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五十八 制式灵魂兵刃

卷四 章五十八 制式灵魂兵刃

  一般而言,能使用灵魂攻击的战职者不算很多,灵武士算一个——灵魂斗气攻守兼备,灵魂与物质并重,可惜太过均衡,特点不够鲜明,导致灵武士在众多上位职业中排名靠后。在主位面,还有一种职业被称为“怒风灵武”,与灵武士类似,使用灵魂斗气进行战斗,而且比灵武士强大许多,几乎可以与战斗法师在上位职业中的地位相媲美。

  杜兰德仔细想过,自己学习灵魂斗气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战职者除了灵魂斗气之外,还有一种通用的灵魂攻击手段。这种方法无需像法职者那样,将灵魂之力外放,而是将战职者强大的意志与气血相互融合,形成如有实质的气势,直接对敌人进行气势压迫。

  比如薇薇安第一次见到铁拳的时候,在铁拳的气势压迫下直接心神被夺,差点灵魂崩溃,好在杜兰德及时把她拉扯回来,这才逃过一劫。

  “不过,这个方法的可行性不太大啊。”杜兰德摩挲着下巴,细细思考。

  气势压迫虽然强悍,但基本上只能用于碾压比自己弱的人,当面对同等级强者的时候,气势压迫的效果就会大幅度缩水。

  黑袍人也是半神,论大境界与杜兰德同级,又是灵魂方面的大师,杜兰德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一定有超过一百种方法化解自己的气势压迫。除非自己能将气势凝练到堪比龙威的程度,也许会有效果,但那太难了,与杜兰德一直以来的修炼方向严重不符。

  “不太靠谱。”杜兰德默默在第一种解决方法上画了个叉。

  第二种方法说来简单:橘焰鬼斩与琥珀之刃合二为一之后,同时具备了强劲的物质攻击力与灵魂攻击力,缺点是消耗太大,以杜兰德血脉境的实力,全盛状态下最多最多只能发动两次攻击。然后就会力竭。短期之内突破到归一境是不可能了,但如果能想办法降低自身的力量消耗,杜兰德就能直接手持合体后的战刀,与黑袍人作战!

  杜兰德心念一动,双刀自行出鞘,化作红袍杜兰德与蓝袍杜兰德,并肩而立。

  “我问你们。”杜兰德看着两大分身,直接问道,“你们合体之后凝成的那柄战刀,能以比较小的能量消耗进行驱动吗?”

  红袍与蓝袍对望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可以。”

  杜兰德脸色一喜,继续追问:“减小能耗有什么代价吗?”

  “威能减半。”双刀分身一盆冷水浇到杜兰德头上。

  杜兰德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最后化作一声苦笑。的确想得太天真了,减少能耗的同时,还想保证足够的威力与伤害输出?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在威能减半的情况下,双刀合一依然有用,但恐怕无法对战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你们先回去。”杜兰德挥了挥手。

  红袍与蓝袍点点头,自行化为长刀归鞘。他们的消耗不比杜兰德小。双刀合一对刀身的负荷也很大,如今急需抓紧时间修养。

  既然双刀合一的招式无法起到决定性作用,杜兰德就必须想更多办法,来增加自己的胜率了。他可不会寄希望于威能减半的战刀可以帮助自己获得胜利。

  “唉,如果有森德洛的制式灵魂兵刃就好了。”杜兰德无奈地叹了口气。

  战斗法师缺乏灵魂攻击手段,这是各个主位面都知道的事情,对于这一弱点。森德洛的战斗法师们也做出了必要的应对。

  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应对方式,就是研制出了一种特殊的兵器,在森德洛这种兵器被称为“制式灵魂兵刃”。自带强劲的灵魂杀伤力,而且只有战斗法师能够使用。这种制式灵魂兵刃,几乎是每一名战斗法师的必备武器。杜兰德本来有两柄,其中一柄更是最高规格的灵魂兵刃,只可惜当年遭遇湮灭星光后,被时光乱流卷入这个位面,战术背包中的所有东西都化为乌有,包括两柄灵魂兵刃。

  如果能有一柄灵魂兵刃在手,配合上合二为一的双刀,战斗就会轻松很多,赢面应该会比较大。

  “既然没有灵魂兵刃,那有没有可能自己再做一柄呢?”杜兰德不禁想到。

  不过他很快就在这种解决方法上也画了个叉。

  灵魂兵刃的制作难度很大,制作装备又不是杜兰德的专长。他当年出身大家族,从来不缺兵器装备,也没在这方面花费过什么心思。所以杜兰德大致知道制作流程,在这个位面也能够勉强凑齐制作原料,短期内做出一件成品的可能性却是微乎其微。

