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三十 安德丽雅的父亲

卷四 章三十 安德丽雅的父亲

  皇后为何找到自己,说服自己担任暗车这一点还不确定,但杜兰德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皇后居然那么放心地将牧者之城的城主位置交给自己,虽然杜兰德和安德丽雅还没有结婚,但关系已经很稳定了,皇后等若将城池交托给了女婿,她自己反而沉睡养伤去了。

  “三王知道你和皇后的这层关系吗?”杜兰德问。

  安德丽雅摇摇头说:“本来不知道,这一次我要来见你,才不得不告诉罗德我的身份,不然的话,他不会带我来的。”

  “在这之前三王并不知道你是皇后的女儿?”杜兰德又确认了一遍。

  “他们不知道。”

  这个回答让杜兰德不由叹息,三王可是皇后的左膀右臂,居然都对此事一无所知,可见皇后对保密工作的重视。

  其实也可以理解,换作杜兰德失去一身力量,不得不沉睡疗伤的时候,也会选择越少人知道越好,这关系到生命安全,容不得马虎。

  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但杜兰德还有有些不爽。

  安德丽雅看出了男人的郁闷,咬着嘴唇,柔声解释说:“母亲她对你隐瞒我的身份,其实没有恶意,只是以防万一。另外还因为你实力太强,恐怕妈妈她也因此一直比较忌惮你吧。她还专门嘱托过我,让我不要随便打探你的事情——我指的是你隐藏实力在城里晃悠的那几年,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把你我的关系捅了出去,结果导致红鹰一直针对你,再到后来你慢慢地暴露了实力……”

  杜兰德摆摆手说:“好啦,不用担心,也不用解释啦。现在我知道你和皇后的母女关系了,具体情况我估计你也不完全明白吧。等皇后醒来,我亲自问她好了。”

  杜兰德没说的是,他还对皇后的血脉比较好奇。孕育后代会导致巨大风险的血脉特点?这可不常见啊。如果皇后不是人族的话,她是什么种族的?

  考虑到安德丽雅血液中的浓郁生命力量,难道皇后是精灵一族的?

  顺着这一条线想下去的话。其实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些年来。安德丽雅建立蓝灵堡,收留了不少精灵一族的女奴,作为城堡侍女。某种意义上算是对精灵女奴们的保护了。

  不过……算了。这些问题现在都不重要,暂时放放吧。

  杜兰德定了定神,神情一点点严肃起来,大有深意地看着安德丽雅说:“现在我知道你的身份了,然后呢?你专程从牧者之城跑到前线来,甚至不惜告诉罗德你的身份,想必应该有某些更重要的事情吧?”

  按照安德丽雅所说,皇后如今正在沉睡疗伤,那么必然是最脆弱最没有抵抗力的时候。以皇后的作风应该是保密到底才对,安德丽雅不会不明白。

  那么,她冒着泄露身世秘密的危险,来到这里说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总不见的是憋不住了只想一吐为快吧。安德丽雅可不是这样的女人。

  被杜兰德这么一问,安德丽雅脸上浮现出十分无奈的神情。轻轻叹了口气说:“杜兰德,其实……从你说要远征圣城开始,我就在纠结,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开口。”

  “纠结什么?”杜兰德不满地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说。“跟我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安德丽雅深深吸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说出一句让杜兰德险些跳起来的话:“你不愧是让我爱上的男人,攻陷圣城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想。所以,没办法……再不过来一趟的话,我怕我的父亲会死在我的男人手上。所以,我就来了。”

  杜兰德目瞪口呆地看着满脸认真的女人,结结巴巴地说:“父父父父……父亲?!!”

  安德丽雅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干什么?我难道能凭空从我妈妈肚子里蹦出来不成?我当然有父亲啊!”

  杜兰德感觉大脑运转的速度都有些放缓了,以强大的理智稳住心绪,沉声问:“你父亲该不会是永辉的人吧?他现在在第三重内墙之中?别告诉我他是某个永辉高层!”

  “不,不是的。”

  安德丽雅摇摇头,旋即又点点头,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定位她父亲在永辉中的位置,最后说:“父亲他在圣城中的地位不比那些永辉高层差,但……他其实不算是永辉体制内的人。”

  “……”杜兰德没吭声,脑海中掠过一道闪念:“难道——”

  ……

  ……

  “嗨,我说,”第三重内墙之内,三人聚在一个小房间里,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光头大汉晃着膀子,嗡声瓮气地说,“现在牧者之城的军队就在墙那头,那个杜兰德还能变身巨人,形势不太好啊,下一步咱们怎么办?要不,我们投降那杜兰德算了。”

  “别开玩笑了。”旁边一位英俊硬朗的中年男人摇头说,“我们若敢在这种时候反叛,杜兰德不打进来,我们就先被永辉的家伙清洗了。”

  光头壮汉夸张地大叫起来:“怎么会?我们三个联手的实力可是相当强啊,据说永辉圣骑士被杜兰德击败,实力大损。永辉拿什么来清洗我们?”

