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五十九 准备妥当

卷四 章五十九 准备妥当

  为了防止死亡气息的侵袭,牧者之城的军队撤出中央圣城后,又退后了五十里才安营扎寨。当铁拳走入杜兰德的营帐没多久后,人们发现三层冰火力量形成的光罩,将营帐笼罩起来,屏蔽了一切外界的干扰。

  普通士兵们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想来是城主大人正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希望被打扰,才设下这三重光罩屏障。

  牧者之城一方的强者们则非常开心,因为看那冰火力量的稳定与凝练程度,以及光罩隐隐透发出的澎湃能量波动,就知道杜兰德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只是他们心中也很奇怪,如今正是关键时刻,还等着杜兰德出来决定继续战斗还是就此撤退呢,他怎么就把自己给关起来了?

  白虎站在帐外,盯着眼前的红蓝光罩看了许久,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一旁的黑德森忽然嘿嘿怪笑两声,揶揄道:“怎么?杜兰德大人伤势痊愈,你终于放心了?”

  “是啊。”白虎不假思索地回道,语气明显轻松下来,不像杜兰德受伤期间,无论说什么都是一副硬邦邦冷冰冰的口吻。

  说完白虎就意识到不对了,连忙板起脸孔,严肃地说:“我作为下属,关心城主大人是理所当然的!”

  黑德森长长地哦了一声,也一本正经地说了句:“别解释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解释,就是掩饰嘛!”

  “你——!”

  与此同时,皇后也正以精神探测的方式观察那三重冰火力量凝成的光罩。

  不同于其他人,她观察得十分细致,一点点地“看”过去。不放过任何一点细节。无比细腻的精神力丝丝缕缕地触碰着冰火光罩,勉强可以突破外面两层,然后就无法继续深入了。

  在十多次尝试探入光罩而未果后,皇后淡紫色的眉毛隐隐竖立起来:“杜兰德这小子,到底躲在营帐里做什么?弄出这光罩分明就是不想让我知道啊!咦,等等,这光罩似乎略有些眼熟……”

  直到这时,皇后才忽然从三重光罩上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

  同样是倒碗形状的光罩,同样分为里外三重。每一重光罩看似单薄。实际上有着强悍的防御力与屏蔽力量,隐约之间,光罩上急速闪动着密密麻麻的符文,瞬息万变。

  “这……不就是永辉中央圣城的三重神圣壁垒吗……?!”皇后喃喃自语道。

  虽然永辉之力换成了冰火力量,细微处的结构上有所区别,但这怎么看都是三重神圣壁垒的减缩版。

  杜兰德刚刚攻下三重神圣壁垒没多久,竟然已经可以用复制之力模拟出来了。可见他对洞察之力与复制之力的运用,又上了一个档次。

  皇后脸色很平静,眼神中却隐约透出一股说不清的奇异情绪,久久没有做声。

  在人们的疑惑与期待之中,日月反复交替,冰火光罩始终稳若泰山,静悄悄的,外面的人无从知道帐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皇后本以为杜兰德所说的“准备工作”顶多三五天就能搞定,没想到最后竟用去整整大半个月。当然,这点时间对于一睡二十七年的皇后来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到了第二十八天。

  营帐中,铁拳喘着粗气,近乎虚脱地仰天躺倒在地,浑身上下大汗淋漓,汗水多到从盔甲的缝隙中如注流出。而且没完没了。

  “杜兰德……呼呼,你这家伙,让我做的到底是什么兵器?这……这也太难做了吧,累死我了,累死我了……”铁拳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脸色却很愉快,对于矮人一族来说,制作出全新的武器装备就是满足感的最大来源之一。铁拳按照杜兰德所说的一套流程做下来,虽然累得疲劳欲死,却是发自内心地开心。

  喘息了好一会儿。铁拳才稍微缓过劲来,有些困惑地问:“话说回来,你让我做的这东西,到底是用来干嘛的?我怎么感觉……”

  铁拳没说下去,杜兰德笑着接口道:“你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件兵器,是吗?”

  杜兰德正盘膝坐在地上。手里把玩着一件小巧的兵刃,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面对铁拳急切探询的目光,他斟酌了一下,才说:“你的猜想很对,这的确不是一件兵器。”

  铁拳脸色微垮,咬牙说:“杜兰德,你让我累了快一个月,造出来的竟然不是兵器?那你告诉我,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杜兰德捏着手中匕首似的半透明小巧兵刃,哈哈大笑:“这不是兵器,却是一件……大杀器!”

  ……

  ……

  冰火光罩悄无声息地消散了,杜兰德走出营帐,脸色微微愕然。

  ——偌大的军营几乎没剩下多少人,听不到太多人声,而皇后就站在眼前不远处,一袭华贵紫色袍服,头戴饰金头环,负手而立,神态从容。

  “你终于出来啦。”皇后微微一笑,然后解释了一句,“大部分军队都被我打发回牧者之城了,粮食跟不上是一个问题,主要是接下来的战斗,恐怕没有他们参与的余地了。”

  杜兰德想了一下,微笑着点头:“也好。”

  如今中央圣城已经是一座死城,全城军民死的死,降的降,只剩下最核心处的纯白圣塔,仍在一片血色壁垒的笼罩之中。

  接下来的战斗,将会是半神强者之间的大战,普通士兵根本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你准备好了吗?”皇后盯着杜兰德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神色微讶,“看起来……你似乎和之前没太大区别,这些天你都做了些什么?”

  杜兰德双手一摊笑道:“二十八天的时间,您难道指望我能做出什么重大突破吗?其实也没做什么,找朋友帮忙做了一件小玩意罢了。”

  “小玩意?”皇后大感愕然。

  “等开战的时候您就知道了。”杜兰德嘿嘿一笑。

  在过去的二十八天里,杜兰德伤势痊愈,力量尽复,而且经历了之前的大战,他的力量又进步了些许,在血脉境的道路上挺进了一步。

  双刀分身也基本复原,二十八天的修复期,让杜兰德深深明白:双刀合一的招式,对分身的负荷之大,还要超出自己的想象。

  当然,最大的收获在于成功炼制出了一柄简化版的制式灵魂兵刃。

  兵刃只有巴掌长短,薄如蝉翼,像一块半透明的水晶艺术品,令人不由怀疑这是否真的可以刺入杜兰德的七色心脏,再把灵魂力量引导出来。杜兰德倒是自信满满,炼制过程非常顺利,铁拳在这方面的确是个天才,做出来的成品质量还要在杜兰德的预期之上。

  “我随时都可以出发。”杜兰德笑着说,“那您呢?您准备得怎么样?我可提前说好,敌人之强大恐怕在您的预料之上,不做好周全准备的话,还是别贸然出战的好。”

  对于杜兰德半认真半调侃的试探,皇后脸色平静,淡淡吐出一个词:“出发。”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