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七十六 半位面

卷四 章七十六 半位面

  此时,杜兰德本森皇后三人正站在一座小山上。放眼四顾,周围全是军事堡垒风格的高大建筑,乍眼一看,这些建筑的排布十分简单,实际上却暗藏杀机,说不出的森严厚实!

  以皇后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建筑布置上的不凡之处,不由脸色微变。

  一座座战争堡垒空荡荡的,就连半点人影都没有,四周一片静悄悄的,那种寂静带来的无形压力,让皇后这个半神强者都有些不适应。

  她想了一下,小心地释放出一部分灵魂力量,向四面八方延伸。

  借助精神探知的能力,皇后“看”到了了这片天地的全貌,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并不算大,当皇后的感知范围接近极限的时候,她探到了这片天地的边缘,那是一层半透明的晶壁,晶壁之外,是混乱不堪的时空乱流。

  “这里难道是……一个半位面?”皇后眉头凑到了一起。

  以面积而论,这里连半位面都算不上,但论稳定程度,却比她所在的那个次级位面都稳定!

  就在这时,皇后忽然似有所觉,抬眼看去,全身一震。

  头顶的天穹之上,悬挂着一块巨型大陆。出色的感知能力,让皇后知道那块大陆其实离这个半位面很远,但陆块实在太大了,以至于让皇后生出一种近在眼前的错觉。

  “我的天,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皇后活了这么多年,早已处变不惊,此刻却依然难掩震惊与疑惑。

  “这是一个前进基地。”杜兰德的声音传了过来。

  “前进基地?”皇后和本森都不禁愕然看了过来。

  杜兰德肯定地点了点头。

  在进攻永辉中央圣城之前,杜兰德首先建立了五大连堡,作为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要塞。

  那是杜兰德为了征服永辉而建立的前进基地。

  而这个半位面,则是森德洛为了征服一个位面所建立的前进基地。理念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这个前进基地不再是五个小小的城堡连为一体,而是一个稳定程度仅次于主位面、却在亿万次级位面之上的小型半位面!

  “这算是森德洛的一个习惯吧。”

  杜兰德苦笑起来。“我其实早该想到的。森德洛在征服一个位面之前,习惯先在征服对象边上建造一个半位面,作为前进基地。军队会先在半位面中集结整顿,然后集中投送到位面中进行战斗。这样一来,进可攻,退可守。”

  以一个半位面作为前进基地?

  无论皇后,还是本森,都被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前进基地位面”的建立,是森德洛在位面战争中的一大风格。

  很多其他的主位面都认为这没有必要,毕竟构建一个半位面的投资可不是小数目。

  然而战斗法师们虽然进攻性极强。却同时无比注重进攻的稳健性,并非常注意提前预留退路。

  次级位面并非全无危险,主位面对次级位面也绝不只是单方面的碾压。

  与主位面相比,次级位面缺少的是神级战斗力,但在半神这一层面上,就不好说了。

  有些次级位面中的强横生物甚至不比真正的神袛差多少!

  这样一来,如果直接向某个次级位面投送军队,那么一旦受挫,甚至暂时败退。就有了被次级位面的强横生物反过来通过传送门前往森德洛的危险性。

  然而有了前进基地,就多了一重缓冲,就算暂时遭遇不利,森德洛也不会受到影响。

  皇后依然仰头盯着头顶的巨大陆块。涩声问道:“你是说,那块大陆就是我们之前所在的位面?”

  杜兰德嗯了一声,很平静地说:“因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位面的背面,所以只能看到陆块的底部。”

  “将前进基地安排在这里有什么特殊理由吗?”。本森忍不住问。头顶上的陆块遮天蔽日,这直接导致前进基地的光线很差,也很压抑。

  “因为隐蔽。”杜兰德面无表情。理所当然地说:“在位面之背面能够降低被发现的可能,这对提高位面战争的效率而言,很重要。”

  皇后脸色又是一变,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无数战斗法师门在这种昏暗森严的环境下整军备战,甘愿忍受暗淡无光的环境,只为在悄然之中发动突袭。

