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四十九 突袭战术

卷四 章四十九 突袭战术

  战斗法师们的一大共性是讨厌打没把握的架。包括杜兰德在内,战斗法师们习惯在战斗中将“没把握”一点点扭转成“有把握”。

  扭转战局的一大要素,就是细致入微的观察,观察对手的弱点,也观察对手的优势。洞察之眼的存在意义正在于此。

  在杜兰德眼中,黑袍人以及他所操纵的巨爪弱点极少,速度与力量齐备,物质攻击与灵魂攻击兼具。唯一一个不算是弱点的弱点,就是恢复能力差。

  但考虑到巨爪的庞大体积,以及近乎变态的防御力,这一弱点恐怕无法成为杜兰德制胜的要素。

  另外,灰色巨爪在绝对力量上的巨大优势,也让杜兰德颇感棘手。

  刚才杜兰德本尊直接被拍飞,撞上纯白圣塔之后,又被巨爪一击正面轰击。仅仅那一击,就让杜兰德差点被打扁,如果不是有高速再生这一血脉能力,受了那一击的杜兰德已经输了这场战斗,不可能支撑到现在还生龙活虎。

  所以必须想办法对抗巨爪的力量。

  就算不能在力量上压倒对方,也要想办法与之抗衡,或至少缩小绝对力量上的差距,否则打赢这一架的几率会非常、非常之小。

  这时黑袍人终于从暴怒中冷静下来。

  他本人依然隐藏在巨爪之中,没有露面,冷冰冰硬邦邦的声音传递过来:“杜兰德,你刚才的招式的确强悍,但那样的招式你又能施展几次?就算你比上次战斗时又获得了新的能力,在绝对力量的巨大差距下,你依然没有胜算。”

  话音落下,黑袍人根本不打算给杜兰德说话的时间,操纵巨爪直接攻杀过来。

  灰色爪影闪烁了一下,腐臭气味扑鼻而来,巨爪几乎不需要时间又出现在杜兰德面前,按压而下。

  一次杜兰德早有准备。身形接着巨爪拍落时造成的风压直落而下,然后向侧面一闪,险而又险地避过了巨爪攻击。

  红袍与蓝袍杜兰德则同时与巨爪碰了一记,却根本抵不过爪上的磅礴巨力,只好借力抛飞出去,开始绕着巨爪来回游弋,寻找合适的出手时机。

  就这样。三名“杜兰德”一边躲避巨爪的攻击,一边恢复力量,并寻找最佳战机。

  巨爪不仅速度迅疾,而且势大力沉。但是杜兰德一旦铁了心只闪不攻,还是能够比较游刃有余地做到的。巨爪带起狂风。杜兰德就好像风中的飞絮,飘飘忽忽,完全不受力的感觉,似乎经常差一点就被击中了,却总能险而又险地擦着边儿躲过去。

  黑袍人越打越急,却越急越打不到。不由怒吼连连。

  他虽然比起上一次五大连堡之战实力暴涨,但战斗经验确实不足,接连被杜兰德躲闪过去之后,不由喝道:“杜兰德,你这胆小鬼,你到底打不打?!”

  趁着他这么一个停顿的时机,杜兰德忽然不再躲闪,揉身上前。

  短短两步之间,杜兰德就从普通人类的体型。膨胀成上古巨人的身形,这样形态的他虽然速度大减。绝对力量上却远胜人类之姿,恰好可以用来对付灰色巨爪的恐怖巨力!

  “喝!!”

  巨人化的杜兰德一声低吼,宽肩微耸,双臂猛然展开,然后牢牢环抱住巨爪三根手指中的一根。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夸张地隆起,一根根血管连连跳动,好似蚯蚓在爬动。心脏推动血液急速流动,竟然传出哗啦哗啦的响亮声音。全身力量凝成一股,竟是要与巨爪面对面较一较力!

  “哈哈,就怕你不敢出手!”黑袍人不惊反喜,大笑起来,“既然你敢上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你我之间的力量差距到底有多大!”

  巨爪猛烈一震,然后压着巨人化的杜兰德开始向前推进。

  杜兰德的身子渐渐绷成一张弓形,由于太过用力,几根血管忽然炸裂开来,鲜血如注而下。却依然顶不住,被爆发力量的巨爪推得连连后退。

  灰色巨爪的力量简直太恐怖了!就算全力发动巨人化,也只能勉强缩小双方的力量差距,无法完全弥补,跟别说反压一头了。

  “这爪子到底是什么生物身上的?”

  杜兰德死死咬着牙齿,“死后的一只爪子都有这么大力量,那它生前得强到什么程度?这种次级位面怎么会出现这种恐怖玩意儿?!”

  “我说……红袍,蓝袍,你们俩还愣着干嘛?”杜兰德依然没有放手,仍死死抱着巨爪的中指,奋力与之对抗,同时大吼起来,“还不动手!!”

