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五十五 皇后到来

卷四 章五十五 皇后到来

  这个忽然响起的女声很悦耳,口吻却十分硬冷,隐隐透着恼怒。话音落下,安德丽雅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一道柔和却不可抗拒的力量缠上了她的身体,将她牢牢束缚。

  按理来说,被突兀出现之人如此轻易地限制了行动,应该感到惊慌恐惧才对,但安德丽雅却没有,她脸上浮现出愕然与不可置信,旋即骤然睁大双眼,美眸中涌起难以自禁的激动与狂喜,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帐中的紫袍女人叫道:“妈妈!?”

  皇后身着一袭紫色华服,就站在安德丽雅身旁不远处,有些生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以往皇后出现时,大多是紫莹莹的光质虚影,但这次不同——她有血有肉,肌肤细嫩柔滑得好似少女,面容也不再是朦朦胧胧的,变得清晰如画。

  于是安德丽雅瞬间就明白过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母亲的真身。

  “妈妈,您怎么——”

  “你是想问我怎么苏醒了吗?”皇后重重哼了一声,恼恨地说,“杜兰德这臭小子,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情,害得我女儿要用心头一点血脉精华救他。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能不醒吗?”

  “那您的伤势……”安德丽雅脸色讷讷,其他她最关心的是母亲是不是自然苏醒,由于生育而损伤的元气有没有完全恢复。

  “……已经好了。”皇后挥了挥手,解开了对安德丽雅的束缚,没好气地说,“算你还有点孝心,知道问我伤势好了没有。哼。”

  安德丽雅没有接话,她在行动恢复自由之后立刻走上前去,张开手臂,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皇后。

  皇后生下安德丽雅之后就陷入沉睡,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以投影分身与女儿见面。所以这还是安德丽雅第一次拥抱母亲的真身,心情激动可想而知。

  皇后本来很生气,她从最深沉的睡眠中苏醒过来,伤势痊愈,原本很开心地准备与女儿见面,没想到摆在她眼前的竟是想都没想到过的局面——杜兰德率军远征中央圣城。安德丽雅居然也跟了过去。

  皇后从罗格和罗特口中大致弄清了事情的始末,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结果恰好目睹了安德丽雅准备牺牲自己救治杜兰德的一幕。

  此刻皇后满心怒火,她气安德丽雅居然这么轻易地决定献出血脉精华,这可不是单单影响未来的修炼,而是会危及生命!

  但被女儿紧紧抱住。皇后呆了一下,片刻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脸色变得柔和起来。

  她是这个位面最为强大的女人,此时却和寻常母亲无异,一手扶着女儿的小脑袋,一手轻轻拍着女儿的肩头,柔声说:“行啦。妈妈不是醒了吗?应该高兴才对啊。哎,别哭啊,见到我就让你这么不开心吗,嗯?来来来,给妈妈笑一个!”

  “我……我是因为开心嘛。”安德丽雅难得地露出小女儿姿态,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然后展颜一笑,刹那间似乎点亮了整个营帐。

  看着女儿的笑脸,皇后心中最后的一丝恼怒也烟消云散,不过她还是决定把话说清楚。于是脸色一肃说:“听好了,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允许你放弃血脉精华。你继承了我的一半血脉,血脉精华不单是力量之源,更是生命之本。放弃形同自杀!记住了吗?”

  安德丽雅吐了吐舌头,抱着母亲的胳膊嘻嘻笑道:“记住啦!”

  母女俩的容貌算不上十分相似,气质神韵却很一致,都是看似高贵典雅,实则古灵精怪,皇后有些头痛地点了点女儿光洁的额头,“你啊……唉,算了,以后再跟你仔细说吧。你先出去一下。”

  “……啊?”

  “啊什么啊,你不想让我救你的男人了?”皇后目光落在杜兰德身上,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的情况不太妙,我虽然有把握治好他,但过程是有风险的。小安德丽雅,安全起见,你还是先回避一下。”

  微微一顿,皇后微笑着说:“杜兰德是我的女婿,等我把这个惹事的臭小子救回来,加上你父亲,我们一家人总算是聚齐了。你先去找你父亲吧。我来得匆忙,还没跟他打过招呼呢。”

  安德丽雅也知道杜兰德的情况容不得耽搁,于是乖巧地应了一声,像一只快乐地小鸟飞出营帐,急着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父亲。

  皇后目送女儿走出营帐,然后回过身来,神情在一瞬间变回凛然不可侵犯的皇后,高贵中带着冷冽,不再是为人母亲时的温柔模样。

  事实上这才是皇后大部分时候的状态。

  她走到床榻边站定,低头看着仍在昏迷之中的杜兰德,神情变得十分肃然。杜兰德脸上蒙着灰气,越来越晦暗,眉头则紧紧蹙着,似乎在昏迷中都承受着痛苦。死亡气息对他身体的侵染渐渐深入,身体各处组织受损严重,好在七色心脏还没有被侵袭,否则的话,就算是皇后也会觉得相当棘手。