  单单想象一下,就让皇后心中沉甸甸的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森德洛的战争哲学是极具进攻性、压迫性和严谨性的。强势无比,却又细腻如水,让人根本无从抵抗也无从反击。

  就像一个巨大而严密的战争机器,每一名战斗法师,都是构成这个机器的一个零件。

  本森和皇后心神震荡,杜兰德却没心思理会,他举目四顾,洞察之力发动,将周围的环境尽收眼底。

  入眼的是典型的森德洛风格的战争堡垒。

  所有东西就井井有条的,没有任何因为战斗而留下的痕迹。这么看来,当年战斗法师虽然撤走了,却走得并不匆忙。他们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留下了搬不走的战争堡垒和这个半位面。

  杜兰德的眉头拧得很紧。

  这里虽然不是森德洛,只是一个前进基地位面,大既然当年战斗法师是从这里撤回森德洛的,那么也许这里还会有真正通往森德洛的传送门留下,但就算有,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杜兰德,那个,你——”本森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杜兰德神情严肃,双眼之中七色神光飞速闪烁着。

  片刻之后,杜兰德脸色微动,然后二话不说大踏步认准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本森几乎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

  皇后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传送门,确认这门还在运转,退路没有问题之后,才追着杜兰德而去。

  此时此刻,杜兰德正感受到一种隐约的召唤从一个方向上传递过来,越是接近。那种莫可名状却真实存在着的召唤就越是强烈。

  最终他来到一个简朴厚重的三重大殿前,稳稳降落在大殿前方的广场上。

  他扬起头,看向大殿正门的方向,全身顿时一震。

  在大殿前,站着一个人。

  这人背对着杜兰德,身形并不如马努斯那般完美无缺。不过他的肩膀很宽,略显骨感,瘦瘦高高的身子套在异常宽大的袍服之中,颇有些孤立于这片天地的感觉。

  他……有一头纯黑色的头发。

  长发及臀,笔直如瀑。

  唰。

  皇后和本森接连跟了上来。看着那个傲立于大殿之前、阶梯之上的身影,大感愕然。

  在这个空空如也死寂一片的半位面中,居然还有一个人?

  “……召唤我来的,就是你吗?”。杜兰德盯着那个身影,半眯双眼,沉声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一边说着,杜兰德一边缓缓提起手中战刀。

  虽然从发色来看,对方也是战斗法师。但杜兰德根本看不透对方,并本能地感受到了芒刺在背的危险感觉。

  他甚至有一种对方并不是活物的错觉!

  洞察之力悄然发动,杜兰德开始观察对方,然而。当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的时候,洞察之力却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怎么回事?”杜兰德大吃一惊,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洞察之力不是被屏蔽,也不是被弹开。更不是被吸收,而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杜兰德脸色剧变,另一手立刻也握上了战刀。变成双手持握。

  刀锋以稳定的速度抬起,对准了大殿前的那人的背心,说:“少装神弄鬼的,你是什么人?转过来!”

  随着这一声断喝,杜兰德刀尖上逼出一缕刀气,直奔那人而去,却在碰触到对方的时候直接穿了过去,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损伤。

  杜兰德当场愣住,本已经准备好的下一击竟然发不出来,片刻后渐渐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你、你居然只是一个……投影分身?”

  本森闻言还有些疑惑,他的半神修为基本都是靠外力——也就是巨龙领主遗骸上的死亡气息——垒砌而成的,对于投影分身的了解不多。

  皇后却很清楚这其中的含义。

  大殿前那人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投影分身能凝实到这种以假乱真的程度,反正皇后知道自己做不到。

  “我再说一遍,转过来。”杜兰德不为所动,经过最初的惊愕之后,很快平复下来。

  自己现在已经拥有了物质与灵魂双重杀伤力,投影分身虽然难杀,却并非杀不了。

  “……呵……”

  这片天地中响起一声说不清是叹息还是轻笑的声音,那人慢吞吞地转过身来,面对杜兰德,露出一张平平无奇的脸。

  他的双眼是闭着的,却好像能清楚地看到杜兰德三人,脸色平静地面对杜兰德说:“你终于来了。”

  咦?

  什么叫“终于来了”?