  一道蓝光在爪背上绽放开来,那是一头撞上巨爪的蓝袍杜兰德发动的招式。球形涟漪再次荡开,时光凝停之力的影响下,巨爪给杜兰德的压力骤然一降。

  红袍杜兰德抓住这个机会紧随而上,无数刀光纵横交错,再次交织成之前出现过一次的那张鬼脸。

  这一次,鬼脸更加清晰,出现的时间也更长。

  巨爪在本尊与蓝袍的共同牵制之下,反击力量明显减小,这才让红袍杜兰德得以放开手脚,奋力狂杀,那稠密的刀影看得纯白圣塔中的圣骑士头皮阵阵发麻。

  当橘红色鬼脸再一次溃散时,巨爪上又多了许多伤痕,黑袍人愤怒欲狂,却一时间摆脱不了巨人化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的牵制。

  “行了,退后!”杜兰德果断命令道。

  蓝袍与红袍当即退避,杜兰德本人也狠狠一推巨爪,接着反作用力向后急退,迅速从巨人化状态变回到正常人类的姿态。

  三名杜兰德又开始绕着巨爪飘忽疾行,恢复力量,寻找战机再给巨爪来一下狠的。

  黑袍人被气得都快炸了:“杜兰德,你该死的还能再无耻一点吗?有种就堂堂正正与我一战!来啊,有种你就来啊!你就这么害怕我吗?”

  杜兰德从容不迫地在指爪间上下游走,淡淡地说:“有这闲工夫大喊大叫的,你还不如小心防范着点儿,你看,又有破绽了吧。”

  “什……”黑袍人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就看到杜兰德忽然又冲了上来。

  本尊巨人化,蓝袍发动时光凝停,红袍开始疯狂连斩——和前两次的战术一模一样,找准机会就是一轮猛攻,再趁黑袍人发动反攻之前退走,简直滑不留手。

  “杜兰德!你——你你——!!”黑袍人已经愤怒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圣骑士虚弱地站在纯白圣塔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人的战斗,眼神里却没有愤怒,只有凝重与担忧。

  对于杜兰德的打法,黑袍人认为是“卑鄙”,战斗经验更丰富的圣骑士却能看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单论杜兰德每一次选择发动突袭的时机,就足以让圣骑士刮目相看。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杜兰德能在那种高强度的战斗中,敏锐地把捉到战机,并果断做出反应。这看似简单,实际上对预判能力、眼力、决断力与实际突袭能力的要求都非常之高。

  换了其他人,也许冲上去就是给巨爪送菜的,突袭一次就把自己给搞死了,哪会像杜兰德这样,一次比一次取得的战果更加巨大,自身却几乎不受损伤。

  还有一点让圣骑士非常担心,那就是红袍杜兰德选择攻击的部位。

  圣骑士看得出来,红袍三次攻击的部位都是有区别的:第一次攻击针对巨爪的各个部位,进行全面攻击;第二次则根据第一次的反馈,缩小了范围,摒弃了那些异常坚固的部分,选择相对脆弱的部分进行集中攻击,毕竟巨爪的防御力也不是完全平均地;第三次攻击,则进一步缩小了范围,盯准巨爪最脆弱的那根手指疯狂斩杀!

  这其中反映出的战术思想,以及精确到变态的执行力,外行人黑袍人看不懂,圣骑士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看得背脊发凉,看得心惊肉跳!

  可惜他现在虚弱得连站都站不稳了,再怎么着急,也不可能亲自出战。

  至于梅林……

  圣骑士回头一看,梅林应该还在晕迷之中,就躺在他身后不远处,然而圣骑士回过头来,却当场愣住:“……咦?人呢?”

  杜兰德与黑袍人还在激烈缠斗。

  表面上看,杜兰德牢牢占据着战斗的主动权,黑袍人反而气得怒吼连连,怎么都打不到杜兰德。但杜兰德心中也相当郁闷。

  ——灰色巨爪的防御力太变态了!

  砍了这么久,巨爪少说也挨了十多万刀了,虽然看起来伤痕累累,行动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往来依然迅速,拍击仍旧狂霸。

  十几万刀啊,不是十几万菜刀剁斩,不是十几万马刀劈砍,而是十几万刀橘焰鬼斩!不得不说,巨爪的抗砍能力简直逆天了。

  战斗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杜兰德与黑袍人战斗的地方距离纯白圣塔很近,而牧城与圣城的军队们,则在坍塌的城墙旁边混战,从城墙到圣塔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军队士兵们战斗的余波不可能跨越这段距离,但半神级强者的对战,就不一样了。

  从黑袍人出现到现在,双方都有不少士兵死在了杜兰德与黑袍人的战斗波及之下,其中包括了牧者之城一方的一名准七星猎人。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