  盯着昏迷不醒的杜兰德看了许久,皇后眼中掠过一丝复杂之色。杜兰德的实力之强,气魄之大,都超出了皇后的预期。如果杜兰德不是自己的女婿,皇后会非常欣赏。但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皇后其实有些担心杜兰德的这种极富进攻性的性格。

  “唔……还是尽快让安德丽雅开始修炼吧。”皇后做出决定。女儿和杜兰德这么强大的男人在一起,若自身实力太弱的话,会引出很多问题,甚至可能危及生命。对于这些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让安德丽雅也变得强大起来,很多麻烦自然迎刃而解。

  看起来,皇后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女儿能不能成为强者,似乎在皇后的概念里,只要女儿肯修炼。就一定会成为足够与杜兰德站在一起的强者。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皇后已经将杜兰德的状况看得很清楚了,如今还是救人要紧。

  皇后平静下来,然后在杜兰德身边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开始救人。这时她忽然注意到了一样东西,不由惊咦出声。

  “这是——?”

  她的目光定格在斜倚于床边的灰色刀鞘上,长匣型的鞘中插着一红一篮两柄长刀,只露出形状各异的两截刀柄,看起来有些暗淡无光。

  虽然看起来并不起眼,皇后却能感受到一种莫可名状的刀气从鞘中透发出来。刀气明显有些虚弱,却让皇后心头猛跳了几下。

  “这是什么?以前杜兰德似乎没这东西吧,是他的武器吗?”

  双刀分身是在五大连堡一战中觉醒的血脉能力,当时皇后已经陷入最深沉的沉睡,对外界的一切都不知晓。

  所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双刀分身。而且是在如此近的距离。

  在皇后的感知中,空气中丝丝缕缕的元素之力正被双刀一点点吸纳,这让她好奇心大起,微一犹豫,然后伸手抓向刀鞘。

  她总感觉这刀不太寻常。

  然而,皇后伸向双刀的手忽然停住了,因为另一只更加宽大、更加厚实的手。牢牢钳住了皇后的手腕——那是杜兰德的手。

  “咦?”

  皇后愕然转头看去,才发现杜兰德根本没有醒,伸手阻止皇后的举动仅仅是他身体本能的反应。他抓得很用力,让皇后都隐隐感到疼痛。

  双眼微眯,皇后眸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双刀究竟是什么,竟然重要到让杜兰德在昏迷之中,都本能地不让其他人碰触?

  杜兰德的手抓着皇后的手腕,两人谁都没动,皇后却能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强,也不知道杜兰德重伤昏迷之中怎么还能使出这么大的力量。

  “行啦。没要抢你的刀。”皇后的手微微向后一缩。

  杜兰德的手也随即松开,收了回去,就好像什么都没做一样。这是属于战斗法师的本能,已经铭刻于杜兰德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也让第一次见识的皇后叹为观止。

  皇后揉着手腕,又忍不住多看了双刀几眼。略一犹豫,最终还是压下心中那一缕难以言喻的感受,目光重新落在杜兰德身上。

  她身上开始涌动紫色的光芒,梦幻而璀璨,然后她伸出手,轻轻按住了杜兰德的胸膛,深紫色的力量蔓延开来,将杜兰德的身体慢慢包裹。

  ……

  ……

  安德丽雅在营中穿梭,直奔父亲的营帐而去。

  这时她忽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去,只见薇薇安脸色苍白地靠坐在一块石头边上,小脸低垂,脸色十分恍惚。在安德丽雅的印象中,薇薇安一向活泼上进,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颓唐失态的模样。

  安德丽雅想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轻声问道:“怎么了,薇薇安,哪里受伤了吗?”

  薇薇安茫然抬头,双眸一点点聚焦,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她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身为职业者居然没有察觉到安德丽雅的到来,这明显是不正常的。

  “我……没事。”薇薇安勉强一笑说。

  “可是你看起来不像是没事啊。”安德丽雅眉头微蹙,越发感到薇薇安的状态很诡异。

  “我真的没事!”薇薇安忽然从地上弹起身子,胡乱抹了抹脸,梳理了一下头发,“安德丽雅姐姐,唔……啊,这个……我想起来了,我还没吃饭呢,那我……那我先走啦!”

  语无伦次地说了一会儿,薇薇安就急匆匆地离开了,留下一脸愕然的安德丽雅。

  “……奇怪的小丫头。”安德丽雅嘟哝了一声。

  ……

  ……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此刻在杜兰德的营帐中,皇后看着睁开双眼的杜兰德,沉默片刻后问:“杜兰德……看到我,你似乎不是特别惊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