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五 章五 神之视角

卷五 章五 神之视角

  众所周知,不是神级强者就不能离开位面环境,也无法探索位面之外的时空乱流与无尽虚空。对于诞生于位面中的众多生灵来说,成神的唯一途径是融合神火,所以这句话就渐渐变成了:“无法融合神火就不能成神,就不能离开位面去探索虚空”。

  这一向被人们认为是一条铁律,是这个世界的规则的一部分。

  但仔细想想,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规则”,顶多只能算是一种“现象”。

  人们看到了这种现象的普遍存在,于是认为它是一种规则,但实际上例外始终存在。

  比如巨龙领主、位面蜉蝣、远古力泰坦……等等这些伟大生灵,它们不需要神火,一样可以遨游虚空,可以力战神袛。

  再比如与杜兰德同为战斗法师的梭罗,被尊称为预言者的他,传统意义上根本就不是神袛,却拥有神袛都无法企及的种种神奇能力,而且战力不弱于任何强大神袛。

  梭罗随意凝聚的一个投影分身,都能形成一个完整的位面门,用于接引杜兰德回森德洛,杜兰德不禁自问:我为什么不能做到类似的事情?

  为什么那么刻板地认为没有神火就不能成神?

  为什么呆板地认为不成神就无法回归?

  这个位面没有神火,无法以传统方式成神,于是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回归森德洛——这是杜兰德一直以来内心深处的一个潜意识。

  但如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想错了,想岔了,把事情想得太狭隘了。

  没有神火,不能以传统方式成神,但这绝不意味着无法回归!

  没有办法就努力想办法,再说了。在梭罗的预言中,自己可是那场不知名的可怕战争中的关键性人物,参战的前提是能回到森德洛,也就是说命运已经注定自己终有一天可以回归,还不够自己臭屁的吗?那可是命中注定的事!

  想通了这一节。杜兰德自然而然地平复了下来,没有半点挣扎与纠结。

  在经历了将近半年的癫狂与混乱之后,杜兰德反而变得更加坚定。心境也更加平稳,就像一颗被狠狠打磨过的钻石,更加圆润剔透。

  平复心境其实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了,重新调整好心情之后,杜兰德没有立刻离开这个半位面,反而安心呆在这里,开始了认真的修炼。

  这种急剧的转变。已经难以用意志坚定来形容了。常人恐怕难以理解。所以杜兰德索性不浪费口舌,他相信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能够说明一切。

  这时,皇后走了上来。

  杜兰德见状,露出一丝微笑,也站起身来。

  愿意接近杜兰德,意味着皇后内心里已经相信杜兰德恢复了正常,半神强者的感知能力都很敏锐。所以看到杜兰德的样子,又和他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皇后已经知道没有大碍了。

  “接下来呢?什么打算?”皇后问。

  “我需要在这里多修炼一段时间。”杜兰德想了一下答道。

  皇后上下打量了他片刻,忽然开口问:“我怎么感觉……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说,“你难道又有突破了?!”

  “您的敏锐实在令人敬佩。”杜兰德笑着说。

  皇后却不买账,冷冷斜睨着他哼道:“少拍马屁!就算你嘴再甜,也改变不了你发了半年疯还数次试图殴打岳母的事实!”

  “咳咳!”杜兰德尴尬地咳嗽了一会儿,才无奈地摊开手,“好吧,我承认,最近一个月以来的确小有长进,不过距离真正突破还差了那么一点。”

  杜兰德如今立身血脉境界,这是战斗法师半神道路上的第二个小境界,再往后,则是归一之境。

  归一,归一,重要程度并不逊于血脉境界,每一位战斗法师在归一境的收获有大有小,各不相同,心态与悟性对归一境而言显得尤其重要。

  战斗法师以“战斗”为名,精通各式各样的战斗手段,比如洞察之力,战斗体术,战斗法术,战斗体术还可细分为诸多流派,战斗法术中也有常规法术、拟龙吐息、以及诸多附魔效果。

  而突破到半神境界之后,选择一下变得更多了,由于半神火种与复制之力的存在,杜兰德可以轻易模拟其他种族和职业的招式,比如月精灵的刀术,永辉骑士的八步串影,变身远古巨人……他甚至连繁复之极的三重神圣壁垒都以冰火之力模拟出来了。

  然而,选择多并不一定是好事。

  杜兰德如今会的东西太多,反而显得繁杂,而归一境界,就是一个“化繁为简”的过程。

  悟性高的战斗法师往往在归一境战力暴涨,悟性差的人则鲜有收获。

  这半年来,杜兰德经历了心境上的剧变,如今重新恢复平和,发现自己竟然在无形中又往前走了一大步,虽然距离真正突破到归一境还有一段路要走,但他至少已经看到归一境的大门了,甚至已经开始做归一境界的战斗法师才会做的事情。

  他在重新梳理修为。

  最近这一个月以来,他从基础入手,已经将战斗法师的三大基本能力——洞察之眼、战斗体术、还有战斗法术,全部梳理了一遍,去繁存简,收获不可谓不大。

  也就是说,从能量强度而论,杜兰德其实没有任何进境,进步的只是对自身战斗手段的深入理解和体悟。

  这种变化外人其实是很难看出来的,皇后能够这么快地感受到他的变化,确实眼光一流,所以刚才杜兰德夸赞对方敏锐,有恭维的成分,但其实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皇后又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忽然展颜一笑,刹那间的风情让杜兰德也不由眼皮一跳,只听她笑着说道:“小有突破也是突破。来来来,我们好好打一场,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变化!”

