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四 心境蜕变

卷五 章四 心境蜕变

  “还不行吗?”。安德丽雅咬了咬嘴唇,好看的眉毛紧紧凑到一起,盯着母亲问道,“但总要告诉我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吧?半年了,都半年了!您不让我见他,甚至不愿意跟我仔细说他的情况如何,不觉得很过分吗?我可是他的女人!!”

  皇后无言,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有些无力地说:“耐心再等一段时间吧,相信我,杜兰德自己不会想让你知道他现在的状况的。”

  “正因如此你才更要告诉我!”安德丽雅几乎是在吼了,她很少对母亲这样,但整整半年都听不到杜兰德准确的消息,已经快将她逼疯了。

  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正在禁受某些磨难,自己却不能在他身边。

  皇后没再说什么,只是沉沉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间。临走时头也不回地说:“这样吧,最多再过一个月,我会给你一个答复,可以吗?”。

  安德丽雅一愣,然后脸上浮现出惊喜之色,随后就听皇后补充了一句:“前提是你必须好好爱护自己,你也不想一个月之后以这副憔悴的模样见杜兰德吧?”

  说完皇后大踏步走出房间,她似乎做出了某些决定,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冷了下来,然后腾空而起,化为一道如影紫芒,向遗迹之城——也就是曾经的永辉圣城的方向飞去。

  在她深紫色的眸中,竟然闪烁着森然杀气!

  皇后并不是毫无道理地不允许女儿见杜兰德,而是杜兰德如今的状况根本不能跟除了皇后以外的任何人见面。这个位面之中,也只有皇后一人有把握在如今的杜兰德面前不被杀死。

  皇后一直很欣赏杜兰德,有这么一个年轻强大的女婿,她也很为女儿高兴,但如果杜兰德一直走不出来的话……为了不让女儿继续为他伤心憔悴,皇后不介意杀了他,也好彻底断了安德丽雅的念想。这样做虽然有极大的风险,但皇后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皇后一路飞到遗迹之城,飞身降落在城墙上。

  如今城中的死亡气息都被驱除,却空无一人,皇后亲自下令封锁了全城,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够入城,因为如今的杜兰德,就在城中。

  “呼。”

  皇后长长吐出一口气,脸色转为肃然,她径直走入纯白圣塔。顺着一条阶梯一路深入地下,最终来到那个通向半位面前进基地的传送门前。

  传送门闪烁着白茫茫的光,有些晃眼,门前的石柱上刻印着那个皇后认不出来的森德洛文字,夏。

  杜兰德就在门的那一头,也就是战斗法师们留下的半位面之中,这半年以来一直没有出来。

  “希望那小子这次能好转吧,否则的话,哼……”皇后盯着传送门。喃喃自语。

  她迈开脚步,大步走向传送门,步伐昂然!然而她手上的动作却是另一回事,只见她素手连连挥舞。为自己套上一重又一重防护,几乎把自己裹成了一个龟壳,才敢真正走入那扇门去见如今的杜兰德。

  唰。

  皇后一步踏入光门,消失在大殿中。

  一阵光影变幻之后。眼前场景一变,皇后走出门户,出现在了战斗法师们当年建造的半位面前进基地之中。

  头顶依然悬浮着硕大无极的陆块。周围则是暗淡无光。与半年前不同的是,半位面中的所有战争堡垒都不见了,它们毁损的毁损,坍塌的坍塌。放眼望去,周围到处都是残破的建筑物和大片破碎砖石,一片狼藉。

  “唉。”

  皇后叹了口气。

  眼前的狼藉场景,都是杜兰德暴怒发狂之后的杰作,虽然皇后非常理解杜兰德的心情,但对他能有如此惊人的破坏力,还是有些震惊。

  如今回想起那天的场景,强如皇后,也感到有些后怕。

  半年的时间过去,杜兰德应该已经冷静了不少,上一次皇后见他还是一个月前,杜兰德拒绝一切外人进入这片半位面,因此上一次皇后进入的时候,险些被杜兰德当场重创,这也是她刚才给自己套上重重叠叠的防护的原因所在,杜兰德瞬间爆发的杀伤力极强,皇后就算有着惊人的能量储备和不下于杜兰德的强悍实力,仓促应战的情况下,还是有些应付不来。

  这是职业上的差距,战斗法师在起手速度和瞬间爆发战力方面,本就没有多少职业可以媲美。

  好在这一次,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那小子,总算是消停点了吗?”。皇后心中默默道,有些庆幸,又有些疑惑,还有一丝警惕。

  像杜兰德这种性子坚定,甚至有些极端的家伙,一旦钻进牛角尖里,就很难回头。眼前的半位面中出奇地一片风平浪静,这当然有可能是因为杜兰德已经想通了,看开了,从无法回家的打击中走出来了。但也有可能是他正在捣鼓什么更加疯狂的事情。

  皇后将感知散发出去,片刻后脸色微动,向一个方向飞掠过去,她的速度很快,这个半位面的面积也不算大,所以很快就出现在一片废墟上方,低头看去。

  这里本来是一片连绵的大型战争堡垒,此刻却是遍地瓦砾碎片,被破坏得相当彻底。

  在这片废墟的中心,一块斜倚着的巨石上,坐着一个身影,正是杜兰德。

  出乎皇后意料的是,杜兰德正以一种很放松的姿势坐在巨石边缘,两只脚耷拉在半空中,来回地晃动着,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

  这是杜兰德?