  俊朗中年男人冷冷扫了壮汉一眼,用生冷的口吻说:“装傻可耻,你别表现得好像不知道天国术士团一样。”

  光头壮汉依然满脸憨笑地摸着大光头,装傻到底。

  中年男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接着说:“之前杜兰德来城头上放话的时候,不是说三天之后正式攻城吗?当时,梅林那女人故意以白炙光束攻击杜兰德,既是对杜兰德的示威,也是对我们三个的一种警告啊。只要我们在内墙之中,就始终处在纯白圣塔的攻击范围内,不到半神,被白炙光束击中必死无疑!”

  “那倒也是!”光头壮汉哈哈一笑,一点也看不出半点忧虑,脸上始终挂着憨厚呆傻的笑容,“唉。那个杜兰德也是,没事打什么仗呢,都把我们的好日子搅黄了。”

  “好日子?我可不觉得被关在这个鸟城里当这个狗屁大公爵算什么好日子!”中年男人没好气地哼哼了一声。

  “怎么不是好日子?”壮汉大手一挥,慷慨激昂地说,“据说。在圣城中出生的婴儿。日后觉醒成为永辉职业的几率比较高。万一家族后代中诞生一个神圣永辉骑士,或神圣永辉术士,那就发达了啊!说不定有机会掌握整个大陆的权柄呢!”

  “没骨气。”中年男人精准地做出评价。

  壮汉嘿嘿一笑。也不在意。

  两人你来我往聊了许久,第三人始终静静坐着,不言不语。

  壮汉看了过去问:“金,你怎么一直都不说话?我们三个里面你最聪明啦,你有什么想法?”

  中年男人也看了过去。

  被称为“金”的男人已经年过中年,却依然能看出年轻时是个迷死千万少女的大帅哥。他穿着朴素的袍服,坐在那儿的样子十足优雅,没有半点杀伐气质。但事实上在座三人之中,金的实力是最强的一个。其他两位公爵大人联手也未必奈何得了他。

  论实力,金不弱于不使用子神器的大骑士米兰德。

  “我没什么看法。”金用温润的声音不急不缓地说,“眼下的情况,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少来!”俊朗中年男人没好气地拍拍桌子,“金你平时可是主意最多的,别藏着掖着。说说吧。”

  壮汉也附和着:“是啊是啊,说说,说说!这可是事关存亡的关键时刻了啊。”

  金抿了抿嘴,看着相交多年的两位老友,抱歉地说:“很遗憾。这一次我是真的没主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他两位公爵还想问什么,金却站起身来,轻掸袍服,以平淡如水又十足冷静的口吻说:“今天就这样吧,都散了。如今正是敏感时刻,以我们三个的身份实力,聚在一起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如今永辉被打得喘不过气,他们最怕的就是我们三个做些什么。这种时候,还是避嫌的好。就这样,走了。”

  说完他不顾两位老友的劝阻,施施然走出了房间,没有半点回头的意思。

  光头壮汉和俊朗中年男人面面相觑,都是大感奇怪。

  壮汉脸上的憨笑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他看着金离开的方向,目光闪动不已,最后很认真地说了一句:“他好像……在害怕?”

  ……

  ……

  城堡中,杜兰德看着自己的女人,一字一顿地说:“安德丽雅,你的父亲,皇后的男人,是永辉三大公爵之一的——金?”

  “……是。”

  “我还是……不太明白。”

  杜兰德皱着眉头,努力消化这个令人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的消息,慢慢地问,“你母亲,是大陆第一强者,就连现在的我都没把握胜过她。她怎么会让自己的男人一直呆在圣城中?以她的实力,把你父亲和他的家族从圣城中接出来,不难吧?”

  安德丽雅似乎早就预料杜兰德会这么问,闻言直接回答说:“……当年他们俩,是意外怀孕,所以我妈妈只能先集中力量保证把我安全地生下来。生下我之后,妈妈元气大伤,然后就陷入沉睡了,直到现在。她本打算醒来之后再把父亲接出来的。”

  顿了顿,安德丽雅无奈地说:“谁会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接手牧者之城没多久就把圣城打得快要沦陷了。估计妈妈也没想到这种局面吧……”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杜兰德已经恢复了冷静,直接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

  安德丽雅抿嘴一笑,反问说:“杜兰德,你觉得……如果在城墙的那一头有一支隐藏的友军,这场战争接下来会怎么打?”

  “那还用问吗?”杜兰德理所当然地沉声说,“里应外合,破城致胜!”

  “那就没问题了。”安德丽雅温柔地笑起来,轻声说,“我有方法,可以联系上父亲,助你破城!”

  ps:

  今天仍是一更,这里不敢写快。

  无需担心,我会尽快恢复每日两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