  “这个……似乎没必要吧。”杜兰德微微蹙眉,有些奇怪地看着皇后,这时候打架……有什么意义吗?

  皇后却好像对杜兰德如今的实力手段十分在意。不由分说地一拉杜兰德,急速飞上高空,然后退开百余米。与杜兰德遥遥对立,从容地说:“来吧。”

  “……您真要打?”

  “废话!还能有假?”

  “但我已经和一个月前不同了。”杜兰德认真地说,“您也知道我的风格,真打起来,可能就收不住手了。”

  皇后愣了一下,然后差点被气笑了!

  杜兰德这番话说得真心诚意,同时也说得相当“居高临下”。听起来。就好像他稍有疏忽没控制好力道的话。就会伤到皇后一样!

  “你这小子……有些时候实在令人讨厌!”皇后磨着银牙,嘴唇绷成两条笔直锋利的线。

  她身上浮现出一条条绸带般的紫色能量,气势缓缓升腾,而且比之前杜兰德见到过的任何一次都要恐怖。半位面中一阵风起云涌,吹起了杜兰德的黑色长发。

  可以看到,皇后脸上渐渐浮现出一道道紫色的条纹,彼此交织在一起。共同形成一个不明意义的图案,起于两侧脸颊,止于额头正中,这非但没有破坏皇后的美丽,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加妖异魅惑!

  杜兰德盯着皇后,脸色渐渐肃穆起来,片刻后他忽然笑了:“也好,那就打一场好了。”

  他本就对皇后的种族血脉心存疑虑,既然皇后主动提出来要“切磋一番”,何不趁此机会好好观察观察?

  再说,杜兰德刚有了新的突破,也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对手练练手,放眼这个次级位面,再没有比皇后更好的对手了。

  心中有了决定,杜兰德的气势也随之变化,与皇后针锋相对。

  两人之间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分界线,彼此的气劲就字这条中线上剧烈摩擦角力,却谁都无法奈何对方。

  “你最好认真一点。”皇后开口道,语气流畅而自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杜兰德淡淡笑了笑,没有接话,然后在皇后错愕的目光注视下,他突然闭上了双眼,神态十分从容,甚至有几分安详的味道。

  皇后一脸错愕,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杜兰德再次睁开了双眼,这一刻,皇后浑身一震,隐约感受到了什么,却又难以确定。

  杜兰德漆黑的双眸中闪烁着代表森德洛的七色光芒,并不如何耀眼,反而显得十分柔和。

  七色光芒渐渐从他某种满溢出来,化为泉水,化为溪流,化为波涛,最终化作一片七彩色的海洋,将整个半位面都笼罩在内。

  “杜兰德,你的眼睛……你难道……”皇后身处七色光芒构成的迷蒙海洋之中,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以往面对杜兰德的洞察之眼,皇后经常会生出“被杜兰德的目光看穿看透”的感觉,但这一次却没有,杜兰德似乎在看着她,又似乎没有。

  皇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她没有多问什么,杜兰德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其实就算解释也有些难以解释清楚。洞察之眼仍是洞察之眼,能力没变,只是用法变了。

  以往杜兰德对洞察之眼的理解,在于“看破”,他将视线聚焦于一点,将敌人的里里外外全部看个通透。

  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精准地发现对方的弱点,并进行针对性的打击,却让杜兰德眼中看不到除了敌人以外的其他东西。

  而如今,七色光芒构成的海洋弥漫在每一寸空间之中,杜兰德的视角其实已经变了,变得居高临下,从容地掌控着整个战场中的每一分细微的变化。

  至于皇后,她在杜兰德眼中已经不再是敌人,只是战场的一部分,自然也在掌控之中。

  杜兰德并没有刻意去看穿皇后,只是自然而然地以上帝视角俯瞰全场,掌控全场,这是战斗法师鲜少触及的高深境界。

  ——神之视角。

  ps:

  这是第一更,今天还有第二更。

  感谢“星星”的月票,还是一次两票!

  非常谢谢“超级老牛书虫”告诉我《异界战法》到底上了什么推荐,感激不尽!也谢谢新朋友的鼓励和支持。

  哦对了,本书qq群号就在作品相关里,247876527,群里人不多,但都超有爱,无比期待大家的加入!!~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