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三十二 妖刀

卷四 章三十二 妖刀

  目前,双刀分身强化自身的方式有两种,其一是吸收周围空间中的元素之力,其二是吞噬富含元素之力的需石或材料。

  那如果是富含元素之力的……人呢?

  比如各系元素武士,再比如各系魔法师,还有永辉职业……以及雷霆泰坦、风暴矮人、太阳精灵等诸多异族……他们的能量核心,从本质上来说,是比需石的元素含量更高的东西!而且更加纯粹。

  杜兰德脸皮绷得紧紧的,上下唇抿成一条笔直硬冷的线,目光闪动不已。

  他的确动心了,却陷入了深深的犹豫。

  以双刀分身吞噬元素系职业者——这一想法估计是可行的,但杜兰德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他是战斗法师,从内心深处来讲,他认为自己高于次级位面的生命,甚至高于其他主位面的生命。但次级位面的人也是人,智慧生命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杜兰德还是比较抗拒“把生命当作双刀养料”的做法。

  但,如果是已死之人呢?

  时间就在一分一秒中过去,杜兰德站在原地不言不语,脸色不断变幻。

  城堡大厅中只剩下红袍与蓝袍吞吃需石的声音,嘎嘣嘎嘣的,节奏有些机械,有些呆板,却稳定而精准。

  不知何时开始,嘎嘣声渐渐停歇下来,堆积成山的需石已经被双刀分身吞噬殆尽,红袍与蓝袍安静地坐在地上,一边“消化”,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本尊。

  这时,杜兰德似乎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

  他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犹疑尽数消失不见,只剩下沉着与坚定,然后朝双刀分身招了招手,分身立刻化为长刀,?锵声中。归入刀鞘。

  “……总要试试。”杜兰德喃喃了一句,然后大踏步走出城堡大厅,身形几次闪烁,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

  圣城中经历了战火的洗礼,死的人不少。牧城一方的军队在杜兰德的约束下,基本没有对圣城居民下手,死的基本上是永辉一方的军队。

  激烈的战斗之后。战场打扫工作总有遗漏,在城中的某些隐秘的小巷子里,往往能看到一些刚死去不久的永辉士兵的尸体。

  杜兰德站在一处小山山脚下,这里杂草丛生,空气中隐约有血腥气残留。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横着一具浑身插满箭矢和兵刃的尸体。从服饰来看。这人应该是永辉一方的军官,军衔与实力相匹配,生前应该有接近七级的实力。

  他死去还不到一天,也就是说,他体内的能量核心中的元素力量,应该还有大半残存,来不及彻底消散。

  这人是一名火系元素武士。元素武士的能量核心,是位于小腹处的元素气海,气海联通全身上下的斗气脉络,将元素斗气输送到周身各处。

  杜兰德从腰间抽出橘焰长刀,走上前去。长刀在他掌中旋转半圈,被杜兰德反握在手里。

  “……抱歉了。”杜兰德显得十分冷静,握刀的手很稳。手腕慢慢压下,刀锋无声无息的刺入死去的元素武士的小腹气海之中。

  ——什么都没有发生。

  杜兰德已经开启了洞察之力。将死者元素气海中残留的火系斗气看得清清楚楚。斗气缠绕在刺入的刀尖上,两者之间却没有发生任何反应。看起来,双刀分身似乎无法吞噬元素系职业者的力量。至少斗气不行。

  这让杜兰德微感失望之余,又隐约有些莫名的庆幸,好像悄然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杜兰德打算拔出刀锋的时候,橘焰长刀忽然生出变化。

  嗡——!

  刀身发出一声颤鸣。清越而悠长,杜兰德甚至从中听出了某些愉悦的情绪!

  紧接着,只见元素气海中的火系斗气忽然动了起来,源源不断地涌向刀尖。然后飞快地融了进去。呼呼呼,橘焰长刀有节奏地一胀一缩,渀佛在沙漠中行走了许久渴得狠了的旅人忽然看到一碗水摆放在眼前,然后扑上去咕咚咕咚地一阵狂饮!

  不知为何,看着胀缩不定的长刀,杜兰德忽然感到握刀的手掌有些发颤。

  元素气海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被吞吸得干干净净,就连斗气脉络中的残余斗气,也被长刀吃干抹尽,最后长刀又轻轻震颤了一会儿,然后安静下去。

  与之前比起来,它看似什么变化都没有,杜兰德作为双刀的拥有者,却能感受到刀的微妙变化。

  ——刀变轻了。

  之前,双刀分身吞吃需石的时候,吃得越多,刀身就变得越发沉重,威能增强的同时,长刀本身的力量运转也变得有些滞涩。

  杜兰德猜测这大概是需石中的杂质对双刀分身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现在,橘焰长刀在吞噬了一位六级元素武士的大半斗气之后,不仅威能上涨,力量运转也变得不再滞涩,越发通畅起来。橘红色的刀锋上,隐隐流转过一丝柔和温润的色泽,整柄长刀似乎都升华了,刀锋更轻更薄,甚至有些通透起来。

  这让杜兰德不由得目瞪口呆。

  唰!唰!

