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四 章七十八 预言者

卷四 章七十八 预言者

  “神级强者,是不可以攻击次级位面的。”

  听到这句话,杜兰德脸色连连变化,已经隐约猜到对方要说什么,声音嘶哑地问:“如果攻击的话……会怎么样?”

  那人沉缓地说:“那么,受攻击的位面,将永久性地排斥一切与伤害它的神袛同类型的职业者。这一点,其实暗合位面战争的平衡——如果每一个神袛都可以肆无忌惮的随意参战的话,次级位面根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无形之中限制了新的主位面的形成与诞生。”

  老实说,后面的话杜兰德都没听进去,他只听到了第一句,然后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受到神袛攻击的位面……

  将永久性地……

  排斥一切与伤害它的神袛同类型的职业者……?!

  杜兰德好像被一道雷霆劈中,当场怔愣在原地。

  这一刻他什么都没想,但之前搜集到的所有情报与信息自行在他脑海中彼此拼接,最终形成一幅清晰的画面。

  马努斯当年与巨龙领主战斗,波及位面规则,直接导致了力量规则严重受创,这毫无疑问触犯了“神袛不可攻击位面”的禁忌!

  “原来……如此……”

  所有复杂难明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化为一个苦涩到极点的难看笑容,杜兰德咬牙喃喃道:“这就是压制之力的缘由所在?我被那该死的位面规则死死压制了九年之久,理由竟然是当年马努斯大人与巨龙领主战斗时。战斗余波伤到了位面规则!”

  至此,九十九年战争中的所有事情都明了了。

  在马努斯伤到位面规则的情况下。战斗法师们不可能继续入侵位面,因为每一个进入位面的战斗法师都会像杜兰德一样,承受位面压制之力。

  这在战争之中将会是巨大的劣势!

  “战斗法师再强,也不可能与一个位面的本源力量抗争啊。”杜兰德满嘴苦涩的味道,因为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若非自己突破血脉境的时候,觉醒了“元素抗性”这一血脉力量,很可能已经被位面之力给活活压死了。

  即便如此,晋升至半神火种境和血脉境的过程中。杜兰德还是九死一生。

  其实除了身体上的折磨之外,最难以忍受却不得不忍受的,是长期被抑制与自我封印所带来的心理上的痛苦。

  当初杜兰德长期混迹在牧者之城,喝酒斗兽摔跤赌博,又答应皇后担任暗车,每隔一段时间就进入牧场,杀戮异族——这些举动都是为了发泄。

  否则的话。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被逼疯。

  如今,虽然杜兰德没有被位面压制逼疯,性格却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扭曲。

  回想起在森德洛的那些日子,曾经的自己是一个充满阳光与正能量的有为少年。

  如今呢?

  杜兰德嘴角一扯,有些神经质地笑出声来,如今的自己虽然算不上十足邪恶。却绝对算得上残酷狠辣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九十九年战争中,马努斯伤到了位面规则……

  “这算什么事儿啊?”杜兰德仰头望天无言,他心中一直存有某种恨意,这种怨恨是针对那个导致他被压制的罪魁祸首的。那可能是一个人,可能是一起事件。如今终于知道“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的同胞,而且是被自己还有所有森德洛的年轻人所崇拜的神级强者——雷神马努斯。

  这是一个无法恨的人,所以杜兰德心中好像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渐渐化为一股极端暴戾的情绪。

  那人将杜兰德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不由眉头一皱,淡淡地说:“现在你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吧,既然如此,我也该说真正的正事了。”

  “真正的正事?”

  杜兰德重新锁定了那人,极度糟糕的心情让他的语气变得不善起来:“还有什么正事?!我已经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一切,我还管他/娘的什么正事!!”

  那人被杜兰德如此顶撞,居然也不生气,他似乎笑了笑,然后自顾自地说下去,想在自言自语:“当初,在马努斯斩杀巨龙领主之后,就涉及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处理这个位面。当然,撤离是必然的选择,毕竟这个位面已经不适合征服了,不过如何撤离却还有讲究,比如……”

  那人又故意停顿了好长一会儿,才看着阶梯下的杜兰德笑道:“……比如,要不要保留一个传送门?”

  杜兰德瞬间脸色一凛,仿佛被一头冷水当头浇下,快要失控的无名怒火立刻被冻成了满地冰渣。

  用力做了几次深呼吸,杜兰德迅速平复下来,然后朝那人欠身行了一礼,说:“刚才我的态度不好,十分抱歉。”

  “没事没事,理解理解。”那人笑呵呵地摆了摆手,一脸可恶地问,“那么,还想听下去吗?”

  杜兰德认真地看着对方,诚恳地说:“很想,非常想。”

  他已经想得比较清楚了,无论被压制的原因如何,至少在突破到血脉境界之后,压制之力已经不再是问题。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回森德洛,这就要看当年战斗法师们撤离时有没有留下传送门了。

  听大殿前那人刚才的话,杜兰德已经大致明白当初的状况,撤离是没商量的,而在是否留下一个传送门这一点上,似乎有些争议。

  那人脸色一板,继续说道:“保留传送门的好处是,以后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买家,大可以将位面坐标——甚至包括这个前进基地半位面一起——都卖出去!卖给其他主位面,或是独行的神级强者。”

  “……什么!”杜兰德闻言眼神一凝。心中吃惊不已,他可完全没有想到还能这样。

  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这一选择背后的道理。

  位面被马努斯伤害过,而马努斯是战斗法师,也就是说战斗法师不再适合征服这个位面。

  但其他非战斗法师的人类职业者,或是其他非人异族,依然可以进入位面而不受位面压制之力的影响!

