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五十一 双刀归一

卷四 章五十一 双刀归一

  巨爪速度极快,力道更是强劲。单单一只左爪就很棘手了,如今又从地底下冒出来一只右爪。双爪齐动,闪电般抓握住红袍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就好像大手捏住了鸡蛋,然后狠狠掐握下去!

  黑袍人几乎已经看到两大分身被碾压成粉的场景,不由发出一阵阵的狞笑声。

  正在撤退的白虎等人回头看到这一幕,全都骇然惊呼;安德丽雅不是职业者,所以看得不太清楚,但她很清楚自己的男人已经陷入生死苦战,不由地奋力挣扎起来,却无论如何都挣不开父亲的手臂。

  金眼中闪过一丝痛惜,旋即被坚定所代替,带着女儿,头也不回地加速远去。

  大公很清楚,就算这时候整个牧城的武装力量统统回过头去帮助杜兰德,对于灰色巨爪来说,也不过是一巴掌的事情。

  那样只会帮倒忙,还会让杜兰德分心他顾,无法继续专心作战。

  噗,噗……

  两记破碎声,从握拢的巨爪中传递出来。

  黑袍人忍不住狂笑起来,声音震得纯白圣塔都在震颤:“怎么样,杜兰德,这就是你分心保护那些废物的代价!你没想到我还留了一手吧?一只爪子你就快要应付不来了,如今我的战力凭空翻了一倍,你的分身又被我毁了,你拿什么跟我打?!”

  杜兰德的脸色很平静,哪怕双刀分身被捏碎的时候,他都没皱一下眉头,只是冷冷地说:“双刀分身为我血脉之具现,我不灭,则双刀不灭。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

  “你说什么?……咦?!”黑袍人惊呼一声,只见一缕一缕的橘红色火流和冰蓝色寒流,分别从爪子的指间空隙流淌出来。

  杜兰德从容抬手一招,红蓝两道气流就自行飞到他身边。一阵扭曲之后,重新凝聚成红袍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的模样。

  黑袍人吃惊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一边恢复力量一边观战的圣骑士则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杜兰德的这个古怪的分身能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么看来,想要彻底击败杜兰德,还是要从他的本尊下手,单单掐灭分身似乎还是不够的。

  战斗又重新拉回到一条起跑线上。

  偌大的圣城已经半空,军队都差不多撤退到死亡气息的影响范围之外了,杜兰德再无半点后顾之忧,心无旁骛,他与双刀分身站在一起。凛然面对着眼前的两只巨型灰爪。

  杜兰德瞥了两眼左右侍立的红袍与蓝袍,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虽然双刀分身没有被捏坏,但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些损伤,一方面是被那恐怖巨力捏的,另一方面则是被死亡气息侵染了少许。如今红袍与蓝袍看似毫发无伤,杜兰德却能感受到他们气息上的些许不稳定。

  “你们俩先别出手了,尽快恢复力量。”杜兰德想了一下,做出决定。

  “本尊,你打算一人应付两只爪子?”蓝袍露出一个有些人性化的奇怪表情。似乎不理解杜兰德的这一决定。

  只可惜红袍的人性化表情并未被杜兰德看到,杜兰德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渐渐逼近过来的灰色巨爪,平静地点了点头说:“是。”

  话音未落,他已在红袍与蓝袍面前消失。身形连闪,瞬息间化身上古巨人,大步迎上两只灰色巨爪。

  “战斗法术,神罗之左手!”

  大片红蓝光晕笼罩了圣城上空。好像轻纱薄雾,然后凝聚成一只巨大的冰火能量手掌,体积并不亚于灰色巨爪。隆隆拍按下来。

  神罗之左手,是杜兰德所掌握的众多战斗法术中力量最强的,冰火大手与其中一只灰色巨爪轰击在一起,连连碰撞。杜兰德本人所化的巨人则迎上了另一只爪子,双拳连环。他身后不断闪过赤红或冰蓝的巨龙虚影,拟天龙境界的拟龙吐息连番施展开来,配合上古巨人一族的巨力,和另一只灰爪强势对战。

  龙吟声、撞击声、爆吼声、建筑物坍塌声、黑袍人的呼喝声……所有声息交织在一起,战斗渐渐白热化。

  杜兰德已经怒战至癫狂,疯狂如黑袍人都不由心中震惊,他本以为杜兰德绝对无法同时应付两只巨爪,没想到双刀分身没有出手,杜兰德一人独战双爪居然不落下风。

  “哼,不过是临死反扑罢了。”黑袍人这么告诉自己。

  红袍与蓝袍都没有动,他们一边汲取周围空间中的元素力量,一边观察战局。

  这时红袍杜兰德忽然卸下脸上那精确到刻板的微笑,换上一个十分森然的表情,扭头问蓝袍:“蓝袍,你怎么看?这一战胜负如何?”