  他随意挥舞着手中的刀,只觉劈砍挑刺无不如意,握起来更舒服,舞起来也更加顺手。刀的威能更加内敛了,也更加集中。

  吞吸元素系职业者的力量,居然能有如此神效!

  “哈哈哈,不错不错。这样一来,三天后战斗的胜算又多了不少啊。”

  杜兰德笑起来,低头打量着似乎重获新生的橘焰长刀。他想了一下,挥手将元素武士的尸体烧成灰烬,然后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夜幕中。

  既然有效,而且需要,那么对他来说,吞噬已死之人的斗气或魔力,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于是,这天晚上,杜兰德手持双刀。将所有敌方阵营战死之人的元素力量都吞吸一空,至于己方战死者,他一个都没有动。虽然那意味着双刀的威能会更强,但杜兰德还是觉得自己做不出来。况且以目前的收获而来,其实已经很让杜兰德满意了。

  但有一点,杜兰德没有注意到。

  洞察之力还未达到直视灵魂的程度,因此杜兰德没能发现:当刀身吸收元素力量的同时。也将还未完全消散的死者灵魂,也一并吞噬了……

  天色将明,杜兰德悄然回到伯爵城堡。

  新的一批元素需石已经运到,就摆放在城堡一楼的大厅里。杜兰德大步走进大厅,双刀自行出鞘,化为红袍与蓝袍。

  “你们吃你们的。”杜兰德笑着吩咐了一声。然后自行上了二楼。

  “是,本尊。”分身欠身应道。

  直到杜兰德的身影消失在二楼转角,红袍与蓝袍才重新挺直腰杆,两人容貌一模一样,体型也没有区别。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笑了笑。笑容似乎没有之前那般机械呆板了,反而有些森然恐怖。

  红袍问:“感觉怎么样?”

  蓝袍愉快地回答:“感觉……好得不能再好了!”

  ……

  ……

  薇薇安一身英礀飒爽的劲装打扮。满头火红色的头发扎成一个高马尾,站在一座小山上,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一栋废弃已久的观星站。

  女孩的脸色很激动,激动中隐隐包含着浓浓的悲伤。

  她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一路走到观星站地下一处隐秘的大门前,然后就是脸色一变!

  印象中的大门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地的碎片。看起来,有人来过这里了。而且没有选择以解开魔法锁的方式开门,而是选择以最暴力的形式强行破入。

  这让薇薇安心中震惊不小。

  她深深知道这门的防御力有多强,不知道魔法锁开启方式的话,很难以暴力破入,反正女孩曾经以七级实力轰击在门上,根本连半点损伤都无法造成。

  “有人来过了!?”薇薇安微一犹豫,便做出决定。浑身斗气勃发,大踏步走进了幽深的门洞。

  她很快走过通道,来到藏书室,却没有多做停留。而是直接走到藏书室的一角,印象中在墙角的暗门也被人打破了,薇薇安深深吸了口气,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女孩站在比外面那间藏书室小了一号的房间中,微微仰着小脸,环视周围。书架上的书册都已经不见了,除了分区标签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魔法灯盏黯淡地亮着,映得薇薇安的小脸忽明忽暗。

  她忽然蹲了下去,略显单薄的肩膀开始抽动,双手死死捂着嘴巴,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转眼之间,已是泪流满面。

  “爷爷……”

  ……

  ……

  三天的时间终于过去。

  当第三天的第一缕曙光在远方的天际亮起,圣城第三重城墙之外,准时响起了苍劲而连绵的号角声,那是牧城军队的集结号!

  早已整装待发的士兵们沉默着走出营帐,迅速而有序地开始集合,士兵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当最终决战来临之际,就连最沉着的人都难免心怀忐忑。

  今天,就在今天,他们也许会跟随着城主大人杜兰德,一起书写历史,翻开新的篇章。也有可能战死城头,然后渐渐被历史的尘埃掩埋。

  一切都是未知。

  十分钟后,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番队分别在牧城之车的率领下,整军待发。以白虎为首的异族军团,也早已做好战斗的准备。

  士兵们能够听到城墙的那一头正传来连绵的警钟,想来,永辉一方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着大战一场了吧。

  在士兵们和部下们的注视下,一道被冰火力量缠裹的身影渐渐升上高空。(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