  杜兰德沉住气,冷静地问:“那么,不保留传送门的话,又怎么说?”

  那人有些惊讶地看了杜兰德一眼。似乎对杜兰德此刻表现出的镇定颇感惊讶,他笑了笑说:“如果不保留传送门,撤退得就会变得很彻底,等若与这个位面彻底斩断了联系!从此这个位面与森德洛再无关系。少了很多麻烦事,也节约下来不少时间成本与机会成本。”

  杜兰德想了一下,忽然问道:“您选择哪一种?保留,还是毁去?”

  “我……其实倾向于前者。”那人叹了口气说。

  听到这句话的内容时。杜兰德难以抑制地激动了一下,若是真有一个传送门得以保存,那就是一条最稳定可靠的回家之路!杜兰德甚至可以把安德丽雅、水晶、薇薇安、肯特这些身边的人统统带到森德洛去。

  然而对方说这话时叹息般的语气,又让杜兰德心中一沉。

  杜兰德很想直接开口问“到底有没有留下传送门”,但他有种感觉,大殿前那人一定不会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只好耐下性子。认真地听下去。

  那人依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从容模样,絮絮叨叨地解释起来:“当初我希望保留一个传送门,倒不是希望今后可以转卖出去。你经历的位面战争还少,经历多了你就会明白——在已经建立了完整的前进基地的情况下,再倒手转卖的话。其实是会引起不少麻烦的……唔,有点跑题了。总之。当年撤退之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应该彻底斩断与这里的联系,也就是毁掉联通这里与森德洛的传送门。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保留传送门。哦,对了……”

  那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话锋忽地一转,轻描淡写地说,“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和你一样也是战斗法师,你就叫我梭罗吧。”

  “嗯,好,梭罗。”杜兰德正低头咀嚼着梭罗之前所说的话,突然听到对方自我介绍,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但很快,他的脸色就凝固了。

  “等、等等!”

  杜兰德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人,“你……啊,不,您,您刚才说什么??您叫……梭罗?预言者梭罗?!!”

  “呵呵,名字是梭罗的战斗法师不少……”那人微微一笑说,“不过,习惯始终闭着眼睛的战斗法师,似乎就我一个,预言者之名不敢当,我只是有一双和你们不太一样的洞察之眼罢了。”

  “您真的是梭罗?”杜兰德犹自不敢相信,呆呆地又问了一遍。

  那人也不废话,又将双眼睁开了一线,一时间,无数七彩色的光影在杜兰德面前交织飞舞,杜兰德下意识地发动了洞察之力,想要仔细分辨,结果确实脑海剧痛,闷哼一声,差点当场栽倒在地。

  好在梭罗很快就重新闭眼。

  那些七彩色的光影不见了,杜兰德晃了晃脑袋,视线又恢复了清晰,脑海剧痛也消失不见。

  再次看向大殿前那人时,杜兰德的眼神中已充满敬意。

  梭罗……

  和雷神马努斯那耀眼之极的王者形象不同,梭罗是森德洛最具神秘色彩的一个人。

  梭罗的境界一直是森德洛的一个谜。

  没人能说清他到底是什么境界的战斗法师,据说七元素神袛中的一位,曾经十分隐晦地暗示过:“若以传统标准来划分,也就是以元素水晶中的能量来衡量,那么梭罗只勉强跨入了半神的门槛。”

  如果这一说法为真,那么如今的杜兰德都比梭罗高出一个小境界!

  梭罗不是神袛,却比神袛更加长寿。他也从不修炼传统的战斗体术或法术,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完全不修炼战斗技能的战斗法师!却没有几个神级强者能拍着胸脯说可以击败他。

  因为梭罗将战斗法师的一项基础能力——洞察之眼修炼到了极致,甚至超越了极致!

  如果有人问杜兰德,森德洛战力最强的神袛是哪一位?

  杜兰德大概会说青色愤怒马努斯,或是极冻审判巴尔巴辛……可能会有很多答案。

  但如果有人问,森德洛历史上谁的洞察之眼最强,那么不只是杜兰德,所有战斗法师都会说出一个名字,那就是梭罗!因为他的眼睛,某种意义上已经不能称之为洞察之眼了,而是跨入了一个外人根本无法揣度的层面。

  全新的眼睛赋予了梭罗一项全新的能力,那就是看到未来长河中的片段。

  预言者梭罗之名,也由此而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异界战法出现了第一位舵主,非常非常感谢Ks童鞋的慷慨打赏~~~!

  哦对了,卷四结尾比我想象中写得长一点,还剩下一/两章。

  这两天把卷五也细致构思得差不多了,周末开始加速!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