案,竟是回家。

  一个简单到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根本没有难度的事。对于眼前这个男人而言,竟然是人生的追求吗?

  他说的家又是指哪里?

  苏菲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忽然发现自己平生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白虎走上城头,来到杜兰德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说:“城主大人。”

  杜兰德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淡微笑着问:“战况如何?”

  “这个……”白虎没有立刻回答,脸色略有些犹疑,目光在杜兰德身边的苏菲脸上瞥了一眼。

  白虎并不认识这个女人,看起来,这个人类女人除了成熟妩媚之外就没有别的特点了,战斗力几乎为零,倒是一双眸子迷离又勾人。让白虎本能地有些厌恶。

  苏菲笑了笑,很识趣地抱歉一笑说:“杜兰德大人,白虎大人,我先退下啦。”

  白虎愕然:“你认识我?”

  苏菲又是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微垂着头走到远处。

  白虎压下心头那一缕不怎么舒服的情绪,定了定神,看到苏菲走开足够远之后。才有条不紊地开始汇报:“城主大人,我们已经去过三大公爵的领地了,所有公爵的直系血亲、精锐私军、还有三大公爵本人,全都不见踪影。我猜测第二重城墙中的所有精锐力量都已经撤入第三重内墙。”

  杜兰德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又问:“军备、物资、还有粮食呢?收缴了多少?”

  白虎脸色难看地说:“永辉给我们留下的军备物资很少,能带的都已经被带走了,来不及带的也烧光了。目前我们已经找到至少五个被烧毁的粮仓。大人。剩下的粮食已经不多了,我们的军队数量虽然不多,可您也知道,中高阶职业者的饭量都……不小。”

  后勤一向是胖子鲁格负责的。但这里可是大陆中央,牧城远在大陆西北,鲁格再怎么擅长后勤补给,也难以长时间支撑这么长距离的远征。

  没想到杜兰德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温和地看着白虎问:“我们还剩下多少天的粮食?”

  “二十天左右。”白虎低声说,“最多也撑不过一个月。”

  本来还想着攻入城中搜刮粮食,但永辉做得很绝,精锐力量全部撤离,尽可能地收缩力量,而且没有给杜兰德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这就有些麻烦了。

  “二十天吗……”杜兰德想了一下,沉默片刻后笑了起来,很轻松地拍拍白虎的肩膀,肯定地说,“已经足够了。”

  说完他忽然腾空而起,一步步凌空虚行,直接向第三重内墙的方向走了过去。

  白虎大急问:“大人,您要做什么?”

  “去跟敌人打个招呼。”杜兰德的笑声远远传来,仅仅几步跨出,他已经走出相当一段距离,“白虎,传我命令,让全军休整三天。三天之后,继续攻击第三重、也是最后一重城墙!”

  白虎面现激动之色,正色应道:“是,大人!”

  杜兰德离开之后,苏菲走上前来,恭敬地说:“白虎大人,我……”

  白虎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挥挥手打断了她:“我还有事!有什么话,你直接跟城主大人去说吧。”说完直接大步下了城墙。

  苏菲略有些尴尬地孤零零站在那儿,下半句话就此卡在嘴里,没能说出。

  她看着白虎离开的方向,半晌后,忽然噗哧一声笑出声来,用只有她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了一句:“……女人啊!”

  ……

  ……

  圣城的第三重内墙很高,远比第一重第二重城墙加起来都高。

  城头上没有任何守军,却站着一排气势如岳峙渊渟的身影。他们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目睹了杜兰德攻破第二重神圣壁垒的全过程。

  这时,其中一道身影开口说:“你们看,杜兰德过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这是第一更,晚上七点还有第二更哦。

  谢谢我要人民币童鞋的月票,谢谢剑神童鞋的月票!

  谢谢阿啟哥的打赏!还有所有订阅投票点击阅读的朋友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写出更好的作品。

  希望新的一年一切顺利。9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