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五十三 帷幕暂落

卷四 章五十三 帷幕暂落

  神级血脉能力,即使在森德洛漫长的历史中,神级能力都少得屈指可数,而且每一个神级能力的出现,都是震惊整个位面,甚至诸多主位面的大事件。

  “嘿嘿。”

  杜兰德虚弱地笑了笑,然后就把神级能力的事情抛在了脑后。他真的太累了,累到连高兴大笑都使不出力气了。

  经历了刚才的大战,第三重内墙之中已是一片狼藉,遍地都是巨爪留下的印记,还有纵横交错的抓痕,巨大且深的凹坑。

  双色战刀倒插在地,刀柄就在杜兰德面前,几乎与杜兰德等高。杜兰德双手牢牢握着刀柄,半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刀上。

  战刀忽然发出一阵有气无力的颤鸣,然后骤然向两侧一分,重新化为双刀分身。

  杜兰德见状不由一愣,旋即了然。——刚才那一刀不仅对杜兰德消耗巨大,双刀合一对红袍与蓝袍的负荷同样沉重。

  战刀分开后,红袍和蓝袍什么都没说,直接化作红蓝两道气流,回归杜兰德腰际的刀鞘之中,就此没了声息。

  失去了战刀的支撑,杜兰德身子微微晃动了两下,似乎就要摔倒,他立刻深深吸了一口气,不顾体内的巨大消耗以及颇为沉重的伤势,用力挺直了背脊。

  这不仅是因为战斗法师绝不服输的骄傲,更是有实际意义的:杜兰德毕竟仍在战场,身处战场就意味着还有危险存在,比如黑袍人,杜兰德不确定那家伙有没有真的失去战斗力,另外,杜兰德可没有忘记,圣骑士和梅林还没有死,此时就在纯白圣塔之中。

  事实证明,杜兰德的谨慎是有必要的。

  当他的身子微微晃动之际。白塔中的圣骑士明显有些意动,旋即却看到杜兰德又重新站稳,而且腰杆挺得笔直。只要站着,就意味着没有彻底失去战斗力,见识过刚才那一刀后,圣骑士很怀疑以自己目前的状态冲出去,会不会被仍有战力的杜兰德一刀切。

  所以他将动似动,最终却没动。

  于是,这片战场上的局势变得有些微妙。

  杜兰德一言不发地站着,不攻击也不移动。只是昂然而立,悄然恢复力量。

  圣骑士也在恢复力量,其实他的状态比杜兰德还要差得多。杜兰德主要是力量消耗大,伤势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圣骑士却是真的伤势沉重。

  至于黑袍人,他终于从灵魂受创的痛苦中缓过劲来。

  然而,痛苦消退不意味着灵魂没有受创。黑袍人试图重新操纵灰色巨爪,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这就好像一个手臂刚被斩了一刀的人,怎么可能立刻以伤臂去挥舞兵器?何况灰色巨爪并不是一般的兵器,而是这世界上最沉重、最巨大、最难掌控的兵器。

  “怎么……怎么会这样?杜兰德你这混蛋。我要杀了你!”黑袍人还在叫嚣着,语气依旧疯癫,声音却明显有气无力。

  但黑袍人还没有放弃努力,努力恢复对灰色巨爪的控制。他的每一次尝试,都会让巨爪动弹一下,然后……又重新栽回到地面上,发出沉闷的撞响。

  杜兰德低沉地笑起来。嘲弄地说:“别白费力气了。挨了我一刀,你灵魂受创恐怕不轻吧,还是快点修复伤势比较好。小心留下不可逆转的伤患。”

  就在这时,杜兰德忽然脸色一动,倏然转头看向圣塔的方向。

  几乎同一时间,黑袍人也似有所觉。

  纯白圣塔以“纯白”命名,通体由白色巨岩垒砌而成,没有半点杂色。可是现在,杜兰德清楚地看到,那些巨岩之间的缝隙中,开始向外渗血。

  塔中的圣骑士一手撑着墙面,忽然感到掌心有些粘腻,收回手掌一看,才发现手掌上满是殷红的鲜血,似乎整座纯白圣塔都在向外渗血!

  “怎么回事?”杜兰德脸色微沉。

  如果永辉一方还有什么底牌的话,那就真的危险了。黑袍人对与眼前的一幕也大感吃惊,他在圣城中呆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见过圣塔渗血这么诡异的场景。

  只有圣骑士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立刻大变,惊呼起来:“梅林?梅林!是不是你,你干了什么!”