  蓝袍也悄然换下刻板机械的笑容,沉缓而优雅地说:“还是有赢面的,不过无论胜负如何,应该都会打得很辛苦。”

  “那……我们要用那一招吗?”红袍压低了声音,用只有自己和身旁的蓝袍才听见的音量说。

  “唔?哪一招?”

  “别装啊,蓝袍。”红袍脸上浮现出人性化的不满之色,“你我吃了那么多阵亡士兵的灵魂,已经初步诞生自我意志。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蓝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用‘那一招’,太耗费力量了。”

  “我明白,但已经没办法了吧。都打到这种程度了,再不用的话,恐怕就没机会了。”红袍冷静地说,“万一本尊战死,我们就算能继续存活,今后的进化也会受到限制。”

  “所以?”

  “所以我们必须用那招。”红袍坚定地说,“就算你不用,我也会强行拉着你用。”

  蓝袍没再吭声,不过他也没有再出言反对,算是默认了红袍的决定。

  红袍咧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两名分身的这一番交流很隐蔽,不仅战斗中的杜兰德和黑袍人没有察觉,一直留意着这边的圣骑士也没有注意到异常。

  轰!

  杜兰德又和巨爪硬碰硬对轰了一记。轰退巨爪的同时,他自己也略显踉跄地退出老远,才重新稳住身形,双拳一阵疼痛。

  杜兰德忽然露出愕然的表情:“……咦?”

  只见双刀分身不知何时飞了过来,然后一左一右,并肩而立,挡在了杜兰德的身前。问题是杜兰德还没有让他们俩上来,红袍和蓝袍怎么就自行过来了?

  在杜兰德面前,红袍与蓝袍小心收敛起人性化的一面,恢复成刻板机械的模样。似乎仍是那两个只具备逻辑能力却没有灵魂与情感的分身。

  红袍微微回过头来,一板一眼地对杜兰德说:“本尊,我们知道,您一直不确定我们俩究竟是什么级别的血脉能力……是出众、卓越?还是传奇、甚至神级。”

  蓝袍接口说:“不过马上,您就会知道答案了。”

  “不……等等!什么意思?”杜兰德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双刀分身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自己跳出来说这么一番话。

  但两名分身似乎不打算以言语进行解释。

  就在杜兰德面前,两人的身上分别爆发出明亮的红光与蓝光。那光芒是如此耀眼,以杜兰德的眼力都无法看穿看透。甚至被晃得不得不眯起双眼。

  前所未有的明亮光辉一红一篮,一开始泾渭分明,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红色与蓝色开始交织。并一点、一点地,开始相互融合!

  时间被扭曲了。在杜兰德的感知中,这是一段非常漫长的时光,但在黑袍人和圣骑士眼力。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已。

  当光芒尽数散去的时候……红袍杜兰德消失了,蓝袍杜兰德也不见踪影。出现在杜兰德面前的,是一柄刀。

  一柄。

  这柄全新的刀。比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都要长,都快要赶得上双刀加起来的长度了。乍一看,刀的造型十分简约,与琥珀之刃颇有神似之处;但细看之下,那修长刀刃的弧度,却透着一种无法描述的凶绝狠厉,这又是橘焰鬼斩的特点。

  “这……这……”杜兰德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刀自行动了,它轻轻地飞了过来,然后如有生命般落入杜兰德的手掌。

  而杜兰德自然而然地接住了刀。就好像曾千百万次地做过这个接刀的动作,没有半点不习惯。

  无论橘焰长刀,还是琥珀之刃,都是单手刀。但眼前这柄不一样,光是刀柄就足够双手握还要长出一大截。杜兰德也没多想,无比自然地以双手,共同持握着这柄新刀!

  “嘿,杜兰德,没想到你还藏着底牌。”黑袍人阴测测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有些复杂难明。

  杜兰德没吭声,他还在努力消化信息。

  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他已经重新冷静下来,大脑开始分析运转。看起来,这柄新的双手战刀,应该是橘焰鬼斩与琥珀之刃合二为一的结果。

  这一点,其实从颜色上就能看出来。

  刀柄的部分红蓝相间,红色与蓝色之间,泾渭分明,而且分布平均。往上到护手的部分,红与蓝的交织变得随意起来,不再平均分布,乍一眼看也没有什么规则可循。直到刀锋中段,红蓝开始交融!并融合成一种淡淡的紫色。越是接近刀尖,紫色就越深越浓。

  杜兰德的目光从握柄起始,止于刀尖。

  刀尖一点深邃的紫色,几近于黑。

  看着这一点仿佛要把人的灵魂都吞噬进去的紫色,杜兰德心中悄然涌起明悟——这柄双刀融合之后的崭新战刀,已经具备灵魂杀伤之力。(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家投出的推荐票!鞠躬感谢~~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