  皇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月前她来的时候,杜兰德披头散发,两眼赤红,面目狰狞得好像要吃人一样,他没有疯,只是由于满怀希望却瞬间希望落空而陷入不解和暴怒,进而心理失衡,几乎失去理智。

  那样的杜兰德实在太可怕了。哪怕皇后自认实力不弱于杜兰德,回想起来依然有些发怵。

  可如今,杜兰德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他将头发打理得干干净净,脸色很平静,甚至有些百无聊赖的神气,晃动的两脚让他看起来充满阳光。

  是的,阳光,这一刻的杜兰德似乎在散发着光芒,点亮了这一片灰暗无光的幽冷世界。

  皇后渐渐降落。最终在杜兰德前方三十米处落下,她皱眉看着杜兰德,没说话。

  杜兰德也在看她。

  两人对视了片刻,杜兰德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摊手说道:“那个……您能不能别用看病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前阵子我不太正常,但现在已经好了。”

  “疯子都会跟别人说自己什么事也没有,如果我轻易相信的话,那就是傻子了。”皇后面无表情地反驳。

  “但我真的已经好了。”杜兰德颇为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皇后目光微微闪烁,又盯着杜兰德打量了许久。才轻叹了口气:“好吧,你且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你发了将近半年的疯,居然短短一个月之间就好了?从我上次见你到现在的一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皇后这么一问,杜兰德反而愣住了,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半晌后试探地问:“如果我说。我发泄够了,所以就好了,您信吗?”。

  “废话!你说呢?”

  皇后翻了个白眼。“发狂的时候那么可怕,现在又一副好像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做的一样,换了谁都不会相信吧?!”

  杜兰德笑了笑,认真地说:“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以为能进那扇门,结果被拒之门外,从天堂到地狱只不过瞬间之间的转变;同样道理,我前一刻没想通,所以发疯,后一刻突然想通了,所以平复下来,从地狱到天堂也不过一步之遥。”

  “那你现在到底怎么样想的?”

  杜兰德默然片刻,语气变得古怪起来:“……这段时间,我又仔细研究了那个传送门,可以确定的是门本身没问题,问题出在门的那一头,也就是我的家乡,森德洛。那一头的坐标也许混乱了,也许被毁了,可能性很多,总之就是出问题了。我有一种感觉,我的家乡可能出事了,甚至……甚至梭罗大人所预言的那场可怕战争,也许已经降临。毕竟从九十九年战争至今,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

  “所以呢?”皇后直接问,“说了这么多,结论是什么?”

  “所以,”杜兰德深深吸了一口气,肃然说道,“所以我不允许自己继续疯下去,那对战斗法师而言是堕落的,是一个污点。我必须好好活着,还要活得健康快乐。老实说,在知道传送门的存在之前,我其实没想着能回到森德洛,反而是看到门之后生出了巨大的希望,希望落空之后才会受不了那巨大的心理落差。但仔细想想,反正我已经在这里困了九年了,再多困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停顿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骄傲的神气,淡淡地说道:“而且,谁说没有传送门,我杜兰德就回不了森德洛了?”

  皇后失笑:“又在说疯话了,你以为漫游于位面之间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杜兰德笑了笑,没回答。

  有些事情跟旁人说了,也不会被理解。如果梭罗的投影分身还在的话,或许能够明白杜兰德如今的心态。

  从梭罗身上,杜兰德看到了某种可能。(未完待续……)

  ps:首先向大家汇报一下情况,这几天收藏暴涨是因为上了一个推荐,不是主站推荐,而是“起点客户端阅读页末页推荐”,很开心,虽然至今没搞清楚这推荐到底在哪里……所以殷切求指导!

  有关书本身,写过百万字,又在久违两个月之后再次上推荐,涨了好多收藏和订阅还有票票,实在是非常开心,在此鞠躬感谢所有新老朋友。

  写到现在,大家应该也都能看出来,异界战法前一百万字算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了,卷五之后应该算是一个全新的篇章。所以,在此征集针对前一百万字的书评,精品杂谈夸赞吐槽……一切皆可。毕竟手上握着大把大把的书评区精华,却无精可加,这种痛苦,谁人知晓!tt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