  梅林是和圣骑士一同被黑袍人救回的,恢复意识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她是天国术士团的首领,也是圣塔的执掌者,圣骑士知道一定是她做了些什么,圣塔才会变成如此可怖的模样。

  “奥古斯都……”梅林的声音漠然响起,“……我不知道塔外面那两只邪恶的爪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计划,不过,圣塔马上就要封锁了,你最好别出去。”

  “封锁?等等,你把话说清楚,怎么回事?”圣骑士隐约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铁青。

  梅林冷冰冰地说:“别装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圣塔的防御机制。杜兰德太强了,除了封锁圣塔之外,我想不出其他方法挡住他,抱歉,只能如此。”

  圣骑士没吭声,身子却在颤抖。

  纯白圣塔是中央圣城最后的防御力量,也是整个大陆的圣地,有一套极强的防御机制。这套防御机制一旦被开启,圣塔将被封锁,形成一道血色壁垒,将塔身笼罩。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这的确是暂时挡住杜兰德,并为永辉一方再争取一段时间的方法,然而,启动这套防御系统,是有代价的,而且非常巨大。

  “——你杀了多少人?”圣骑士森然问道,听起来有些没头没脑。

  梅林默然片刻,然后说:“长老会和评议会全灭,我的天国术士团也有四分之一的成员自裁。如此庞大的血祭之力,足够封锁圣塔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足够我们再做准备,然后再与杜兰德决一死战!”

  圣骑士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死过去!

  长老会和评议会全灭?

  这岂不是说永辉高层几乎死光了,而且还是死在自己人手里的!

  纯白圣塔向外渗出的鲜血,就是这些死去之人所流的血,其中有不少都是圣骑士的老朋友了,甚至他的一些亲人也在其中。

  “梅林,你都做了些什么!你……你——你疯了吗?!”圣骑士愤怒得好像一头狮子。

  “这也是我要说的话。”梅林的语气越发漠然,“别跟我说刚才救我们的灰色爪子跟你没关系,依靠那种邪恶的力量,你应该问问自己疯了没有。”

  圣骑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忽然转头对塔外大吼:“回来!快点回来!圣塔就要自我封锁了,快!!”

  这话显然是对黑袍人在喊。

  黑袍人勉强拖动两只灰色巨爪,一点点缩回到地下,他虽然无法驱动巨爪继续与杜兰德战斗,撤退还是勉强可以做到的。

  巨爪收了回去,这时整座圣塔已经被染成血红,血液散发出妖异的红芒,透发出来,然后连成一片,最终形成一层血色壁垒,将圣塔包裹在内,同时也阻隔了杜兰德的视线。

  这重血色壁垒,以防御力而言还要在第三重神圣壁垒之上。

  “封锁圣塔?”杜兰德站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抬头仰望高达万米的血色壁垒,嘴角扯动了一下,“有必要吗?有这个必要吗?既然留有这样的力量,还封锁个狗屁的圣塔啊……以血祭之力再给我来一下狠的,不就能直接结束战斗了吗?真是白痴……透顶……”

  噗通一声,他终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这片子战场变得一片寂静。

  倒地之后杜兰德便昏迷过去,失去意识之后,他的身体变得不再设防,而这片战场上,依然残留不少浓郁的死亡气息。

  一缕死亡气息爬上了杜兰德的身体,扭动了几下,就要透过毛孔钻入杜兰德体内。

  就在这时,一道浓郁的黑暗力量缠上死亡气息,狠狠一绞,然后将之震碎。一袭黑袍的罗德悄然出现在这片战场上。在罗德身边还有一个身影,那是安德丽雅的父亲,金。

  两人身形连闪,出现在杜兰德身边,金挥手将周围的死亡气息逼退,罗德则俯身检查了一番杜兰德的伤势,然后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力量消耗太大,没受太重的伤。”

  金紧绷的脸蛋微微一松,他抬头看了一眼妖异的血色壁垒,眉头微蹙说:“既然杜兰德没事,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这里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罗德早就在等这句话了,事实上他比金更不适应这里的感觉。实力上的差距是一方面原因,另外还有一点——罗德似乎对那两只灰色巨爪有着本能上的畏惧,看着灰色巨爪,就好像看到了天敌,全身上下的每一根肌肉都不由自主地抽紧僵硬。

  “见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只爪子而已,我怎么会怕成这样?”罗德心中烦躁。这种烦躁根本难以抑制,与他平日里的沉稳性格大相径庭。

  金见罗德迟迟未动,不由有些奇怪。不过他没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地走到杜兰德身边,将自己这位实力彪悍的女婿扛在肩上,然后率先离开了这片战场。

  罗德最后看了一眼被血色壁垒包裹的圣塔方向,沉重地叹了口气,然后也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