  杜兰德的眉头渐渐凑到了一起,前三种可能的解决方法两个不可行,第一个可行,却不够保险,看来不得不借助于最后一种方法了。

  这种方法可行性很强,难度不大,耗时不大,威能不小,而且对杜兰德未来的修炼还有不少好处,但如果可以的话,杜兰德不太想采用这种方法。

  ——战斗法师的灵魂力量深藏于元素水晶,也就是杜兰德的七色心脏之中。第四种方法就是以秘法强行将一部分灵魂力量引导出来。这样一来,杜兰德自然具备了灵魂杀伤之力,配合双刀合一,完全可以与黑袍人大战,并且战而胜之。

  而所谓“以秘法强行将一部分灵魂之力引导出来”,做法其实很简单:杜兰德必须亲、手、刺、穿、自己的七色心脏。

  这就好像扎破一个密封的盒子,才能将封存其中的东西引导出来,过程中伴随着强烈的痛楚。

  杜兰德自己从未试过这种方法,但他认识用过这种方法的战斗法师,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当年在森德洛的所见所闻:

  “战斗就有伤痛,这很正常。杜兰德你也知道,我算是战斗法师中少有的狂人,要说哪个战斗法师最不怕疼不怕流血,我铁定是其中一号人物。但……我真的不想再试一次自插心脏了,劝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试!啊,不对不对,真到了万不得已,也tm别试!”

  这是杜兰德一位天生好战的朋友的话。

  ……

  ……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反正我是留下阴影了,杜兰德,千万别试。”这是杜兰德一位说话从不超过三个字的朋友说的话。

  正是因为太疼,他才难得说这么长一句话告诫杜兰德。

  ……

  ……

  “你说那种引导灵魂力量的秘法啊……”

  杜兰德家族的半神老祖露出回忆的神情,半晌后抱歉地看向杜兰德,无奈地一摊手,“抱歉啊,小杜兰德,对于不堪回首的事情,我一向有删除记忆的习惯。

  所以……我不记得了!”

  ……

  ……

  还有一位用过那种方法的女性战斗法师的评价,言简意赅,却无比精辟:“比生孩子更痛一百倍!!”

  ……

  ……

  毫无疑问,以刺穿心脏的方式,引导出灵魂力量,进而在一段时间内拥有灵魂杀伤力,这种方法是强大的,也是令众多强者不堪回首的。

  杜兰德面无表情地静坐了许久、许久……

  最后,他忽然笑了。

  这么多不怕疼的战斗法师被这种秘法折磨得死去活来,然而每年,依然有大量战斗法师尝试这种秘法,甚至包括已经使用过并声称“打死都不再用”的那些家伙们。

  这就是战斗法师。

  有着强烈的战斗yu望、战争yu望、扩张yu望和征服欲望的战斗法师。

  如今杜兰德面对这前所未有的强悍敌人,他心中好像燃着一团烈火,无比渴望着将对方击败,既然自插心脏可以完成这个目标,那么,为什么不用?凭什么不用?

  当真正正视这一选择时,杜兰德忽然发现这不再是一个是与否的选择,而是一个必然。

  “那些使用过这一方法的战斗法师,想来跟我现在是一样的心情。”杜兰德嘴角微微一扬,终于下定了决心。

  将灵魂之力引导出来是一个细致的活儿,需要一定的准备工作。而且这种方法虽然要亲手刺穿自己的心脏,但可不是随随便便找一把刀自插一记就能解决问题,那是自杀,不是秘法。用于刺破心脏的兵器,必须是特殊的兵器,也就是“制式灵魂兵刃”,但不需要完全版的,只需要简化版即可。完全版的制式灵魂兵刃,杜兰德无法在这个位面制作出来,但简化版的灵魂兵刃还是有可能的。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杜兰德便不再纠结犹豫。秘法的代价仅仅是疼痛而已,并不会对七色心脏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引导出灵魂力量之后的战斗力非常可观,据说能让人提前感受到能体境界的一丝奥妙。

  当务之急,是制作出一柄简化版的制式灵魂兵刃。

  “来人。”杜兰德想了一下,有了决定:“让铁拳过来一趟。”

  杜兰德知道制作方法,以他牧者之城的权势与身份,制作制式灵魂兵刃的材料也不是问题,之所以叫铁拳来,是看中了矮人一族制作兵器的天赋。

  铁拳能在八级时就制作出堪比九级威力的火枪,绝对是这方面的大师,杜兰德决定请他来帮自己。(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