  杜兰德从这话中听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皱眉问道:“什么意思?我们认识吗?”。

  “嗯……算是吧……”那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随后一指皇后和本森说,“我有话要对你说,这两个人不是战斗法师,没资格站在这里,更没资格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杜兰德没吭声也没表态。

  本森脸色一变,皇后却是丝毫不买账,冷冷盯着那人说:“区区一个投影分身,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就站在这里,你又能将我如何?”

  大殿前那人微微转过头,面对皇后。

  他依然闭着眼睛,皇后却骤然生出全身上下都被看穿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单纯地被窥视,而是被扒光了衣服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半点秘密都掩藏不了!

  “好诡异!”皇后心中大惊,急忙调动起力量,却无论如何都屏蔽了这种感觉。

  既然驱除不掉,皇后索性不管不顾,她脸上杀气一闪,正准备发动反击,却忽然看到对面那人睁开了一直闭着的双眼。

  嗡——!

  这一瞬间,皇后只觉视野中的一切都消失了,全都被七彩色的迷离光晕所占据!

  她大脑一晕,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杜兰德见状,眼角急跳了几下,眼神转为凝重。

  表面看来,皇后没有受任何外伤,她的脸色变得呆滞,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陷入了某些不可知的幻境而无法自拔。

  至于本森,以他大师级的灵魂造诣,也毫无招架之力地失去了意识,皇后至少抵抗了一小下,本森却是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剥夺了自主意识。

  “好了,闲杂人等都安静了。”那人似乎有些疲惫,原本凝实如真人的身体虚淡了少许。

  他对杜兰德微微一笑,笑容居然十分温和。

  刚才他挥手控制住皇后和本森的时候,神态气质上充满高高在上的倨傲与冷酷。

  此时对杜兰德的态度倒是出奇的好,和颜悦色地说:“这下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话了。嗯,你不用一直拿刀对着我,刀是好刀,但这种凶器可不是用来对付同胞的啊。”

  杜兰德眉头一挑:“你也是战斗法师?”

  “不然呢?”那人笑着指了指自己纯黑色的直发。

  杜兰德却没有轻易放下战刀,全身气势吞吐不定,盯着对方一字一顿地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

  那人很愉快地笑了笑,居然悠然背负起双手,慢条斯理地说,“我是在此等你的人。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呵呵,自然是因为要在这里等你啊。”

  杜兰德没有被对方绕口令般的调侃所动摇,脸色铁铸一般纹丝不动,气势开始内敛,这是准备动手的前兆。

  见杜兰德这就准备动手了,那人依然优哉游哉的:“先别急着动手啊,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吗?”。

  “这种事情不重要。”杜兰德漠然说。

  那人愣了一下,脸上闪过赞赏之色,肃然了些,伸手一指周围说:“你也是战斗法师,应该明白这些战争堡垒还有这个半位面意味着什么。”

  “这我自然知道。”杜兰德凛然说道,“前进基地的建立,意味着一个次级位面被列入森德洛的征服对象名单之中。战争堡垒的完善则意味着大军的投入和初步侦查的开展,这些都是征服前的准备工作。”

  “你就不奇怪这里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那人用慢死人不偿命的语速说着。

  杜兰德默然无言,盯着那人的眼神越来越锋利,那人却满不在乎地大刺刺地站着。

  如此僵持了许久,杜兰德忽然叹了口气,语气放缓了些:“好吧,我承认我有很多疑惑,你能不能别卖关子了,你这样……很不讨人喜欢。”

  那人发出一连串愉快的轰然大笑,说:“好啦好啦,我都等你等了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没跟活人说过话,有点无聊。唔,不多说废话了……”

  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闭眼“看”向上空悬浮的巨大陆块,语气变得深沉起来:“你知道如何衡量一个次级位面的价值,并决定是否要列入征服目标名单吗?”。

  怎么突然扯到这件事上了?

  杜兰德心中疑惑,不过还是认真想了一下,然后说:“资源、矿物、人口、文明层次、种族多样性、整体战斗力、位面环境……等等,要考虑的东西有很多,很难给出一个详尽的解释。”(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